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人生故事 > 爱情故事 > 一语之墙

一语之墙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3-04

 火车站,回乡的人流如潮。

  在近乎疯狂一连几天,姚箐箐都显得心烦意乱,工作也老出错。这天,老总将姚箐箐叫去,对她最近的表现“我已经关掉了公司,婚后,我就去岳父的公司,给他当助手。”哥哥的声音还是平淡如水,听不出任何的欣喜和激动。我呆呆地拿着电话,嘴巴变得异常笨拙,不知道是该恭喜他,还是该为他悲伤。大加申饬,并警告许多她才回复:“回啊。”她再这样下去,就请她另谋高就。姚箐箐心里憋屈,却又无处可说,干脆请了一天假,开车去郊外兜风了。的人潮中,她像一条毛毛虫蠕动着。八年来,每年春节前她都赶回北方的老家,与母亲团聚。

  虽然走得缓慢,但她的目光却如割面的风四处飘荡,忽然,一张熟悉的脸庞跃进了她的眼帘。几乎同一时刻,他也发现了她。四目相对,诧异、惊喜,心里也涌上了一股温暖。

  他们躲避开涌动的人群,努力地向对方靠过来。她看着他,伸开了双手,但很快,她举到半空的手就无力地垂了下来。

  只是相互地点了点头。

  “你怎么在南这天,章红和李绅一起吃饭,手机响了。她看了下号码,心里一紧,再抬头看对面的李绅,幸好他并没有在意。章红按断了电话,说是公司同事打来的,十有八九是要她加班,所以干脆按断电话,改天回公司,谎称信号不好就是了。方?”他问。

  “打工。”她轻松地笑了笑,“你呢?”

  “也是。”他朝她淡淡一笑。

  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她的鼻子有一股酸溜溜的感觉,眼里也有液体在流淌。她眯了眯那家伙,不仅天生愚钝,而且大男子主义思想极其严重,他经常会说:“女人应该怎样怎样的!”令西西公主十分不满。西西公主常常很无奈地对那家伙发出深深的感慨:哎呀,我要是跟你离婚,我会留念你什么呢?西西公主无聊闲暇的时候,也会拿放大镜找他的优点。想破脑袋终于想出了一条,那就是只要西西公主生病,必定是那家伙亲自给西西公主喂药的事情。让我们一起来回顾那感人的一幕吧:可怜的西西公主柔弱无力地躺在沙发上。这时,我们的主人公一定端着一杯热茶过来,手里的药一定是根据医嘱,鱼腥草三片,维生素两片,感冒通一片。西西公主将药放进口里,那家伙把茶杯递过来,故事发展如果只到这里,应该是个美满结局……事毕,那家伙必定补充一句:“哪个有我这么好哟,你幸亏遇到我了啊!”这话说得茜茜公主白眼直翻,仿佛那家伙就是她的救世主一般了。西西公主虽然在病中,也不甘示弱:“嗯,是啊!不是遇到你,我遇到美国大富豪,也早过上了神仙般的日子!”那家伙没讨到好,灰溜溜地进厨房做饭去了。眼睛,努力地让自己的情绪稳??? 都落了坐,陷入尴尬。冷场。一时间,和周围气氛极不协调。孟大理和花蕊的眼光先热烈起来,赵小勇夫妇的眼光,也随之温和了。递烟劝茶,互问险不险、累不累,彼此的称呼都不约而同的变作:孟哥、嫂子、赵弟、弟妹。一人两样,荤素热凉搭配着点吧,你先来,孟大理将菜单推给弟妹——他至今还不知她的姓名呢,她没推辞,四个人依次点喜吃的菜肴间,话题多起来,很快分了叉。两男人说的是,那座旧桥拆除的活,你要价20万,高了,你只计算着收获的旧钢筋,正好抵住人工和机械租赁费,欲净赚20万,肯定要被人家出10万的比下去了,不过别急,还会有机会的。小赵急了,凑近大理说:我心里不是不冷静吗?我也不是因为没中标才......又悄声细语咬耳朵说,你没见她每天那凶样,说带孩子无聊,把孩子送回乡下让我妈带,她整天玩,还是无聊,竟猪八戒倒打一耙,给我头上乱扣屎盆子......弟妹仄耳,沉默一下,顾不了和嫂子聊啦,笑脸晴转阴,锐声带火,直冲小赵说:整天呆在家里,活守寡,你呆几天试试看,你呆几天试试呀!服务员上菜了,及时岔了过去。小赵要争辩,被大理碰了胳臂,没言语。凉热菜一样样端上来,顾不上争辩了,动起筷子,话题转向菜肴的色味香。一会儿,两女人成了说笑的主角,你说黄花山美,她说古栈道险,嘻嘻哈哈越吃越香,说笑越热火。定下来。

  他们已经八年没有彼此的消息了。

  她生于生意之家,他来自工人家庭。经济的差异,压不低他高昂的头,勇敢逾越那条鸿沟,抵达她孤傲的心。

  他像其他恋爱中的男人一般,对她信誓旦旦,以后会让她过上好日子。

  就在大四的最后一个学不久,方云打算向蒋梅芬求婚,他约蒋梅芬在河边的家咖啡馆见面。两人都是第次来这么高档的地方,有点不太自在。蒋梅芬小声嘀咕说:“花这个钱干吗?还不如到我们的和美茶坊!”声“我们的”让方云听得心花怒放,他将事先准备好的钻戒拿出来,轻轻地戴到蒋梅芬的无名指上。指环的大小正正好好,蒋梅芬不由得被方云的细心所感动。“嫁给我吧,小芬,我保证会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蒋梅芬点了点头,陶醉在这浪漫的承诺里……期,他突然辍学,继而像空气蒸发似地消失得无影无踪,让她的心一下子沉入海底。

  工作时,她的家庭受到股票熊市冲击,家庭陷入一片恐慌之中。为了产业,父亲不顾她的反抗,答应了门当户对的婚事。

  一气之下,她爬上了南下的列车。

  往事不堪回首。她的脑子变得空荡起来,对周围的嘈杂和来往的人群毫无反应。

  “走吧。”不知什么时候,她发现自己竟忘记了挪动。

  拥挤的车厢里,攒动着疲惫的神色。他把她的行李放到了上铺。她心头一动:他还记得她不喜欢下铺,读书时就这样。

  她在他的铺子上坐下,说的话竟然有些找不着头绪。他看着她,冲她笑着,很温和的样子。聊了一会,他小心翼翼问道:“他对你好吧?”

从某种程度上,园琼的出现挽救了我们的婚姻,还有,我们的爱情。我想,她定明白我的意思。

  她躲开作为名业务员,辛苦是自然的,尤其北京的夏天热得像蒸笼样,我却不得不挤在公交车上,路颠簸着去给客户测量和设计广告牌,不但累而且渴,回来的时候,喂得顶着炎炎的夏日,在拥挤的公交车上挤个多小时才能返回公司。有时候任务完成得很好,他会请员工吃饭,可每次坐在他身边的都不是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他没有女朋友,可我就是没有勇气坐在他身边。我找不到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更找不到表白的机会。为此我很苦恼,虽然我感觉他对我也挺关心,可那仅仅是老总对员工的关心。他的目光,点了点头:“嗯。”

  她看了看车外,然后会心一笑,说:“他的生意做得不错,疼我,爱我!”

 婚后,孙影全心支持丈夫工作,张成良埋头工作,荣立两次三等功,还被评为优秀机关干部标兵。但张成良每次领取荣誉时,他总是感到歉疚,与歉疚相随的是自豪,为孙影而自豪。 “这就好!”他说,脸上却略过一丝异样,很快就被稳定所取代。

  “她呢,对你也好么?”她沉默了一会儿,问。

  “她?好,贤惠,顾家,对我更是照顾有加。”他说。

  “孩子呢,也有了吧?”她试探性地问。

  “孩子?有了,有了!”他眼里闪出光芒,“是女孩,很乖,像她妈妈一样漂亮!也跟她妈妈一样细心,常记得我的袜子扔哪。”

  她的心被揪似的疼了一下。她清晰地记得,他有乱扔袜子的习惯。

  “你看看,我还带着她们的照片呢。”他说着在衣袋里掏着什么。

  他掏出一个钱包,看了看,一拍脑勺:“哎,昨晚拿出,忘记放进来了。”

  她看着他,笑笑:“那以后再看吧。”

  “嗯。”他点了点头,询问地望着她。

  “我也有孩子,男孩,跟他爸爸一样帅气!”她说。

  恋爱时,他们曾为要男孩要女孩而吵嘴。当时他说,要女孩,女孩细心,漂亮!她不会吧,吴紫涵咕哝,按规则不允许放非食材进去的。却说,要男孩,男孩魁梧,帅气!

  一阵沉默。车子咣咣地走着 直都以为记忆的围墙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脱落掉那层最沉重的部分,用斑驳诉说如水的往昔,映出些不再清晰的影子。当我坐在记忆的围墙中,翻开那本集邮册时才发现,那段情感如邮票样,直收藏在心的深处,从未褪色。。

  “你累了,躺一会吧。”他说。

  刚躺下,他就给她递上一包话梅和一本杂志。话梅还是以前的那种,杂志还是《读者》。在当时偌大的警校,就他和她每期必买《读者》。

  她接过来,把脸别了过去,眼睛湿润湿润的。不知是为他的细心,还是为她自己八年前的离家出走。她的离家,导致家庭的破落。父亲一怒之下携余款与小蜜去了马来西亚。面对债主,母亲被迫卖掉房子等一切,之后回到乡下。

  她也曾找过他的家,却已是人去楼空。看见她沉默,他笑了一下,说,她也喜欢吃这牌子的话梅,也喜欢看《读者》。

  她的心一下子堵得慌……

  旅途中,他对她的照顾丝毫不减当年。

  他经过治疗,姜丽华的病情暂时得到了控制,她心想着回学校继续上课。所有人都扭不过她,只好由着她。出院返回学校的时候,晓晨在校园里的广播台点了首《明明白白我的心》给姜丽华。走进校园,姜丽华就听到广播里传出的悠扬旋律,“你有双温柔的眼睛,你有善解人意的心灵。如果你愿意,请让我靠近,我想你会明白我的心……”那刻,幸福的感觉溢满了姜丽华的整颗心。比她先下站。看着他的背影,她泪流满面,心想:如果我的工作不是做卧底,我会告诉他,我还没结婚。

  在出站的墙角,他回望了一眼,想:如果这次做卧底幸存机会大的话两个月后,汪建华的身体又出现了一些新的不适症状,比如走路时,腿上突然一软摔倒在地;熟睡中突然被憋醒。父亲离他而去时的那一段痛苦的记忆,让他几乎可以确认自己也患上了同样的病——运动神经元病。,我会告诉她,我一直都在等她。

  但他们再也没机会坐一块说真心话了。

  在不久的一次烈士追悼会上,她看见了他的照片和名字:向李奎烈士学习!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一语之墙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