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创业故事 > 赌徒变“网络英雄”

赌徒变“网络英雄”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6-26

2004年正月初七晚上,石万祥怀揣着5000元钱,来到了邻居王老五家。那可真叫热闹,东边地当央的桌子上人们正在那里玩斗鸡(以扑克为工具进行的一种赌博),西屋地当央则是一桌麻将。地上到处是烟蒂巴,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辛辣的尼古丁味。石万祥先是在麻将那伙人后面转了一圈,然后点燃了一支烟,又到斗鸡那堆人背后观看了好一会儿,最后他把手中的烟蒂往地上一扔,从口袋里掏出200元钱:“我押二百。”石万祥就这样融进了这正月里史家庄最兴奋的人群里……

凌晨4点钟,石万祥输干了口袋里的最后一张大票,他眨巴眨巴自己输红了的小眼睛,自我解嘲地说:“都给了你们了,这回也舒坦了,你们拿去输吧,老子要上大连了……”

其实人们都紧盯着自己手中的扑克牌呢,根本就没有人搭理他。他自己也觉得没趣,讪讪地走进了茫茫的夜色里。

5000元输得干干净净,昨天晚上出门的时候跟老婆打过保票的:“他们那点文化水平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你在家等着数钱吧!”

河北话有点垮,“数钱”和“输钱”的发音是一样的。老婆听了石万祥的话就别扭,说:“你个乌鸦嘴,我不在家等着输钱,我等着你赢钱!”

“好,你等着,就我这文化水平还不赢死他们,你等着输(数)钱吧。”

还是输钱,说得还真准。现在口袋里分文皆无,怎么向老婆交代?看来什么事都别说得太满。石万祥一边走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不知不觉地来到了他姐家。

他姐、姐夫正好在厨房里煮饺子呢。

石万祥也不客气:“包饺子呢?怎么知道我来呀,还挺客气。一会儿我在你们这里吃,吃完了给我装车,我今天就走。”

石万祥的姐姐说:“不是说初十走吗,怎么提前了?车都定好了?”

“那还不好说,给老王打个电话不就得了。”

……就这样,为了摆脱赌输5000元“巨款”的尴尬,为了躲避老婆的纠缠,他竟然和老婆不辞而别。临走,石万祥和姐姐打招呼:“给我拿1000元钱,另外过会儿你告诉灵灵一声,就说我去了大连了,等都安排好了我再给她来信儿,让她跟着送货的大车去就得了。”

石万祥办事的确有个性。那还是年前,也就是半个月之前,石万祥一个人在大连考察市场,在开发区一家经营五金交电的商场看好了一个地方,和商场经理交谈了半个多小时,也没签什么合同,他只交了200元钱定金,要了一张收条,便扬长而去了。那意思很明确:过了年愿意来就来,现成的地方,不愿意来200元钱权当打个水漂,不伤筋不动骨。这不,在人家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这小子拉了满满一车的货就杀来了,给那商场经理来了一个措手不及。

还真有那么一股闯劲。

你知道石万祥是做什么的?

石万祥干的和这家商场里的其他人可不一样,他干的可是“高科技”,是当下最时髦的项目。那天商场经理向一个朋友介绍石万祥:“这是我们石经理,IT精英,干网络的。”

朋友的眼睛一亮:“看不出来呀,我正好要买几台电脑,什么时候帮我选选?”

石万祥并不吱声,只是嗤嗤地笑。

朋友说:“怎么着,嫌买卖小,不稀的做?”

于是大家狂笑,把经理那位朋友笑得如坠五里云雾。

经理问朋友:“你还真信啊?我们这位是干网络的不假,但是干的不是你想要的那种网络,这位干不锈钢网、钢板网、铝网、铜网、滤网、筛网、尼龙网……”

“你们就逗吧,这他妈的哪和哪呀?”

石万祥这才说话:“你不要小瞧我们这个‘网络’,五金好歹也是我们河北省的强项,这东西不比你们那网络差,现在什么地方也少不了。像现在的塑钢窗有纱窗不是?得用我们的尼龙网、不锈钢网;像企业用的护栏,那也得用我们的钢板网、喷塑网;还有企业的车间里头,那得用我们的过滤网、筛网。打去年开始,国家好像下发了什么文件,规定北方的所有建筑房屋为了节能必须使用保温板……”

朋友有些不愿意听他吹了,抢白了一句:“这和你的那些网络有什么????? 关系?”

石万祥说:“那可关系大了。保温板挂不住水泥不是?所以上面也要覆上一层铁丝网。还有现在你们住宅楼上搞的地热,为了提高承重强度,地热管网上面也要加上一层铁丝网……别看现在到处都离不开你们那因特网,其实也离不开我经营的这些网。”

当年雷锋精神讲“干一行,爱一行”,其实这精神不过时,你看人家石万祥,对自己从事的事业也非常了解,包括国家政策人家都一清二楚,而且为自己从事这个行业而自豪。不像有些虚伪的家伙,自己明明干着这一行,然后还瞧不起自己这一行,那就肯定干不好。

朋友听了石万祥的介绍来了兴致:“你还一套一套的呢。”

石万祥也兴奋起来了:“我们家以前就干这个,多少年了,现在我姐姐家就干着这个,我们县城家家都干这个,家家有钱得不得了!”

“这么赚钱你不在家好好干,出来跑什么骚?”

“前两年赔钱了不是?现在没有钱搞生产了,再说现在不是楼房建筑用网最多的时候吗,出来能多卖一些。”

“在家没钱,出来就有钱了?”

“那不一样,你在家生产需要钱购买原材料不是,原材料得上外面买,没人赊欠给你不是?我出来卖的是成品,可以从亲戚、老乡、同学手里赊欠出来不是?这叫借鸡下蛋。”

用经济学理论来说,石万祥这叫“借船出海”。有时候人就得活泛一点,该放开手脚就大胆放开手脚干。不敢按揭什么时候能住上自己的房子?舍不得孩子怎么能套住恶狼?

那位朋友调侃地说:“你小子行啊!有经济头脑啊!”

“啥经济头脑,还不是逼出来的?你别看不起我们这行,其实我们比干电脑网络的赚钱。前几天经理的一个长头发朋友不是干电脑网络的吗?

又是大学毕业,还懂得高科技,咋了?修一次电脑我看才给他30元钱,一个月才赚个四五千元不是?别看我刚来,做好了卖一车网把他一年的钱也赚回来了。”

“谁一下子就买你一车网?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谁?这开发区我考察了,现在包括我就两家卖网的不是?你等那些楼房一开工了,我这丝网都不够卖,你看着吧!要不我们打个赌,我今年不买一台小面包车我倒着走出开发区。”

“又来了,典型一个赌徒风格,你怎么三句话不离本行?”

“那可不是,也许不赌还来不了大连呢。”

……

这段侃大山式的聊天可谓信马由缰,满嘴跑火车。石万祥姑妄说之,大家也姑且听之,没有人是认真的。

然而,谁也没想到,石万祥说的这些话竟然一一成为现实。

石万祥没有什么文化,但是他天生就是一个经商的材料。一是这小子具有冒险精神,这可能与他爱赌有一定的关系;第二,这小子有点小聪明,精于算计。

有一天石万祥和商场里的几个朋友在那里闲聊,石万祥说:“我爸是我们村子里最有文化的人,到了我这一辈荒废了。”

一个朋友问:“你老爸那么有文化你一定也差不了哪去啊?”

“那还说啥了,和有水平的咱比不了,怎么也比你们大家有文化。”

说着,石万祥用手指随便在眼前画了一个弧线,那意思是说他比商场里的人都强。

石万祥对面那个柜台的钟经理有心逗一逗他,说:“我给你写十个字,你要能认识其中的一个,就说明你也很有文化。”

石万祥笑了:“你也太瞧不起我了,十个字还认识不了一个了?咱们打赌,我要是能认识一个,你请客,我要是一个不认识,我请客。”

钟经理说:“好,咱们一言为定。”

于是钟经理就写下了下面十个字:

奁、趸、乜、冇、罡、仚、叾、宄、鬰、齉刚写完,石万祥就叫起来了:“这叫字,是些什么字?谁也认不出来,得了,还是我请你客吧。”

说请客,其实一直到现在石万祥也没请。第二天钟经理刚走进商场,石万祥就抬头瞅着他嗤嗤地笑。钟经理走过去一看,这小子在手机里找字呢,把挑选出来的字都写在了报纸的天头上。钟经理一看就明白了,说:

“你这是要报复我?”

“啥报复哎,你考我不是,我也考考你,你那些不像字的字我也会写了,看你认识几个?”

“我要认识一个你就请我吃饭?”

“那不行,我也写下十个,你认识五个以上我就请你客。”

“你都欠我一顿了,再请就得请两顿!”

“我请你一顿高级的不就得了!要是认识不到五个,我就把那顿饭赢回来了。”

弄了半天他还是离不开赌,这就是石万祥的风格。

……石万祥的第一笔买卖纯粹是拣来的。

石万祥所在的这个商场在大连开发区最繁华的金马路上,这条街一共就两家卖网的,一个是他石万祥,一个是成子。成子来得早,所以找他的人多。但是成子的胆子小,缺少点气魄。有家外资企业要做工厂的护栏网,围整个工厂一圈,两米五高,好几百米长,标的额是16万,设计图纸都出来了。外资企业的中方经理找到了成子那里,什么都谈好了,合同马上就要签字了,经理提出了一个条件,要和成子到生产工厂去看看。成子一想那还了得,我这是做的买卖,说好听了叫买卖,其实就是二道贩子,把东西买进来加上利润再卖给冤大头。你要是到了工厂,我这生意还和谁做去?结果可想而知,生意最后没有谈成。

中方经理转身来到了石万祥这里。前面的过程都一样,最后也同样提出要到工厂看看的要求。石万祥也打了一个哏,但是这小子反应特别快,马上爽快地答应了:“可以,但是我也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尽管提。”

“所有差旅费用由你们承担喽。”

“没问题。”

第二天石万祥就和对方出发了,一切都比石万祥预想的还要好。

石万祥把他们领到了自己的村子里,挨家挨户地参观,不仅向乡亲们充分展示了他的销售能力,也向外资企业的经理显示了自己的供货能力。

每到一家,石万祥都主动介绍:“这是我的客户,日本独资企业的李经理,来我们这里看看。”

开始,李经理马上递上自己的名片:“这是我的名片。”

对方张开手掌把手一举,和交警做出的禁止通行的动作一样:“不用,有什么事情我们找石经理就行了。”

这时李经理就显得很尴尬,马上说:“也好,那就把你的名片给我一张吧,以后有什么事我们也好联系。”

“不用,我们也没名片,你有什么事直接给石经理打电话就行,跟给我打一样,一样给你最低价。”

……走了整整一上午,家家如此,后来李经理也懒得递自己的名片和张嘴要名片了。

中午石万祥请李经理吃饭。李经理端起了一杯酒,苦笑了一下:“石经理,我得敬你一杯,你行,你比成经理厉害,比我厉害,安排得不错。”

的确,石万祥安排得不错。那天和李经理敲定了这笔买卖之后,石万祥马上就给家里打电话进行了安排。

石万祥后来说了:“我老爸、姐姐、姐夫接了我的电话马上跑遍了村子里所有的丝网工厂,怎么说话,怎么答复对方,我都给他们定了标准答案了。这可是我的地界呀!他们相当于是给我免费做了一回广告,还报销了一回我探亲的差旅费。”

每每说起这事的时候,石万祥都得意地露出一种狡黠的笑意。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就是说,如果事先能预料到事情的发展变化,事情就有成功的可能。石万祥就预料到了李经理到工厂之后可能发生的事情,而且预先做了必要的安排,制定了“标准答案”,所以石万祥做成了这笔买卖。反观成子在这件事情上就过于被动了,因而他失去了一次重要的机会。

这一票生意立刻让石万祥在全村人面前牛起来了,大家都知道了石万祥和日本人做生意的事情,都自愿找上门来赊货给石万祥。这一次的纯利润是5万元出头,是石万祥到大连来的第一个漂亮活儿,也是石万祥拣来的第一桶金。更重要的是这笔买卖为石万祥未来的买卖做了一个不花钱的大广告。

第二笔大买卖还是一个护栏网的活儿。

那天一个企业的副总自己找到了石万祥所在的连发商场,递给他一张名片。石万祥一看名片立刻精神倍增:赵成功,大雄机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赵经理也要定做护栏网,但是没有预先设计好的图纸。他是一个纯正的日本人,汉语说得一般,他用口述加在纸上划拉加文字描述加指手画脚的形体语言,向石万祥描述了护栏网的形状;石万祥用脑袋记忆加笔录加在纸上划拉,双方用了近半个小时,总算达成了互相认可的护栏网设计。

这设计包括护栏网的高度、栏杆之间的距离、栏杆的粗细、栏杆的造型、栏杆尖部的造型、每片护栏网的大小、距离地面的高度、安装办法以及其他很多很多细节。

接着,双方又用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总算把所有事项初步沟通明白了。价格敲定了,合同也签好了。

这可是一笔不小的买卖。兴奋的石万祥望着赵经理离去的背影,好久才平静下来。

他马上给家乡那边的加工厂挂电话。双方在电话里这个沟通啊,嗓子都快要喊破了,彼此就是不落底。如果是面谈还好,可以说啊、比划、写字、画图;单纯用嘴在电话里远距离沟通就难了,说了快半个小时了,对方还有没弄明白的地方。弄不明白这活儿就不敢开工。

石万祥找钟经理来了。钟经理听了石万祥非常详细的介绍,很快就把这护栏网的各方面情况弄明白了,于是给石万祥绘了一个简图,将各个地方的尺寸标注好了,给对方传真了过去。

离规定交货的时间还差三天,护栏网还没有到货,石万祥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打电话一问,坏了!对方把栏杆上面那个尖状的装饰给弄拧歪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石万祥急眼了:“别管什么样了,返工是来不及了,你们先跟加工方谈谈赔偿的条件,怎么着也得让他们赔偿,货能不能交工还不知道呢,好歹今天晚上就让它上船,无论如何明天一早必须卸到工地上去。其他的事情到了这里再说吧。”

事情并没有像石万祥想的那么糟糕。你石万祥着急,那赵经理其实更着急。眼看着就要正式开工了,工厂还四门大开呢,能不急吗?护栏网卸下来之后,赵经理领了几个手下的小头目简单地看了一看,连个屁也没放,谁管你栏杆顶部装饰用的那个银样镴头是个什么样子,早就忘到爪哇国去了。临走的时候赵经理就说了一句话:“三天之内必须安装完毕!”

石万祥听了赵经理的话,简直心花怒放。因为石万祥老爸一下车就哇啦哇啦地和石万祥说了:“我怕交不了差,和护栏网加工方签了一个协议,第一,先赔偿我们2万元违约金,如果对方要求返工,所有损失由护栏网加工厂承担。”

石万祥又意外地赚了2万元的外快。他领着工人一边安装一边偷着嘿嘿地笑,手时不时地就往揣了2万元钱的那个裤兜上摸一摸,摸到那2万元钱硬硬地还在,就禁不住又嘿嘿地偷笑起来。

又一个5万元进了石万祥的口袋里,石万祥的第二桶金,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完成了。

有一件事可以看出石万祥生意发展得到底有多快。当初给石万祥送货的那个老王,眼看着石万祥从无到有,一车一车地往大连运货,眼睛真发热真发红啊!结果怎么着,第二年老王把自己跑了5年的大货车给卖了,不干了——没黑没夜地在路上跑,吃不饱、睡不好、钱还赚得最少,一年挣的那几个钱还不够石万祥卖一车货赚得多呢,人家石经理坐在屋里就可以数大钱!

于是这老王把自己的大卡车卖了,也到大连卖起网来了!

还有,距离连发商场不远还有一个卖网的,就是前面说的那个成子,他在这条街卖网卖了十多年了,从没想着要挪窝,看着石万祥的生意日益蓬勃起来,心里真是痒痒啊,竟然也把自己的门市搬到了钢材市场离石万祥不到50米远的地方。

看到没有?这就是榜样的力量。很多生意有时候就是这么克隆出来的。其实也无所谓,以他们如此规模的小本经营,绝不可能垄断市场。老王不干可能老李还干,成子不干可能刚子还干,毕竟市场是大家的,不是你石万祥一家的。

跳跃式的发展使石万祥的信心大增。到连发商场的第二年,石万祥就在大连开发区的一个钢材市场开办了第二个门市,不久石万祥的面包车就停在了连发商场的门前。2005年年底,临回河北老家之前,石万祥把面包车卖给了他姐姐,自己又买了一台别克轿车。

这小子就是走狗屎运。2006年10月,一个老色鬼和二奶闹翻了,急于把藏娇的金屋处理掉,这个机会又让石万祥逮着了,130多平方米新装修的楼房,29吋纯平彩电、八成新的双人床、茶几、电冰箱、洗衣机、排油烟机,一应俱全,石万祥32万轻松拿下。这边把大房子刚刚拿下,转过年,全国楼价迅速飙升,不到一年的工夫大连开发区的房价就翻了一个跟头,按市价计算,石万祥32万买的房子绝对值65万,翻了一个跟头还拐弯。

来连发商场的时候,石万祥还什么都没有呢,不到三年的工夫,房子有了、车子有了、口袋里的票子也有了,加上妻子、儿子,这不就是过去人们常说的五子登科吗?

现在石万祥干得更大发了,连发这个小水池是养不下这么大的鱼了。

2008年9月,石万祥离开了最初创业的那家商场,到金州的“金发地钢材市场”注册了一个具有一般纳税人资格的有限公司,开始向钢材领域进军。他卖钢材,他老婆在开发区钢材市场继续搞他们据以起家的“网络”。

临走的时候石万祥和商场经理客气:“经理,走到哪里我们也不能忘了你们,是你们给了我们第一碗饭吃!”

石万祥为什么这么说呢?这里有一个典故。

在石万祥来连发商场之前,这里是开伙的,有一个小规模的餐厅。从石万祥来连发商场那一年年初开始,餐厅正式停火。这边刚停火,那边石万祥就走进了连发。正好刚搬家,什么都没有,商场经理就把闲下来的电饭锅送给了石万祥。这就是石万祥说的“第一碗饭”的来源。

听了石万祥的客气话,经理摇了摇头,不以为然。其实谁也不可能靠吃别人的饭维持自己的温饱。救急不救穷,帮人一时不能帮人永远。别人是靠不住的,关键时刻还是靠自己的本事。

现在这个电饭锅可能早就被石万祥扔进历史的垃圾堆了吧。那天听朋友说石万祥开回来一台宝马754!看来生意真是做大了。

也许运气是成功的重要因素,但是魄力、本领是成功更重要的因素。

很多时候,人是需要一点冒险精神的,一点风险也没有的生意是没有的,风险大回报才可能大。

标签:英雄网络赌徒

    上一篇:“站起来”的作料 下一篇:打耳洞打出大生意
    栏目分类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