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作文 > 初二作文 > 管彤·魔瞳(五十)_2000字

管彤·魔瞳(五十)_2000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8-07-26

  (心碎)

  ……

  临时的议会

  “既然立约三日之后,不知贵族圣女要如何应对这场恶战呢?”

  管彤玲的脸色依旧惨白,脑后的头发看起来也不那么柔顺,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憔悴,不知是受了太大的打击亦或是操劳过度。

  不过她还是站起来部署了一下,面前漂浮着的用法术支撑的虚拟沙盘上,渐渐的多了许多红蓝两色的标记。

  领军打仗方面,管彤玲毫无头绪,不过她还是努力的思考着,一边参考着内侍递上来的文案。

  眼神撇过莫溱溪,他依旧古井不波,棱角分明的脸上依旧是那么冷冽,好像他从来就没有认识过她一样,连正眼都不看他一眼。只在一些关键地方,他会给出一点指点。没当莫溱溪说话的时候,魔族的大祭司便赞许的点点头。仿佛莫溱溪代表的不是他自己,而是整个魔族。

  他在族里已经这么有地位了么。

  管彤玲细细考虑了一下莫溱溪的观点,果然他是战场上的奇才。

  虽然他和我的关系不再那么……融洽

  但是有他在这里,她还是能够放下心来。

  至少他会帮忙不是么。

  这样也好。

  管彤玲嘴角咧出一丝苦笑,配上那凄美的脸,倒是添了一分楚楚可怜的疲态,只有那眼眸中是无法磨灭的意志。

  现在她才是主心骨,她不能倒下。

  “部署一类杂务,精灵族来做便可,魔族兵力尚少,无需涉足。倒是你们魔族对于血烈很是了解嘛。”管彤玲故作强势冷冽的挑了挑眉,却不知莫溱溪看到她这样单薄的身子,这么故作强势的神色,突然就开始后悔了。

  “圣女何出此言。”这回倒是大祭祀在接话。

  “你们魔族是如何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别告诉我是你们于战争之后在这里用秘法留下了暗道。”

  言之于此,大祭祀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于是他就很大方的承认:“是这样。”

  这圣女还真是不好糊弄,绕了一大圈才来讨论这个问题,他还以为她已经忘了呢。

  抚着自己那千金难买的法杖,看着上面血一样潋滟妖异的晶石,大祭祀沉下了心。

  看来这脸皮必须厚到底了。

  不过令大祭祀意外的是,管彤玲根本没有在这一点上停留:“点到为止,希望魔族好自为之。”

  “今天就到这里吧,阵型和陷阱一类我会差人去部署的。”管彤玲整了整凌乱的发丝,倒是真有那么一种不怒自威的样子。

  莫溱溪看到她的努力,也看到她心里没底,不禁莞尔。

  她果然会振作起来,不用他担心。

  但……真的不心疼么?

  管彤玲没有看莫溱溪,自然发不现他的淡然笑意。

  发现了又如何,她的心已经碎了,不会心悸的人,看到他笑又如何。

  管彤玲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蓦然发现莫溱溪还在帐子里,控制了一下声线,凝声问道:“何事?”

  莫溱溪早已收敛了笑意:“我希望你能尽快开发出你剩下的潜力。”

  潜力?就算她真有,现在这种情况下,在被你所伤的情况下,如何做得到?

  莫溱溪修长的指尖伸进茶杯,在里边沾了沾水,于案桌上大致描绘出一朵花的样子,然后默然离去。

  花?

  管彤玲默默的看了那朵花许久,仿佛那里有他的痕迹一般。

  眼泪渐渐的掉落下来,落在那朵花上,于是那图样整个的模糊不清了。

  最后,她用素手,抹掉了那一片水迹。

  在桌案上,变成长长的一道痕,那一刻,宛若划刻于心。

  如果说她在和莫溱溪决裂的时候还没有下定决心,那么这一刻,她就像溺水之人一样,在浑身的无力感中,失去了信心。

  或许他说得对,幽兰仙花是该派上用场。

  她不知怎么做,但她决意一试。

  一晃间两天过去了,这一日注定不同寻常,因为这是约战的最后一日。

  管彤玲身着一袭法袍,里面套了一件小巧且做工精细的软铠护身,长长的秀发已经用符咒加持过的发带束了起来,手里操着一把短剑,站在山顶上,一双紫眸凌厉的扫视四方,不怒自威。

  看着自己一手布置的战壕,她秀眉紧皱,依然没有把握。

  不只是因为她是女流之辈,没有经验,也是因为她目前孑然一身,在人群里,能帮到她的,又有几何?愿意帮她的,又有几何?

  管彤玲承认,有那么一瞬,她想过连冉,然后这一闪而过的念头也在她脑中熄灭了。

  连冉他是自身难保吧。

  有点毛毛细雨从头顶坠落,身上没什么感觉,倒是迷了视线,管彤玲不得不感叹起来。

  这人世间啊……

  她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战死了也好。

  管彤玲嘴角凄然一笑,眸中生色,倾国倾城。

  莫溱溪在峡谷里向高处望着,一袭白衣,心如止水之下,他似乎能听到她衣袖飘扬时的猎猎作响。

  那么纤细窈窕的身姿,竟是要以一己之力挑起整个大梁么?

  莫溱溪心中一时百味杂陈。

  但那颗心又慢慢的硬了回来。

  她伤又如何?他现在倒是可以马上冲上去,好生安慰,阐明缘由。但……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在某种意义上,于她何益?于他又何益?

  韬光养晦是需要心境的。

  他不知道这最后一点痛,他是否能忍受。

  不过就这样远远的看着她,也好。

  似乎,她很早就不是那个傻傻的玛丽苏的管彤玲了。

  (玛丽苏什么鬼(╯‵□′)╯︵┻━┻)(抱歉,作者不逗比会死,必须在这种悲情时刻,你懂得)

  而他,一路走来,见证她的变化。就算最后像两根渐近线,越来越近而不能在一起,这样也足矣。

  何况,那怎么可能呢。

  他们会长长久久,天造地设,神仙眷侣。

  所有美好的词都不足以形容他们。

  一定是这样的吧。

  莫溱溪眼中流露一丝苦涩。

  这样自欺欺人,真的好么。

  不远处,他看到丝丽卡扭捏作态的样子,眉头一紧,拂袖而去。

  丝丽卡倒是丝毫不介意,她早就看到他了,凝望时那样的神色真是讨厌呢。

  像她这样的单身狗最讨厌秀恩爱了。(这绿茶婊真的确定自己是单身狗……)

  哼,不过是痴心妄想,这样大敌临前还情深意重的,她真是看不下去。

  “这样就最好了。”

  莫名的,一个声音在她耳边絮语,那么温柔的声线,让人忍不住想沉沦其中,永世不醒。

  “谁。”

  “伽蓝。你把灵魂给我,我给你永生如何?”

  ……

  “好……”

  丝丽卡也不知为何,那声音有动人心魄的力量。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着同意了。

初二:江清欢

标签:玛丽魔族祭祀圣女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