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人生故事 > 爱情故事 > 山间有座夫妻墓

山间有座夫妻墓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20-03-24

 

任会省今年刚刚四十出头,就已经成了副局长,而且随着老局长退休时间的日益临近,他升为正局长的消息已经是漫天飞了。虽然他自己极力收敛自己,可这喜气总免不挂在脸上,前些天他偷偷找人算了一卦,那个瞎子只说了12个字:自当平步青云,小心命犯桃花。从那以后,他上班以后就坐在办公室,下班以后就直接回家,歌厅酒店连去也不去了。

可就是这样,事还是找上头来了,这天,老局长把任会省叫到局长办公室,语重心长地对任会省说:“会省啊,现在正是关键时期,你各方面都不错,千万注意不要犯什么错误啊!”

“我没犯什么错误啊,老局长,莫非您听到什么了?” 任会省奇怪地问。

“怎么?你一点儿也不知道?你最近是不是和别的女人有什么瓜葛?”老局长神秘地说。

“绝对没有!”任会省挺直了胸脯说,“老局长,我是不会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开玩笑的,您听谁说的?这的确是无中生有啊。”

老局长笑了,原来前几天,曾经有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孩来找过任会省,当时任会省到市里开会去了,那个女孩说是任会省的远房亲戚,在办公室问了任会省的许多情况,甚至还问到了任会省的家庭住址和手机号码。办公室的人一看对方的架势不对,就没敢告诉她,那个女孩说自己叫韩薇,临走时还留下了她的手机号码。结果她走后局里就传开了,说任副局长在外面欠下了风流债,债主子找上门儿来了,还有别的不堪入耳的说法,反正都绘声绘色的。

“您把那个号码给我,我当着您的面给她打电话,您看看我到底清白不清白。” 任会省气呼呼地说。

老局长递给任会省一张精致的白纸条,上面用娟秀的笔记写着一个电话号码,任会省拨了号,居然通了,对方的声音非常清纯:“您好,我是韩薇,请问您是哪位?”

“我叫任会省,听办公室的人说,你前几天来单位找过我,可我不认识你,你找我有什么事?” 任会省硬压着火问。

“可我认识你啊!任副局长,”对方的声音有些激动,“如果你还想不起来的话,就请你到北口小街康居胡同20号来一趟,我告诉你,这里有一件你不该忘记的东西!”说完,对方就撂了,再拨,对方已经关机了。

这下任会省的气可上来了,“老局长,咱俩马上打车到北口小街康居胡同20号去一趟,我跟他对质,看看她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也能当着您老局长的面给我一个清白!”老局长同意了,他知道任会省是一个好苗子,他也想把工作顺顺利利地交代给他,而且他也不放心任会省的脾气,到了北口小街康居胡同20号会出现什么情形,他心里一点儿底也没有,也许即将面临的就是一场纠纷甚至是争斗,到时候自己能给他出出主意,于是俩人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北口小街康居胡同20号。

其实北口小街离他们的办公地点不太远,以前任会省骑自行车上班经常路过这条街,有时候顺便溜达着到这儿买买菜,淘淘旧货,对这里比较熟悉。下了车,两人顺着门牌号找去,才发现20号原来在一个小巷子的尽头,是一个陈旧的小院子,透过歪歪斜斜的铁栅栏门,可以看到院子里虽然已经经过打扫,但依然显得很凄凉,挨着院墙还有一堆堆的废品没有清理干净。看到这些,任会省不禁一皱眉头。

“有人吗?”任会省提高嗓门问。

院子里没人回答,只有秋风吹过屋顶上的茅草时发出的沙沙声。

任会省捡起半拉砖头在门上敲了几下,没见有人出来,倒把隔壁邻居给敲了出来。一个老太太从隔壁的门缝里探出头来:“别敲了,这家就老两口,前几天老太太病了,老头子送她上医院了,这几天一直没回来。”

任会省满脸堆笑地走过去问:“老大娘,这户人家有没有叫韩薇的?”

“韩薇?有的有的,是老两口的闺女,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听说还是老两口抱养的呢!昨天她回来收拾了一下院子,就匆匆忙忙地走了。”老太太回答道。

正在这时,任会省突然发现在门框的砖缝里夹着一张白色的纸条,他抽出来一看,依然是那种白色的信纸,依然是那种娟秀的字迹,上面写着:

任局长:想起你忘记了什么了吧?无论你是否想得起来,都请到长宁路120号的东北角去一趟。 韩薇

任会省看了纸条,脸色微微一变-——长宁路120号,那是市民公墓啊!自己莫非真的遇到鬼了?”

“算了,咱们回去吧,看来这只是一个很无聊的游戏。”老局长劝任会省说。

“不行!我一定要追个水落石出”任会省坚定地说:“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往我头上扣屎盆子,走,咱们立刻去长宁路120号。”

长宁路120号的确是市民公墓,刚刚建成不久,虽然墓碑不多,但依山种植的层层叠叠的翠柏已经长得有些模样,显得十分肃穆,只不过树下的荒草还没有清理干净,秋风一吹,平添了几分凄凉。任会省和老局长下了车,进了门,一块向东南角走了过去。

墓地的东南角在一个鼓起的小山包上,任会省走过去,一眼就发现了两座与众不同的墓碑:这两座墓碑不是像其它的幕碑竖得那样方正,而是呈半圆形地排列着,这两块墓碑之间似乎伸出了两双无形的手臂,紧紧地牵在一起,又好像把什么宝贵的东西紧紧地揽在了怀里……,更为显眼的是在两座墓碑之间新栽了一大株盛开的白色山菊花,白得扎人的眼睛。任会省走过去,看了一下墓碑上的相片,看了一下墓碑上的名字,顿时像遭了雷击一样,呆在了那儿——那墓碑上的相片上,不就是自己经常看见的以前在康居胡同口卖过菜、后来在自己楼下拾过荒的老两口吗?那墓碑上的名字,不正是逼着自己远离故乡,三十多年来心中怨恨不已却又无法忘掉的那两个名字吗,难道他们就是……

“会省,这花里还藏着一封信呢!”老局长喊道。

任会省回过神来,他拿过信来一看,还是那种白色的信纸,还是那种娟秀的字迹,上面写着:

任局长:请原谅我再次触动您心底的伤痛。43年前,在您的故乡,一对青年男女相爱了,但他们的爱情却不为村里家族所容,他们亲生骨肉只能送人,他们也只能背井离乡,你八岁那年,他们回到故乡想带你走,倔强的你死也不肯相认,连面也没让他们看一眼,俩人万念俱灰,从此漂泊异乡,你彻底地忘记了你的亲生父母,可他们却永远没有办法忘记你,虽然他们后来领养了我,但他们永远忘不了你,永远对你心怀愧疚,二十多年前,听说你在这个城市,他们也来到了这里,租住在这康居胡同20号,靠卖菜、拾荒生活,他们不去找你,只是盼着能偶尔见到你一次,能用他们的目光保佑你平安。三天前,当我从遥远的武汉赶回来时,他们已经在医院孤零零地去世了,养母比养父早去世6个小时,他们真是一对恩爱夫妻,就象一对丧偶不再独活的天鹅。他们在世的时候,只希望你能原谅他们,你能在他们的墓前喊一声爸爸妈妈吗? 韩薇

任会省一下明白过来了:为什么他在风雪中回家曾经看到过街口那个孤零零的摊位旁有一对夫妻还在苦守,为什么他在晚上回家常常看到一对夫妻站在路灯下张望,为什么他总是感觉到那对老夫妻在他门前拾荒时表情总是有点奇怪……

“哦,原来你的身世这么坎坷?”老局长同情地问。这句话惊醒了任会省,的确,从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他就把亲生父母当成了自己的耻辱,他疯了一样埋头苦学,一直考进了医科大学,分配工作以后,他把自己的养父母从遥远的故乡接出来,只是为了彻底地忘却那段痛苦的经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他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件事的时候,这封信又一次揭开了他的伤疤……

“不!老局长,这纯粹是无稽之谈!”任会省攥着老局长的手说,“根本没有的事,您见过我的父母,您能看他们是不是我的亲生父母!”说完,他把那张纸撕成几片,团成一团摔在地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任会省坐的车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从山包的后面转出了一个穿着白色运动衣的姑娘,她已经是满脸泪痕,她捡起地上的纸团,来到两座墓碑前,轻轻地跪了下去,从挎包里掏出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包裹,打开,里面是一个已经有些褪色的红肚兜,她把红肚兜和那团白纸连同几叠纸钱一块儿点着,喊了一声“爸、妈”就抽泣地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那团火焰在两块墓碑之间跳跃,无情地烤灼着地上的野草,而那两块墓碑真的像伸出了两双无形的手臂,紧紧地把中间的火焰,揽在了怀里……

标签:夫妻

    上一篇:爱情是只“不死鸟” 下一篇:最复杂的语言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梅州市华宇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