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读后感 > 读《穆斯林的葬礼》有感600字

读《穆斯林的葬礼》有感600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8-10

  【第1篇】

读书就像看人。你第一次看人与第二次看人,感受是绝然不同的。读书也是这样。

 

  的确,一页页读下来,我进入了一个庄严而伟大的世界。读到《玉殇》梁亦清之死,不禁悲痛万分。这是大斧铿锵的雕塑,悲壮淋漓,令人震骇;读到《玉王》,韩子奇青云得意、斗角钩心,令人不得不佩服他的“战术”。

  说到韩子奇,就不得不谈到他的女儿—韩新月。我姑且先随书中所说—称她为新月。新月的命运曲折多变:她的母亲,是她父亲原来的妻子—梁君璧的妹妹—梁冰玉。这在穆斯林中是不可宽恕的事情。后来梁冰玉离家出走去了英国。韩家为了不让外人知道这件莫大的丑闻,便让脑海中对母亲并没有多少印象的新月称梁君璧为“妈妈”。但在这庞杂的人生之林中,新月却如同一只幽幽的乐曲,她由小而大由轻而重,由弱而强—这就是真正的新月,这一纯洁的灵魂、幽静的灵魂、美丽的灵魂。本来是一道活泼的小溪,却一下跌入人生的劫难,由她患上心脏病这一波澜突起,掀开了可怕的命运的巨变,使得纯真少女的爱心像一块无暇之玉一下跌得粉碎。无论是优美的还是残酷的,人类的心灵镇住一切,压倒一切。新月之死,令人悲痛欲绝;新月之死,是缠绵的又是壮烈的,不仅是柔情感人还是苍天泣血,人们的心正是从这悲剧之美中得到净化。

  再从完美艺术上来看,在诸多林林总总的人物中,梁君璧是作者塑造的最为丰满的一个经典形象。一言一语,一颦一笑,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她表面上显露着压人的威势,其实内心隐藏着一腔悲痛。梁君璧虽然从小持家、嫉恶如仇;对丈夫—韩子奇又管得严;对从海外归来的亲妹妹—梁冰玉冷若冰霜;总想把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只疼爱儿子,却不理睬女儿;活活拆散两对相亲相爱的情人……这些事情看起来都蛮不尽人情,然而,我相信她一定是有苦衷的,象对丈夫管得严,不就是想让这个家和和睦睦吗?对亲妹妹冷若冰霜也不就是不想让梁家、韩家丢脸啊!……事实上,我相信在这本书中除了可歌可泣的新月外,“刀子嘴豆腐心”的梁君璧就是命最苦的了。

  一部书,能写出一个经典人物已经不容易,更何况全书的艺术可以称得上“如空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影,镜中之像,言有尽而意无穷”。我读《穆斯林的葬礼》真是一种难得的艺术享受。

  我想,正是因为人心所传,全书笼罩着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氛,因此我说它是穆斯林的圣洁诗篇。当然,我不是说书中有多少真主的旨意,我所指的是它扬起了穆斯林美的灵魂。或许有些读者觉得这个结尾太悲惨了。但是在尾声部分,梁冰玉回到“博雅”宅,进门看到“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出现在门边,洁白的皮肤,俊秀的脸庞,黑亮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正吃惊地看着她。新月!新月……她一把抱住了少女……”是的,时间如梭,过去的生活过去了,新的生活开始了。梁冰玉抱着的已不是新月,而是梁家第三代人,她抱住的不是一个新的新月,一个未来,一个希望吗?

  【第2篇】

  当我第一次接触这本书,首先对这本书的名字产生了疑问。究竟为何给这本书起一个这样的名字???带着疑问,自己慢慢的接触了这本书。现在我来谈谈我看完这本书的想法。

  这是一个发生在北京的一座四合院,演绎着一个穆斯林家族六十年的兴衰,三代人命运的沉浮,连个发生在不同时代却纠缠交错的爱情悲剧。

  一个被称作“博雅斋”的院落的主人梁亦清,是位爱玉、识玉、琢玉的高手,在“珠玉锦绣”客商云集的前门外,开一家玉石作坊“奇珍斋”。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收孤儿韩子奇为徒。梁亦清猝死,韩子奇入赘梁家,娶长女梁壁玉为妻。韩子奇天资聪颖,勤学苦练,成为北京的“玉王”。抗战爆发,为保稀世珍宝不被日寇掠走,韩子奇与小姨子梁冰玉携宝物远赴英国发展。在二战的硝烟中,韩子奇与梁冰玉产生爱情。日寇投降后,二人携带新月重返北京“博雅斋”。梁家姐妹发生激烈冲突,梁冰玉无奈留下新月,孤独的再返英伦。新月在北大读书时与老师楚雁潮相爱,因楚为汉族,遭到梁君璧的坚决反对。患心脏病的新月在痛苦绝望中死去,在隆重的穆斯林葬礼中,长眠于皑皑晴雪中的西山。

  “文革”浩劫,“博雅斋”的珍宝毁于一旦。视玉为生命的韩子奇不堪一击,一病不起,临终前,这个叫易卜拉欣的耶梯目(孤儿),竟石破天惊的对梁君璧:“我是汉人,不是穆斯林……”。改革开放后,梁冰玉在女儿新月生日那天,重扣“博雅斋”的大门,可“博雅斋”已变成“重点保护四合院”,物是人非,一道门,隔着两个世界,新月的生日已成“名祭“了。到西山,新月的墓已荡然无存,留下的是满目葱茏……

  当我读完这本书,最让我感动的莫过于,新月与病魔抗衡的那一段时间,以及楚老师的爱。

  在新月身上体现出来的爱与坚强等等都让我领会了许多,也懂得了许多……

标签:葬礼穆斯林

    栏目分类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