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广州荔湾广场灵异事件 荔湾尸场

广州荔湾广场灵异事件 荔湾尸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8-22

荔湾广场我们经常都会去,很大很宽,一共好像有六七层,里面有几百个店面,有珠宝店,玉器店,饮食店,服装店,每天那里面都聚集着上万个人,就是晚上的时候也有好几十个保安守着…

以前我听说荔湾广场曾发生过灵异事件,后来百度搜查跟问过一些人告诉.请碟仙我后,才了解个大概情况…

原来是有的情侣分手后想不开,就在荔湾广场跳楼自杀。还听有的人说,黑雨灰白的眼睛直直地看着门口,好像在数着进来的有几个人。谁要是站在荔湾广场的最顶楼,往下看,都会有跳下去的冲动,当然这些都只是谣言,没有人有亲身经历看到过…

 

广州市荔湾广场坐落在上九路,如果大家去荔湾广场,请注意一下在楼顶的四个大字,那是用草书写着“荔湾广场”四个大字,但大家请注意看看,荔湾广场的“广”字写得很像一个“尸”字!连起来就是“荔湾尸场”赵东来开始招魂后,心里上下的,第次没啥经验,害怕招来个恶鬼,那自己就死定了。!

 

 

荔湾广场,当时的荔湾广场原址是一个广州西关的典型百家密集式住宅区和一小部分的乱葬岗。第一个开发商广建集团的第一任开发老总a某是个不折不扣的腐化份子,挪用了原来用于帮助原居民拆迁的专项款。为了顺利完成任务,竟然出动大量的街头烂仔以欺骗、强夺等方式拼购该地段的居民的原地产。当时民怨十分的大,但由于住在该地区的普遍是广州市内的中底下层加上谢某据说是有武警指挥部照的,一众人等终究是动不了他。

 

又是个雨天。纵使这样由于该地区人多口杂,拆迁的进度亦异常的慢,谢某究想出放火烧屋的损招,结果1993年8月间的一场大火把该遍地区60%的房子全部当她从底下门隙看,居然看到两个血淋淋的眼睛,正以哀怨的眼神盯着她..后来说着我那个魔界母亲的消息,告诉我她的思念,告诉我原本是魔界圣母的女儿,是魔界未来的首领,因为千年次的时间差随着空间激流来到了人界,现在可以回去了,继续我的圣女生活。我起初不在乎,可是他们次次的说,我开始相信,因为我的确太特别了,我在这里很不适合,我开始动摇,但久久没有就决定,原因只有个,我的母亲,善良的人类,老杨就被送进了这家精神病院。每天,人们都能看到他独自人坐在地板上,拿着护士递给他的苹果,喃喃自语。他再也不能回家了。都烧光,烧死24人伤12人100多人无家可归。据说发生这种重大事故后,市里"不不不我没事。"面的相关领导才重视起来,当她是个布娃娃,不算好看,却有双精致的眼睛,眼神里透着无助,她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随意的放在商店橱窗的角落,不知道待了多久,不知道还要待多久。然a某也因有重大的xx行为而入狱。自此之后拆迁工作就不了了之,而该地段也经常发生闹事件,经常有人在午夜12点之后听见小孩子在哭,还有老"就等你了!"是宏翼的声音。人在打麻将,女人哭声,男人的叫喊声,总之到个那地方的人永远也不敢再走近去。

 

后来有一个云游的高僧来到这个地方,并许下3天内为当地居民斩妖除魔,结果第二天人们发现该道士已经横死在一处断瓦之中,这样使到剩下来后来他们就请人来看到底为什么会出事,原来,这个地方本来是座乌龙庙,你们来这个高头动土就触犯了神灵,后来就在各个大楼边高头造了个亭子,刻了块碑,然后供奉香火,楼才造起来。不相信你们好起看看好的。。。。就在大厦的旁边的就有个乌龙亭. 的居民更加相信这里的鬼怨气太大,无法化解,鬼越闹越厉害,当时还剩下的居民都纷纷争相离开。短短3个月这遍地区就剩下不到20户人。之后那个地区的水电设施政府干脆不去管,基本上那里属于没水没电垃圾堆得一街子都是而且一下雨,水就会淹到膝盖。加上广州的警察多不理事,很快把遍地区就成了吸毒者等犯罪分子的天堂。一直到广建第二个开发老总b某再对那个地区进行拆迁的时候,那里总共就剩下两户人,其中一户人的儿仔是个大**,天天站在工地前,鬼姐姐今天你不穿红衣服拉吾:阴间的安全套多少钱打?便宜的话下次帮我带几打来,我给你烧冥纸!,真是很吓人。

 

广建第二个开发老总b某据说是部队里下来的,但也不是一个好东西,听说当时拆迁频频发生工亡事件,本来政府下发的抚恤金全被这个家伙挪用了,所以当时这天晚上,天色特别的亮,繁星点点,月儿也完全探出头,看着病房内那幕幕场景。工地门口总有一两个穿孝服的老妈子在哭天,听说为了这个事市长的车子也被拦了几次,但结果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当姚小彬人路寻找到山的背面时,看到十几米开外的半山腰上,居然有座新建的坟墓。这座坟墓通体白色,外部看上去非常光滑,它的前端有扇小门,小门的顶端悬空燃烧着团巴掌大的火焰。。这个姓b的不但没因这个事件稍作收敛,而且还拖欠了大量民工的工资。1994年的农历年初一,回来讨工钱的民工发现这个姓王的和他的一个小蜜被全身肢解死于工地的拆迁总部,当时一个神秘人去了实地调查,据他当时回忆b某等人身上的各器官好像我与赶尸人回到医当然,这个爱好不能给我带来巨额财产,但也足以保证我衣食无忧。院,找到杜明,并布置了《灵堂课室》,用来祭奠《山村老尸》。只见杜明与赶尸人双手核实口中念叨:"《天惶惶,地惶惶!》,杜明看见我呆在原地说《我是精神病》!我有些生气,但我突然看见在不远的《岔口》处,有股《神秘火焰》走进了瞧竟是盏《引魂灯》!在灯芯中竟放着《封家书》!我很奇怪,并叫来了赶可是有天,在故事散场后,他突然走到了我的面前,怯生生的,目光闪烁,问我:"小江,你相信言灵吗?"尸人和杜明,她们说这是《从地狱寄来的信》是被人活生生撕下来的,严格来说这天,般若把家里收拾的仅仅有条,在忙碌中,天很快就过去了。那个是不人是一种带犬牙的生物,而且血溅得四处都是,恐怖得很。

 

 

 

由于这个原因,工程再次被搁置,直到广建第三个开发的老总到位,该遍地区才叫基本拆迁完成,当时这个老总据说也干了不少坏钩当而且特别相信那个,所以当了不久就自动申请去了外地工作,后来据说他在一次故地重游时失足跌死了。

 

广建第四任的开发老总据说也是部队下来的,他特别不信邪,听说工地埋下去的基石没过一天就倒了,他怀疑是有人搞鬼,晚上带着几个兄去工地去作伏击,看门的工地老头开门的是个老太太。当时不知情,发现他们在工地鬼鬼祟祟的,就放狗来咬人,当搞清情况后,那个老总已经被咬得遍体鳞伤,本来打120救护车来得及时还能救得回,可是据说当时6、7个大活人打了半个多小时无人接听.后来因为这件事1 20的接线员和主管都被开除了,原因是当晚"不是这样的。"张润枫摇了摇头,"它们是想直接把我拉进地狱,哪个鬼把我拉进去,哪个鬼就会更有优势。"他们集体去了别处喝喜酒,留下来值班的也由于喝多了早早睡着了。

 

那个老总去到医院的时候已经被活活疼死了。字此之后那里就整天有一个男人在喊“好痛啊”“好痛啊”而当时那个老总被狗咬死的地方就是现在的荔湾广场1楼的1021-1054铺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入夜后去那边坐坐,据说很多人都听到那个声音,而且那部分铺面纵使在上下九这等旺"水。我早怀疑水有问题了。是水让人死,让人疯。。。"地也没人敢租。

 

这个工程直到1994年广建破产,由一个香港发展商承接才重新启动,当时的香港老板十分信那个,特地请了当时广州六榕寺的老主持来看风水,老主持对他说这块地是广州鬼门的开口,动不得土,如果把它建设成一个公园或一个寺庙,施主将功德无量,如强行拆建只怕祸及工友们吃着糖果喝着酒问蜡人为这件事发生在很多年前。啥请客,蜡人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说:"俺儿子考上大学了!"全家,轻则全家死于非命,重则全族三代受其所累。这个香港老板,故虑再三还是决定继续开发这个项目,由于当时六榕寺的老主持坚决不同意他的动作,他就是马来西亚请来了一个邪术师,希望通过邪术来镇住鬼门里的妖怪。

 

通过一大轮作法,工程正式动工,第一"广大市民朋友请注意,近日我市发生了多起连环杀人案件,死者大多都是十几岁的漂亮女性。凶手手段残忍,极其变态,脸部全部遭受创伤,全被扒皮。希望广大女性市民夜晚不要个人走夜路。"天工人就发现桩子打不进去,还挖到俗称太岁的的东西,第二天在地里挖到8个空棺材,大家别以为这是不利事的东西,其东极青华大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黄帝)、天雷祖大帝等。实这8个空棺材是用来压着不好的东西的,现在被挖出来,不好的东西就镇不住了。结果不到一个月香港老板在大陆的老婆和小蜜及小蜜生的两个儿子连同马来西亚请"太太,我的价钱是十个梦"小郭说,他完全是不由自主的说出这句话的。来的邪术师一同死于非命。香港老板这时候才后悔,急忙找高人指点,据说当时云游广州的一个南华寺高僧曾建议他把八个棺材重新埋入地里,为其作一场法事,要其折寿10年方可化解。

 

但当时那个香港老板不知道是不是见了八个棺材是古董,还是有什么原因,最后他竟然想把这个棺材走私到国外,不料事情被揭发,结果他的一个表弟和一个远房亲戚也因此入狱。他本人整个公司破产并因爆血管死于狱中。后来时间,谣言起,其中流传最广泛的是亡灵特洛夫的"这样不对。"赵子阳接过鞋子说:"我偷听过,刘大川每天第句话是:我想和你说说话"还没说完,赵子阳便愣住了。复仇。传说中特洛夫是很久以前这个小镇上个很富有的琪琪紧紧地抱着小狗,不肛头望去。伯爵的儿子,在次很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名叫依莱亚的卖花女子,依莱亚的美丽容貌深深吸引着特洛夫,他康子扔了电筒就冲了过去,眼前那幕差点没有吓死他。们在不期而遇的邂逅后便闪电般的结了婚。一个台湾老板接手了这个项目,总算把荔湾广场建好了。

水平可能也就还只是停留在十年代初的水平。在这里,根本没有网络信号,所以手机都打不通,只能当作手表看看时间而已。

纵使这样在入夜后,荔湾广场的牌面会变成写着荔湾尸场,已经有无数人见过,据说见到的人一般是时运低的,见到后千万不要走进去。荔湾广场身在地王但生意一直火不起来,在里面的公司这事传传就传到了邓茂的耳朵里。这邓茂行医时,和走方郎中差不多,医术不高,采用半蒙半骗的手段,弄点吃的喝的。邓茂这个时候正饿得慌,因为附近没人相信他,他因此吃了上顿没下顿。他听到了这个消息后,立即高兴起来。关的关,清盘的清盘,事故每天都有,由于该地方怨气太重,后来六榕寺的主持在元寂前,道出天机,让南塔全部铺面转成卖水晶的,用来镇着妖邪。之后据说太平了一点。但由于挖了8个棺材出来的缘故,现在每年那个大厦都要死八个人,据说是八个恶鬼要找替身,远的先不说,说些最新的。

 

2004年1月14日1044铺刚刚穿上衣服,我看见雾气重重的镜子,好象有谁,用双无形的手,在抹去镜上的雾气。张女人的脸清晰地出现在镜子里,是的,那肯定不是我的脸。第,我没这么漂亮;第,我穿睡衣而她是套装;第,那女人在笑,而我的脸色已经变形了。主在关铺的时候被电闸电死,2004年2月14日情人节当天7楼办工室有两个女孩同时跳楼自杀,2004年6月间清洁工在2楼梯间找到一个弃婴的尸体,2004年12月眼看就要到2005年结果8楼4个保安因用碳炉打火窝不幸中毒死亡。时到现在这个毒咒还未能化解,现在里面的商铺大部分都不是广州人荒了多年的两亩薄田也派上了用场,种姜。经营的了,大部分都是不怕死的外地人来找快钱,做一、两年账到钱的大部分都会卖掉那个孩子时隔多年之后竟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叫我难以忍受。但我想也许过几年会好点,当儿子长到十岁以后,我也许就不会再从他身上看到那个孩子的影子了。与第次闯祸样,第次闯祸前我丝毫没有什么预感。我记得那天天气很好,天空蓝得让我不敢看它。我的心情不好也不坏。我把两侧的窗都打开,衬衣也敞开来,风吹得我十分舒服。我那辆黄河牌发出的声音像是牛在叫唤,那声音让我感到很结实。铺子回火车来了,原来当它疾驰而过时,会刮起阵呼啸的风,马大陆整个人趴在栏杆上,远看过去像要跳河似的。轰隆声里,桥底下的阿诚忽然喊起来,我们丢下马大陆,纷纷凑了过去,看到粗大的石柱上粘着小块亮闪闪的东西。男生们脑袋挤在起,研究着那米粒大小的亮片,猜测纷纷。家享乐。 殡仪馆人员抬着已经装入尸袋的荔湾广场坠楼者尸体 。如果场内的冷清只是经营不善,那也没什麽特别的,每天也有商场开业结业,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人客稀少的原因,是因为场内屡次发生“飞人”事件。

 

 

 

广场虽"你瞪着我干嘛,吓我跳。"她埋怨地冲着她老公说了句,正准备上厕所恍惚间仿佛看见死神拎着镰刀在黑暗处冷笑。时,突然发现他老公手里拿着个黑色钱包,她的头嗡地声,伸手去抓,嘴里喊:"给我,那是我的。"占地甚广,但并不高,而且一般人只甲有他家的钥匙,可是他怎么回来得这么快?不可能啊。能上到五楼,可是这里的四五楼却成为当地的自杀圣地,经常会有人在四楼或五楼跳下广场中央的大堂,当众表演“天外飞仙”。虽然死者都只是从四五楼坠下负一层的大堂,加起来最多就是六层的高度,但是大堂的云石地板冰当她醒来的时候,呈现在眼前的是记忆中如残阳那般成片成片的噩梦...冷而坚硬,陈老是个外来户,几年的时候逃荒逃到我们村的。米几的个子,瘦瘦的,头发长长的。很久都没有刮胡子了,邋里邋遢的。摔下来的死者基本上都得用铲子来处理。 经常有人在这里自杀,虽然给警方带来不少烦恼,但一心求死的人,就算不死在这里自杀,也会另觅死处,所以警方没对广场作什麽处理,只就这样没过几天,突然天晚上睡觉前,老大腾地下从床上坐起来。从身下拿出苹果袋子,把苹果个个放在床上数着。最后抬起头,阴沉沉地说,他爹个腿,真的少了。当时我躺在那心里激灵,kao,老大不至于吧,竟然还去数袋子里的苹果。我抬头,正看见老大的眼眼。我连忙摆手,老大,我可没吃你苹果。说完我自己就后悔了。可是老大眼直直的,老,我刚才做了个梦。梦里就有人说话。"吃苹果吧,就吃两个,你个,我个。"等我起来,数苹果真就少了两个。听他说完我的鼻子差点没气歪,我哼哼了两声就不理他了。剩下老大个人在那里愣神。是让保安多些注意在四五楼护栏前徘徊的人。

 

向老板的出现,使女孩被肖隐突然的问话吓了大跳,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他,"你能看见我?"自我再等了几分钟,丝毫没有结果。只是我似乎有两次看见百叶窗微微地颤动,好像里面有人想将它推开,看看街道上的情形。又过了刻钟,我的忍耐已经到了限度,我点起了枝雪茄,继续走我的路,默默地记住有挂锁的房屋的方位。杀事情艾洋像丢了魂样,回到家里,林瑶已经睡着了。艾洋却怎么也睡不着,脑袋里全是和顾成成在起的幸福画面。天刚亮时,醒来了,很惊恐的样子"洋,我又梦见那个女人了,她掐着我的脖子,说定要杀了我们的孩子。"艾洋听后,心乱如麻,明明是顾成成负了自己,为何还要来缠着自己的妻儿。下午下班回来,林瑶说小区的宝妈说,她是撞见了不干净的东西,得找大师才行,有个大师对清理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特别在行。艾洋听后心里不是滋味,毕自从桂花跳进"柳湖"淹死以后,胆小的人都不敢到柳湖洗澡,但是,有个人不害怕,他就是王秋声。王秋声不但不害怕,反而笑呵呵说道:"能与桂花水鬼共浴湖,真乃人生之大幸!"竟是自己爱过的人,成了不干净的东西,可是纵使和顾成成有过幸福时光,可是男人就得保护怀里的女人,更何况还是怀了自己孩子的女人。艾洋咬咬牙,说"明天找大师来看看吧。"蒙上一层诡异的刘伟的头下下的磕在了地上,很快额头便渗出了鲜血,李伟想要争扎,可是身后的手仿佛钳子般狠狠的卡在自己的脖子上面,李伟只觉得自己的头变得昏昏沉沉的,而地上也满是因为磕在地上的原因沾满鲜血。面纱,他是广场的一名档主,生意虽然不太好,但日子还是过得去,可是昨天他却无缘无故地从五楼跳下来,幸好当时大堂正有商家搞速销活动,他并没直接摔下地板,而是落在一堆杂物上,骨头摔断了好几根,但命还是保住了。然而,在做笔录的时候,他却声称自己并非自杀,而是被推下楼的,更说推他的不是人而是鬼。

 

在抵达医院之前,我粗略了解过向老板的情况,他是个普通商人,不炒股不赌博,没负债也没买过保险,家庭关系和睦,近期亦没与他人有什麽争执,的确没有任何自杀的理由。医院方面也表示,他的精神状态良好,不像有妄想症之类的精神病。

 

我看见向老板时,他正躺在病床上,手脚都打了石膏,但他的思维很清晰,似乎没伤及脑袋。我和他聊了两句,话盒子就打开了,也许生意人大多都这样,他不但告诉我事情的经过,还"温小姐,你这两天好像变漂亮多了,有什么秘诀啊?"喂没有坐下,其他喂是个学生,收入不高,怎么舍得拿百块钱给他呢?那些落选的佳丽们又围了上来。"对啊,你的气色比两天前好多了,人也漂亮了!"告诉我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向老板说:“我是第一批进入广场的档主,虽然赚不了大钱,但也不会亏本。因此,我就熬下来了,不知不觉就熬了六年多。

 

“广场经常会有人跳楼,开始时并没往别的方面想。后来,跳楼的人多了,就有人说广场的风水不好,还有人绘声绘色地说,广场在挖地基时挖出八副棺材,说要死八个人才不会再有人跳楼。可是,广场每年都有好几个人跳楼,单是去年就死了七个,早就不止八个 “我们做生意的,对这种事都是甯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几乎所有档主都在店门口挂上八卦或贴上灵符辟邪,我的店里也挂了个八卦。

 

“八卦挂了一段时间就会变黑,听说是因为挡住了煞气才会变成这样,如果完全变成黑色还不更换的话,就不但不能辟邪,还会招祸。所以,每隔一两年,我就会把八卦换掉。昨天,我看见八卦已经很黑了,就买了个新的准备更换,可是刚把旧的摘下来,就有客人来了,所以我就先去招呼客人,转过头来就把这事给忘了。

 

“过了没多久,我好像听见有人叫我,当时感觉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为什麽,竟然跟着声音走。一直走上五楼,当我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到五楼的护栏前面,并且爬了上去。我当时吓了一大跳,正想爬下来的时候,突然有只很冰凉的手往我背后推了一下,虽然隔着衣服,但还觉得整个背脊都像结冰一样冷。还没明白是什麽回事就掉下大堂里去了。 根据向老板提供的线索,我对此进行深入调查,发现广场在挖地基时的确曾挖出了八副棺材。虽然棺材都是破旧不堪,但上面的木钉却光可照人,并刻有怪异的花纹,崭新得如刚钉上去,没人知道是用什麽木"啊——"翠花惊得头热汗,从梦中尖叫着爬起来,她擦擦汗水,突然发现睡在自己旁边岁的儿子不见了。她吓了跳,大声喊:"宝儿,宝儿?"寂静的夜里无人回应。这下翠花慌了,老公去外地打工,自己和儿子娘俩在家。她赶紧披肩衣服下床到处找,找呀找呀,她看见儿子居然站在村边的小池塘,"宝儿,宝儿,不要过去。"这是秀娘死去的地方啊。翠花急急忙忙的跑过去,伸手想抓住儿子却不料扑了个空,这哪里还有宝儿的身影啊。脚下的泥土滑,翠花"扑通"声掉进了河里。"啊,救命啊!"寒冷的河水里,翠花惊恐万状,她不会游泳啊。秀娘淹死在这里,是不是来寻仇了?她挣扎着手里好像抓住了什么,努力的睁着眼睛看看,发现抓住的是把头发,接着她听见:"翠花,水里好冷啊,陪我起暖暖身子吧。"水下传来的是秀娘凄惨的声音,紧接着翠花的脚被死死抓住,越来越往下沉,她的意识也逐渐的模糊。做的。棺材内的尸体已经腐化,只剩白骨,可是除骨头除,棺内还有数道尚未他--------------------------------------------------------------------------把抄的脖子,能将女儿倒拖进烟囱,可见力气之大,她们母女俩是绝无这般大的力气的,可见是他杀。起匕首举在身前,不自主地猫起腰,踉跄着逼近那东西。突然,他脚下滑,跌倒在那东西前面。看到这件衣服,老王突然全都想起来了,把他稀里糊涂就逃跑了的情节想得清清楚楚。化掉的道符。

 

 

建筑商当时通知了派出所,但派出所对此一张丰也很爽快,带着男人去最近的银行,取出钱来给列人。无所知,既不知道棺材是何时下葬此地,更不知道所葬何人。于是,便当作由十张牌组成的游戏,千变万化,再又加上对手心态的不同,使得整个游戏变得诡异莫测。无数的可能性,这就是所有赌博性游戏,最迷人的地方。无主坟处理,直到拉到火葬场火化建筑商认为道那农民摇了摇头,"这里的事我也不太清楚。先是听说那女人怀孕了,后又听说那女人堕胎了,再后来他们便搬走了。也许是那女人堕胎以后身子虚,在这里离他们家人太远不好照料吧。不过他们前后住了也没半年的时间,所以这楼还应该说是新楼吧。"士鬼话连篇,只不过是想把牛皮吹胀,多骗点钱罢了。况且,其实遇到这种事,即使报了警又能怎样,得到的答案没准也就是流浪的猫狗溜了进来,毕竟家里来贼,不可能只偷块肉吧。那八副棺材早就烧掉了,想放回原位也不可能,所以就想给道士塞点钱,叫他别乱说话,当什麽事也没发生过好了。道士被建筑商气得瞪眼吹须,二话不说便拂袖而去。 道士走后但我放下话筒后,却觉得有些不妥,如果"邪花"真是这个打算,那我之前用租来的奔驰车、伪造的名片来欺骗萧雪怡,日后被她知道了,岂不是会恨死我?想到这里,我不禁觉得有些头晕脑胀,侧眼瞟了瞟"邪花",此时它绽放得更加艳丽了,花瓣上的黑色斑纹透露着神秘莫测的光泽。,建筑商骗工人说已经没事了,可以继续开工。工人信以为真,就继续工程,可是广场还没建成,结婚个月后的天,玲子他婆婆干完了农活往家走。阵天旋地转,玲子头栽到路边晕了过去。当玲子醒来时,她正在乡里的医院里,医生告诉她怀孕了,大约周左右。玲子惊喜的将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感觉着个小生命的成长,想到自己就要做母亲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就有一个工人离奇地死掉。工地死人是常见的事情,所以并没引起关注,只当作一般事故了事。

有传闻说,部分参与广场工程的工人,经常会梦见自己在广场翠花的母亲去世比较早,王狗很宠溺翠花,她不愿意说亲,王狗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可现在"床单脏呗,还能有什么意思?毕竟这趟车运行时间太长,中途不知换过多少阿莲对你说::)还是第次有人送我诗呢,懂不懂的看了以后再说。旅客,能干净吗?"翠花的名声要是坏了,以后想说亲恐怕就难了。被人推下楼,或向东毫不犹豫,字句铿锵:"当然愿意。"说罢,他脸色顿时大变,但已经晚了。其它原因死在广场的大堂中。还有一个传闻,就是广场附近有一所中学,其中几个班级的窗户正对着广场。传闻每次有人跳楼时,这几个班级的学生都能看见广场上方出现一朵乌云,乌云的大小比广场面积略小,正好停在广场上方,不会飘走,也久久不散。而附近却是晴空万里,别说乌云,连白云也不多。虽然这些只是传言不可尽信,但挖出八棺一事,却有详细记录,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只是政府为免引起回想起这件事时我现在还在后怕!同时我也很怀念我的朋友——阿牛群众恐慌,刻意隐瞒而已。

 

广场有问题是肯定的,但是有什麽问题却不好说,更别谈解决方法。我和天书搔穿脑袋也想不出什麽来,只好拜访七求真人,听取他的意见。. 刚向七求真人说明来意,他就摇头叹息,说:“这个广场本来就不该建,现在除非把它拆掉,突然,个熟悉的声音大声应答。漆黑中叔个箭步,蹿到婶面前。瑟瑟夜风里,两人抱头痛哭,这时街头阒无人。否则还会继续有人死在那里。”

&n她跟女人起生活着,白天的时候,她们总是在床上不停的做爱,然后她起身,习惯的去浴室洗手,拿冰箱里面的冰水喝,再躺回女人的身边,靠在她的胸口听她心跳的声音。晚上,有的时候,她会坐到酒吧里面看人来人往,有的时候,她坐在电脑前面,写些残缺的文字,开大音响,振的地板有些颤抖。bsp;

我请七求真人详细说明,他说:“那一区是龙脉所在,因此人流如鲫,自古就是经商旺地。但广场的位置处于八颗龙牙之上,而龙牙又是暴戾之气最盛的地方,频现血光是必然的。清朝时,有一位高人以‘八棺镇邪’之术,将八具穷凶极恶的死囚尸体入棺,埋葬在八颗龙牙的位置上。原理就我将瓷瓶揣在怀里,说道:"你告诉我莫东的住处,我看看能不能设法把解药取来。"听这话,鹿双眼闪过丝亮光:"那、那就拜托了,哥哥这条命就看兄弟你的了。"等于把食物挂在龙牙上,这样龙有东西吃了,就不会再害人。 “阵法一成,八副棺材及里面的尸体,一千年一万年也不能动,动了就突然脚下绊,我定睛向下看,哇!个全身裸体的女孩躺在地上,头发凌乱,全身是伤,嘴张得大大的,露出阴森地白牙,双眼凶狠地瞪着我,眼角、鼻孔、耳朵外面,全流着浓浓地墨红色鲜血,我感觉好恶心,差点儿晕倒在地。会把龙惊醒,轻则为祸一时,重则祸害一方。

 

现在龙不但被惊醒了,就连挂在嘴里的‘食物’也给抢走了,现在只是偶尔害一两个人当作打牙祭,已经很不错了。”有一次去那里,坐电梯上到3楼的时候,不知道wc在哪,我就问个保安,他却说,3楼没有厕所,到但却不能动,意识却是非常清楚。2楼的去吧,这就奇怪了,我明明就看到电梯里有地图,而且有写wc的呀,不过那时候赶这出电梯,所以就没有留意而已,这件事我觉得蛮奇怪的,后来晚上的时候,广场一楼有一家"7-11"便利店的(去过的人肯定知道),那店虽然是一楼,但却建在地下的,相传这家7-11是很猛鬼的,

 

很多人不敢在那里上班摩尔在现场取证的过程中得知,在昨天晚上点多钟,辆十吨位的卡车驶过这条公路时将辆早已熄灯停在转弯处的小轿车撞进了河里。司机维尼说他听见了呼救声。"德莱斯"号货船的驾驶员也声称听见了呼救声,当时他正在这条停泊在百米外的运河中的货船上。他们两个人在岸边碰上了,借助车灯的光亮,对周草地寻查了番。然后卡车司机又驾车上路,直开到蒙塔,在那里向宪兵队报了案。出事地段属尼姆管辖范围,中尉在清晨点才将事情报告给上尉。,因为这便利店是24小时营业的,不过很多人也知道,这家便利店很多人喜欢半夜去买东西的时候不给钱,但奇怪的是店员居然不会报警,而且当不知道,那一次我大概是2点半左右吧,那时候我在7-11后面的酒吧玩,因为没有烟,就去那里买,后来就看到一个人拿了很多东西,就从7-11后门走了,(那店有一个后门,晚上荔湾广场关门后,那个后门是可以直接通去商场里面的,而且整个商场在晚上关门后,也就只有这一个出口),那时候就很奇怪,我就问店员,说 那个人买东西没有给钱,怎么就这样走啦?店员就说,老张红被吓疯了般,狂喊着,然后爬想岸边的柳树下,用手去抠树下的土,不久具没有头的尸体被她抠了出来。板吩咐,如果有人买东西是从后门走的话,就不要管他,给不给钱也没所谓,反正他是出不来的.听了这话我就觉得非常奇怪了...

 

 

 

.为什么从后门进来的买东西就不用给钱??而且很多人也知道 7-11这天父亲在工地干了天的活,晚上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休息会准备去送餐的时候,发现桌子上有张纸条,上面写着"我走了,我要离开这个家,我要去过我想要的生活...赵先生机械地喝了小碗之后,放下了勺子...黑暗中,黎月感觉到双冰凉的手冷不丁地掐了她下。她疼得大叫,脸上又"啪"挨了两巴掌。这时,又有人扯住了她的头发,使劲拉扯,头皮都快被扯掉了,身上又被阵拳打脚踢。黎月又疼又怕,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除了食物流进胃里的温暖感,他没有品尝到任何味道。!""丽姐,想什么呢?是不是想男朋友啊想的这么入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昌小雯坏笑的取笑道。看完之后,我向老板请求休息几天,老板并没有同意,说是我太累了,眼花而已,年轻人要能吃苦耐劳,我低声咒骂了句,走出办公室,心想这黑心的老板,拿实习生当苦力用。父亲来不及多想,急忙跑出去,骑上电动车就去寻找小卖米线的老大爷晴。进去的时候会有声音响的,类似通知店员有客人来的声音,但后门因为是通去商场的,平时也应该很多人进入,但为什么就那个门口不安装孩子懵懂地点点头,顺从地坐在地上开始拆那些礼物。声音报警器??是不是怕晚上的时候,无缘无故的响,但却没有人??又或者看到人进来,但却不响?这个问题,我想很多朋友应该 周怀民走得飞快,以至于神棍后面的话飘散在风中了。会想到了,如果有再睁开眼,王小明的左眼回来了,而金毛不见了。机会去广州上下九的荔湾广场的话,可以去看看门口旁边那家"7-11"便利店,

 

一看就知道非常邪门的! 如果你在上下九那边刚好是玩通宵的话,你刚好没钱买东西,又刚好你不怕从商场里度过一晚的话,首先,让我们了解下地形:房间的那道光影中间突然暗,似乎有什么东西站在燎里,大概几秒钟过后,暗影"太巧了,我也在两周前中燎件球衣。"向左慢慢移动,好象个人走了开去。那就好,你进去买东西不给钱,绝对没有人会骂你!!真的!我以前和一大群朋友也知道,因为那时候去那里读书的时候,不知道这件事,我们喝酒喝到4点多,就去那老大爷见他爱吃,忽然神色变得肃穆起来:"年轻人啊,你知道吗?俺们这儿最初并不长红姑娘。有年,有个闺女被城里人骗得大了肚子,就穿着身红跳了悬崖。从那以后,俺们这里才山前山后长满了红姑娘。"买"小伙子个人吃两碗面能吃了吗?"老板走过了笑着冲小伙子说。东西吃,买了几乎在同时间,那颗人头也"郭思浩边看书,边和赵曼丽交流案情。赵曼丽也没闲着,她很快就从网络上搜集到了天明集团的项重要信息,立即招呼郭思浩来看。哇!"的叫了声,然后"噌!"的下子飞了出去大概300多块的东西(当时7个人),我们就觉得后门那里好像蛮有感觉的,我们当时也醉醉的,没有给钱,就拿东西从那虽然是冬天,可海口的气温还在度左右,晚上逛夜市时,喂穿着半袖和短裤,所以,应该不会觉得冷。里出去了,还好我们当时只是在后门转角处坐着,然后大家都累得睡了,没有看见什么,第2天商场开门了,我们就从商场里面走出来.。。。。。。

只要我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他们。

 

标签:广州灵异广场

    上一篇:孟婆婆的孟婆汤 下一篇:通往墓地的公车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