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历史故事 > 皇帝故事 > 莫言斋系列之匈奴狼

莫言斋系列之匈奴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白山黑水,苍苍茫茫。

  山谷中,回荡着高昂清婉的笛声。寻声望去,一个小小的少年,披发左衽,正坐在峭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吹着短短的骨笛,身侧不远处懒懒地卧着一条雪白的大狗。

  纷乱的脚步里,一个青年急急忙忙朝少年走来,还没靠近,就大声喊道:“盟罗,赶快回去!”

  少年不得不停了骨笛,皱了皱眉头,卧着的大狗忽地站了起来,足足有半人多高。那下垂的尾巴,高傲的头颅和闪着寒光的碧色眼睛,无一不在传递着一个信息:这其实是一匹狼。一匹雪白的狼。

  那狼看了一眼来人和少年,转身绕过山岩,缓缓地走远了。

  青年很快来到了少年的面前,一把抓住少年的手臂,往山下飞奔而去。远处高高的峭壁上,一抹白色的影子一闪而过。盟罗笑了,那是他的附离。附离,他们阿古录族的意思就是如狼一般的勇士。它曾经很小,被自己裹在皮袄里,瞪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四处张望。它很顽皮,咬坏了自己的皮袍和哥哥的箭囊。到了三四个月大,它长齐了四十二颗牙,野性也开始显露,向往自由的生活。终于一天,它彻底地消失在旷野上……

  青年叹了口气,对盟罗说:“可能你再也见不到附离了,明天母亲就要带着你回中原去了。”

  “回中原?”盟罗大吃一惊。

  “是的。父亲正在和母亲商量这事呢。你知道这次单于交给咱们的造箭任务吗?”

  “嗯。破甲狼牙箭、鸣镝箭共百万,半个月内完成。咱们族人都干了十二天了,还没完成一半呢。”要知道一个熟练的工匠在材料都齐全的条件下,一天顶多能造二十几只箭。这个先不说,那箭头需要将矿石采出,砸碎,磁选,浮选……半个月就要百万箭,简直是不让人有活路了。

  “对,这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青年说,“单于是有心废掉大王子,立新阏氏的儿子为继承人。这次造箭的任务,根本不可能按期完成,这只是单于为废除大王子而制造的一个借口而已。父亲说,大王子眼下在拉拢一切可能团结的部众,甚至奴隶,尤其是我们这些懂得制造兵器的锻奴。他许诺如果他能当上单于,我们阿古录部族就可以脱离奴隶的身份。”盟罗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些天来大王子默度丝毫不摆架子地带着一群人,帮着自己的族人一起干活了。

  兄弟二人来到父母的帐篷前,父亲的声音断断续续从帐内传出来。二人没有进去,立在帐外,屏声仔细倾听。

  “……大王子有王者的资质和风范,值得为他冒一次险。当然,前景未知,成败难测。所以,我让你带盟罗和小部分选出的少年男女明早上路,悄悄回中原,如果我们这里胜利了,你们就回来,如果失败了……还请你为我们部族照顾好这一点血脉。”父亲停了一停又接着说,“还有你自己,如果我出了事,你就再找个人吧。”

  盟罗的心嘭嘭直跳,他从帐篷的缝隙中往里看了一看,父亲是背对着他的,看不到表情。母亲带着深深刀疤的侧脸却被灯火照的清楚。

  母亲低下头:“你出了事,将来我到地下陪你。我这丑样子,只有你敢要。”

  父亲的手指抚过母亲脸上的刀疤笑:“静姬,不是你自己故意毁掉这张脸,你也许是匈奴王的女人,比跟着我这个奴隶头子要强。”

  母亲靠在父亲的肩上:“我是被匈奴人掳掠来的汉人,在他们眼里,我连奴隶都不如……不说这个了,你下定了要帮大王子的决心?”

  “嗯。”

  “那好,我听你的安排……”

  盟罗看父母相拥着偎依在一起,没有了声音。又等了一会儿,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汉子从大帐里走了出来。

  “父亲!”青年和盟罗一起弯下腰行礼。

   中年汉子轻轻摸了摸少年的脸:“盟罗,你一直被护在我和你哥哥的羽翼下,没有离开过族人。从现在起,你要学会如何保护好自己……很多年前,我们部落战败了。从那后,阿古录族人一生下来就注定是匈奴主的奴隶,我们根本没有反抗这命运的能力。但我始终相信,我们阿古录人会有自由的一天,因为我们也是……”中年汉子望着远方的原野,深深地吸了口清冷的空气,“……狼的子孙。”

  盟罗又想起了他的附离。它总是在夜晚,循着少年盟罗的短笛声穿过山野,立在茫茫夜色里倾听他的心事。只是这一切,都终将成为往事。

  天还没完全亮,盟罗就被母亲唤起,没有过多的解释,盟罗和父亲与哥哥就分别了。盟罗偷偷抹了一把眼泪,跟着一脸平静的母亲和部族里的十几对少年男女,外加十个护卫悄悄踏上了南下的路。

  一路上,他们不敢靠近有人烟的地方,更不敢靠近大道。白天隐蔽休息,晚上匆匆赶路。风餐露宿了近两个月,他们终于靠近了汉地边界。听母亲说,从前汉人由于内乱,国力不如匈奴强大,经常被匈奴人欺负。直到三十年以前,一个叫赢的王一统天下,率大军北上,将匈奴人击败。这汉地边界才得到了安定。可惜赢的王朝只持续了一十六年,赢一死,汉地就陷入了战乱,如今新的朝代建立,国力还弱,不能和匈奴人武力对峙。所以,边界上虽有通商往来,但大多数汉人对关外来的外族人,尤其是匈奴地界过来的人,还是非常警惕的,所以到了汉地,大家要小心,少开口,更不要惹事。众人都点头一一记下。

  静姬从包袱里找出两套汉人的服装,一套自己穿着,一套让盟罗换了,将盟罗的头发仔细梳好,看了看,笑道:“好个俊小哥儿。今天边界开市,和娘去商埠上转转,买几套汉人的衣服,顺便打听一下你父亲那边的消息。等一会到了集市,你不要说话,装哑巴好了。”

  静姬命族人原地安扎等待,然后和盟罗骑着马赶往商埠。天过晌午,两人才到集市外,有些商人已经做完了交易,准备回去了。静姬好不容易用皮毛换了些布料衣服,顺便刻意地和一些商户交谈。一些匈奴人见静姬是汉人,却能说一口流利的匈奴语,深感有趣,倒愿意多聊几句。直到收市,静姬才勉强购全了需要的东西,准备离开。盟罗忽然发现收拾东西的母亲脸色惨白,心里猜测,母亲莫不是有了父亲的消息?难道父亲和哥哥出事了……

  回营地的路上,盟罗拉着母亲的马道:“娘亲,告诉盟罗吧。父亲和哥哥不在,我就是家里的男人,母亲不要瞒我。”

  静姬看看儿子,将目光投向远方暗色的天空,半晌才缓缓地说:“阿古录的营地着了大火,人们传说你和我及族里的一些弱小被大火烧死。造的箭也被烧毁不少,大王子监工不利,被送到月氏国当人质去了。一些阿古录族人受了罚,你父亲和哥哥被抓了起来,不知道……生死。”

  静姬垂下了头,不让儿子看到自己眼眶里的眼泪。

  盟罗抓紧了马缰绳,母亲的话如同炸雷,轰的他心惊。自己该怎么办?冲回去救哥哥和父亲?就凭自己?

  盟罗心事重重地跟着母亲回到营地,一宿不眠。

  天亮,静姬发现盟罗留下的书信,信上说,他要去月氏找到大王子默度,这个人也许是救出父亲和哥哥的惟一希望。静姬急得直跺脚,拽了马去追,喊哑了嗓子,但见黄沙蒙蒙,原野苍苍,那里有盟罗的影子。看看身边可怜巴巴的阿古录族少男少女,静姬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命令八名护卫继续寻找盟罗,并定于三个月后在关城商埠会合,只留了两个护卫,带领孩子们分批入关。

  静姬一行入关还算顺利,她带着孩子们绕到偏僻的小巷中,开始打算下一步如何行动。逃出来时,盟罗的父亲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些上好的皮毛和宝石,统统交给了静姬。如今,静姬需要用这些东西做些经营,养活自己和十几对孩子。

  忽然面前的一扇小门“吱呀”的打开,里面出来一个绿衣的美貌姑娘。

  那姑娘看着静姬微微笑道:“还记得我吗?”

  静姬盯着那姑娘看了好一会儿,只觉得有点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看那姑娘模样,应该不超过二十岁,静姬想想被掳到匈奴已近四十年,如今都快五十的人了,不由笑了。

  “小姑娘认错人了吧,民妇命苦,背井离乡近四十年,如何认得姑娘你呢?”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莫言斋系列之匈奴狼

标签:匈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