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作文 > 初二作文 > 晴初(第一章)_3000字

晴初(第一章)_3000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8-07-26

  “阿淼。”面色苍白的少女猛地从床上坐起,纤细的手死死抓着棉被。

  “小姐!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吗?”坐在床边小憩的阿淼也从睡梦中惊醒,连忙问道。

  “嗯,还有多久才能到京都?”少女轻咬着嘴唇,用细微的声音说道。

  “快到了呢,小姐,大概还有两天的路程吧。到了的话,船夫会叫我们的。”阿淼边说边起身帮少女盖好棉被。

  “嗯,阿淼,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会儿吧。”说完,少女便又重新闭上那深潭般的双眸。

  累了一天的阿淼也趴在桌边舒坦地睡着了,殊不知危险已悄然降临。

  在房外掌船的船夫竟没有在工作,而是蹑手蹑脚地走到房外,不知从身上哪儿掏出一把锋利的刀,那把刀足足有三尺之长。船夫缓缓打开房门,用长刀用力刺进木地板里,河水一瞬间发狂一般从那大口之中涌入房间之内。船夫见此匆匆丢下大刀跑出房外,还不忘在外把门窗死死锁上。一溜烟,船夫已消失不见。

  河水漫过了阿淼的脚,冰冰凉凉的感觉使她猛地惊醒。“小姐!小姐!快起来!”阿淼吓破了胆,大声呼喊着,用力摇晃着少女的身体。

  “怎么了。”少女微弱的声音快被河水疯狂涌入的声音所掩盖。

  “小姐!河水从那大口子里漫进来了,这船怕是要沉了!快点走啊!”阿淼激动地连忙把少女扶起打算逃走。

  “那里有把大刀,看来是有人要杀人灭口。可是他为什么不把我们直接杀了呢。”少女不紧不慢地说道。

  阿淼怎么敲打门窗都没有用处,那是木头做的,还被人死死锁住了,根本打不开!阿淼急冲冲地说:“小姐!你怎么不着急啊,这样下去我们会死的!”

  少女已迅速穿好衣服,从床上站起,走向那把大刀,一只手死死握住,说:“我们不会死,用这把刀把门窗捅穿就可以逃走了,但是我一个人恐怕是捅不穿这木窗的,阿淼。”少女笑望着阿淼。

  “是,小姐。”阿淼会意跑来接过大刀,使出浑身力气的二人一齐握住大刀向木窗刺去。木窗竟意想不到的轻易捅破了。少女向阿淼轻轻点点头,阿淼会意拿起屋内的椅子猛地砸去,整个窗子被打开了,二人不由喜出望外。如今的河水已漫过腰间,少女轻易拿起大刀,拉起阿淼的手说:“快走!”这样大的木窗对于俩身材十分苗条的少女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大难题,俩女轻易地一钻便跃出船外,俩女深吸一口气,跃入河中,船边的吸力快把二人一同卷入河底。二人默契的双脚一蹬,远离了沉船。

  俩人的头再次从河中冒出,少女显然是被水呛着了用力地咳了好几声,用沙哑的声音微弱地说:“阿淼,我们快到岸上去。”

  阿淼点了点头。

  随后二人一同游向河岸边。

  如今可是已入深秋,水里十分得冰冷,但庆幸的是没进入冬天,不然这样柔弱的身体可撑不住啊。俩女终于游到了岸上,少女全身瑟瑟发抖,嘴唇苍白,头发湿透了缠在一起,身上的一些首饰也不翼而飞,只剩下一个碧绿琉璃珠步摇,衣裳也被扯下一大节,衣衫不整的她颤抖着发出声音:“阿淼你冷吗。”阿淼的样子也不太乐观,同样是全身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几束秀发散落着,脸色也是略显惨白。过了好久,阿淼才动了动嘴唇支支吾吾地说道:“快把衣服弄干。”少女什么也没说,微微点了点头,奋力地勉强站起。阿淼见此也摇晃着站起,问道:“我们去捡树枝生起火来吧衣服烤干。”少女点头。

  深秋的树林已没有春夏那样的生机勃勃,处处都是残枝败叶罢了。但那林间小路上铺满了深红色的枫叶看起来却又别有一番风味,少女轻轻抬头看着洁白的天空,发白的嘴唇抿起,嘴角微微向上,露出清甜的微笑,仿佛这笑容可以一瞬间使树林的万物重生一般。

  几分钟之后,少女和阿淼相约回到那河边。望着那一堆树枝,阿淼嘿嘿一笑说:“小姐,钻木取火你会吗?”少女摇摇头以表不会。阿淼笑着拿起一块木块,一根树枝,缓缓地说:“像是干燥的白杨、柳树比较好弄啦,但是这里没有,那这种木头也应该可以的。”阿淼那熟练的技巧之下,俩三下就把火成功生起。袅袅的轻烟向空中飘去,少女结下外衣轻轻放在树枝上,树枝架在空中,衣下的火光扑闪着,几颗小火星还不时蹦弹出来。“小姐,我来吧。”阿淼接过树枝,望着火光不知在想什么。

  少女笑着说:“我去找些可以吃的东西。”

  阿淼这时才缓过神来,但少女已走远了,阿淼便大声喊道:“小姐你小心些!”

  少女显然是听见了挥了挥手里的大刀,说:“没事,我有刀应该不会要什么问题的。”阿淼看见映着火光的大刀,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

  少女拿着大刀沿着林间小路走去,远远地望见一条路,原来从这小路走去会有一条大路。这时一团白色毛茸茸的东西伏在草丛中,少女眼尖一下子就看见那是一只兔子。少女也不管太多,肚子太饿了也没办法,便拿起大刀边砍去那只兔子。小兔突然从小路间窜出,少女又连忙追上。却又突然跑出一只大猎狗,猎狗呲牙咧嘴地望着少女,想必是猎狗看见兔子而跑来,但又看见“一只更大的猎物”了。手心里的汗湿滑了刀柄,少女便不由紧紧地握住刀柄,准备战斗。

  “来福!”不知从何处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响透整片树林。

  大概来福就是这只猎狗吧,少女心里想着,但手上的刀却并没放下的意思。

  猎狗凶恶的眼神瞬间变的柔和起来,吠了俩声。那主人应声而来。

  那是一个身着白袍身子修长的绝色男人,满脸上溢着温暖人心的笑,此笑颜似乎能够勾引走任何一个女人的魂。他身边还跟着一个随从,俩人移步而来,见状,男子伸手向狗招了招,猎狗便是见了食物一般的高兴向男子飞奔而去,便是一下子就蹿到了男子的身上。

  “好了,别闹,来福,哈哈哈。”男子被来福蹭地直发笑。

  男子显然是这时才发觉身前有个人,还手拿一把大刀紧张地望着他,似乎要是他微微一动她就会一刀砍下。此女确实是有几分姿色,但那冰冷的目光却着实让男子瞬间身寒了三分。“呃,姑娘,对不起,来福给你添麻烦了。那个请你把刀放下可好?我们可没有打算对你做什么。”男子笑眼望着少女松散着长发而略显糟乱,碧绿长裙的裙角也被扯下一块的狼狈模样。此般笑颜实在迷人,但少女却还是用那幽黑的双眼冷冰冰地望着他。

  少女收手,放下了刀,用冷淡的声音说:“我的晚餐,我的兔子,没了。”

  “好吧,看起来姑娘是遭遇什么事情了,姑娘是迷路了还是遭贼人打劫了,还是被人.....”

  “小女只是要乘船去京都,却落入贼人手中险些被杀害,趁乱跳河而逃。”

  “原来如此,姑娘你只身一人也不容易,现在去往京都的路可不好走呢。你看,我们也正要返回京都,不如一起跟着我们一起吧。”

  “谢谢,可是我还有一个姐妹也···”

  “嗯?就这样吧,我们就在这儿等你们。”

  “谢谢。”

  “姑娘可告诉我你芳名呢,让我方便称呼你。”

  “安晴。”

  “在下段易卿。”

  ——————

  “阿淼。”安晴一路飞奔至河岸边,手里还提着一只兔子。

  阿淼闻声,向安晴挥了挥手。

  “我们的晚餐找到了,但就是怕不够吃,这只兔子拿火里烤下吧。”安晴递给阿淼野兔,走到河边打理了一番全身。

  “小姐。”

  “嗯,阿淼。怎么了?”

  “为什么啊。”阿淼心不在焉的,仿佛是失了魂一般。

  “什么?”

  “小姐,为什么你要听从他们的安排,他们叫你来嫁人你就嫁了吗,还把你嫁到如此远的地方,他们以前对你可是不理不睬的,如今就突然对你态度好了许多,我还以为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原来只是因为想要你顺从他们的意思嫁出去。他们对你不理不睬,你可以对他们的决定不理不睬啊。对你如此不公是因为你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吗?.”

  “好了,阿淼别说了,是我自愿来这里的,只是让你也陪着我一起受罪了。”安晴打断阿淼的话。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带大我的爹娘。”安晴用几乎只有她自己可以听见的声音轻轻地说。

  “我的爹娘在哪儿呢。”阿淼笑了笑,望着那缀满了繁星的夜空。

  安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紧地从身后环抱住她。因为她和阿淼从小一起长大,她们相互了解,虽然表面上是主仆关系但却情同姐妹。阿淼是在她5岁时在乡下时遇见的野丫头,什么都不懂,那片地根本没有人生活,显然是被父母遗弃的,安晴十分同情她并救了她,还带到府上安顿下来。

  过了一会儿,安晴起身对着阿淼说:“我刚刚还碰见一个男人,他说让我们跟他顺路去京都。看起来他应该不是什么坏人,我们可以跟着他一路去京都了。他叫我们整理下就去找他。他现在应该在等我们了,我们走吧。”阿淼轻声嗯了一下,拍拍身上的灰起身向韶华走去。

  在树林间果真是见着了段易卿一行人,一辆马车前面就有三匹马拉着,最前面的马车后还有一些随从骑着马跟着,再后面就是一些货物了。

  “嗯?你们终于来了,”段易卿一见她们俩倒是像和熟人见面似得笑着向她们打招呼,“阿陆,我想我应该还有多的马匹吧,把马匹牵来,让二位姑娘坐我的马车吧。”

  言罢,一行人又匆匆上路。

初二:张歆馨

标签:小姐少女大刀京都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