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作文 > 初二作文 > 记忆_3000字

记忆_3000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8-07-26

  X.楔子

  清新秀丽,温文尔雅,我们的初见。如春天的蓓蕾般,绽放在这个花季,显得过于美好,过于脆弱。

  你我的交集,我原本以为只是一场邂逅,在那个特有的春雨过后,彼此相撑一把伞的单纯友谊。

  当你回过头,对我至上浅浅的一笑时,或许,我的心便就此深陷了。我从来都不相信一见钟情,却在那个最美好的时刻遇上了最美好的你,就此,沉沦。

  “你在等待什么?”我带着好奇与不知所措,向你提问。

  “等待着一个不会再回来的人。”你的眼神,或许当时我并不理解。可当我看到那双无法用眼泪来象征哀伤的眼睛时,我才明白,当时的我,有多么的愚蠢。

  “那个人是谁呀,值得你这么的怀恋?”

  你的眼神似乎闪烁过了什么,又瞬间变得平静。

  “等待着一场蓝色的雨背后的那个人……”

  “是,是吗。”我有点不明所以,在心底暗暗妒忌那个值得你等待的人。

  这,算得上是吃醋吗?我在心里不明玩味的想道。

  “雨停了,我要走了,谢谢你的伞。”你又一个浅浅的笑容,却从此烙印在了我心上。

  “那个,能做个朋友吗?”我摇了一摇手机,带着试探的口吻。

  你没有回答,转身留下了一个背影,却让我的好奇心越来越大,大到把那个天真的我包裹在里面。年幼的稚嫩,在青春期狂傲的我们身上,展现的丝毫不漏。

  X.a

  天空中开始扬扬洒洒飘起了雪花,被北风一吹,又在空中乱舞。我无法去管辖这些,拿起一块葱油面饼含在嘴里,便踏上自行车,去履行每天必经的历程。不止一次的幻想过,如果我不在这种平凡的家庭,如果我可以任意去挥洒,又将会有怎样的一幅场景?

  可幻想终归是幻想,它的结果只有泡沫,美好却又不切实际。

  耳边传来母亲的呼喊声:“小北,骑慢点,路上小心……”母亲的声音逐渐被耳边呼呼的北风覆盖,只留下空洞的回声在自己的耳边回荡。看着逐渐被白雪覆盖的大地,想想自己的生活,脚踏车已不知不觉停在了大门口。

  校门前方,许多的车辆停在那边,从中走出许多的学生,他们的眼神中,是骄傲?还是眷恋?骄傲什么,又在眷恋什么。骄傲他们可以炫耀的资本,眷恋这个寒冬奢侈的温暖?我自嘲的笑了笑,推着我那辆陪我历经了六年的脚踏车,走向学校的车库……

  眼镜被自己呼出的白气液化后,蒙上了一层白白的水雾。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还是因为路面,在那个拐角口,我以不算完美的弧度,与我的自行车来了个很好的拥抱。一旁的人有嘲笑,有轻蔑,有无视,却似乎少了那声安慰?

  我自命倒霉,拍拍身上的灰尘,还是以那种状态,把车子推到车库。淡蓝色的车子身上,有几块铁锈红,没有了油的链条,看起来显得如此的皱老干巴,前后的车兜,已经完全变了形,扭向他们自认为完美的方向。连自行车都显得如此的没有生气,更别说我了?

  我望着只剩下灰暗的天空,一片雪花飘在我的镜片上,又随即熔化。我望着学校那口大钟,指针完美的指向了10的方向偏过一点——走到教室门前,我很自觉的放下书包,抽出教科书,在老师的目光下,走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上,听着教室里学生的嘲笑,我有些不明所以,但没有强加理睬。

  我只是一个很平凡的学生,却不知道为什么,在中考那天踩了狗屎运?考上了尖子生梦想的重点高中。谁会知道,中考前三个月我家的灯火通明,那盏白炽灯,一刻未歇;谁会知道,中考前三个月,我只是靠啃面包熬过三餐;谁会知道,中考前三个月,我没有一天睡过超过4个小时。那些只是他们主观的臆测,何必强加在我身上呢?只不过,那是他们的事,与我有何干。

  我只是个中等生,在这所尖子生如云的中学中,我唯一只有低头。我其实一直认为,我虽然是一平凡的学生,但上学不迟到,不打架,不闹事,不喝酒,不抽烟……我是个德体上称得上优秀的学生。今天,貌似打破了?

  “林北,你给我进来。”老师严肃的声音中还是掩盖不了她的女高音,是否还有怒气,“今天为什么迟到?”

  “上学路上摔了一跤。”我陈述着事实。

  “你难道不觉得这理由很是蹩脚。”

  明明是一个疑问句,为什么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就有了陈述的味道,我疑惑。

  “你给我坐到座位上。”

  我没有多说什么,在这里,无论你再怎么狡辩,老师还是会给你加上一定的帽子,让你有些措手不及,最后好的办法就是顺其自然,否则你就是给自己添不必要的麻烦。

  X.b

  我穿过座位,刘海长了,我明显的感觉到前额的刘海已经让我的眼睛感觉到扎眼。同学们脸上的嘲笑,我权当做无视。来到教室的那个角落,我坐下,再把头埋下,听着背后石英钟滴答滴答的声音,一天的时间很容易就熬完了。

  放学后,我急匆匆地理着书包,踏上我的那辆脚踏车,离开这个令人讨厌的地方。一路上,我只是想着快点回家,竟然忽视了寒风刮在脸上的那种犹如刺扎的疼痛。一个紧急刹车,车子停在一个面馆前面,我走了进去,看着那个正在劳作的女人,橙黄色的灯光照在她的身上,我只能看到那些闪闪发亮的银丝,人,终究还是逃不过岁月的折磨。

  我似乎忘记介绍了,我是林北,开面馆的儿子,那个女人就是我的母亲。我没有父亲,这个词语显得过于陌生,过于虚幻。还有就是,我是个中等生,叙述着我平凡的生活。

  “小北回来啦。”母亲看到我,脸上有着似有似无的笑容,“今天在学校还好吗?”

  “还行。”我没有告诉她今天迟到的事情,我觉得这种事情只是徒增她的威迫感而已。我记得,当她知道我考进这所她以前一直是幻想的高中时,那种难以掩饰的心情。当时我拿到录取通知书,看着她于同坐一辆公交车的那些人谈论我,还拿出录取通知书来开心。我只觉得是虚荣,却不曾明白那是她的骄傲。

  “小北啊,不是妈说你,”母亲看见我扔下书包便上楼,“还有两年的时间,你就要高考了,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妈知道,你初进这所高中需要适应,可是转眼间一年的时间过去了,你难道不该有所行动吗?”

  听到与成绩搭上边的词汇,我的神经敏感了起来,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应付了一句知道了,我便上楼了。我妈本来是一个公务员,却为了我开了一家面馆,我不知道是该感动我妈的伟大还是嘲笑我妈有钱不赚来弄这种东西。

  X.c

  熬过了寒冷的冬天,春天就这样来了。没有预期的闯进了我的生活,弄得我毫无头绪外加不知所措。还有你,这样无计划的闯进我的计划中,让我更加迷失了方向。

  那场春雨,我不知道你还有么有印象,但我却尤记如新。你的一颦一蹙,如刺青一般,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上,让我在无数个晚上,拥抱着这个美好的梦,睡到天明。

  再见,原来你是比我小一届的高一生。看,缘分这种东西就是如此的巧妙,巧妙的让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如何。那天,拍着我肩膀的你,让我有点震惊,这是雨下那个羞涩的女生吗?你笑着向我道谢,却又与一旁的男生打打闹闹离开了。看着面前这个天真无邪的你,我在想,你会是那个有故事的人吗?

  你是那么的美好,美好的让卑微的我不敢靠近,那天,我的目光从未离开过你的背影,你可曾知道?你是第二个在我生命中留下痕迹的那个人。可你如一朵白百合般,纯洁又高雅,你的活泼开放,让我无去无从。

  或许,我还是喜欢那个有故事的你吧?我在心中淡淡的想到,目光却又停留在你的背影上。我想,我是不是恋爱了,还是单恋。如同那么多饮品中,最苦涩的咖啡。需要久久的品味,才能道出它的醇香。

  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学生,年级的排位,让我再一次的对你只有仰望的自卑。我想,是不是只要我在成绩上可以追上你就可以了?可那只是我单纯得想想罢了。

  我又开始像中考前夕的那段时光,开始灯火挑明。我拼命地嚼着难题,有时连三餐都会忘记。这是不是恋爱的好处?母亲看到我的发奋,脸上挂着从容的欣慰;老师看到我的努力,颔首笑笑;同学们看到我的不要命,只是认为发神经。

  或许,我真的变了?可你知道吗,这改变的源泉源于你。

  第一次的模拟考,我成功进了前二百。这么好的成精让我有些不容置信,或许我天生慧根,加上后天勤奋,就是这么的让人望尘莫及。或许,也是一种运气?老师的态度开始改变,同学的眼光开始转换,从原来的无所谓和嘲笑,变得微笑和讨好。我并不理会,我想知道,你是否会有所在意?

  我把额前的刘海剪短了,我的眼睛露出了。

  青春期的心理就是这么的好笑,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竟然变得如此受欢迎。这还是原来的那个我吗?原来被一大群人阿谀奉承,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特殊,特殊的快要让我忘了原来的初衷。

  X.d

  我还是没能遏制住情感的萌发,当它肆无忌惮的在我心中恣意时,你如含苞待放的月季花,带着绯红的脸颊,羞涩的点了点头。我疑惑,你的故事呢?可是理性不能永远控制着感性,我没有别的时间去思考你的故事了。

  我会笑了,会露出洁白的那一排牙齿。因为你说过,我笑起来很好看。但你知不知道,我只对你一个人笑过。我会和你牵着手,散步在布满法国梧桐叶的街道上,讨论着课间的趣事,会和你相拥一起,感受彼此的温暖,会和你,为争一碗面,开始闹着玩。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感情这种东西可望而不可即。

  一个不期而待的人,终于这样来了。

  有谁说过,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你和他,还真是久别重逢呢。当你兴匆匆的告诉我,他来了。我疑惑,他是谁?

  “他就是我要等的人啊,你都不知道,我等他都等了三年了。”看着你纯真美好的笑容和因为兴奋而微微涨红的脸,我把目光别向一边,无奈的笑了笑:回来了就好。现在才想起来,原来,我们一直是朋友,只是朋友。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我的空想。

  你牵着他的手,走到我面前。我久久地盯着曾经与我手拉着手的那只白皙温暖的小手,一时间发了愣。

  “嘿,阿北。”你称呼了很久的昵称,我竟在这时无法接受。

  “他是季卿。我男朋友。”你自豪地挽着他的手臂,我又是尴尬的笑了笑,“他是林北,你不在的那段时间,都是他照顾我的呢。”你一如既往的用着温柔的语气,转头对你身旁的男孩说道。

  我明显地感受到了从男子身上传来的敌意和醋意,连忙为自己辩解:“我和南没有什么。”似乎有点做贼心虚。但我又放心了,这个男人,很在乎你,这就足够了。其实有时候幸福不是一定要在一起,只要远远的看着你幸福,也就足够了。突然想不明白自己何时变得如此伟大,有点想不明白……

  我与季卿,就这样有了初见,但之后,我很少遇见他,几乎没有遇见过。

  突然觉得恋爱真如樱桃一般,初尝时,是如此的可口甜蜜,可到久了,你细细品味时,却有了苦涩。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与我谈论,有时还会向我倾诉,只是话题中,似有似无的掺插了季卿的事。说你们吵架了,吵架的原因等等。我有点想笑,你们会为了作家的性格有了纷争,会为了一首歌的歌词而吵架,会为了明天的天气而闹矛盾。我只是一笑了之,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我觉得,有时沉默更能解决问题。你清楚地记得你们吵架的次数,但你似乎忘了你们一起去邂逅那场蓝色的雨的,梦想。我好像不应该管你这么多的。

  第二次见到季卿,是在一个雨后的黄昏,我帮母亲买酱油的时候,我与他的相遇,我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蓄势。

  “这场雨,下了好久,很是郁闷。”

  “这是看物理程度上的一定量的变化。”我淡淡的说。

  季卿的眸色我感觉到了寒意。“它太压抑了,可是它懂得什么叫真实。我和你,显得过于的掩饰。”他的冷眸似乎要把我贯穿。

  “你想说些什么。”

  “离开她。”

  “这是我个人的不定因素,外加这世界的干扰,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

  “你知不知道我们很多次的吵架原因都是因为你。”

  “我怎么感觉不明所以。”

  “我求你了。”

  “如果你们之间还有爱的话,那么你就要给她一定的人身自由。不要干涉她的私生活。”

  对方传来了沉默,我转身就离开了,我手里将还提着母亲的酱油。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我怕说多了,就把我自己的真实情感暴露了。季卿的敌意没有错,但我却有了不安感。

  X.e

  班上转来一个新生,在高三这段时间,还有新生转来,我想想就觉得好笑。现在的我,已经不再对那些鲜红的分数无所谓了,当看多了母亲的笑颜与操劳后。我开始渴望每一次的高分,就像鱼儿开始妄想离开水面。

  现在的我,经历了一点多的蜕变的我,不再是当初用长长的刘海遮盖住自己的神情的我了,或许我该给自己标注一个愤青的名号。她叫陆敏,应该是敏而好学的那个敏吧。我是这么想的,因为她第一次转来就把我们班的第一给霸占了,导致我在我们班的班级名次又掉了一位,我有点小小的愤怒。

  平淡无奇的生活,看着黑板上鲜红的数字,想着距离高考的天数。我的课桌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份粉红色的类似贺卡的一张硬纸片。其实这种东西我家里的那个小箱子里已经有一叠了,但我并没有看里面的东西,纯粹是因为一时的好奇做了收藏。

  但今天,我想到了季卿的一句话,我又想到书上的那一句:明明是一个很强悍的男子,却在爱情面前输得一败涂地。我打开了那张纸片,没有看过于华丽的词藻,目光飘到了末尾的陆敏二字,我抬头,朝陆敏的方向望了望。四目相对,空气中只有尴尬。

  情诗写得很美好,但我想我与她只是朋友。

  季卿走了,只留下一封书信,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南独自靠在我的肩膀上哭泣。可我无暇去睬理这些,我想,我还要读书,还要高考。黑板上的倒计时越来越接近,高考的前夕,一中放假了。南过来给我鼓励,单纯的朋友之间的鼓励。

  我忽然并不想去参加高考了,因为我一想到即将于南分离的场面我就显得有些感慨的伤心。但是想到母亲的眼神,我又抛弃了这所谓的念头。考就考了吧,我学着非主流向天空喊了一声:“操他妈的爱情,操他妈的高考!。”松懈完了,我犹如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躺在床上,空洞的想着。

  X.f

  高考考完后的日子,我像一只焦躁的狮子,囚禁在家的笼里,在家中等待着通知书。看着比我还要焦躁的母亲,我感到嗤之以鼻。经历了风风雨雨,竟比我还焦虑。

  通知书到的那天,我没有打开来看,而是到了你所在的班级,跟你做着道别。接着,我又看到了季卿,那个阴沉的男子。如果缘分就是这种东西,那我宁可不要。季卿直愣愣的盯着我,让我有些不知所测。最后,硬是在他的那双鹰眼下,我们分别了。

  看到通知书的那一瞬间,我有些惊讶,我是该说这是奇迹还是狗屎运?母亲兴奋的眼角已经有了泪水,殷红的眼眶让她忍不住去擦拭。我没有多说什么,考试讲的就是运气,至少对于我而言。但幸运的事情并不是长久的,我想,我也该有一份了结了。

  毕业会上,陆敏告诉我,季卿约我们去蓝山那边玩一下。我觉得我不好的预感总是很对的,当我们悠然自得的喝着咖啡时,明晃晃的刀子就这样冲了进来,在橙黄色灯光的照印下,闪到了我的心里。直觉告诉我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履行了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我把南和陆敏推到了门外,用身子挡住了门框,看着她们含泪的离开,那种哀伤,不可名状的象征。我忘记了刀在我身上肆意乱割的感觉,只是恍惚中,好像看到了季卿嘴角那抹似有似无的弧度。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了一栋建筑物中,四周都是白色的,貌似还听到母亲的哭声。我想起身为母亲擦眼泪,却发现自己的手略过了母亲苍白如纸的脸。

  我走向门外,看着雨滴落在窗台上,雨打在洁白的围墙上,似乎显隐着蓝色。

  蓝色,是一场蓝色的雨!只不过那个南要等的人,还能不能够回来?

  ——曾一度以为自己看透了所有,却不曾想到自己早已深陷,身不由己……

初二:Wang

标签:母亲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