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作文 > 初二作文 > 关于亡国丞相与亡国幼主_3000字

关于亡国丞相与亡国幼主_3000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8-07-26

  谢晋是当朝最年轻的宰相,年仅双十多五便登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位。

  他的背景雄厚,乃京都四大家之首谢家的嫡传少爷,京都谢家为大承第一世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宰相之位均被冠上谢姓,以及宰相身后的文臣,多为谢姓。因此谢家虽多文人,却深受重视。谢晋面貌俊秀无双,亦文采斐然。传闻他两岁识得千家字,五岁熟读经诗,七岁作诗填词样样精通,乃天下之鬼才。

  之后数十年间,民间传有“生儿当生如谢晋,嫁郎当嫁夫如谢晋”之言,谢晋却自此匿了踪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只为一朝功成名就,伤了不知多少怀春少女的心思。

  当民间百姓逐渐忘记谢晋之名时,他却一鸣惊人,三元及第,红袍加身,踏上了风光无限的仕途。

  仅仅三年间,他凭借身后氏族支撑,接替了老丞相谢良之位,坐上文官之首,自此谢晋的大名传遍了整个大承。

  此后两年间,谢晋在位期间兢兢业业,做出的功绩更是数不胜数,却因帝皇昏庸,官场腐败黑暗,终使得那北方蛮夷的铁蹄踏上这片属于大承的南方土地。

  京都沦陷,仅仅两年,那蛮夷便彻底占据了大承,登上帝位。

  京城四家也逐渐逃的逃,杀的杀,再无那些风光传说。

  “谢相,朕知晓你是忠心耿耿于吾大承,朕临终前嘱托汝一事。护好吾儿,待他有朝一日匡复我大承王朝,咳咳……”昏庸的皇帝双颊凹陷,扯着谢晋长长的袖子不肯松懈,平日无神的双眼竟透露出野心和狠辣。

  谢晋牵着年幼的储君,神色肃穆。那年仅七岁的皇子竟也感受到这悲壮的气息,通红着眼眶既不哭泣也不言语。

  “臣遵旨。”谢晋恭敬地回复垂危的帝王。

  那老皇帝了了心事,竟两眼一翻,与世长辞。他躺在龙床上,闭着眼,如同一个普通人家的老头,再无君临天下的霸气。

  大承待文人均是上好,太祖有令,不可轻易杀害士人。因此文人地位极高,民风开放,无数文人愿为大承王朝抛头颅,洒热血,那些长相白净的文人们谈及此竟毫无退缩之意。

  老皇帝逝世,北方蛮夷大汗占据皇宫,谢晋匆匆扯着幼主开始逃亡。

  不出几个月,那蛮夷便发现了两人的踪迹,魁梧威严的大汗亲自率兵缉拿往日风流的青年丞相和梁氏遗孤。

  谢晋终究被那铁骑逼到了波涛汹涌的东海之涯,新主骑在马上,手持长剑指向两人,声音浑厚:“朕念你才华卓然,回朝时便官复原位,将那余孽交出来!”

  谢晋将幼主瑟瑟发抖的身体藏到身后,脸上一片冷笑,他用前所未有的冰冷声音朝那魁梧的君主说:“敌族来犯,岂可投降。幼主又岂是余孽,真乃笑话!哪怕吾带着幼主投海,也不会朝你们这群蛮夷投降!”

  他带着梁俭慢慢走向海潮。

  “放箭!”君主一声怒吼,震得那些沉醉的士兵回过神来,手上的弓箭一时齐发,如雨一般射向那对灭朝君臣。

  谢晋却早先一步投了海,俊逸风流的脸上视死如归。

  “丞相,朕冷。”七岁的幼主瑟瑟发抖,腥咸的海水不断刺入鼻腔,眼泪不住地流了下来。

  “皇上别怕,很快就好了。”那年轻丞相紧抱天子幼小的身躯,悲叹一代王朝的覆灭,也愧对谢家列祖列宗,愧对那临终皇帝嘱托。

  他看着可怜的幼主,脸上悲婉凄凉。

  “很快就好了,皇上别怕……”谢晋又喃喃地说,不知是安慰了谁。

  承德15年,承朝灭亡,蒙兰国大汗即位,改国号为耶,自谥耶太祖。

  自那时以来,士人地位骤降,蒙国人大肆虐杀汉人,再不复以往京都士子们高谈阔论之象,只余下魁梧豪装的蒙国人大肆喝酒的模样,国主好征战,再不复礼仪之邦。

  几个时辰后,东海另一个尽头波涛汹涌,浪潮拍打着大而坚硬的岩石,一波波海潮席卷沙滩,天色乌云密布,阴沉地犹如魔鬼的脸庞。

  那新一波波浪逐渐远去,露出两个人的身影来。

  一大一小,正是谢晋与梁俭。这对命运多舛的君臣,君是亡国之幼主,相为亡国之俊杰。

  “咳咳……”谢晋口中不断咳出海水,晃晃悠悠地逐渐清醒,眼前的景色不断重影摇摆着,过了不知多久,才勉强使他看得清晰些。

  他快速转头,看向依然昏迷的幼主,海水浸湿了他的锦衣,长长的额发紧贴于脸颊两侧,唇色苍白。

  谢晋咬了咬牙,将半大少年拦腰抱起,摇摇晃晃地走到海浪附近的村庄。

  他好说歹说才说动那位本性善良的医者无偿为梁俭救命,眼前一黑,昏昏沉沉地晕了过去。

  十多天后,谢晋带着梁俭暂居于这座不足皇宫大小的村子,村里人秉性善良淳朴,并未多加责难这两位气质非凡的“父子”,那位善良的医者和他的夫人也收留了他们,谢晋开始考虑从事工作赚钱。

  他向来是想什么就做什么,为了更高的薪价,跑到的镇子上去求职。原先这位年轻丞相在朝堂上治国谈大事,在这民间却不知如何是好,倘若说卖字画,这村里镇里的人都并非风雅附庸之人,况且他的字迹也令人生疑,只得去镇上寻一个并不打眼的工作。

  恐怕那位高高在上之人也不愿相信曾经骄傲如谢晋也会屈居于平头百姓之下,谢晋苦笑。

  “这位掌柜,能否让吾在此寻一份活计?”谢晋将长头发垂下,用医者的药稍稍修改了模样,再不复以往俊逸。

  “我们店已经满人,只差一个活计无人可干了……”那掌柜拿着算盘,斜眼看着这个邋遢的青年,神色刻薄。

  “无论是什么事我都愿意干。”谢晋低眉顺眼地说,眼中却不含任何卑微。

  当初的京城四家,谢家为首,作为谢家的嫡出公子,他不必对任何人奴颜婢膝;在朝廷,作为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只需对龙座上的人拘礼便可,更无需任何卑微。这位仕途一帆风顺的丞相从来不必理会官场的黑暗,社会的残酷,虽饱读经诗,经世治国,却仍旧天真。

  “那就去打扫恭桶吧,一月两银,还接活吗?”掌柜的吊梢眼尖细,向来看不起这些衣衫褴褛的穷苦人。

  恭桶,即为马桶。谢晋握紧了双拳,低垂的脸看不出神色,只晓得他矛盾了许久,才松开了手,应下了车份活计。

  那是一双多么完美白皙的手啊!捧过圣贤书,接过朝廷旨,握过惊世笔,如今却要清洗一个肮脏丑陋的恭桶,他不甘,他嫌恶,但他谢晋再也不是京都谢家的少爷,更不是高高在上的宰相,也不是自视甚高的文人。如今的他,为了他和幼主的生存和大承的未来,必得忍气吞声,刷净这些秽物,拿那救命之财。

  只等幼主长大,替他谋划,匡复昔日风光无限的大承!

  是夜,圆月高挂于深蓝的天空,散发着皎洁的光辉,倘若是曾经的他,定会悲春感秋,洋洋洒洒写下篇幅老长的牢骚,再得到世人们赞许感叹的眼神。

  但此刻,他才赶回村子,到达医者家中。

  他虽然清高,忠国之心却根深蒂固,清高之情根本无法与之相比,因此为了幼主,谢晋放下文人的自尊,接受了医者夫妇的好意,留在他们的家中。

  吃过饭,谢晋点着油灯,灯火忽明忽灭,连纸上的字都忽明忽暗,看得不甚清晰。

  他和梁俭呆在一件房屋,那看似深沉的小皇帝坐在他的身边乖乖地让谢晋教他学字。

  小小的孩子打着瞌睡,跟这位新任太傅学习百家姓,千字文,甚至是治国之道。

  “丞相,朕困了。”小皇帝眯着眼,打了个哈欠,头一晃一晃地。

  谢晋却心急于匡复大承,便严厉地说:“不可睡!古时有孙敬悬梁刺股,作为一个皇帝,要拥有与之匹敌的认真与坚持,切不可偷懒。”

  梁俭委屈又困顿,却不得不将脸色一正,继续跟谢晋学字。

  半夜三更鸡叫时,谢晋才准许小皇帝睡觉,梁俭才双眼一闭,睡得不知今夕何夕,全然不似一个将来野心勃勃的帝皇,仅为民间不知疾苦的少年模样。

  谢晋松了口气,上了床抱着小皇帝的身子入睡。

  天初晓,鸡打鸣,谢晋醒了来,他披起外套,朝还在美梦的梁俭推了推,说道:“陛下,该练武了。”

  梁俭迷迷糊糊地醒来,却立马又昏睡过去。

  谢晋厉声说道:“陛下!一日之计在于晨,赖床为大忌,勿忘亡国之耻!”

  梁俭才被严厉的谢晋吓得一个激灵,不情不愿地起了床,穿衣。

  谢晋虽是承朝头号文臣,却文治武功均有涉猎,教一个新手还绰绰有余。

  他临走前对正在扎马步的梁俭说:“陛下,臣回来之前,务必坚持下去。”

  谢晋想起那份侮辱人的活计,又想苦笑,脸上却僵硬至极,连个笑容都扯不出来。

  如此过了三天,小皇帝一天比一天瘦弱苍白,终于病倒了,躺在床上,脸如同当初落水时的苍白与脆弱。

  “谢先生,梁俭这是太过疲劳了,切记莫要在如此了,喝完这碗汤休息几个时辰,他自然会醒了。”须发皆白的医者探了探梁俭的脉细,对谢晋摇了摇头,才背着药箱晃悠悠地走了出去。

  谢晋心底“咯噔”一声,颓然地坐在木椅上,五指张开扒住了脸,指缝间露出的眼睛,睁得又大又惶恐。

  是他操之过急了,他一心想着匡复大承,一心想着脱离这份肮脏的活计再次登上宰相之位,他受不了那些鄙弃的眼神,他将这些压力全部都集中在年幼丧父的幼主身上,却忘记梁俭是否能承受这份期望。

  曾经意气风发的丞相第一次感到后悔,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梁俭,心如刀割。

  不出十日,梁俭的病便彻底好了,看向谢晋的眼神带着不可见的恐惧。

  谢晋叹了口气,少时握笔的完美手指沾了茧,粗糙的大掌抚上梁俭的头,他说:“臣错了。”

  此后,他稍微放松对梁俭的要求,至少保证他充足的睡眠,对课业的要求却依然严厉。

  梁俭在村子里有了些朋友,幼主的心思的确不同于平常百姓之子,结交的往往是村里的权贵子女和有才之人。

  谢晋又欣慰又担心。

  不多些日子过去,梁俭与他的新朋友混熟了,从那些爱说话的伙伴里听到些关于谢晋的消息。

  “梁俭,你的爸爸在镇外那家酒馆倒夜壶呢!”

  “是啊是啊,我也看到了,我父母都有些看不起他。”

  “反正梁俭是读书人,和那个恶心的男人一点也不一样。”

  ……

  梁俭烦躁而难安,他往脸上抹了土,孤身一人就去了那家酒馆。

  然后他看见了,那位向来高高在上的丞相,双手提着又重又臭的恭桶,跌跌撞撞地一直朝远处走去。梁俭的泪水浸湿了眼眶,却坚强地不落。

  哪怕他并未即位,也从那些羡慕崇拜的话里听人谈论过这大承第一宰相,他容貌俊逸,唇角含笑,一袭白衣衬得如同仙人一般,随兴作诗便是千古传唱的绝句,文韬武略经世治国样样精通,如今却为了他,为了这大承放弃贼人许诺的千金相位,当个名不见经传甚至恶心粗鄙的倒夜壶的小二。

  梁俭既为谢晋感到心酸,头一次恨自己不够强大,匡复大承的野心便更为强烈。

  谢晋累了一天回家,却发现梁俭竟更奋发向上斗志昂扬了,不禁喜上心头,连那些劳累都忘在了脑后。

初二:影子

标签:丞相医者京都

    上一篇:首席魔女之五_2000字 下一篇:野菊花_600字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