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作文 > 初二作文 > ╰凉镜空城旧梦。【三】_3000字

╰凉镜空城旧梦。【三】_3000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8-07-26

  八)妄想,实属幼稚!

  不知怎的,这些时日,宫中忽然传出许许多多关于皇上专宠皇后的传言。

  也有人说,这不是传言——毕竟,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关于这件事的主角:端木千凉和萧策倒没什么反应。该吃吃该喝喝,管你怎么说!

  端木家。

  端木是天辰国两大家族之一。传到这一代,有十个孩子:七男三女。在端木氏长老们眼里,甚至是全国女人的眼里,端木千凉是最有出息的女孩。

  端木家的三个女孩分别是:大姐端木千思,二姐端木千凉,小妹端木千纷。

  千思和千凉是姐妹,千纷未嫁,千思嫁的是当朝年轻军师南宫玄。

  今日齐聚,必定是有大事。

  “千纷,你也知道,我们端木家……”祖爷爷端木恪严厉又不失温柔地说,“女子嫁人,宁可在小户人家做正,也不在大户人家做小!”

  “可我要嫁的是皇上!”千纷此话一出,所有七大姑八大姨等人都惊了一惊!千纷要嫁自己的堂姐夫?!在天辰,同堂姐妹等于亲姐妹,也就是说,端木千纷要嫁自己的姐夫!

  “纷儿,你……”母亲华氏惊得气不打一处来,“造孽呀,千纷,天下好男儿任你挑,你为何要与你姐姐抢?”

  端木千凉可以说是女人中的强人。她处世不惊的态度,独一无二的高贵,轻鸿一瞥的气势,天降神仙的容貌,有时候,端木氏家的长老都不得不服。

  端木千纷敢跟二姐抢,不知是胆子太大了还是脑子抽抽了。

  所有人看来,应该是二者兼具。

  祖爷爷不安的摸着红木座椅,不知如何是好。毕竟从小千凉和千纷就是姐妹情深,更何况,这端木家两女共侍一夫定会成为皇城的笑柄。

  “千纷,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家族想想!”千纷的爹爹,端木峰劝道,“我们端木家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

  “大家族就不能有自己的爱情了吗?”千纷不满的反驳,“我不要作为政治联姻的工具,我爱皇上,我就要嫁给他!”

  “你并不爱。”一向沉默的大姐千思说话了,“你了解皇上吗?你认识皇上吗?且不说你认不认识,你见过皇上吗?且不说你了解不,你接触过皇上吗?你连一面之缘都没有,更谈不上什么一见钟情。与其说你爱皇上,倒不如说你就是想进宫,想拥有凉儿那样的权利,想拥有全国女子的羡慕。其实,你是嫉妒。”

  几句话,平平淡淡,却把千纷的心思暴露的一览无余;语气,平平淡淡,却字字在理;话语,虽不多,却字字诛心。

  “你们!!”被千思一句话揭开了面纱,“二姐不会那么小气的!”

  眼看着眼泪就要涌出,她夺门而出。

  “绍绍,书信给千凉,叫她回来。”毕竟是千凉的丈夫,这件事,也许他们说的不管用,千凉说的,总该有点分量。

  皇宫,凤东宫。

  端木千凉靠在矮榻上看书,萧策坐在一边看着她。

  不知怎么了,两人的关系好像越来越近了,宫中的流言蜚语也没那么重了。

  毕竟,帝后恩爱,有何不可?

  “啊……”保持一个姿势太久了,千凉有些累了。放下书,她干脆侧卧在矮榻上,这才发现,萧策一直在看着她。

  “你累了,我给你削个苹果!”在她面前,他从不自称“朕”,而是用“我”。

  “不吃。”千凉白了他一眼,“我想吃桌上的那个点心。”

  “好!”连忙起身,好像她的话是圣旨一般。

  “谢了!”她优雅的起身,接过点心,吃了一个。

  正准备又吃,挽双进来了。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那是什么?”千凉看见挽双手里的信,“给我看看。家里来信了。”

  “我看看……”萧策刚要凑过来,就被千凉把脑袋推开了。

  “家事,边儿去~”

  “还吃吗?”手上拿着一个绿豆糕,递到她嘴边。

  “啊……”张开嘴,算是答应了。

  看着看着,她忽然怒了。但是,她的情绪一般不会表现出来,只有在她身边的萧策才感觉得到。

  “千凉你怎么了?”怕她有什么不妥。

  “你看看。”

  “关我什么事?……好!我看!”看见千凉那张黑脸,萧策妥协了。看完后,两张黑脸。

  “妄想。”千凉冷笑一声,“千凉的性子我又不是不知道。从小就任性!不行,我得回家看看!”

  “我陪你一起去!”不知怎的,脱口而出。

  “千凉,我要亲自去。”抓着她的手,一脸诚恳。

  “怎么?等不及接新娘了?”白了他一眼,心中有些隐隐作痛。

  她的妹妹,要和她抢男人。

  “没有。”他看着她,忽然将她搂在怀里,“我和你一起去!我不想你,独自面对!”

  “好。”不明白他为什么反应那么激烈,但是还是搂住了他。

  两人就这么坐在矮塌上相拥。此时,两人的心中都很安心。

  千千万万个谁的讨好,都不及一个你的一个拥抱。

  九)回家,秀秀恩爱!

  这日下了早朝,千凉和萧策就一同前往慕容府。

  端木是大家族,所以府邸也在皇城。没一会他们就到了。

  车里。

  “你吃吗?”萧策把手里的烧饼递到千凉嘴边,“你看你,一早就没吃早餐,这会再不吃,你受得了?!乖,吃了!”

  “我都说我不吃了!!”千凉气恼,“要吃你自己吃!我回家叫我娘做!”

  “吃了!这时圣旨!抗旨不遵是死罪!”这丫头!

  “那我去死!”千凉等了他一眼,就要跳车!

  “回来!”抱着她的腰,将她拉回来。

  “松手!”千凉冷冷的扒开萧策的手,“我是会寻死的人吗?我是看看还有多久才到!三年没回家了,这种感觉,你体会得到才怪!”

  “哦。”萧策淡淡的收回手,随后又劝道,“你看你,一早没吃早餐,这会在不吃,你受得了?!乖,吃了!”

  又来!!千凉一脸黑线的瞪着眼前这个苦口婆心的男人。萧策淡淡的一笑,把烧饼塞进嘴里,“罢了,不吃也罢。”

  转眼间就到了。

  千凉第一个下车,萧策尾随其后,跟侍卫嘀咕了几句,那侍卫应了声,转身就走。

  千凉也不理他,直径向大厅走去。

  正厅。

  端木家所有人都在,留有两把椅子。一把是千凉坐的,一把空着。

  千纷坐在她娘的旁边。且看叶氏,一脸害怕。她也不是没见过这个侄女,这个在所有人眼里的仙女。生气起来,端木家的长老都有些怕她。

  不知道这回,自己的女儿会怎样。

  一旁的千纷根本不在乎!千凉姐姐从小就宠她,等会撒个娇,什么都解决了!

  千思用余光瞥了一眼这个不怕死的三妹妹,心里五味杂陈。

  同族姐妹,共侍一夫,传出去,可不仅仅是笑柄这么简单了。

  “千凉见过各位长辈!”一抹靓丽的身影飞快的窜进来,声音虽不大,却很有分量,让在场的人为之一振!

  台脸,面无表情——有谁知道自己的妹妹要嫁给自己的丈夫还高兴得起来的?

  “小婿见过各位长辈!”浑厚有力的声音传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随后,萧策抱拳近来。

  “坐。”长老慕容恪吩咐道,看见萧策,眉中隐隐带笑,但不是很明显,依然显得很严肃,“皇上请!”

  “是。”两人应声而坐。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端木家十几号人连忙跪下行礼。

  “长老!!祖爷爷!爹娘!别!千凉受不起!”千凉坐不住了,哪有长辈跪晚辈的?

  “请起请起!”萧策也去扶老人家。

  “皇上!”初生牛犊不怕虎,千纷愉快的跳到萧策面前。哎呀,要是知道皇上要来,她就好好打扮了嘛!虽然她的容貌不及千凉的冰山一角,可是毕竟是同族姐妹,眉眼中还是隐隐相像的。

  “你就是想纳入后宫的端木千纷?”挑眉。“纳入”一词,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羞愧。可是当事人——端木千纷听不出。

  “是。”端木千纷羞答答的往前一步,站在千凉与萧策之间,背对千凉。

  “脸不够俏丽,身材不够迷人,长得不够高挑,礼数不是很好。”轻抿一口茶,没有抬眼看她,眼中都是蔑视。

  “皇上恕罪!小女是无心之失!”见自己的女儿居然插足人家夫妻之间,端木泰做不住了,起身向萧策请罪,顺便将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女儿拉回位置。

  “萧策!”千凉平静的拿过他手中的茶杯。

  语气平淡,声音不大,却将在场的人吓了一大跳——直呼皇上名讳,这不是一般人敢的!

  啪!!!!!

  随即传来的茶杯碎裂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一看,拿茶杯碎在萧策侍卫的脖子旁!那侍卫站在门口,吓得不轻!

  皇后娘娘……您悠着点……

  “萧策!你是皇上,这国家都是你的!但是,千纷是我妹妹,和你大园子里奇花异草不一样,容不得你评头论足!!”声音不大,但很有分量。坐在她旁边的萧策很明显的感受到千凉的怒火。

  “凉儿!……”千思收到父母传来的眼色,拉了拉千凉的袖子。

  端木千凉这话虽然很短,可是极有分量:她先是点了皇上的名字。在一个国家中,能直呼皇上名讳的是死罪,可是千凉她敢,这一点先是点了她在宫中不一般。下一句,她旁敲侧击的警告了千纷:你是我妹妹,你不是皇上的女人,你失态了!

  在所有人把心脏提到嗓子眼的时候,萧策的言语举动再一次惊到了所有人:

  “生气啦?!”他先是小心翼翼的问了千凉。随后搂住她,“别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你以后可是要生小皇子的!”

  什么?!!生孩子!?千凉心中羞得恨不得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猛地推开他,回归主题。

  十)传情,别样相劝!

  千凉正欲开口,端木恪忙起身:“帝后光临我端木家本是我端木家的荣幸。眼看着临近正午了,也正是午饭时候。请帝后移驾偏厅用午膳。”说罢,做了个“请”的手势,并用眼神示意千凉:做法远远比语言有用。

  心中明了祖爷爷的想法,淡淡一笑,回给祖爷爷一个安心的眼神:放心!

  偏厅。

  一家人正犹豫着是按君臣坐还是按辈分坐。千纷是想按辈分坐的——按辈分坐,萧策就在她旁边了。

  可是祖爷爷仿佛看穿了她心中的小九九,硬是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让端木千凉和萧策坐在他旁边!

  菜上来了,五荤四素加一汤。在寻常人眼中,这是很丰富的,但是端木恪明白,在皇帝眼里,这不过是家常便饭。于是他谦卑的笑笑:“还请皇上不要嫌弃,今日不知皇上驾到,还请皇上将就将就。”

  “祖爷爷这说的哪里话。”出人意料,萧策并不在乎,他放下皇帝的架子,扶着端木恪的双手说,“在外我是皇帝。但是进了端木府这扇门,我就是凉儿的丈夫,您的祖孙婿!在自家吃饭,有什么将就不将就的?”

  “皇上不嫌弃就好。那,开饭了!”说罢端起一杯酒,“这第一杯,是老夫敬皇上的。我的祖孙女,我看着长大的,我也知道是什么性子。凉凉从小就是这样,有些地方如有她没做好的,还请皇上不要怪罪……”

  “祖爷爷!”萧策忙端起一杯酒,“我是晚辈,要敬,也应我敬您。”

  在他俩互敬的时候,千凉别过头,在饭桌上看了一圈,最后,她把目光暗暗锁定在千纷的娘——叶氏身上。

  她从小就越过辈分继承了祖爷爷的两项本领:眼神对话和看透人心。因此,在看着叶氏时,她不多不少也对千纷想纳入后宫的事猜了个七七八八。

  叶氏的眉眼暗暗一笑也逃不过她的眼睛。叶氏可能也猜到,她和萧策并没有这么相爱吧?叶氏的家族虽是中原地带,但是叶氏的母亲是北塞的一个小姐。北塞的读心术和她的看透人心差不多,甚至更强!叶氏的母亲视女如命,这么重要的本领一定交给她了。不过早在她十岁的时候,她就找出了破绽:叶氏并没有很好地继承了这项本领,只要不与她对视,或者对视时眼神压过她就好了。

  但……整个端木家就只有她才能用眼神压过叶氏。

  不过,她还会唇语——萧策也会。可是叶氏不会,因为叶氏心粗,也就只是读心术强了一些,这种东西,她也分辨不出。

  “凉儿……”

  正呆着,耳畔忽然传来了一阵阵暧昧的酥酥奇痒。转头,看见萧策那放大了数倍的脸,心中暗暗一惊,但很快又淡定了下来。

  “干嘛……?”

  “你又不乖了……”带着满满宠溺的声音,用手刮了一下千凉的鼻子。这个有些冷冷的丫头,好像有些小可爱呢!

  “发什么神经……”打了一下他的手,她暗暗喃喃。这男人,怎么了……

  “好好吃饭……”他贴心的把筷子放到她手里,“免得回宫又饿了。”

  “……”为了妹妹的幸福她忍!

  萧策,你有病吧!她挑眉,用眉眼传话。

  是你叫我配合你的!他又凑近了她:怎样?我演技不错吧!

  你发什么神经!!转头,无意间看见家人都在用暧昧的眼神看着她,又回头,看着眼前这个罪魁祸首……

  好吧!她挑挑眉:一会别叫我喝酒,别人叫我喝你也要帮我挡酒!

  为什么?他不解。

  我肠胃从小就不好。今天上桌的不是暖酒,我喝了会拉肚的。你作为我的“相公”,怎么会不知道?她莞尔一笑,低头,优雅的吃了一口饭。

  果然……

  “姐姐!我敬你一杯!”

  端木千纷!这可是她的妹妹,从小玩到大的好妹妹!千纷是叶氏的女儿,想必叶氏怀疑她和萧策的亲密是装的吧?

  “千纷,你姐姐不能喝酒。”还没等她开口,他就挡下了,“你作为你凉儿的妹妹,从小关系就不错。怎么会不知道凉儿肠胃不好呢?”

  “没事,千纷都说了,就一杯而已……”

  她拿过酒杯,正要喝,他忽然抢过来:“我说不能喝就不能喝!这不是暖酒,你喝了对肠胃不好,又要肚子疼几天。”

  挑眉:干得漂亮!

  嘴角一勾:那必须的!

  千纷脸色一变,也没有说什么。

  这顿饭,就暂无风暴。

  用完餐萧策以还有奏折没批为借口带着千凉早早散了。走之前,他特意对千纷说:“你是凉儿的妹妹,我爱凉儿。朕是永远不会将你纳入后宫的,这样就对不起凉儿了。端木千纷,你还太小了!”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白。但是萧策自称的转变让千纷很不舒服:他讲到千凉的时候,自称用“我”,都后面,说给千纷的话用“朕”。这两个字的转变很巧妙地警告了端木千纷,千凉在他心中的地位。虽然知道这是萧策做的表面工作,但是这句话听着让一向冷冷的千凉也有点小高兴~

  这意味着,有什么被打开了……

  十一)商议,再残一花!

  从端木府回到皇宫眼里并不算什么后,端木千凉马上变得和从前那般,对萧策冷冷的,爱搭不理的样子。这在千凉眼里并不重要,可是在以丽妃为首的一干嫔妃眼里,却是争宠的大好时机!

  清早。

  玲美人手提饭盒,里面装着清粥小菜。她的穿着十分诱人,大红色的绸缎,开阔的领口,一对柔软若隐若现。她特意打听过了,皇后娘娘今天梳的是坠云双盘仰天髻。她也梳!哼!端木千凉,你算是什么东西?

  此时的千凉正在萧策的书房里享受呢!正值六月三伏,天气十分炎热,萧策的书房里最凉快了——皇上的书房,冰块少得了?

  “喂?”喊了一声,看着软软的卧榻上那个睡得正香的丫头,“承王爷马上就要来了,你作为皇后,后宫中人,是否应该回避一下?!”

  “回避什么?难不成你们讨论的是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想让我知道?”毫不在意的伸了个懒腰,也不忘调侃一下他。

  “我们讨论的是国事,你一个女人,懂什么?”瞥了她一眼,“你的凤东宫又不是没有冰块,也不热,干嘛老是赖在我这不走?”连续两天了,都这样。

  “我也就看看有什么可以帮着你的,正好你们今天讨论国事,我也听听……”从软软的卧榻上坐起来,毫不客气的拿起萧策桌上的茶盏就是一口。

  这时,玲美人也到了。

  “万公公。”她轻轻的叫了一声。

  小万子正在门口侯着呢,一听这声音,忙转过身行礼:

  “奴才见过玲美人。”

  “万公公,麻烦通报一声。就同皇上说,我们美人在门口,要给皇上送些清粥小菜。”玲美人身边的贴身侍女笑萃说到。

  “这……”小万子犹豫了。怎么办?皇后娘娘在里面呢!但是他还是如实禀报:

  “玲美人,请恕奴才不能。皇后娘娘在里面呢。”

  “皇后都能进去,我为什么不能?”这个慕端木千凉算什么东西!?玲美人一听就来气,“算了!我自己向皇上通报!”

  室内。

  千凉手捧大同国地图,仅仅看了一眼,就徒手临摹出来了,让萧策大开眼界。

  “这里,还有这里,”千凉手指靠近北塞和西域的两个小城市,“要在这些地方驻建尖兵营,以防这两个边塞小国的攻击。”

  “在这两个地方已经有驻地了。”

  萧策露出轻蔑的一笑:“以目前这两个小国的能力,就算它们联手也未必打得过我们……哎!你关心这干嘛?!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哦?那你说说,什么是要紧的事?”挑眉,看着他。“最近应该着急秋收的粮食了。”萧策在地图上点了几个城市,“这些城市是我们天辰国粮食产量的主干。这几个地方的粮食占每年粮食产量的六成!”

  “都比较靠近南西部落。”千凉转向萧策,“南西部落怎样?”

  “哼!不怎样,这地方,什么都不济,都得投靠西域小国。”萧策显然不把南西部落看在眼里。

  “那,你有没有想过……”千凉的话还没说完,门外就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臣妾见过皇上~”

  没有见过皇后。

  “皇上~这是臣……”“朕有说让你起来吗?”

  也许是太久没见到皇上了,也许是想让千凉吃醋,这玲美人竟犯了大忌——皇上没准许起,就直接站起来,这是礼数不全。

  玲美人吓得一惊,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这种蠢女人,留着何用?碍眼罢了。

  这样想着,千凉自顾自的卷起地图,放回书架上。坐到软踏上喝茶,“顺便”用眼神刺激了一下玲美人。

  “玲美人,礼数不周,该当何罪?!”萧策也学着千凉,坐到软踏上——只不过他还没有坐下,清染一个侧卧就把整个软榻占满了。

  于是萧策就这么尴尬的站在软榻旁,一只手正准备撩起袍子,此时也悬在半空中……

  气氛就这么,尴尬了三秒。

  “小万子,给皇上把椅子搬过来!!”千凉莞尔一笑,一边随手翻着放在软榻上的《天辰诗词》,一边吩咐道。

  于是,小万子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一把檀香木椅放在萧策身后。

  “哼。”轻哼一声,还是坐下了。

  小万子退出去了。

  这下子,屋里只有玲美人是站着的。

  她手中还提着饭盒,场面十分尴尬。

  “有什么事吗?”萧策不耐烦的问。手中捧着一本奏折在看着。

  “皇上,这是臣妾新手为您做的早膳。还请皇上不要怪罪臣妾手艺不精,笑纳~”玲美人双手捧着饭盒双膝跪下,将饭盒举过头顶。

  可是,萧策没动静,千凉先开口了:

  “玲美人,你进门未向本宫行礼,该当何罪?”她拿过软榻旁边的茶盏,轻抿一口,又看看跪在地上的玲美人。整个动作流畅无比,没有半点不顺。

  你算什么东西?也好意思让本美人给你行礼?

  玲美人心里这样想着,但还是不情不愿的站起身,随意的蹲了蹲:“给皇后娘娘请安!”语气中透着一股敷衍。

  正要直起身子,忽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摁住了。抬头,满眼怒火,但对上千凉冷若冰霜的紫眸,立刻别过眼睛,看都不敢看。

  “玲美人。现在请安的时间已经过了,你不应该说请安。”松开放在她肩膀上的纤纤玉手,“好心”的提醒道。

  “请皇后娘娘指点,臣妾,应该怎样才好?”看你能怎么办!

  “双儿。”她把茶盏放好,叫来了自己的贴身侍女,“你去给玲美人指点一下,怎样见过皇后。”特意看向她,看到她心里去!

  “是。”挽双暗暗一笑。看来自家娘娘又准备解决一个了~

  “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挽双双膝跪地,行了一个大礼——在宫中,只有对皇上皇后才能时时刻刻行大礼。

  “学会了吗?”看了她一眼,“双儿,你可以下去了。”

  “是。”

  “皇后娘娘,你不要太过分!”竟然让她像刚才那个贱婢学?什么千千岁,她还恨不得她早死呢!想让她行礼?做梦!

  “凉儿过分?”皇甫思向冷哼一声。

  啊!她居然忘了,皇上还在呢!

  “皇上恕罪!!臣妾……臣妾这是无心之失……”越说越小声,实在被千凉盯得受不了了!

  此时,她的心里只有后悔——早闻皇后很厉害,皇上又奇宠皇后,她还不信;早知道皇后那么厉害,在知道小万子说皇后在书房里面,她就不进来了……

  “玲美人,礼数不周,目中无后……”

  听到皇后开始吩咐,她忙提着饭盒爬到皇上脚边:

  “求皇上饶命!!”

  自从她进宫,皇上就没有和她说过三句话。这次,更是看都没看一眼,仿佛她有多么肮脏不堪。她宁愿,这道旨意是圣旨,她从来没有接过一道圣旨——她封为美人的旨意是太后下的。

  “走开……”萧策轻轻的扯开玲美人拉着袍子的手,“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当初?

  玲美人吓得一身冷汗:这三年,皇后在冷宫,她也没少欺辱皇后。她和当时“最有势力”的澜妃结成联盟,那了想毁了皇后清白的计划就是她出的。

  “玲美人,降为庶人,除去封号,即李庶人。二十大板,迁出玲兰阁,入住群庶殿。”

  群庶殿,都是庶人居住的地方。庶人,是宫女上来一级,三个庶人只能共用一个侍女。

  “不……”玲美人,哦不,李庶人爬到门口,跪着求道:“皇后娘娘,不要这样对我……”

  “本宫待你还不够仁慈吗?你的好姐妹林氏的下场好像挺仁慈的……”林氏,就是曾经的澜妃。她的下场,宫中人尽皆知。也就是这件事,让千凉震惊皇宫,也为日后搭理后宫事宜有了个良好的开端。

  一听这话李庶人也不好说什么了。庶人,也算有一个位份,宫女……就真的“仁慈”了。

  “小万子,送她一程!”抬脚,“不小心”踢翻了饭盒,白粥洒落一地。

  可她的脚步并没有停止,往里屋接着走。

  这么小小一块石头,怎能阻挡她前进的脚步?踢掉算了~

  “李庶人,走吧!”不等她从地上爬起来,小万子就抬腿走了。

  娘娘威武啊!

  进来时风光满面,出去时狼狈不堪。端木千凉,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两个坠云双盘仰天髻一个仰天,另一个,天灰云散。

  十二)商议,才女威风!

  萧承赶到御书房门口时,正好看见李庶人被小万子的两个徒弟架着往群庶殿方向去——小万子还得伺候皇上呢,哪会真的去送?

  唉,不知道是哪个不知好歹的蠢女人又惹得皇兄不高兴了。

  “臣弟参见皇兄!给皇兄请安!”因为萧承是奉旨入宫,所以早上没有请安,现在就行请安礼。

  “嗯,起来吧,再问问你嫂嫂好。”萧策很自然的把心爱的弟弟拉起。

  “臣弟给皇后嫂嫂请安。”行完礼,萧承就愣住了——书房重地皇后嫂嫂怎么被准许进来?最近听说皇兄奇宠皇嫂,难不成,皇兄要时时刻刻美人不离身?

  “你可别小看你皇嫂,”也许是看穿了他心里的小九九,萧策道,“你过来,听听皇嫂给你讲下。凉儿,就讲刚刚你给我讲的那个,从头开始,正好,我再听一遍。给!”把桌上的茶盏递给她。

  “承王爷,你们现在正在忙秋收的粮食吗?”又从书架上拿出地图,打开。

  “回嫂嫂的话,是。”哼!一介女流之辈,有什么好主意?难不成是皇兄情人眼里出西施?

  看着眼前这个奇美的女子,他的心里,充满着不削。但是,表面上还是不敢表露出来——没办法,千凉的气场太强大了,即使是常年征战沙场的承王爷也有些许招架不住。

  “承王,请过来一下。”平淡的笑笑,表示礼貌。

  “是。”尽管心中充满着不削,但是身体还是很不诚实的往她那边走去。

  看见来人藏在眼底的不削,她打开了话匣子:

  “南西部落的种种再不济都已经是皇上登基前悄悄巡视的结果。距皇上登基到现在也有四年了。先皇曾经放过南西一马,留给他们一小块土地自称部落。可是,临近南西部落的几个粮食产量城却对我们很重要。而这些城池,有十三座却原本是南西的。南西之前也是和西域、北塞一样的小国,只是当时的南西皇不济,宠信宦官,以致我们找到了突破口,将南西灭国。只是,先皇仁慈,留了一个小城给南西,就是现在的南西部落。”

  喝几口茶,继续讲到:“可是,这十三个被我们夺来的城池里,将近六成却是原本南西的人。”千凉在地图上指点,纤纤玉手就好像神来之手,点哪哪开花。两个大男人都听得入迷了。

  “按你这么说我们现在应该怎样?”萧策最后问。

  “暗访南西部落、西域和北塞。那里也有很多天辰人,都是去做香料生意的。”

  “皇兄,你要微服出巡啊!”萧承惊呼。

  “他不能去!”千凉想了想,道,“你看,都说是微服出巡,自然不能惊动那里的任何人。连出国的名字都不能用自己的,统统要换掉!这是个长久的计划,大概要三四年左右,”千凉叹了口气,“承王爷,你也不能去。你主掌兵马权。要找一个人,既有商人的智慧,又是我们自己人,而且在外无人知晓。”顿了顿,觉得好想太难了,“不一定要无人知晓,神秘人也行!”

  “不是微服出巡吗?怎么要三四年呢?”萧策问。

  “我又没说是出巡,”白了两人一眼,“是这个武将说的。我说的是长久之计。”

  一听这话,两人异口同声:“萧堂!”

  话说这堂王爷在大同可是神一般的人物。见过他真人的也只有皇甫氏这两兄弟见过。

  “这人……”千凉眯着眼想了想,“啪”一声把茶盏放在桌上,惊得一屋子人震了一震,“改日带来见我。我看看他合不合适。毕竟,这个很重要。”

  “好。”萧策果断答应。他倒要看看,这丫头有什么主意。

  【未完待续】

初二:叶雨曦

标签:皇后皇上美人

    上一篇:薰衣草的季节_1000字 下一篇:坚韧的士兵_750字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