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作文 > 初二作文 > 爱你,一生一世亦不变(十)(完美大结局)_3000字

爱你,一生一世亦不变(十)(完美大结局)_3000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8-07-26

  五年后。

  凤栖宫。

  苏清妍着惬意的躺在帝承暄的怀里,低头看书,偷偷打量着正在批奏折的帝承暄。

  这五年来,他说了只有她一个,便是永远,果然,这偌大的皇宫,只有她一个妃子。

  亦是皇后,名动天下的扶摇皇后。

  而秦梨婷,当初的夕苑皇后,已经被尊为太后。

  她们现在有了儿女。

  帝千城,帝千漠,帝千暖。

  ”妍妍,看什么呢?“帝承暄放下奏折,看着抬头打量他的苏清妍,笑道。

  苏清妍倚着头望他,含笑:“没有。”

  帝承暄轻笑一声,附身压住苏清妍,低语道:“第一次知道,妍妍,原来那么不听话。”

  暧昧温热的气息喷在苏清妍的耳畔,染上一层不明所以的绯红。

  苏清妍惶恐,他该不会又来惩罚她吧…….

  正当苏清妍想什么理由去搪塞帝承暄的时候,突然闯进一个不太适合的声音。

  ”娘亲!“

  这是帝千城的声音。

  ”父皇!“

  这是帝千漠的声音。

  ”殿下!长公主!“

  这是江则的声音。

  帝承暄的眼眸中闪过一抹不悦,将苏清妍揽入怀中,不悦道:”帝千漠,帝千城,你们是越来越放肆了!“

  以为他宠她们就可以如此的放肆?

  笑话!

  ”父皇,我们有错,但是有事更急!"帝千城开口道,笔直的身影在日光下更为耀眼。

  她帝千城是帝承暄和苏清妍的结合体,但是她更遗传了母亲的清冷和孤傲,和目空天下的不屑!

  而帝千漠却是更偏向帝承暄的慵懒和邪魅,更为的是那一身傲视天下的霸气,以及那通身的冷意!

  ”什么事?城儿,慢慢说。“苏清妍淡淡开口。

  帝千城望着苏清妍,暖暖的开口:”娘亲,彩夏小姨和皇浦家的人打起来了!“

  ”什么?!“苏清妍一下子推开帝承暄,慌到。

  彩夏是她的唯一一个除了轻烟雪以外对她好的一个人。

  ”娘亲,彩霞小姨和皇浦家的外室所生的李秀对持了起来,暖儿正在那里主持大局。娘亲,快去看看吧!“帝千城开口到,真的会出人命的。

  皇浦家族的外室所生的一个女儿?

  苏清妍冷哼一声,不管她是哪个家族的,只要惹上她苏清妍的人,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我先去。“苏清妍回头望了望帝承暄,笑道。

  帝承暄的脸上尽是冷意,望见苏清妍,脸色才稍微温和了一些,宠溺的点点头。

  转身,便和帝千城,帝千漠赶赴皇浦家。

  皇浦家族,承安府。

  前院。

  彩夏站在一些模样清秀但张狂的女子面前,冷冷的注视到。她的身后,雾缘跟在她身后,以及帝千暖跟在她的身后。

  而她的面前,是一些张狂跋扈的小姐们,还有的是一两位衣着鲜亮的夫人。

  “彩夏,本小姐早该告诉你,良策哥哥不是你这样的人能够配得上的,为什么你偏偏要自食其果!”

  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子站了出来,轻狂道。

  ”放肆!这样和本公主的小姨讲话!嫌命太贵了吗?!“帝千暖虽然只有三岁,但毕竟是苏清妍的女儿,一开口,便一改以往那乖巧的样子,一下子便是霸气全开!

  ”花暖公主,这是本小姐的家事,纵使你是公主,也轮不到你来管吧。“李秀冷哼一声,显然是没有把帝千暖放在眼里。

  ”什么?你敢藐视本公主?!“帝千暖冷冷的开口,却被彩夏拦了下来。

  帝千暖不解的回头,却看见彩夏向她摇摇头。

  她冷冷的瞪了一眼李秀,却还是停了下来。

  “想必这便是李秀,李大小姐了吧。李小姐,俗话说,打人不打脸,现在,你又是在说些什么?我和良策情投意合,好像,不太需要你来管吧。“

  彩夏心中惶恐,但表面上依旧还是很镇定,跟了苏清妍那么久,多多少少也学会了一点,伪装自己。

  ”放肆!“李秀大怒,抬起手就要来打彩夏,彩夏下意识一闪,李秀的那一掌便打空了。

  ”贱人,你还敢躲?!“李秀抬起手,便又要来打。

  突然间,一株雪夜针狠狠的扎入了她娟白的小手上,蔓出丝丝血迹,不禁让李秀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回过神来,便张口大骂:”混蛋!哪个不长眼的贱人敢打本小姐?!想死是不是?!来人,给我打!打死这个不长眼睛的贱种!“

  下人都惶恐的看着李秀,不敢出一点声音,都在心里暗暗觉得害怕,这个小姐是不是疯了?!

  抬头瞄向那华服女子,心中不觉得倒吸一口凉气,是皇后!当今最得宠盛名的扶摇皇后!

  完了,他们小姐的命活到头了。

  李秀看到下人一阵哆哆嗦嗦的样子,不禁怒火中烧,道:”怎么了,皇浦家的东西白养你们了!给本小姐打!看谁敢拿本小姐怎么样?!“

  下人们偷偷的瞄着苏清妍,心中一阵感叹,这个小姐真的太傻了。

  平时仗势欺人就算了,这次竟然欺负到了皇后娘娘的头上!

  听说这位皇后娘娘可不好惹,不是个善主。

  ”怎么?李大小姐,想打本宫吗?“苏清妍淡淡的笑着,眼中却都是无尽的寒意。浑身都散发出一种冷冷的气质。这在说,我很不高兴。

  李秀在听到”本宫“两个字的时候脸色突然惨白,这天下,谁还能自称为”本宫“?只有那一个敢傲视天下,绝代风华的凉烟郡主,只有那一个拥有帝王无尽的宠爱的苏清妍,当年那一个叱咤天下的苏清妍!

  ”怎么,哑了?刚才不是还叫嚷的那么大声?恩,来告诉本宫,是不是很想打本宫?“苏清妍轻笑道,眉目之间是浓浓的不悦。

  ”皇后……..皇后…….皇后娘娘恕罪!“李秀一下子跪在地上,惶恐的开口。

  她之所以不怕帝千暖是觉她太小了,不足为惧。可这却不代表她不怕苏清妍,不怕她身后的帝千漠,堂堂的太子殿下,不怕她身后那一脸清冷的帝千城,现在的长公主殿下!

  “娘亲!“帝千暖突然跑到了苏清妍的面前,展开一抹最天真的笑容。

  苏清妍的雾霾在看见帝千暖的一刹那,消失殆尽。

  摸摸了帝千暖的头,温柔开口:”暖儿,怎么了?“

  ”娘亲,这个女人根本不把本公主放在眼里,还骂小姨!“帝千暖哀怨的看了李秀的一眼,继续卖萌。

  苏清妍的脸霎时变得寒冷,道:”李秀,你好大的胆子!怎么,你在欺负暖儿年幼么?“皇后娘娘,娘娘恕罪……”李秀被苏清妍的这一声严厉的呵斥,给吓到了,一下子,便跌在了地上。

  “恕罪?哼,你在藐视皇权吗?还是,看不起本宫?恩?”苏清妍倾国倾城的那张容颜上,是毫无温度的冰冷。预示着,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娘娘,小女不敢,小女不敢…………”李秀吓得只敢把头低的更低,身子也在瑟瑟发抖。她不怕帝千暖,可是她怕,怕这位冰冷无情的凉烟郡主,怕眼前这个皇恩滔天的皇后娘娘,怕眼前这个叱咤天下的苏清妍!

  “不敢?哼,都要出手打本宫了,还不敢?”苏清妍冷笑一声,才转身对身后的帝千漠,帝千城淡淡道:“漠儿,你是太子殿下,这样的事情应该不用娘亲教你该怎么做吧?城儿,带着暖儿,到一边去。”

  “是,娘亲。”帝千漠和帝千城同时向苏清妍点头,淡淡道。说完,便向彩夏那边走去,她的儿女办事她放心,但是她却不太放心彩夏,那个傻姑娘啊,单纯善良的要命,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心计。

  但是,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不愿她出事。她是除了轻烟雪以外,唯一一个肯陪她度过那段最难熬的时光的一个人,这样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怎么会愿意她受到伤害?

  不,不会。

  就算死也不会。

  ”彩夏。“看着眼前清秀的女子,苏清妍的戾气又少了几分,温和到。

  ”小姐。“彩夏看见苏清妍,温柔的开口到,正欲行礼,却被苏清妍拦住,轻声道:”彩夏,你我之间不用如此客气。“

  ”小姐,彩夏谨记。“彩夏又是盈盈一拜,笑道。“恩,你没有事吧?”那语气,像在关心自己的一个很亲很亲的人。

  没错,在苏清妍心里,没有人能够比得上彩夏和轻烟雪来得重要。

  刚才,李秀那一下虽然没有打中彩夏,但是手臂却引上了一层痕迹。

  “小姐,我没事。”彩夏连忙抽出自己的手臂,轻声安慰道。

  她可不想小姐再出事,纵使小姐是天下无人能及的皇后娘娘。

  ”夏儿!“

  ”妍妍!“

  突然之间,闯入两个不太和谐的声音。

  没错,两者正是帝承暄和皇浦良策。

  ”皇浦良策!本宫还在这里,想干什么,谋害本宫嘛!”看见向彩夏跑过来的皇浦良策,苏清妍下意识的把彩夏护在身后,厉喝道。

  “皇后……皇后娘娘……”皇浦良策突然停住脚步,愣住了。

  愣了片刻,才行礼道:”微臣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哼。”苏清妍不悦的冷哼了一声,才开口:“起来。”

  “谢娘娘。”皇浦良策起身道突然看见彩夏手上的一抹红痕,眉目之间皆是寒气:“娘娘,这是怎么回事?”

  苏清妍冷笑了几声,道:“你现在是在质问本宫嘛?!本宫告诉你,你们一个皇浦家族的外室所生的一个女儿,都敢打本宫的人,反了是不是,皇家的威严在哪里?!皇浦良策,你最好收敛一些。”

  听了苏清妍的话,皇浦良策的眉目之间更是不悦,下意识的撇了撇帝千漠身边的李秀,低咒了声,“这个贱女人!”

  “娘娘,微臣一定会给娘娘个交代。”

  “不,本宫不需要你的交代。本宫要带她走!”语毕,便拉起彩夏的手,正准备走。

  皇浦良策暗叫不好,起身便拦在了苏清妍的前面。

  “娘娘,不准走。”

  “哼,皇浦良策,你以为你能拦得住本宫?本宫要走,还没有人拦得住!对了,本宫要好心的告诉你,回到君国之后,本宫会找很多很好的男子,将彩夏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苏清妍轻轻一笑,冷戾道。

  皇浦良策的面容终于在听完这一袭话语之后轰然变化,冷冷的道:“若娘娘执意要带走夏儿,别怪微臣不客气。”

  苏清妍眉眼染上一抹戏谑,挑挑眉:“怎么,想干什么?”

  “阿策。”彩夏拉了拉皇浦良策的衣袖,低低道,“别冲动。”

  “夏儿。”皇浦良策宠溺的开口到,语气却是无法比拟的坚决:“我不会让任何人带走你。”

  说完,看了看苏清妍,清冷道:“即使那个人是,皇后,也不可以。”

  “好一个痴情的皇浦良策!”苏清妍低笑起来,声音里是无数的冷笑,“可惜,本宫不会再信你。即使,你现在求本宫,本宫也不会让步半分!彩夏是本宫的人,就像本宫的亲人,最亲最亲的人,胜似本宫的娘亲,当初,本宫把她交给你,是信你,现在还没成亲呢,就有人敢欺负上门了!怎么,看不起本宫么,告诉你,本宫不会让彩夏在受到任何伤害!现在,本宫就要带走她,谁也别想拦!”

  苏清妍说到做到,现在,她必须带走彩夏。

  ”娘娘,那微臣的也再重复一遍,彩夏只会是微臣的女人,一辈子都是,无论现在有没有成亲,李秀的事情微臣自会有个交代,不过现在,娘娘,想要带走彩夏,就先经过微臣的尸体!“

  皇浦良策清冷的开口道,他认定的女人,就会是一辈子,不背叛。

  ”不怕死是么?“苏清妍低笑,眼中眸光微动,很快一株雪夜针出现在她的手中。

  放开彩夏,身形一动,冰冷无情的雪夜针的针尖便抵在了皇浦良策的脖子上。

  ”小姐!“彩夏稳住身形,看见这一幕,便着急的大喊道。

  那可是雪夜针,世间最致命的武器,一招毙命,没有来世,没有余生。

  只能像一个孤魂野鬼般,游离于轮回之间。

  ”呵呵,不怕死么?“苏清妍冰冷无情的声音响了起来,她这一生,除了娘亲死了的那一个瞬间,她对父王发了那么大的怒气,而现在,是为了彩夏,对皇浦良策动了那么大的脾气。

  她真的很生气,当听到彩夏被人欺负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前所未有的生气,不为了别的,只是为了彩夏,那个单纯善良的彩夏,那一个只会为别人着想的彩夏。

  ”只要娘娘留下夏儿,微臣可以即赴黄泉,毫无怨言。“良罢,皇浦良策才低吟道。

  好一个痴情的男子,彩夏嫁给他,会幸福的吧。

  ”本宫姑且再信你一次。别让本宫再知道有人欺负彩夏,若本宫知道,你必将会万劫不复!”在皇浦良策的耳边轻轻的说了这么一句,便收起了雪夜针。

  “本宫告诉你们,你们不要以为,彩夏是个奴婢之身,是低贱之人。若是这样认为的话,便是大错特错!”苏清妍凌厉的眼光在皇浦家族一众人的脸上扫过,冷冷的道“知道君国的双临家族么,那是君国最有尊严,实力最强的家族,而彩夏,便是这个家族的长女,亦是继承人,名为双临之夏。你们现在知道了么,若说彩夏卑贱,那你们又算得上什么?蝼蚁么?!”

  听到这席话的人均是面面相觑,暗自庆幸刚才说错话的不是自己,又在暗暗盘算,该如何巴结这位双临之夏,未来皇浦家族的嫡妃。

  皇浦良策还没有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便听见苏清妍威胁了一句:“本宫不希望你是为了彩夏的身份而来。”

  皇浦良策立刻明白了苏清妍的用意,当即喜上眉梢,行礼道:“多谢娘娘,微臣定不负夏儿!”

  “那就好。”苏清妍低叹了口气,罢了,这是缘,是天意。

  “夏儿,若他待你不好,即可来找本宫,本宫带你回君国。”

  彩夏正欲开口,却被皇浦良策带入怀中,霸道的声音传来,“多谢娘娘美意,不过,娘娘不会有机会的。”

  看着眼前这一对璧人,苏清妍才微微舒了口气,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皱眉问道:“漠儿。”

  帝千漠沉稳走来,道:“娘亲,处理完毕。”

  “恩。”苏清妍点了点头,道“回宫。”

  “皇后娘娘回宫,起轿——”

  十年后。

  一辆不太起眼的轿子上,坐着一男一女,男的英俊,女的美貌。

  不错,正是苏清妍和帝承暄。

  帝承暄,将朝中之权交给了年仅十六岁的太子殿下帝千漠和沉稳冰冷的长公主帝千漠,而将二皇子帝千遥封为遥王,将年仅十四岁二公主帝千暖封为永宁公主,这四人,一同参与国家大事的议论,四个人同时临朝听政,可以说四个人的权利一模一样,不分男女尊卑。

  这样一来,朝中很多人便分为了四派,分别支持不同的人。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两位殿下和两位公主,便是如此团结,第一天便给了所有人一个下马威。

  毕竟,她们是个娘胎里出来的。

  而帝承暄便携着皇后,游山玩水,不亦乐乎……

  ——人永远看不破的镜花水月,不过我指间烟云世间千年,如我一瞬。

  [浅曦:终于完结了,期待我的新文吧《凉镜·长乐未央》]

  [完结]

初二:叶雨曦

标签:皇后娘娘娘亲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