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作文 > 初二作文 > 剑起沧澜_3000字

剑起沧澜_3000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8-07-26

  

  夜深,天空繁星璀璨,大地一片黑暗。

  不远处依稀可见,古老的城堡连绵在山脉上,浩浩荡荡,堪称雄伟,若是有懂风水的人在此,定能认出此处的山脉走势的一条龙脉,正是君氏家族大本营所盘踞之地。

  黑暗中,一片不同寻常的死寂,空气仿佛凝固成实质,令人窒息,蔓延出一片濒临死亡的压抑。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突然间,一道剑光划破了夜空,只一瞬,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地之间隐隐出现了点点寒光,充满天空,凝聚成一条滚筒粗细的银龙,席卷天地。

  次日清晨,温暖的阳光透过树叶斑斑驳驳地映在地上,林中弥漫着一种奇异的香气,淡淡的,沁人心脾。凌晨的一场大雨已经洗刷了昨夜的杀戮,山中的景象宁静如昔,只有谷中倒塌的房屋、残缺的尸首,在印证着昨夜发生的一切。

  东南剑道第一家族君氏——除名。

  "红尘轩,楚凌霄,五十一场比试,全负,第五十一名。"站在高台上的中年人语气淡漠地公不了红尘轩的最后一名……广场上的人群不出所料地掀起一波嘲讽的动静。

  "不是绝品的天资吗?到现在不过是剑士三段。"

  "连续三年,全负,也是百年内家族第一人了。"

  "不过是旁系罢了,进境又这么慢,尽丢家族的脸。若不是家主之子,早逐出家族了。"

  ……

  周围或是嘲笑或是怜悯的声音不绝于耳,然而,咱在人群前的白衣少年却恍若未闻。少年微微抬了抬头,目光向那些说话的人扫去,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好像他们才是她眼中的笑料。

  "一群废物,却还在笑别人。这样的人也进的了内阁,楚家真的更败落了。"少年心道。

  凌霄是四年前从外面带回来的。那时,八岁的她就已经是剑客四段了。可是,却身受重伤,修为尽毁。不过,后来却又恢复了原来的境界,修炼速度大增。如今,已经达到了剑宗三段,他们看到的实力,不过是在一块神奇的玉佩遮掩下的结果而已。

  "楚凌霁、楚凌震,上台比试。"测试人的声音又响起来。

  众人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谁都想看看刚刚出关的少家主楚凌霁和这个年仅相差两岁、同父异母的弟弟同时又是对他这个少家主地位威胁最大的嫡系子弟的距离有多大。

  闻言,凌霄转过头专心地看着这场比试。

  两道白色的身影先后飞身上了高台,东西而立,互相行礼。虽然是两兄弟却没有过多的寒暄,只是静静的站着,相对无言。

  半晌,剑光微闪,楚凌震已沉不住气,率先出剑,径直向楚凌霁掠去。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只听"砰"的一声,凌震飞下了台,倒在了地上,剑也脱手掉落在一旁。原本红润的脸此刻也变得苍白,但却并无大碍,可见出手的人很有分寸。

  凌霁依然一脸温吞无害的站在原地,手中的剑并未出鞘,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出的手。

  除了凌霄。

  因为那是在他闭关前,她教给他的。

  虚空掌。

  元气凝实,隔空出击。但是对元气的掌控程度要求极高,至少要达到剑王才能催动。

  全场一片寂静。那一瞬,已经诠释了一切。

  不是吧?这么弱?还以为有场好戏看呢。凌霄不满的撇了撇嘴。不过,他的境界更扎实了。

  与凌霄的不满不同,高台上的一些长老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暗道,到底还是老祖宗亲手调教出来的,实力上是没得说。

  楚悦从人群中跑出来,急忙扶起趴在地上的凌震,退到一边。

  凌霁侧身看向测试人,温声问道,:"还不结束?"

  闻言,测试人才反应过来宣布了最后的结果,

  "此局,楚凌霁胜。"

  "有人今晚又要睡不着觉了。"

  凌霄感叹完,转身,落寞的向场外走去。

  一轮明月挂在夜空,清冷的月辉洒在大地上,湖面上倒映着满天繁星。水中天,虚无缥缈。一名白衣少年站在湖边,凝望着水面,不知在想什么。

  "噗通"一声,一块小石头投入湖中,泛起层层涟漪,玉碎。溅起的水花沾湿了少年的衣摆,可少年并不在意,只是含笑转身,望着不远处一棵树下的人影。

  "大哥?你怎么在这儿?"少年疑惑的问道。

  "我睡不着,出来转转。"来人正是楚凌霁,"大半夜的你站在这儿发什么呆?怎么不在房里好好待着。"凌霁微微蹙眉,边说边朝着这里走来。

  他会睡不着?凌霄颇觉好笑,好假的借口,不过却很通用。

  "三年连输一百五十场,你试试就知道了。"凌霄无奈的笑道,"何况,我的实力比他们强多了。"

  何止是强多了?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这样一直让她压着实力着实不是什么好办法。可那又能怎样呢?

  沉默。

  凌霁神色踌躇,半晌,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在方圆十丈之内施展了领域,才开口,"修为增长太快,不合适。"

  凌霄一愣,往常他都是回避这个话题,只是让她照做,到后来她也懒得再问了。今天竟然自动蹦出一句话来,虽然没什么用,但也够让她稀奇的了。

  心念一动,有了开头就不怕没结尾。

  "这种垃圾修炼速度,留在内阁更不合适。"凌霄干脆地说道,语气略显浮躁。

  "今天下午传来的消息,武道第一家族陈家,举族被灭。"听出她的不甘,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话,"陈家这一辈的实力相当不错,尤其是陈家家四年前认得义子,如今也差不多有十二三岁了吧?"说到此处,凌霁紧紧地盯着她,剑君巅峰气势尽显,周围气氛变得压抑。

  又来!又来!又来!

  这番话非但没有使凌霄退却,反而如笼中困兽,更加烦躁。

  凌霁看到她这样,便越发坚定,于是又继续慢悠悠地说道:"多想想利害关系,你这样我更不会告诉你。我会帮你留在内阁的,其他的事全在于你。"说罢,凌霁挥手撤去领域,转身欲离去。

  内阁我还想留?深藏已久的不甘和愤怒,终于有了爆发的迹象。

  忽然,一道鬼魅般的身影飘到凌霁面前,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

  凌霁望着眼前的人,眉头微皱,心里五味杂陈。

  替她挡下一切究竟是对是错?

  凌霄见他真的停下,一时之间却又有些近乡情怯,不知怎么开口,不由暗骂自己没用。

  凌霄深吸一口气,眼里闪过坚定的光芒,微微一抿嘴,问到:"我……到底是谁?"

  话出口时,凌霄周身散发出如月般的光芒,看似温柔,实则清冷,一丝丝光线照亮四周,如梦如幻,所亮之处的空间出现了细微的波动,成为了完全独立于这个世界的领域,她站在领域中间,好像被上天遗落的一颗明珠,冷弃、孤寂,却依旧耀眼。

  凌霁看着她半晌,叹了一口气,道:"或许也该是时候还给你了。"说罢,便结出一个奇异的印结,向凌霄笼罩而去。

  封印解除,周围的领域瞬间溃散,凌霁立刻转身,大步离去。

  明知道这样做不对,却还是替她解了封印。凌霁苦笑,看她的造化吧。

  刹那间,磅礴的灵魂力量涌来,凌霄向后踉跄两步,就地盘膝而坐,勉力接收这灵魂传承。

  两名黑衣人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凌霄身面,为其护法,凌霄却丝毫不知。

  尘封已久的记忆苏醒,前尘往事走马观花般在脑海里回放着。

  树林、梅花、家宴、大火、慈祥的祖父、骄傲的小哥哥……

  一段段、一幕幕,如同烙印般印在心头,挥之不去。

  眉间纯白色的族纹,若隐若现,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在凌霄周身形成了银色的光晕。

  东方渐渐泛白,凌霄身上的光晕越来越淡,直至消失不见。

  凌霄慢慢地睁开眼睛,愣愣的看着前方,喃喃道:"四年了呢……"

  被刻意忽略掉的感情,如潮水般铺天盖地般向她涌来,压的她透不过气。

  左手不自觉覆上胸前精致的空间项链,手心里传来的阵阵凉意,让凌霄渐渐从回忆里清醒过来。

  一滴眼泪划过她那姣好的面容,和着晨光,没入衣襟,带走了一夜的悲伤。

  血债,终是要用血偿的。

  "怎样?"盘膝坐在床上调息的人忽然睁开眼睛,锐利、冰冷的目光,扫在刚刚悄无声息潜入屋里的人,开口问道。

  "回主子,属下被另一拨人打晕了,醒来人就已经不见了。属下办事不力,请主子责罚。"黑衣人低头,站在下方看起来很是不安,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竟然还有比他更厉害的高手在场。

  他也因此没有发现,坐在床上的人在听到这句话的同时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又很快恢复了原样。

  "嗯"凌霁的问话依旧冷淡,"那边的事怎么样了?"

  "一切安排妥当,就等明天了。"提到这件事,黑衣人有些期待,这是他早就盼到的事情了。

  "嗯,先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

  "唉"黑衣人走后,凌霁微微叹了一口气,这丫头身边果然有人,竟然连剑王巅峰的飞影也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想到这里,凌霁目光微闪,闭上眼睛真正进入了修炼状态。

  日上三竿,太阳公公毫不留情地炙烤着这片大地,凌霄清晨回到族中,也不知睡了多久,只知道她是被随波叫醒的。

  "呃?怎么了?"凌霄打着哈欠,眯着眼看向窗外,正午刚过。

  随波一脸急切,声音里难掩无奈,低声说道,"出大事了,楚家有人惹了一个老头儿的徒弟,现在,人家带着徒弟杀到主院了。家主和众位长老正带人阻拦,四少爷,您快去看看吧。"

  "什么?有人能杀到主院,不简单啊。"凌霄顿时睁大眼睛,清醒过来,一脸看戏不怕台高的表情,询问,"大哥呢?怎么没听你提到他?"他在哪里装死?

  "在后山练剑,已经派人去请了,想来这是也该到了。'随波一顿,又添了一句,"除了重伤的三少爷,估计就差您了。"

  凌霄坐在床上,微微叹了一口气,看来是逃不了了"你先去,我随后就到。"

  随波走后,一张纸自房顶飘下来,凌霄伸手接住,暗自嘀咕,又没人,干嘛不下来。凌霄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上面刚劲有力的七个大字:"少家主计谋除三"

  凌霄立马来了兴趣,跳下床,把纸放到一边,以最快的速度穿戴妥当后,轻声道"君烈叔叔,这里交给你了。我要赶快去看戏了。"说罢,便拿起枕边的折扇,匆忙迈出了房门。

  这时,一到人影从房顶落下,把那张纸震成粉末后,轻轻喃道,"往外择还来不及,竟然还往里面跳。'楚家有人',小心做了替死鬼啊……"

  屋中之人赫然就是之前为她护法的两名守护者之一,剑尊修为的君烈。不得不说他的预感很准……

  凌霄一边往主院赶,一边腹诽,修炼了这么多年剑宗的修为就这么又消失了,这次不知道又有几个月,这到底是灵魂传承还是要光明正大地废我武功?

  凌霄还没抱怨完就已经到了院门口,院中的景象令凌霄一惊。

  一个身穿黑衣的老头儿,手中之剑,剑尖犹在滴血,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十具还散发着温度的尸体,身后躲着一个十五,六岁身穿青衣的小姑娘,神色羞怯,却不见害怕。四周分散站着的人,除了家主,少家主,长老,和众多嫡系子弟,其余的人,大多站得远远的。

  凌霄敛去身上的气息,悄无声息的靠近少家主。待站定后,凌霄望着满地的尸体,感到头皮一麻:三十二个六段剑尊,二十个三段剑尊,十五个八段剑圣,这损失……哈,死的全是家主的护卫,又可以往家主身边安人了。嗯?好熟的手法啊……

  就在凌霄犹自走神的时候,闭关三年的老祖宗楚怀东,听见家族乱哄哄的,便带着几名护卫主出来查看,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心中一惊,头大如斗。

  我的天啊,怎么把这位祖宗给招来了,还在家族的大本营!

  "绝尘一剑"凌绝。没知识,也要有点见识。胸口的一点致命伤,再明显不过了。竟然还在哪儿里三层,外三层,包粽子似的围着。上赶着找死也没这样的!

  无可奈何,只好赶紧上前陪笑,行礼:"凌前辈,今日怎么有空过来我楚家坐坐。"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楚家人全懵了,活了五千年的老祖宗都得叫前辈,这人得什么来头啊。

  凌霄心中一惊,也想起这人是谁。我自己练的剑法,还有一套是他创的。大哥可玩儿的有点大了啊。

  那边,凌绝翻了个白眼说"你们楚家也太看得起我们师徒俩了,三番四次的派人去欺负我徒弟,剑帝和剑尊去了还不够,下三滥的蒙汗药都出来了,就是不知道乐儿怎么得罪你们楚家了,若没有,怎么也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吧。"

  柿子要捡软的捏,这是普通人都知道的道理,这可倒好专找铁板踢,家族传承了上万年,腻歪了是吧?楚怀东心里恼火,面上却不露分毫。

  凌霄看看楚怀东,又看看楚凌霁,总算知道楚凌霁平常那一幅温文尔雅的君子相是怎么来的了。

  "是是是,应该给,应该给。"楚怀东急忙应是,说罢,又瞪向楚家一干人等,呵斥道:"是谁派人去打扰凌前辈师徒的?自己站出来!"

  这一声威严至极,不可侵犯。可惜,就是没人自己傻的站出来。

  瞬间,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突然,正在一旁沉默装死的凌霄,挺身而出……被替死的推出来!!!

  大家的视线向她集中过来,有的吃惊,有的厌恶,有的同情,小声议论起来。

  凌霄心中一惊,等缓过神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人群之外,老祖宗和大哥正皱着眉头,脸色难看的看着自己。

  凌霄这才明白过来,心中大骂:哪个混蛋趁我没修为的时候阴我,我要宰了他!!!

  她站出来添什么乱!这事是家族能兜得住的吗?

  楚怀东急忙向前一步,刚要开口,却被凌绝截道:"废除修为,逐出家族吧。老夫好不容易收了个关门弟子,如珠似玉的宝贝着,又是个女娃儿,胆子还小,被你们这么一弄,吓得不轻。怎么也得给点儿补偿吧?"

  补偿?在她面前杀了那么多人,眼都不眨一下,从哪里看出她胆小?

  楚怀东心里火烧火燎的急着,并没有回答,她要是出了事,怎么交代啊。

  楚凌霁淡淡地看了一眼之前站在凌霄后面的楚玥,楚玥察觉到有人看她,向周围寻找视线的主人,恰好看到了凌霁不含丝毫温度的眼神,不由得一惊,平常见他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书生样,但谋略过人。哪儿知道他拎起剑来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杀胚。呃,其实他不拿剑的时候更可怕。

初二:张云柳

标签:家族

    上一篇:墨曲声_1500字 下一篇:游鱼和风_800字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