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作文 > 初二作文 > 爱的创可贴_3000字

爱的创可贴_3000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8-07-26

  一,创可贴下,不是痕迹,不是胎记,而是一个纹身

  “夏夏,快点!我抵不了多久,总编现在找你,快点!”

  手机话筒里传来同事兼闺蜜,白晓染的声音,依旧像大学时候一样,没心没肺但很是彪悍的狮吼功。

  “来了,就好啦,晓染,再帮我抵一下。就一下,我先挂了啊。“

  季夏放下手机,匆匆地上了个妆。

  对着镜子微微笑了一下,镜子中的人儿,清秀靓丽,粉白黛黑,亭亭玉立。

  突然看见了自己左肩上的哪一抹小小的黑色,嘴角的笑容染上苦意,最终是无奈的摇摇头。

  从包包里拿出那一款从网上购买的,和皮肤相近颜色的创可贴,贴在自己的左肩处,正好掩住那抹黑色。

  自从大学毕业后,她就不敢将这抹黑色暴露在众人眼中,这里面,尘封着她的十七岁,最美的记忆。

  于是,她特地去淘宝购买了这款与皮肤相近的颜色的创可贴,只为掩住,这最凄惨的记忆。

  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牵强的笑了笑,便匆匆拿上包包,出门。

  创可贴下,不是痕迹,不是胎记,而是十七岁时,心血来潮时,去纹的一个纹身。


  公司。

  “晓染,我来了。”

  季夏将包包放在办公桌上,气喘吁吁的对隔壁桌的白晓染道。

  “再不来,我就没办法了。”白晓染放下手机,给了季夏一个白眼,丢了一沓文件给她,向总编室看了看,“总编在等你。”

  “好。”季夏接过文件,随便翻了几页,点了点头,才向总编室走去。

  “总编。”

  总编是一个很有经验的中年男子,戴着一副黑眼镜,整个人看起来有威严,透着一股书卷气。

  林总编抬头看了看季夏,才放下,手中的正在刷刷的签字笔,语重心长的开口:“小夏,我知道你想要竞争这个副总编的位置。但是,你要知道,你的年龄不够成熟,而且,需要有成果,才能服众,你说是吧?”

  “是,总编,我知道。我会努力的。”季夏抱紧手中的文件,强笑开口。

  林总编看了季夏一眼,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季夏。“小夏,你看看,这是一个机会。你也知道,我们报社最近不是很景气,而风尚集团,又是这一段时期在商界最有实力的一个集团。很多报社都想采访一下,风尚集团的年轻总裁,可惜这位总裁却很少答应。我们报社也申请了很多次,这一次,终于成功了,不过,这位年轻的总裁点名要你去。小夏,我们报社全靠你了。要是这一次能够采访成功,我们报社就可以不用再受吉化报社的压迫了。小夏,我说了那么多,可以么?”

  可以么?可以么?

  季夏无言的愣了愣,下意识的指尖抚过左肩的创可贴,笑道:“可以,总编,我会尽力。”

  “可以就好,小夏,太谢谢你了。”林总编如负重释,喜上眉梢。

  季夏握紧了手中的文件,牵强的笑道,“总编,我先走了。”

  之后,便是落荒而逃。

  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数字,发呆。

  “夏夏!”白晓染趴在隔栏上,叫到。

  “干嘛?”

  “总编叫你进去干嘛?看你一出来,就魂不守舍。”白晓染手中一边看着手中的手机,一边问道“又有什么任务啊?”

  “采访风尚集团的年轻总裁。”

  “啊?顾宁啊?!”白晓染吓得差点连手机都掉在了地上。“怎么会让你去?”

  白晓染和季夏是同一个大学毕业,对于季夏的一些事也还是知道的。

  “是顾宁点名要我去的。“季夏关掉电脑,整理着桌上刚刚拿出来的文件,淡淡的应道。

  ”啊?“白晓染这下直接叫了出来,惹来其他同事不解的目光,白晓染只好讪讪的低着头,小声道:“那你去吗?”

  季夏淡淡的起身,手指抚上左肩的创可贴,勾起一抹笑容,应道“去,怎么不去?”

  去,怎么不去。顾宁,我怎么会不去?

  风尚集团楼下。

  “阿阳,就在这里等我吧。我很快就下来。”一辆轿车内,季夏拿着手中的通行证,对自己的摄影师,钟阳说道。

  钟阳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不甘心的问:“夏夏,你能行么?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顾宁又不会吃人。放心好啦,我又不是小孩子。”季夏打开车门,对着钟阳笑道,“就在这里等我哦。不要乱走。”

  钟阳摇下车窗,对着季夏笑得灿烂:“夏夏,那你快点。”

  “恩。”季夏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向他挥挥手。

  季夏走进大厦后,钟阳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看向大厦的最顶层,笑的深不可测。

  顶层。

  “叮——”

  电梯终于到了最顶层,季夏有些哀怨的看了一眼这宽阔的顶层一眼,便拿出那张通行证递给早就候在门外的秘书。

  “你好,我是季夏。是来采访顾总的。”

  秘书小姐,匆匆看了一眼通行证,便恭敬的打开门让季夏进去。

  季夏踏进办公室,打量了一下这偌大的办公室,还是熟悉的黑白风,只是物是人非罢了。

  再往里面走一点,就看见了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男人,风尚集团的总裁,顾宁。

  顾宁今天穿的不是正装,而是休闲装,白色的衬衣,黑色的休闲裤,整个给人一种成熟的气息。扣子随意的扣着寥寥几个,露出性感的锁骨。

  此刻顾宁正低着头,看着手中的文件,似乎没有注意到季夏的到来。

  “顾总。”旁边的秘书,尊敬的开口,“季小姐到了。”

  “恩,出去。”顾宁低着头,说了这么一句。

  秘书点点头,便出去了。

  看着眼前的成熟男人,季夏有点失落,他们的相见就是一场孽缘,是老天爷开的一场玩笑。

  二,我叫顾宁,回顾的顾,宁静的宁。

  公路上,一辆拥堵的公交车,正歪歪扭扭的开着。

  在公交车上,最倒霉的是什么事?

  一是遇上小偷,二是遇上色狼。

  很不幸,季夏就属于后者。

  拥挤的车厢内,季夏的手被身边一个长相肥胖的人抓着,季夏恼怒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甩开他的手,往旁边挪了挪。不幸的是,那双手又跟了上来,开始在她的腰侧不安分的动着,季夏咬了咬下唇,看了看车厢里里面的人,希望可以求救,看有没有人可以救她,可惜,人人都在自顾不暇,哪里还有时间管她。

  就在季夏觉得自己要死定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拍掉男子的手,冷冷的说道:“她是我女朋友。”

  男子一脸不爽的抬头,正想发火,却看见对方身材高大,面目阴冷,只好作罢。

  待那个男子下车之后,季夏才歉意道:“谢谢你,不好意思。”

  “不用谢。”男子偏过头来看她,笑容如沐春风。

  季夏被这笑容迷住了,一时没有了反应。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季夏,四季的季,夏天的夏。”

  男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季夏,真是个好名字。”

  “呵呵。”季夏尴尬的笑笑,才问道,“你呢?”

  “我叫顾宁,回顾的顾,宁静的宁。”

  就是这个夏天,他们遇见了,在她最纯美的十六岁。

  三,第一个回我的,就可以和我交往

  自从季夏知道顾宁和她在同一所学校之后,季夏有一段时间高兴的无法言说。

  只要顾宁参加各项社团,各项活动,季夏都会参加,而且乐在其中。

  而当时的顾宁,在学校是一个很有身份的人物,是风尚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并且,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社会,都没有任何的负面新闻。

  堪称名人。

  而当时,顾宁和舞蹈系的一名女生,是一名被誉为“天鹅女王”的舞蹈系的女神级人物,苏小雨。在谈着恋爱,人人都说,他们两个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郎才女貌。

  顾宁从来也不说些什么,只是在看着苏小雨的时候,眼里总是漾着别样的温柔。

  季夏猜,他是爱她的吧。

  可是顾宁不知道的是,季夏在看着他和苏小雨的背影远去的时候,很没出息的哭的天黑地暗。

  后来,苏小雨,因为一次机会,要出国去学习,而出国的费用是巨大的。

  而顾宁本来想给苏小雨的时候,可是当他带着苏小雨去提款的时候,才发现,他的资金全部被家里人给冻结了。

  原来,顾老爷子根本不同意他和这个将来会在演艺圈混迹的女人在一起,所以,才会冻结了他的资金,用这样的方式让他们分手。

  苏小雨当即便转身而去,转身,投入了另外一位,家世相对富有的男生怀里。

  听说,那个男生也挺爱她的。

  所以,才会在第二天,便给苏小雨交了出国费用。

  季夏知道这件事情以后,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

  她偷偷在一个少人的网站,匿了名,狠狠的骂了这个负心的女人。

  然后,发泄完自己的情绪之后,又开始担心,顾宁会不会很难过。

  季夏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是没出息,喜欢他,却又不敢告诉他。

  以前因为人家有女朋友,不好意思去当小三,破坏别人的幸福。

  那现在呢,他们分了啊,她可以勇敢的追求他了吧,却又犹豫不前。

  顾宁呢,此刻正在自己的房间内,握着手机,伤心了一会之后。

  在朋友圈里面,发了一条说说:求交往,第一个回复我的,就和她交往。

  这条说说,虽然是即兴的,以为没有人会理他,但是,凡事终会有不可预料的。

  这个人,就是季夏。

  季夏在打开朋友圈里面,看到了这句话,便一狠心,回了过去:顾大少爷,我们交往吧。

  她不知道这条说说是不是真的,但是,她愿意,赌一把。

  她希望,站在他身边的,是她。

  是她季夏。

  当顾宁看到那条回复的时候,嘴角不可自信的扬起了一抹弧度。

  季夏这个女孩子,天天围在他身边。

  她和那些人不一样,季夏不会叽叽喳喳的说一大堆话,她所做的,只是,你叫她做她就照做,没有一句怨言。

  而且她看他的眼神,意味着什么。

  顾宁他太清楚了。

  只是,她的眼神里面,是一片清澈。

  不同于苏小雨的妖媚,季夏的眼里是纯真的清凉。

  握着手机,按下几个字: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当心明天不好看了。

  季夏在接到这条回复的时候,正在进行忐忑的心理训练。

  按下手机的那一刻,季夏高兴的在床上打了几个滚,真好,男神追到了!

  按下手机键,调皮的回了一句:我喜欢。

  马上,就回了另外一句:可是我不喜欢。

  “那明天见了。”

  “恩,快睡吧。”

  “好,你睡了吗?”

  “睡了,快睡觉。”

  “恩,晚安。”

  “晚安。”

  季夏看着手机上的聊天记录,高兴的闭上了眼睛。

  四、那段幸福的时光

  当顾宁打电话给季夏的时候,季夏正在图书馆里,和试卷题目打着游击战。

  “小夏,你在干什么呢?”顾宁已经毕业了,现在是风尚集团的总裁。

  他年轻有为,狠辣的手段在商界是有名的,所以,风尚集团越做越大。

  “恩,顾少爷,我等小辈在和面前滔滔众多的题海在作战,有何指教?”

  顾宁听了她这样的话,低低笑了两声,“小夏,你搬到我这里来好不好?你成绩不好,我可以教你呢,别忘了我可是上届硕士毕业的第一名呢。”

  “哦。”季夏懒懒的答了一句,摆弄着手上的笔。顾宁是上届毕业生中,总分最高的,到现在,还是学校老师们广为传颂的佳话。

  不过,现在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很多同学都搬出去住了,所以,现在搬出去,也不显得很稀奇。

  想了想,季夏懒懒的开口,“你说,‘公主殿下,快来我寒舍玩玩吧’我就去。”

  顾宁笑了笑,才开口道:“我的公主殿下,快来光临我的寒舍吧。公主殿下……”

  正当这时,门一下子被打开了,爱丽丝走了进来。

  顾宁眼神立刻像寒冰一样像爱丽丝扫去。

  “总裁……”爱丽丝看到顾宁的眼神,不禁暗叫了一声不好,她刚才听见了什么!她听见了,他们平时高高在上,冷漠孤傲的总裁,正在电话里,喊,公主殿下...,暗自打量一番,觉得目前先溜才是上策,便尴尬开口,“那个,总裁,您继续,我先出去了……”

  “站住。”顾宁幽幽的声音已经飘来,丢了一把车钥匙给她,“去学校把小夏接回来。记住,不能让她搬任何东西。”

  “为什么哇,总裁,我也是个女人啊。”爱丽丝直呼冤枉。

  顾宁看了她一眼,才开口道:“你们不一样,她是我的女人,你是我的秘书。她是个娇小的女人,你是个女汉子。”

  爱丽丝哀怨的看了他一眼,才愤愤不平的出去了。

  就算再不满,又能怎样,他是她的上司!

  上司的话,就算是错的,也要上啊!

  接下来的日子,季夏和顾宁相安无事。

  只是有的时候,顾宁看见那个创可贴,便会问道:“哟,女流氓啊,还弄成这样。”

  这时的季夏便会笑道,“我不是女流氓,我只是把梦想纹在了身上。”

  五,风尚破产

  最近,商界兴起了另外了一个‘盛石’集团,与风尚集团的实力不相上下。

  风尚集团,明显的有些力不从心。

  一次晚餐过后,顾宁看着眼前的季夏,眼泪模糊了双眼。

  “诶?你怎么了?”季夏看着这个样子的顾宁担心的问道。

  她不能让他倒下,风尚还需要他。他最近很累,她亲眼看着他忙的焦头烂额,却帮不上任何忙。

  她所做的,只有在他的身后,不断的加油打气。

  “小夏,我们分手吧。”顾宁犹豫的好久,才吐出那几个字,让他心痛难熬。

  “为什么?”季夏很冷静的开口问道。

  顾宁看着她,开口道:“小夏,我要破产了,我给不了你什么了,你可以离开我,去找一个更爱你的男人。”

  “顾宁!你以为,我和交往就是为了你的钱吗?我不稀罕!我要的,只是你的心,你告诉我你爱我,那么我就会一直陪你走到底,绝对不会半路抛下你一个人,你懂我的话吗?”

  季夏开口道,她为的,从来不是他的钱。

  她季夏的爱情,不要掺杂那些虚伪的物质,她要的,是纯粹的爱情。

  “小夏……”顾宁把她拥入怀中,眷恋的开口道,“等我们度过这场危机,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好。”季夏在他的怀里,点了点头。

  只是,也许,他们不会结婚的。

  因为,她有愧与他。

  六、这样美丽的外表下,为什么是如此肮脏的事实

  一家咖啡厅里,顾宁正坐在一张桌子边,打量着手中的一份协议,眉头紧锁。

  “顾总吧,我是盛石的总裁,我姓季,叫安辉。”对面男人生的贼眉鼠眼,一脸的笑意却让人觉得心有余悸。

  顾宁眉头一皱,季安辉?

  “顾总,这次协议就这样定了。若风尚愿意退出市场,那么盛石将不会继续逼迫。”季安辉道。

  顾宁手中的笔顿了一下,但还是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落笔之后,季安辉拿着这份协议,笑了笑。

  “对了,顾总,忘了告诉你,你的女朋友,季夏,是我的外甥女。”

  顾宁撑起勉强讽刺的笑:“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不用季总提醒。”

  季安辉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轻笑几声,便张扬而去。

  等顾宁回到家里的时候,季夏正在做晚饭。

  顾宁倚在厨房门口看着季夏忙碌的身影,心里有感动,可更多的却是气愤——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要投靠盛石!难道盛石能给的,他顾宁不会给吗!

  “小夏,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良久,顾宁才幽幽的开口。

  顾宁明显的感觉到季夏的脊背一僵,他知道,他猜对了,季安辉说的是对的。

  她,背叛了他。

  “我……”季夏勉强的开口道。

  “是你对不对?小夏,是你对不对?是你把那么重要的资料泄露出去的对不对!你不知道那是我的心血么?小夏!你怎么能这样!为什么!”

  “不……”季夏的放下手中的活,开口道。

  “怎么,如果我不知道的话,你还想瞒我多久!”顾宁开口道,推开了季夏。

  季夏一个重心不稳,便摔向了桌子,额头砸出了丝丝血迹。

  “斯——”季夏吃痛的喊了一声,便传来顾宁冷冷的讽刺,“呵,心狠手辣的女人也会痛么?!”

  “你知道吗,我和你在一起之后,我只想和你结婚,现在呢!”顾宁冷冷的走过她,打开门“我们结束了。”

  就这样,他们,永远的结束了。

  七,顾宁,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不爱你!

  回到现实——

  “顾总,我是朝华报社的记者,我姓季,你可以叫我季夏。”季夏勾起一抹笑容,伸出了手。

  顾宁抬头望了她一眼,无言。

  季夏的手就这么尴尬的伸在空中。

  “做吧。”良久,顾宁才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季夏愣了愣,便勉强笑道,“谢谢。”

  “那好,我们开始第一个问题,请问顾总对于近年来的商界的变化有何理解呢?”季夏打开本子,开口道。

  顾宁抬头看了看她,讽刺道,“季小姐,我想问问,你对于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背叛一个男人的事情,有何理解?”

  季夏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真是没用,都多少年了,还是忘不了。

  以至于现在,一痛伤心。

  “那好,既然顾总避而不答,那我们就问第二个问题:对于近来商界的某些集团想要和风尚合作,风尚为什么会拒绝呢?难道这样不是更有利于风尚的发展么?”

  “那么,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找已经背弃的男人,会有什么意图呢?”

  “顾宁!”季夏站了起来,怒道,“你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顾宁站了起来,冷笑道,“怎么,这么快就恼羞成怒了?怎么,你善良的一面撑不住了吧?”

  “这样子的话,那我的采访到此结束!不见!”季夏抓起包包便准备离开。

  “站住。”顾宁冷冷的开口,抓住季夏的手,将她压在了墙上。

  “你放开我!”

  “怎么,工作还没做完就想走?不如辞了你的工作吧,给我当情妇怎么样?根据我们之前的情分,我会好好养你的。怎么样?”

  “你混蛋!”

  “顾宁,我季夏是对不起你,我是骗了你。可是你当时从来都没有想过我有没有苦衷!我妈妈经历过两次的伤害,我说过我是她的天使,我会守她一辈子!我继父当时爱赌博,他喝酒,抽烟,赌博,我们家是穷的一塌涂地!我继父欠了人家两百万!!!有一天他们上门来,说要把我把我妈给卖给人贩子!说如果再不还,就要把我继父告上法庭,他会坐牢的!就算他赌博他喝酒,但他很爱很爱我妈,我不想他坐牢,我不想我妈再次受到伤害!所以我答应了我的小叔,也就是盛石的老板,我说只要能救我继父,我什么都可以做。可是,你知不知道,我每一天有多煎熬,有多难过,我却只会安慰你。你有没有问过我过得怎么样过得好不好!顾宁,你永远只会埋怨我,永远不会知道我过得怎么样!”

  季夏的眼泪从眼眶中肆意流出,顾宁,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却永远不知道。

  我每个黑夜都在后悔,每个黑夜都在伤心,每个黑夜都在煎熬,每个黑夜都在流泪。

  顾宁,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不爱你!

  顾宁,我为你整天都在流泪,而你,却不会为我掉一滴眼泪。

  八,原来,她的梦想就是,嫁给他。

  “让开,我要走!”季夏叫到,眼里的泪却在肆意流出。

  她想逃,逃出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

  顾宁想说什么,却看见她的肩膀上有着熟悉的创可贴,想也未想,便粗暴的撕开。

  季夏慌忙去掩,却已经来不及了。

  那创可贴下密密麻麻,歪歪扭扭的图文,已经落入他的眼底——

  MarryGu。

  “哟,女流氓啊,还弄这个东西。”

  “不,我不是女流氓,我是把梦想纹在了身上而已。”

  原来,她的梦想就是,嫁给他。

  顾宁的眼泪夺眶而出,他将季夏拥入怀中,“夏夏,我们结婚吧。”

  这个世界太大,错过的人太多,遇见的太多,所以,请珍惜你眼前的,珍惜你身边的,不要到失去之后再来寻找。

初二:御玲珑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