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作文 > 初二作文 > 未出口的对不起_2000字

未出口的对不起_2000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8-07-26

  “啪”一巴掌打在云水沂白暂洁净的脸上,慕玺薇看着眼前呆泄的女孩道:“游戏到此为止吧,离开他你的好处不会少!”话完,便转身离去。

  一张支票也随之轻悠悠的飘下来,这就是她所说的好处,云水沂颤颤的捡过地上的支票,心却满是痛楚,仿佛是要窒息一般。她知道她丢了他,也丢了她自己引以为傲的尊严。可她不能反驳,她是有自己的骄傲,但在现实面前什么都不是。父亲还在医院的抢救室里,而母亲也病到在医院,家境一平如洗的她能怎么办?!

  慕玺薇,他的前女友与青梅竹马,a市最大珠宝商的女儿,也只有这样的身份才配得上他——王氏集团公子王翋澈。

  只是那么好的他,她怎么心伤害他。云水沂,你何其忍心!?她问,她恼,她怒!此后很长一段日子她都活在自责中。

  她急切的跑出去,任由雨水打落在身上,手中紧紧拽着那张支票,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最好逃离这个世界。

  …………

  医院里,云水沂将父亲的手术费交好后,独自坐在冰冷的等候室外,孤寂的侯着,一面担心着手术室里的父亲和病床上的母亲,一面又担心着那个倔强的如同孩子般的少年。她只觉得心里好不落寞,她难受,她痛,可她不说,也找不到人说。只是呆泄的坐着,以填补心灵的空虚。

  她蜷缩着,四肢冰冷,在她的手中她紧紧拽着他送她的手机,屏幕还没有黑,那上面写着“我们分手吧”,收信人——澈。这几个字几乎要了她的命,她就这样安静的坐着,她想,在另一方的他会不会很心疼!

  “曾经说好要在一起,你为何在此悔了,曾经的海誓山盟哪去了,不是说好一起天才地久吗……”铃声响了,久久回旋在云水沂耳边,她只觉得痛,不只是心痛,连同身体也再痛。铃声是他选的,作为他的专属代表,她还记得他选这首歌时说过的话,那时他看着她的眼睛,用着平身最严肃的语气:“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那时他们真好,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现在的她只觉得好累,好像一辈子都没有这么累过,她好想睡,也许睡着了就不会痛了,不会累了,不用在面对。睡了,她就可以逃避,可以不用面对,可以不为没有他的明天而伤心,可她不能睡,她还有父母,她还有亲人要照顾。

  不,她不要亲口对他说,这太残忍了,对他残忍,亦是对自己的残忍。可是如今的形势容得下说不吗?!答案是否定。

  手机铃声依旧响着,云水沂迷迷糊糊的接了电话,还未开口,电话那头便传来了他熟悉焦灼的声音“水沂……你刚才发的是假的……对吧”少年颤抖而又细小的声音在她听来是极为的讽刺,他还是那么霸道,不容她说一点分手的话,哪怕是在开玩笑!他也会紧张的找你再三确认,因为他是如此紧张爱恋她。

  云水沂哽咽了,泪水再也止不住的往下流,手赶忙捂住嘴生怕下一刻就会哭出声,明明已经告诉自己不要哭,可在听到他声音的下一秒她发现她控制不住自己,这么好的他,这么好的他,为何你要去伤害?!

  “不……我没有……没有……开玩笑”这句话说完,她整个人已经虚脱,明明只是几个字却如同要了她的命。不……澈……我不是想和你分手。她默念着这句话,几乎要脱口而出,但最后一点清醒的理智把她拉会了现实,她不能说,说了这一切就白费了。想到抢救室里的父亲,病房内躺着的母亲,她知道她不能说。

  不能,水沂你不能说……

  她的话宛如晴天霹雳,王翋澈一个人愣在那,傻傻的站着,脑子里一片空白,心里反复着她说的那句话:“我们……分……手”,反反复复脑中只有她清丽的声音,水沂这一定不是真的,对吧,你一定在开玩笑!他终于回过神来,急切道:“水沂……这是假的吧,今天不是愚人节啦!此等事情我是不会上当的,你一定在等着看我笑话对吧?”他打着9哈说道,以掩饰心中的痛楚,又似祈祷她是在开玩笑。可真的如此吗?

  “你没有听错,这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她抛开了一切优柔寡断,“我们,分,手,吧!”话语中透着决裂。

  王翋澈吸了吸鼻子,有些努意,但还在强忍,他想不出,明明之前他们还那么要好,现在又是这般,究竟出了什么事?!水沂。

  “水沂,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是不是……我妈来找你了!?”最后一句话像找到的某个突破口,一切事情好像都便的清晰,水沂是不是这个原因呢?

  王翋澈思索着,回想刚开始和云水沂交往的情景,那时候王妈百般阻挠,甚至还找过云水沂几次,不过水沂都没怎么在意,最严厉的是王妈几次带钱去侮辱她,而那时的水沂义正言辞的告诉他妈:“我不是为了钱,不是为了他的家室和身份,我只是单纯的喜欢他!澈,他是个好男孩儿,我很感谢他能喜欢我。阿姨,我是真的喜欢他!”王翋澈还记得云水沂那时说这话的温柔,那时的她拉着他的手对着他满脸威严的母亲说道,宣布着主权。那时的他们好,那时的水沂也不是这样的!不会轻易对他说分手,即使在他母亲那样的轻蔑和侮辱下!可是如今,水沂你变了!

  “不……没有”云水沂开了口,声音有些颤抖。澈,求你了,别在说了,求你了别在说了!她心里暗暗的祈祷,王翋澈如此的为她着想,她的心怎能不痛?她怕,他在说下去,她会把真相说出口,到时候就什么都无力挽回了!她还怕,为了父母,为了她的私心,她会说出更伤他的话,她已经欠他太多了,也负了他太多,她不想再伤害他了,所以,求你了,别再说了,我们就这样和平……的分手吧!

  听到她的答案,王翋澈松了一口气,还好!果然是玩笑!王翋澈想,继而开口道:“水沂,你不用在考验我了,我知道这只是个玩笑,你,有些过头了!是不是又和闺蜜打赌了?!”

  云水沂听着只觉得头皮一阵一阵的发嘛,这不竟让她想到了第一次和朋友打赌的情形,那时她也是发信息骗他,说要和他分手!他也是如此焦急,生怕下一刻会失去她似的。尔后告诉他真相,告诉他姐妹们是为了考验他,害怕她被骗,毕竟在她的闺蜜当中就有被富家公子骗了感情的。所以不希望她再重导悲剧。那时的他听了再三对她的闺蜜做了保证,永远只爱她,只对她好!想着想着,云水沂不禁哭了起来,小声的唔咽,刻意的将手机拿开。

  王翋澈,我该怎么说你好呢?!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王翋澈,你就是个大傻瓜,彻头彻尾的傻瓜!”云水沂猛的一咬牙,突然间狂吼道:一直我都在骗你,和你交往只是觉得新鲜而已,现在我……腻了,所以我们分手!”

  而王翋澈,好似被一瞬间抽走了灵魂,呆愣在那儿。表面上平静如水,可内心却汹涌澎湃。他已分不清哪里是真实哪里是虚幻。

  “好,好,好云水沂,你好样的,如你所愿,我们——分——手”王翋澈怒道。

  “谢谢”云水沂颤颤的说道,没想到此刻真的来的时心却这样痛。

  对不起,澈,在爱情和亲情之间,我只能选择亲情。爱情失去了还会在有,而亲情、父母只有一个,我赌不起也输不起。所以原谅我的自私,我想我还是不够爱你,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儿。别了,澈。别了,那个爱你的我……

  飘过一只灰常逗逼的碟子。

初二:胡梦蝶

标签:分手母亲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