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人生故事 > 爱情故事 > 水晶“蛇妖”的爱情秘密

水晶“蛇妖”的爱情秘密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9-03

 

  1   认识萧雅是因为一帮八卦婆,有段时间办公室八婆们迷上十字绣,她们嘴里盛传一个美人:绣品店的萧雅。   此时荷尔蒙正盛的我正荒废着,决定去看看萧雅是何种的美。   见到萧雅之前,我也听八婆们说过:她有个怪癖,喜欢蛇。又美又怪的女人对男人有致命的吸引力,我不能免俗。   那个店不大,不足二十平方米,柜台里摆放着十字绣品,墙上也有绣成的成品,手艺很精细,店内干净整洁。外面多是舞女蜂拥的小宾馆、纸醉金迷的酒吧,绣品店就显得出淤泥而不染了。   萧雅低头,正专心教一个女人绣十字绣。她低头的样子果然很美,睫毛很长、鼻子小巧高挺,刺目的阳光下,皮肤白如水晶。我抽了抽鼻子,仿佛闻到了腥味,有一种叫“欲望”的东西在升腾,这样的可人儿,是男人都会动心的。   我的目光向墙上扫射,看到一幅张牙舞爪的绣图成品。我后背一寒,那是幅蛇图,粗壮的花皮蛇身,直立着脖子,夸张地吐着芯子,几乎要从墙上爬下来,显得诡异异常。   我想起八婆们的传言:她爱蛇。   “先生,您要点什么?”萧雅在后面招呼我,声音清脆。她笑起来露着小贝牙,更加妩媚了。   “随便看看。”我答应着,眼睛停在萧雅玉嫩的脸上,半天动弹不得。   我一气买了四幅绣品,然后当了萧雅的学生。我一个大男人对十字绣当然没什么兴趣,我想占有她,把她水晶般的身体吃下去,这就是我的直接目的。   2   刚敲开萧雅那间混杂着泔水味的小屋门,我就吓得惊叫起来,美如天仙的萧雅脖子上挂着个庞然大物——一条长一米五、比手腕还粗的花皮蛇,直起身体,正对我吐红芯子。   手里的玫瑰“哗啦”全掉到地上,要在十五年前,我当即就会尿裤子。   萧雅跟没事人一样,哄宝宝般哄那条蛇:“小薇,乖,别吓着大哥哥了,别吐舌头。你有事吗?”小薇真的不吐舌头了,乖乖地垂下了脑袋。   现在我总算见识了萧雅是如何爱蛇的,她原来“怪”得这样可怕,纯粹的女妖怪啊!我心里麻麻的,那句“约你晚上吃饭”的话无论如何也没说出口,狼狈地逃窜了。   萧雅租住的房子就在她店的后面,插秧似的住着许多人,睡衣里透着红内裤的妇女、上身精光的年轻男人,腐臭、杂乱,混居着各色男女,随处都有肮脏的暧昧。   之后好几天我都不敢再见萧雅,想起那条恐怖的花皮蛇,我的兴趣已大打折扣。   3   崴崴留学回来了,十足的海归派头,纤细的腰身像蛇一般迷人,话中总不经意带出一两句英语。这样从里到外都有贵族气质的女人才是我想要的,萧雅不过是丛林里的小蛇,而崴崴是龙。   崴崴对我热烈的追求漫不经心,她优雅地叼根烟说:“明说了吧,我有男友,美国华侨,家产一千万,不是一千万人民币,而是美元。”   崴崴是我从十七岁时就断断续续追求了十二年的女人,结果换来的却是她这样的不屑。   得不到一个女人无所谓,但由此造成的挫败感才是最重要的。   失意的我决定再去找萧雅,结果我第二次看到了萧雅的蛇。   店里那天人很少,只有一个秃头麻面的男人挤在萧雅身边,他笑得好色情。我停在了玻璃门外,我想看看他们是什么关系。   男人把手搭在了萧雅葱般的白嫩玉手上:“我算下来都买了十幅了,你怎么谢我?哇呀呀!”男人尖叫着像弹簧一样弹了起来:“蛇,蛇,这里有蛇!”   “别叫了,这是我的宠物,阿朵,进去,谁叫你溜出来了?”萧雅怜爱地哄它,阿朵就真的躲进了萧雅的衣服里,那是条指头粗细的小蛇,白色的。   男人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了,很快把那磨盘大的屁股推进了轿车里,一溜烟不见了。   我在门外看了个清清楚楚。比喻女人像蛇说明她很迷人,可如果她真的和蛇形影不离,那她就不是可爱迷人,而是可怕了。   4   大部分时间,萧雅身边没有蛇。   身边没有蛇的她很容易让人想到“秀色可餐”。不得不承认,我是个看到美色就迷糊的男人,尤其我此刻需要一个女人来慰藉,萧雅是个好的发泄对象。   其实,以我英俊的相貌和伪装十足的翩翩风度,迷倒萧雅还算小菜一碟,很快,萧雅在我面前脸有了晕红:“你不是真正想买东西的。说吧,有什么事求我?”   我眼睛泛着绿幽幽的光,在萧雅水晶般的脸庞后面,是那张蛇型绣图,这让她更有一种魔邪之美。   萧雅终于降服在我的玫瑰阵里了,她倒在我怀里的样子,真像一只轻摔就碎的水晶,晶莹剔透的。她闭着眼睛,紧张地缩紧了全身,她说:“你说你爱我,可不能骗我。”   我不知道我究竟是否在欺骗萧雅,男人对女人并不是没有真诚,而是这真诚的保质期总是很短。   昏暗的灯光下,萧雅屋内一切都变得朦胧,我轻轻吻她,然后一寸一寸地向下移。她的臀部凉凉的,我突然一激灵,我想起了她的“小薇”和“阿朵”,它们会突然冒出来吗?会冷不丁地给我来一口吗?   “不会的,它们全休息了。”萧雅笑着,伸出胳膊缠上了我,像一条滑润的美女蛇,和我抵死地纠缠,把我带到了快乐的伊甸园。   我说:“把你的蛇丢了吧?我会害怕。”   萧雅缩在我怀里,诡秘地一笑:“它们是我的护法,我离不开它们的。”   那一晚,我做了个梦,梦到萧雅变成了白娘子,云雾霞光下,从一条巨大的白蛇,慢慢、慢慢变成了白衣仙子。   5   半个月后,就在萧雅和我温度接近沸点的时候,崴崴找到了我,她直截了当地说:“我想和你结婚。”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曾经她是那样对我不屑一顾,但崴崴的话说得很清晰,她和她的半洋毛子男友吹了,她要和我结婚,三个月之内就举办婚礼。   就算爱情是假的,婚礼却会是真的,我不得不重新思量。论家世、资历无异崴崴是公主,萧雅只是侍女,她只不过是个来自农村、无亲无故的小店主。

标签:爱情秘密水晶

    上一篇:“坠”不悔的爱 下一篇:爱像流星落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