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作文 > 初二作文 > 管彤·魔瞳(五十三)_3000字

管彤·魔瞳(五十三)_3000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8-07-26

  (新生)

  莫溱溪呆望着刚刚管彤玲突然消失不见的地方,皱了眉。

  她封了自己的记忆倒是没什么,他宁愿她忘记一切负担和痛苦重新开始。

  只是,刚刚那力量,时空元素那么浓郁,不是她所为。

  这时候了,谁还会觊觎于她?

  越想莫溱溪的书眉就皱得越紧,能夹死一只苍蝇。

  自从他当日在魔族接受了魔族之王的传承后,现在他才是魔族真正意义上的领导者,连大祭祀都只是辅佐他。

  他原本就是被定为继承人的,只待百年期满,他就可以冠冕王座了。

  若非变动来得太快,现在他还是优哉游哉,哪用得着管这些魔族大大小小的事儿。

  不行,他要找到管彤玲,重新认识她,重新欺负她,逗弄她,重新好好的看她。把以前所有没做够的事儿和没做完的事儿,统统补回来。

  问题是,现在她在哪儿?

  ……………………………………………………………………………………

  管彤玲睫毛轻颤,衬托苍白的脸色及眼睫下的濡湿,楚楚动人。

  文怡定定的看着她,眸间眼波流转。

  为什么这么轻,轻得不像活物,宛若没有了灵魂。

  他的小家伙,是受了谁欺负了?

  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考虑的问题,不但没有解决,还一直盘旋于脑海,让人烦心。

  算了,不想了,不管是谁,再让他看见就去死。

  她在自己这里,绝对是很安全的。

  他感觉到管彤玲的生命力在慢慢的流逝,所以他才把管彤玲召进自己的空间里。

  果然,她的魔力尽散,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精灵血统,除此之外,和人类没什么不同。

  而且……她那么伤心,伤心到在自己的幻梦里不想醒来。

  伤心到,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

  伤心到,失去了求生的欲望。

  不然她怎么会过了这么久还没醒?

  那个梦,做完了么。

  ……………………………………………………………………………………

  “蓝若,你怎么……”

  在这里三个字没有说完,她面前的蓝若就消散了,只剩下淡淡的玄音:“管彤,谢谢你,你完成了我未做完的,那么我,从此不会再出现在这世上了。”

  啥?这是什么意思。

  管彤玲歪歪头,她觉得自己似乎一下子卸去了什么,轻松起来,但又感觉心里很空,空到整个人都越发轻灵起来。

  似乎,那是自己生命的重量?

  那么,自己现在是魂魄咯?

  她晃晃脑袋,像是要赶出这些无谓的想法。

  再抬起头来时,诶?精灵长老,猫,还有菲克林,很多的人,很多的记忆。

  那些都是自己认识的人咯。

  自己哪里认识的这么广阔的人脉啊。

  然后,那些人也消散了,似乎变成了迷雾的一部分,阻挡了她的视线。

  她看到了连冉在空中涣散时,嘴角的一抹微笑。

  当时她还未曾注意,连冉最后的这一抹笑容,媚了终生,倾了国城。

  但现在,望着濒死的他,只觉得是在望着过眼云烟,心中淡然,她怎么不悲痛呢?

  只觉得,这样的笑容,这样明媚的眉眼,为什么会就此消失于世?

  仅是因为自己,世界就失去了这么美好的人,好可惜。

  她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在失去记忆的同时……失去了智商!!!

  难道,失去那些经历,她的本性,就是这么呆萌的么?!

  诶?

  面前,迷雾眯了眼,看不见任何东西。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像在水中,很大的压力,四面八方的往她身上挤压,像是要把她压爆。

  她淡然从之,任由那股压力把她捏来捏去。

  等一下,为什么,还有一个人,她没有见过。

  她还没有见过……

  莫溱溪啊。

  怎么,不让自己见见他?

  这里,是自己的幻梦?

  那么,难道是潜意识里,不想见他?

  管彤玲酸涩的扯开一个苦笑,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吐槽自己是闹哪样啊。

  难道,她连死都不能扮一下高冷么,难道,此生就是逗比到底了么。

  不开森!

  这样想着,管彤玲闭上了眼睛,感觉身体要慢慢浮出水面。

  一切都结束了,她与他,再无半点缘分。

  这样想着,不免悲从中来。

  莫溱溪……

  ……………………………………………………………………………………

  “莫溱溪……”

  下意识的梦呓。

  文怡皱皱眉头:“还这么记挂他?”

  他都没有保护好你啊。我当初是怎么跟他说的。

  文怡这样想着,蹲下身来,抚了抚管彤玲的脸。

  她可是在这个世界上,他最在乎的人了。

  说起来,貌似他也只和她一个人熟啊喂(文怡:←-←去掉啊喂)

  哎呀,这丫头的皮肤怎么这么白,头发怎么这么长,怎么长得这么好看……

  然后……

  管彤玲从幻梦中悠悠转醒,睁开紫眸后,看到的是,文怡贱帅贱帅的脸。

  所谓贱帅贱帅,就是虽然你觉得他贱,但你还是不得不承认——人家颜值爆表!!

  如果管彤玲还保留着以前的记忆,她一定会大大的吐槽一顿这张越来越近的脸。

  但是……

  不比从前啊。

  “你是谁啊。”

  大眼睛忽闪忽闪扇了几下,文怡似乎能感受到那眼帘扇出来的风。

  自己是不是……容易惹人误会啊=-=

  后知后觉的发现之后,他居然没闪开,而是考虑起另一个问题——你是谁啊。

  什么意思=-=

  思虑了一会儿,文怡的眼中带着璀璨不可逼视的光芒,用安稳的让人信服的语调,缓缓地说:“你叫管彤玲,是血烈群岛最正统的精灵,是圣女,是我文怡的……”

  的什么。。。

  他是该说父亲(啊喂!!!你滚啊喂),还是说朋友。

  亦或是……

  管彤玲似乎能够感受到他这可疑的停顿,她不过只是失去记忆没有变傻。

  “什么?”

  “我是你的……”

  好吧,文怡承认,看着管彤玲这张娇俏的小脸,他真的没有那个脸皮把“我是你爸”这种话说出口。

  自己明明也还是翩翩少年啊喂,我才没有老到那种程度啊喂(╯‵□′)╯︵┻━┻。

  可是明明这只精灵就是他促进的情况下才产生的嘛。本来也不是精灵的,他怎么知道会变成介个样子。

  “昂,我是你哥。”最后文怡还是大言不惭的说了出来。

  “哦。”管彤玲低了低眉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文怡在管彤的棕褐色长发上揉了再揉,直到揉得毛茸茸的才放手,一脸的宠溺,让人不能怀疑他的话。

  “哥,我想休息了。”管彤玲揉了揉眼睛,觉得脑海里不是那么清明,有些迷糊。

  “恩。”

  ……

  几日后。

  管彤玲待在她自己的小窝里。

  她穿着精灵最喜爱穿的长袍,坐在树上,晃荡着两条长腿,看着躺在院子里躺椅上的文怡,他手掩书卷,面容温和,眉眼带笑,时光仿佛在他周身沉淀了。一派沉静之气。

  “哥?”管彤跳下树,一派闺中妹妹的小家子气,难得一见的女儿娇态,只不过,前提是,忽略她直接跳下十米水杉的剽悍。

  文怡倒很是惬意。

  管彤玲以前在人间混得不错嘛,这么个家拾掇得,啧啧。

  还有这些植被,大概是因为她是精灵的关系,郁郁葱葱。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这里有个房子。

  还是幢挺大的房子。

  “怎么了?”

  “刚才那颗水杉和我说了,过几日便是精灵们要朝圣的日子,你说,我应不应该回去?”

  文怡一早就知道了管彤玲和植物的逆天的沟通能力,他也没多想,只以为是身为精灵必有的技能。

  至于……朝圣?

  那是什么?

  文怡一脸正色看了看管彤玲,示意她说得详细点。

  “昂,我听说,血烈群岛之前遭了一场战争,这回胜利了,自然是要好好敬拜精灵神了。”管彤说完,走到文怡身边,“哥,你说,我是不是要回去?”

  回去?

  文怡想着,面上的笑意更甚。

  鬼才回去啊。来来来,姑娘,咱不回,咱不约。

  本来管彤玲就是他一个人的,都是那些精灵不识好歹给抢了去,抢去了也就罢了。毕竟,待在空间里,就算再怎么惬意,时间久了也会烦腻的。他不能强迫管彤去接受,去陪他这么久。

  但是,你丫,抢走了就给我好好对待着。现在记忆流失魔力全无的给我丢回来算是怎么回事儿!

  文怡觉得这很让人不能接受,自然对待除了管理之外的精灵,没有一点好感!

  “是吗,可是我不是精灵么?照理说,朝拜精灵神这样的精灵族的盛事,是要回去的吖。”

  文怡看出管彤玲是想回去凑热闹了。

  “不行不行,过几天要开学了,你回去了怎么上学。”

  实际上,文怡根本没有让管彤玲去上学的意思,他只是想找件事儿来绑住管彤。

  “诶,我个精灵族,为什么要上人类的学。。。”

  “因为……”

  文怡一时无法解释。

  他能说什么。

  “因为,管彤是精灵族安插了人界的啊,自然是要,人做什么就做什么啊。”文怡心不在焉的回答。

  管彤玲感知他人心态的能力还没有消散呢,朦朦胧胧间,感觉自己被欺骗了,二话不说回到树上,继续跟水杉聊起天来。

  文怡一看管彤玲那样子就知道她在生气。

  但是他很不想把管彤玲推回精灵族。好不容易自己可以不用那么孤单了有个妹妹可以给自己宠着,现在还给人家退回去?

  他是傻了才会退回去。

  。

  于是,半个月后,管彤穿着新制的校服,又出现在了原来那件贵族学院。

  文怡居然挺会办事,什么手续手到擒来。

  果然千年时光,两个时空裂隙的法则都给炼成了精,机智得很。

  本来管彤玲也就是在这里上学的。

  之前也是请了假的。

  只不过这假期一栏上填的……永远这个日期也是有点远啊。

  不过没关系,回去了,永远这个词不受限制。

  于是管彤玲又回去学习没有营养的东西。

  就算失去了一大半儿记忆,天生聪颖的她在学校里照样混得风生水起。

  “哥,今天我们上街去玩好不好?”

  文怡上下打量了几眼管彤玲的着装,面色凝重得管彤玲有些心颤。

  管彤玲今天穿的很俏皮。她现在的心性和年轻小姑娘是无异的。

  里面一件内衬,外面是一件开领的T恤,说是T恤可是硬生生的穿成了斗篷的味道,文怡也真是醉了。

  头上有一个蓝白相间的发带,衬着管彤棕褐色的及腰长发,别有一番韵味,又有女孩子的柔美可爱。文怡送的那个发卡依然好好地戴着,即使如此也好不违和。

  鞋子是白色的帆布鞋,年轻富有朝气。

  看了很久,文怡斟酌了一下用词,一字一顿的说:“其实,管彤你上街可以不用这么花哨的吧。吧。吧。”

  “花哨”一词加重音。

  文怡觉得管彤玲真是太没有安全意识了。

  上街去玩,她这样一穿,不招贼也得招贼啊。

  他还不想管彤被其他人给偷去了呢。

  “不会啊,我觉得挺好看哒。”

  “……”

  感受到低气压,管彤玲也只得去换了长一点的裤子,长一点的衣服。

  文怡看着管彤玲关门,心下叹息。

  估计,莫溱溪那家伙,不会再来烦扰了吧。

  管彤玲啊管彤玲,你个精灵族圣女知不知道自己很值钱啊!

初二:江清欢

标签:精灵记忆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