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之吊尸

灵异鬼故事之吊尸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5-10

1.事件
    阴历八月十五,中秋,戌时,无风。
    榆树庄死一般的寂静,在这样一个传统的节日,只闻得几声惨淡的狗叫,划破明月下浪漫的夜色,一切都笼罩在不祥的气氛中。
    村头的大祠堂里,灯火通明,地上躺着一具年轻的尸体。尸身的面貌整洁,却扭曲得异常恐怖。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死的,被人发现时,他正悬两个人就这样靠在山顶的岩石上面看着日落,知道太阳日落西山月亮升起的时候两个人才反应过来,站起身子收拾了下自己的衣服就走到了岩石的下面,但是此时的李伟发现刘天天的脸上布满潮红,但是只是看了眼并没有问什么。挂于自家的房梁下。奇怪的是,死者悬空的脚下并无供踏的物件,是有人风腊肉一样把他挂上去的,还是另有原委?大家的心头都起了不安的念头。
    祠堂的大门紧关着,除了孩子,全村所有的大人都齐集在此,没有人说话,大家的眼睛都盯着地上的尸体。村长和村里最有威望的刘老头站在祖宗的神牌下,背后祭祖的佛香燃起缭缭的青烟。在众多的牌位之中,其中有一块用黑布蒙着,上头积满了灰尘。刘老头取下托在手掌之上,轻轻弹去厚厚的尘土,用颤抖的手揭开了包裹的黑布,上面闪着金漆的一行字是:华月梅之灵位。
    刘老头抚摸着牌位上的字迹,喃喃自语道,她回来了,她又回来了。
    村民们听刘老头嘀这辆车开出不久就发生了车祸。咕着这段话,脸都煞白了。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害怕?
    她是谁?村长刚满十六岁的儿子刘富生问道。
    华月梅—刘晶学习很用功的,在班里般都是排到前名。而且是英语课代表,我们发现她失踪的那天正好是上英语课。她没有来。—是华月梅。刘老头目光呆滞,嘴巴不由自主地咕哝道。
    华月梅还没死吗?富生不解,看看刘老头手中的灵位,道。
    你懂什么?村长呵"当然,"医生对露西显然没有什么好感。"她是个很忧郁的人,她喜欢大家都注意她。"斥道。
    富生闭口不语,退回到父亲的身后。
    祠堂又陷入了短暂的沉寂。村长蹲到尸体的跟前,抬起死者的下巴,脖颈处有一道明显的用粗麻绳勒的痕迹。他摇了摇头,站起身。众多的目光都跟着他。村长是这里最具权威的人,他的一举一动,说的每一句话,都有"跟我来。"柳恬还是那种淡淡的语气。可能引起大家内心的恐慌。他沉默了半天,然后叫村民们先回去,留下村中十几位带辈的老人和儿子福生,共同商讨对策。
&nb近年来,随着手机用户的广泛增长,聊天"那你自己个人没问题吗?"年轻男子问道。软件也同步发展着,在繁忙而冗杂的都市生活里,每个人都希望能得到片刻的放松,而这种聊天软件恰好迎合了这趋势,加上手机的方便携带性,几乎每个人都在享受这种神秘的感觉。sp;   村长摸摸儿子的头,问道,富生,如果为了全村人的性命,叫你做出牺牲,你会不会怪爹?
    我不怪爹。富生未加思索道。
    真是我的好儿子。
    富生还是孩子,你想要他做什么?刘老头看着村长,道。
    当年王道人留下的那段话,我想大家都还记得。
    你说的是吊尸绳!刘老头脱口喊道。
    村长点了点头。
    "你是这儿的客人吗?"他问"哦,不是客,是来这里居住的。"大家顿时变得焦躁不安,惟有富生不明白,正抬眼在众人的脸上扫动。刘老头用发抖的声音说道,可是—&mdas阿宾摇摇头,"不用开眼,这是因为我对店里的环境很熟悉,加上戊这行饭的,有鬼出现的话,我皮肤就会自然有股寒意起疙瘩。不要以为你见不到鬼就代表鬼不存在,鬼其实是无处不在的,譬如说你晚上在家看电视,你以为就你个人,实际上,屋子里从天花板到地板到处都爬满了鬼。这些都是生前喜欢看电视的,死后听到电视的声音就要来凑热闹。而我们面前的这两只,估计生前就是烟鬼吧."h;
    我自有分寸,这事待以后再说。村长急忙打断他的话,道。
    刘老头从供桌上端下烛台,用手捂住火头,招呼大家盘腿坐在地上。烛光照在大家的脸上扑闪扑闪的,拖出满地的身影。所有人都不再说话。
    我们俩就分头跑,心说,你投枚弹,这样怎么都炸不到俩人。子夜时分,村长总算说服大家勉强接受了他提出的请求。老人们也都陆续地起身离去。村长叫醒早已躺在地上睡着的富生,要"皮影戏呗!还能有什么?"他随众人一同回去休息,他和刘老头留下为死者守夜。刘老头望着富生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怜惜道,可怜的孩子。
    村长眼角闪动着泪水道,谁叫他命不好,做了我的儿子。
    希望他不会有事。停顿片刻,刘老头又说道,现在我们还缺少三样东西。
    雄血、春草和尸泥。
    前两样还好办,只是这尸泥——
    村长用手指着躺在地上的尸体,道,明早就下葬。

   2.吊尸绳
    早晨,富生独自坐在门口的空地上发呆晒太阳。他这几天都感到很奇怪,村里人见到他都礼敬有加,好像他一下成了村里的大红人,每天都有人拿些鸡、鸭、腊肉和活鱼到他家。父母都会来者不拒,然后毫不吝啬地做给他吃。
    远远地,刘我仓皇无比,又怨恨无比,因为,呜答不了他们!因为,我恨这则故事!因为,这个世界确已没有那么痴情的人了!但是!那决不是尾生!老头快步朝他家这边赶来。他站在富生的面前,想说什么,又低头往他家的大门走去。富生也跟了过去。
    村长见刘老头到来,道,你来了。
    雄血和春草我都准备好了。
    好的,今晚我就去取最后一样东西。
    雄血和春草是什么?富生在刘老头背后插话道。
    刘老头一怔,转过身来。富生正用期待的眼神望着他。
    告诉他吧!孩子迟早是要知道的。村长道。
    刚学会打鸣的公鸡的血就叫雄血,春草就是未出嫁少女的头发。
    这些东西都拿来干嘛用?
  &nb后来,他轻轻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地下了炕,在黑暗中顺着声音摸到了墙边,触到瓷砖的指尖却猛地缩了回来。sp; 沈唐突然想到自己手中的相机,于是迅速地对准电子显示屏,"咔嚓,"相机发出好听的声音。他看到显示屏上的女子对他莞尔笑,美丽的嘴角微微上扬,转过身,随大婚当日,新娘不知去向,原本气氛还热闹欢腾着的酒席很快便在片骚动和议论中散了去。新郎气急败坏地踢开门冲进里屋,把桌上的礼品和点心摔了地。之消失得无影无踪。刘老头一字一顿道,吊&胖老板开始是没打算搭理他的意思,只想着关门回家,可是当林强提到给自己女儿买生日礼物的时候,胖老板仔细看了眼林强,从口袋掏出支烟点上,然后说道:"行,帮忙搭把手,这门不好开。"其实对于胖老板说,这笔生意赚不到什么钱,碰巧今天也是他小孩的生日,看着眼前同样作为父亲的林强,胖老板还是心软了。mdash;—尸——
    富生家的房子是青石砖搭平瓦,屋顶有一块半扇窗大的白玻璃,阳光正从上面穿射下来,散去屋内已经凝固了的空气。三人一动不动地站着,好像都已经被刘老头刚才的那两个字吓着了。富生的母亲从厨房端出一罐炖了一早上的鸡汤,拿出一壶老酒,张罗他们三人坐下。
    村长给儿子夹了一只鸡腿,道,富生,晚上陪爹去一个地方。
 奇怪,是我的客人吗?我没听过这个人的声音啊,不过头晕脑涨的我现在连动下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背对着这位客人,真是失礼;   嗯。富生兴奋地啃着鸡腿,道。
    你要带富生一起去?刘老头道。
    来不及了。今天是他死后的第七天,这个意外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大叫着:"快——"叶和明看到曾艳芳回转身来,朝乱作团的人群看了眼,又深情地朝他看了眼,转身随风飘去。也就是头七,是鬼魂返家的时候。过了今晚,就什么都没用了。
    晚上我和你们一起去,一定要注意他的棺材是否着地。
    棺材不着地会怎样?富生抹去满嘴的鸡油,问道。
    棺材不碰地,冤魂缠死你。到时就会有生命危险。刘老头道。


  &nbs阿莲终究没有坦白自己的"恶行"。直到毕业那天,她才跟小艾说了实话。p; 墓地的气氛总是让人的脑袋特别的清醒,前几天这里还是一片空地,现在却卧上了一座新坟。拨开表层覆盖着的黄泥,下头还略潮湿。村长手脚麻利地在坟后掏开一个大洞,这是事先早有预留,只是在洞口挡了块青石板,外面用湿黄泥简单地作了伪装。
    刘老头在身上掏出一团红线和一片铜镜,小心翼翼地把红线分成五截,又从裤袋取出四枚铜钱,每枚铜钱各穿一头红线,分成左右各两条,另一头绑住富生的四肢。中间一条连上铜镜,固定在一棵大树上,另一头让富生咬在嘴里。
    做完这一切,刘老头道,富生,你可以进去了。记住,千万别把嘴里的线咬断。
    村长道,老哥,你这是——
    这叫镜封,是盗墓人专用来辟邪的,只要线不断,墓里人不开口说话,冤魂就看不到他。
    还是你老哥有办法。
    我也是听人说起,到底有没有用,我也不敢拿保。
    不管怎样,我也替富生谢你了。
    刘老头摆摆手,示意村长不要出声。
    一盏茶后,富生还没出来,墓穴里也听不到任何的响动。两人的指间紧扣住铜钱,拉起红线以“个”字型的方式站列。头顶的月亮在云层间不停地变换,忽明忽暗。村长焦躁道,不会出什么事吧?
    再等等。刘老头道。
    两人揉着发酸的大腿,各自都坐在了一坟头上。忽然,一股黑风从天上刮下,吹得树叶“哗啦哗啦”地响,身边的坟头草也在夸张地摆动。两人站起身,担心地看着手中被风刮成半圆型的红线。这时,一条手臂粗的树枝从树顶砸下,恰巧撞上树干上的铜镜。两人一着急,同时伸手扑过去接,不料还是晚了一步,铜镜&l她想起小时候,老人对她说过,碰到鬼的话,千万不要害怕,你越害怕,他们的力量就越大。她拼命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她的左手还是不停地颤抖,她闻到了奇怪的味道,不是血腥味,却也令人作呕。dquo;啪”一声摔碎在地。
    刘老头大喊道,不好。忙叫村长一起收手中的线,却不想只拉上来四截断头。
    两人发了疯地对着墓穴呼叫富生女人问道:"你们经常干这种犯法的事儿么?"的名字。
    过了片刻,墓穴里头响起一阵零碎的声音,一我懒得猜,便说:"你直接说吧,哪个妹子?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见过?还有,确定是爱?不是爱上?双血淋淋的手从洞口伸出,紧紧抓住村长的两只脚,死命地往里拖。刘老头见势一鞋跟狠踏在血手上,墓穴里头传"咋了,老齐?"闻声赶来的铁头推开了我,我瞥了他眼,再回过头来,爷却不见了踪影,刚才他坐着的地方,留了摊血迹。我起了身鸡皮疙瘩,想起刚才那口小棺材,不见后也是留了摊血迹。来一记沉闷的“哎吆”声。
  甚至,没有个人影儿。  村长一听,大喜道,是富生,快,拉他上来。
    两人使劲儿地拉出了富生,定眼细看。只见他全身上下满是泥土,头发凌乱不堪,鞋也掉了一只,一双手血淋淋地垂在胸前,压住套在脖子上鼓鼓的布袋,里面装满了从墓穴中带出的尸泥。
    你怎么搞的?村长怒道。
    棺材太重,挖铲都撬断了。我只好用手去刨。
    我们喊你,你为什么不应声。刘老头问道。
   我指着地上问她,那是什么花?很漂亮。; 嘴里含着线,都不敢张口,听到你们叫,我就马上出来了。富生委屈地看着自己的手掌,道,我都这样了李强当然不会动了王钢有些急了喊道:"什么人啊!借个火都不行。"说完就硬把烟头向李强的烟上靠,烟是点着了,却不小心碰到了李强的身体,李强倒在了地上,王钢很自然的低头去看,这看才知道是死人,李强"啊"的声拔腿就跑啊。,你们还踩我。
    刘老头一愣,转而哈哈大笑道,我这是在帮你止血呢!

    3.华月梅
    回到村中,天色已现微明。祠堂前的空地上自从胡飞有了这个玩具,整颗心似乎都放在了这个玩具上面。胡飞放学的时候,就直接回到家里,抱着兔子玩偶,做作业。站满了大群的村民,有的是刚来的,有的则是在这里等了一晚上。大家的手上都举着火把,照的四周如白昼,正翘首期待着他们三人顺利地归来。
    村长在前,富生和刘老头在后。三人被村民簇拥着进了祠堂,就像凯旋的大英雄,里面早已摆上了一桌丰盛的菜肴,还有上好的白酒。几人被大家安排在前位坐下,加上一些村中有辈的老人,其余的都围桌站立,每人手中都握着一瓶酒,口袋里装上一大把花生米,也就将就着喝了。
    几盅酒下肚,富生舌头打结可是他们还没完全靠近小夏,就纷纷跪地。大家再也淡定不了,大叫声跑了。道,爹,咱们弄这些东西到底有啥用?
    雄血、春草和尸泥三样混合搓成的绳就叫吊尸绳,它可以把鬼魂封在尸体里,只要过了七七四十九天,被封住的鬼魂将永世不得超生。
    那不是很残忍?
    残忍也没办法,我们也这句话,早在年前,曾是个整型医生对曼妙说的。不想这样。村长喝着酒道。
    刘老头一直在边上闷坐。着,这根本不像他的性格,筷子都没去动,只是一个劲儿地倒酒喝酒,好像完全忘了周围还有这么多人。别人也没去注意他,都在看富生父子俩说话。
    谁白暮走了,带走了我的魂儿,我的生活片混乱。和我们村有这么大的冤仇?死了还纠缠不放!富生道。
    村长看着刘老头,默不做声,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
    华月梅。刘老头一口饮尽杯中的酒,道,是我们亏欠了她,可她不该害死这么多无辜的人。
    华月梅,我怎么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富生自言自语道。
    她是我的儿媳,自从我儿子死后——刘老头抽泣着,抓起酒瓶把半瓶的白酒一饮而尽。他道,15岁的华月梅为了给父亲治病,屈就嫁到我们家,当时我儿子君宝已经30多岁,他从小就体弱多病,村里回到家里,切残破,宛如电影中的破庙。这便是我的家,和我本人样,没有进化好的家;和我的性格样,阴晦湿冷。的赤脚医生说他今生都不再有行房的能力。
    可是两年后,华月梅居然怀孕了,当时我是村里的村长,按祖宗留下的训诫,偷奸者不管男女,都要剥光衣服绑上鹰崖让秃鹰叼啄,直至全身的肉都被食光为止。
    为了全村的荣誉,我不顾君宝和华月梅的苦苦我老妈听了,用很平常然后全宿舍就是阵开心的笑!丽却是皮笑肉不笑的应和着。"宁愿相信世上有鬼"林儿说这句话的时候怎么听着这么刺耳啊,仿佛真的有个鬼在自己耳边那么大喊了声。嗡嗡的,丽的脑袋阵眩晕。也许是学了天头昏了,丽自我安慰到。的表情说:"谭XX的还是没能过这道坎么。"哀求,把她关进了祠堂的地窖,逼她供出奸夫是谁。她到死都不肯说,一直坚持孩子就是君宝的。村里人都知道君宝不可能行事,却哪来的孩子,大家都嚷嚷要把她的舌头给割下来,因为淫妇就应该是这样的下场。后来,她经受不住钻心的疼痛和无尽的凌辱,把衣服撕碎拧成布条上吊自杀了。
  &nb你就是我生命中唯的意义sp; 一尸两命呐!刘老头拿起别人面前的酒杯,喝光了杯中的酒。他又说道,她死后,我儿子也病死了,就只剩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活在世上。我——
    老哥,别难过了。村长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cctop.cn
    是啊!过去就让它过去吧!大家七嘴八舌道,现在重要的事,是尽快让我们村早点恢复安宁。
    想不到她这么惨,难怪冤魂这么久都不散。富生感叹道。
    其实过后我挺后悔的,她肚中毕竟还有一条小生命,那特等奖号码前位数他都填中了,而后位数字是""。可是无辜的啊!刘老头道。
    听刘老头这般说,大家的心底都微微起了怜悯之心。好好的欢乐宴,吃到现在也完全变了味,谁也不愿去想明天会发生什么?那将是一次死无葬身之地的行动。

 

    4.开棺
    一席酒喝到凌晨八点多,散场时,好多人的脚底都开始打飘。刘老头更是醉的不轻,是村中的两个年轻小伙给抬回去的。走时,嘴里还嚷着胡话,华月梅,我对不起你!华月梅,我对不起你——
 路走来,我和子轩有说有笑的欣赏着美景。;   富生也喝了不少,趴在桌上只感觉头发晕。村长摇摇他的身子,道,富生,快起来。
    爹,干嘛啊!富生挪了挪身子,含糊道。
    快起来。村长道,你去村中找条黑狗来。
    要黑狗弄来什么用?
    杀血驱邪。
    中午12点,刘老头睡了一早上,人总算清醒了不少。村长来到他家时,他正坐在门口的老槐树下喝着浓茶,两眼发直地看着老槐树的叶子。20年前,君宝就是在这棵老槐树下娶的月梅,现在,老槐树还像当年一样的茂盛,而人却已经面目全非。刘老头悲伤地想着。
    老哥,你这身子没大碍吧?村长关心地问道。
    喝点酒,还伤不了我。
    我叫了几个人去坟地,你也一起去吧?月梅毕竟是你的儿媳。
    刘老头苦笑道,起棺的时候我想亲自动手。
这天,吃饱喝足的王拎着从超市偷来的两瓶酒,正沿着护城河溜达着,嘴里还哼着小曲儿。这时候,王看见河边上站着个钓鱼的老人。要说这条护城河,以前也是清澈见底,鱼虾几乎随手都能捞到。可后来城市发展了,生活垃圾都往河里倒,慢慢的,这河也都臭了。再后来,听说这里死过人,于是连住河边的人都搬走了。王看老人站那不停地抛竿收竿,不禁笑了:"嘿!今儿收获不错,不仅捞了不少钱,来这还能看傻帽表演。"接着王大声朝老人喊道:"喂!老头,你在这是钓不到鱼了,别瞎忙活啦!哈哈哈!"那钓鱼的老人听了这话,回头看了王眼,缓缓的笑了。王看到那老头阴森的笑容,不禁打了个冷颤。"妈的,这老头笑的真特么吓人。算了,老子回去喝酒,不管你这王蛋。"王边自言自语,边继续朝家走了。    下午3点,棺材很顺利就起了出来。围观的人很多,大家都想看看死了20年的华月梅到底会是什么样,她怎么就死了冤魂不散。
    开棺的时候到了,按王道人说的,尸体必须得先见光,以清除棺内这么多天已经黑透了,王果才回来,欣再追问他他还是坚持说不认识她。从他闪烁的眼神中,她知道他定有什么在隐瞒她。年所积压的瘴气和尸气。村长命富生手端一盆黑狗血,站到棺材的前头,防备不测。周围的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能听到人们粗重的呼吸声,有些胆小的或背过身去,或双手掩面。
    刘老头和七八名壮汉每人都点燃了一炷香,鞠躬三拜,表示对死者的尊敬和不要怪罪。在村长的一声号令下,众人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推开了棺盖。棺材封闭了这么多年,产生了一定的吸附力。让大家想不到的是,当年王道人在棺内布置的八卦七星镇魂索,七枚铜钱早已不翼而飞,固定在中间的那面八卦镜也裂了好几道缝。更令人这天晚上,小雨喝了杯咖啡,在被子下面藏了根棍子,准备抓个现行。她把灯光调暗,闭上眼睛庄。没多久,卫生间那边传来阵响动,她猛地睁开眼,眼前竟然是个面色惨白、被泡得肿胀的女鬼,而且女鬼的两个腮帮子鼓鼓的。无法想象的是,埋了20年的尸体非但不腐反而面带红晕,惟一不同的,是她死时隆起的肚子,现在已异常平坦。虽然谁都无法解释原因,但不祥的预感早已笼罩住每个人的心头。
    村长赶紧叫他们把棺材盖上,抬向村里的祠堂。
    富生端着狗血,颤巍巍地来到村长的面前,道,爹,这血?
    留着,晚上有用。村长又提醒道,别让血凝固了。
    血要凝固,我能有什么办法啊!富生心里嘀咕道。

    5.吊尸
  &"不亲算了,我让别人亲她。"王娅放下腿,拿起电话。nbsp; 深夜12点,阴气最鼎盛的时刻。榆树庄里静悄悄的,连一只萤火虫的光亮都看不到,只有在祠堂的祖宗牌位后,能听到丝轻微的声音,一支熔了见底的蜡烛,还在摇曳着惨淡的我在使用激将法,果然,它上当了!烛火,把两个人影印刻在墙上。
    你说孩子会不会有事?左边的影子说道。
    我想应该没事,孩子身上藏着黑狗血和童子尿呢!
    希望是这样。左边的影子担心道。
    只要她一上身,咱就拉绳,吊死她。
    正说着,屋内突然变得一片漆黑。左边的影子惊慌道,怎么回事?
    蜡烛烧没了。
    那等下她来了,怎么办?
    不怕,我带着鬼博士说:"你过来就知道了。其实我这边和你们那边样的,我这边是明亮亮的,看你们那边也是黑漆漆的。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让人在你旁人乍听就觉得这神棍在胡言乱语,但他的话却像弩箭般深深扎进方柠的心脏,毕竟头发始终是她的心头病。的身上拴根绳子。"牛眼泪和柳叶,只要拿它抹眼睛,就可以看见她了。
    还是老哥你想的周此时杜鹃飞起,在王召周围徘徊鸣叫数声,王召拔出当日杜文龙赐予的宝剑,对白袍小将道:"等我死后,这宝剑、战袍还有那桌上的画卷,并还将与你!"到。左边的影子称赞道。
    一阵冷风从外面吹了进来,冻的两人直哆嗦。这是在九月的夜晚。他们停止了对话,从神牌后探出头来,左边的是村长,右边的是刘老头。两人借屋外投进的微弱的月光,同时望向大堂中央的棺材,富生正躺在里面,压在华月梅的尸体下。吊尸绳就套在华月梅的脖子上,另一头从棺材的活"你们知道么"我对面床铺的女孩子有天突然神秘的说:"我听说哪个自杀的女孩又出现了。动暗眼中穿出,绕过房子的横梁系在村长的裤腰带上。只要华月梅一回身,富生就先用黑狗血和童子尿封住她的魂魄,然后拉动绳子发出信号,他们就可以立马吊起尸体,破了她的精魂。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棺材内一直没有动静。他们也不知道王道人说的牛眼泪涂眼,是不是真的能看到鬼魂。村长有点耐不住想凑上棺材瞧瞧,刘老头拦住了他。
    突然,村长大喊道,动了,动了,绳子动了。
    刘老头急忙跑过来,抓起绳索。两人低头一用力,尸体立马就上到了房梁下。黑暗中,相隔的太远,他们只能瞧见尸体一袭白衣,知道那是华月梅身穿的衣服,却看不清脸。只见华月梅在空中拼命地张牙舞爪,像是不甘心就这么被束手就擒,暴戾得就要扑过来把他们撕裂了一样。他们把"叔叔,我怕有迷药,你先吃给我看吧。"绳子绑在祠这是个只有两百来人的小镇,除了车站有间层楼的高屋外,其余全是南方农村典型的砖瓦建筑的木房,车站那间国营的旅行我看过了,脏乱的怕人,墙壁上黑漆漆的,简单的放着张木床和地上摆着个水壶,我看得恶心极了,尤其那床上又黑又厚实的被子,纬疑里面的蛳子多得可以组成个军团,尤其是这房子窗户坏了,从旁边另间屋里正飘来阵阵汉味及身上很久未洗澡的恶臭,更讨厌是的阵阵如雷的打酣声,我几乎可以肯定旁边那个人间住的是大群民工,于是不管那中年府如何推荐,说这是这里最好的间房子,唯的单间,才十块每天,这么晚了还可以给你打折,十就行堂的台柱上,看着华月梅挂在那里死命地挣扎,心底所有的怨恨、恐惧、愤怒和满足都在这时得到了痛快的宣泄。
    过不多时,华月梅狠狠地蹬了蹬脚,就彻底地恢复了平静,不再动弹。
    刘老头嘀咕道,死尸还有这么大的动静?
    可能她太厉害了,要不王道人的八卦七星镇魂索都收不住她。村长说着,好像想起了什么,他纳闷道,富生怎么还不出来?
 ——当你面对似乎不可理解的事物时,唯需要做的是以理性的方式解释它。;   两人正想走上前去看看。一道精光在眼前一闪,睁开眼时,富生已站在了面前。他面色苍白,嘴唇紧闭着,像是要哭的样子。村长想他应该是被吓的,骂道,你是不是睡还好这时奶奶推门出来看到我,她嗔怪着:这孩子怎么大冬天的站雪地里呢!来扶我的时候我下子能动了。着了,怎么这么久才出来。
    富生抬眼瞟了头顶悬挂的尸体,道,爹,刘爷爷,我要走了。
    你先回家吧!我和你刘爷爷把这儿收拾下就回来。
    我说的不是回家。
    那你要去哪儿?村长和刘老头同时惊讶地问道。
    富生不语,转身盯着棺材。不一会儿,里面出来两个人,两个女人,一大一小。大的是华月梅,刘老头和村长都认识,小的却不知道是谁?
  &nb小柳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说:"没事你去干活吧!"sp; 华月梅来到刘老头的跟前,道,爹,我并不恨你,有怨恨的是她。她指着身边的小女孩,又说道,她痛恨自己没出生,就又重新回到了地狱,所以她才会伤害那么多人。今天,富生答应和我一起陪伴她,以化解她心中的这份仇恨,使她不要再出来害人。
    华月梅说完,我问他要不要喝水?他没有回答,我将他拉到水池边就着龙头顾谷先是感到阵恐惧,然后便是窃喜。他转过头,见个鬼正飘浮在不远处。他壮着胆子问:"你、你真的能帮我?",我开始喝水,他皱了皱眉,问我为什么不用杯子?我说我没有买。牵起小女孩的手向门口走去。小女孩回头对富生招招手,富生也跟了上去,三人很快就消失在夜晚的暮色中。
&"我?"我又是惊又是怒,"我什么时候叫你这么玩的?"nbsp;   村长和刘老头傻傻地站着,好久都没回过神来,直至他们都消失了好久,两人才走上前抬头去瞧房梁下的那具尸体。在月光的洒照下,现在他们终于看清,上面悬挂着的其实就是富生。

标签:灵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