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历史故事 > 皇帝故事 > 锦衣为王

锦衣为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朝后期,统治腐朽。宦官魏忠贤专揽朝政,迫害忠良,镇压人民。统治者不断加重对人民的剥削,加上连年的灾荒,人民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背井离乡

  明朝末年,战乱纷纷,朝中奸吏当道,百姓民不聊生。原本家在云南的岳宛丘为了躲避战乱,四处飘荡,和妻子韩翌一路流浪到了京城,好不容易在京城安了家,又买了一块田,小两口日子过得也有滋有味,可惜好景不长,正当夫妇俩憧憬着以后的美好日子时,不幸的事情又发生了。

  那日,岳宛丘正从外耕种回来,还没到家门口时就远远地看见一大群人站在自家门口,议论纷纷的,岳宛丘预感到出事了,急忙跑了过去,拨开人群,大吼道:“怎么了!怎么了!干嘛都围在这儿?!”邻居的一个大婶凑上来,对他说:“今天你出去了以后啊,来了三个官兵,说是来抓人的,隔壁家的二娃子都被抓去了……你不在家……那官兵见只有你妻子韩翌在,又见她姿色不错,就把她……唉……”听到这里,岳宛丘已经完全明白了。他冲了进去,只见妻子韩翌蜷缩在床边,头发凌乱,衣衫不整,低低地抽泣着,岳宛丘过去抱住她,她就拼命反抗,歇斯底里地乱吼,把头往墙上撞,直至头破血流,却似乎依然不觉疼痛。

  “小翌,是我啊!我!宛丘!”岳宛丘看见妻子这样心痛不已。韩翌逐渐缓过神来,看清了是岳宛丘后,一头扎进他的怀抱,痛哭流涕:“宛丘啊!你出去后,来了三个官军来搜人……我一个人在家,他们……他们禽兽不如啊……”说完,韩翌脸色一白,就没了气。韩翌的话像刀子一样刻在岳宛丘心上。“小翌!小翌!你怎么了?!”外面又是一阵嘈杂的议论声,岳宛丘站起身来,冲着外面大吼:“走开!走开!看什么看!走啊!”人群才逐渐散开。岳宛丘关上了门,抱着死去的韩翌失声痛哭,一股怒火已经在内心里慢慢燃烧起来,愤怒与仇恨开始在岳宛丘心里滋长,岳宛丘心里暗暗发誓: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此仇不报非君子

  岳宛丘后来打听到,当日来搜查犯人的是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一营中的锦衣卫卫员,一个叫高武明,另两个是李应求和赵立国,三人皆是朝廷鹰犬。岳宛丘不禁吓了一跳,由于前两代皇帝出身的特殊性,出于对皇权的维护,对官吏的清廉要求则高于其他朝代,这就使得锦衣卫“巡查缉捕”的职能无限度地扩大了。

  一般锦衣卫的工作仅限于侦察各种情报、处理皇帝交付的案件,但适逢野心大、心肠狠的指挥使掌权,就会利用职务之便不遗余力地制造事端,既可以打击异己,也可以作为自己升迁的资本。锦衣卫逐渐成了朝中奸臣的走狗,百姓更是闻之色变。现在的锦衣卫总指挥使鸨羽又是宦官魏忠贤的得力爪牙,魏忠贤自从做了太监,上下打点关节,现在的官品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成了司礼秉笔太监,又是皇帝身边的红人。皇帝朱由校喜欢摆弄刀锯斧凿,整天沉溺在雕木活当中,不务正业。魏忠贤便每次趁着朱由校在专心致志不能分神的时候拿着重要的奏章去请他批阅,朱由校便叫魏忠贤自行主张。逐渐,魏忠贤主掌了朝内政权,迫害异己,残害忠良,上蒙蔽万岁,下祸及百姓,还自称九千岁,使百姓“只知上有忠贤,而不知有皇上”。锦衣卫又为他执掌,上至宰相藩王,下至平民百姓,都处于他们的监视之下,对他们的命令只要稍有拂逆,就会家破人亡。现在的魏忠贤权大势大,又是皇宫内的人,岂是普通百姓能比拟?这仇怎么报?岳宛丘陷入了沉思。

  这天,岳宛丘闲走在街上,正为报仇一事一筹莫展时,突然看见城墙边围着一群人,墙上贴着一张大红纸,岳宛丘知道那是告示,便走了过去,看清了是一张锦衣卫征兵告示:因皇宫护卫之需,特征令锦衣卫五十名,现场直接考核,符合条件者取用。告示两边各站着一名锦衣卫,身着飞鱼服,腰挂绣春刀。岳宛丘愣了一下,随即想到:这不就是机会吗?只要入了锦衣卫,就有了复仇的机会了!岳宛丘想起了韩翌,便从人群中挤了进去,鼓起勇气说:“我愿意当锦衣卫。”站在一边的一个穿着指挥副使衣服的人走了过来,来者虎背熊腰,人高马大,脸部棱角分明,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岳宛丘,说:“不错,合格,跟我走吧!”岳宛丘便在众人的议论声中跟着他走了。直入紫禁城后,副使将岳宛丘带到了锦衣卫的训练场地,在一个书房门前停下,副使敲了敲门,“进来!”里面有人回应道,副使把岳宛丘带了进去,书房里面金碧辉煌,龙盘虎踞,好不气派。

  “大人,小人刚刚征到一个人,便带他前来您这里报到。”副使毕恭毕敬地对书桌边上坐着的一个人说。

  “哦?”那人站了起来,只见他身着蚕丝锦衣,腰系鸾带,配备绣春刀,面目俊朗气质不凡,岳宛丘猜到这人定是锦衣卫指挥使鸨羽,他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岳宛丘,便问:“叫什么名字?”

  “岳宛丘……”岳宛丘说着,想起自己妻子韩翌的失身,百姓的疾苦,这家伙却还在这儿作威作福,岳宛丘恨不得立马杀了他。

  “唔……岳宛丘,你入一营吧,现在和武明去领东西……”

  岳宛丘一愣,眼前的不就是自己的杀妻仇人么?无名之火又从心里燃烧起来,但是他忍住了,他知道他不能冲动,否则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之后的日子,岳宛丘就天天和其他的四十九名锦衣卫接受超常的训练,训练的日子非常难熬,岳宛丘备受欺辱,但一想起死去的妻子韩翌,又坚定了信念。

  一个月的训练期结束了,岳宛丘已经从一个只会耕地种菜的农民变成了一个武功了得的正式锦衣卫,被编入了一营。他接触到了他们的头儿高武明,还有李应求和赵立国,三人皆在,复仇指日可待。

  现在,是时候了。

  几天过后,上头派给了四人一个任务:前去追捕一个逃犯——莫敬之,并提供了一些线索,锦衣卫的准则是只做不问,只完成上头分配的任务,不管抓捕的是何人,所以四人都没有过问便开始行动了。根据线索,逃犯是从天牢逃出来后离开京城窜入了原始森林,四人便跟着线索追了过去。步入森林,里面阴冷异常,浓密的树叶遮住了天空,岳宛丘突然心想:这不正给了自己一个机会吗?此处人烟稀少,杀了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岳宛丘拿定主意,掏出了那包从老家带来平日里用作防身的毒药——见血封喉。此毒药产于云南,是一种叫箭毒木的毒树分泌出来的毒液,经过提炼之后变成粉末,无色无味,杀人于无形之中,只要一接触到人的伤口上,毒粉与肌肤一结合,即可使中毒者血液凝结,七步之内必倒,但药粉会渗入人体内,无法察觉,只有云南的红木草才可解毒。岳宛丘轻轻一笑,想到自己即将为死去的妻子报仇雪恨,心情大快。

  原始森林的小径的确难走,处处都是扎人的荆棘,不一会儿,高武明、李应求和赵立国便浑身伤痕累累,身上到处都被荆棘刺得皮开肉绽。

  “他妈的!追那狗娘养的东西,倒弄得老子受伤了,老子抓到他后定要扒了他的皮!”高武明骂骂咧咧地坐在地上不走了。

  李应求索性也不干了:“累死人了!不追了,不追了,歇会儿。”

  赵立国擦拭着身上的伤口:“有没有什么药啊?这弄的是生疼啊,唉!岳宛丘,你倒是有没有啊?”

  “是啊,有药么,来擦一下!”高武明附和着。

  岳宛丘一听便笑了,拿出那包见血封喉:“有啊,这是我家祖传的金创药,擦一下一会儿就好了。”说着便帮三人擦拭了起来,岳宛丘有些兴奋,大仇即将得报,怎能不高兴?岳宛丘给三人擦完药坐在了一边等着看好戏,高武明问:“你怎么不擦点?你不痛?”

  岳宛丘冷哼一声:“不用了!”

  高武明一惊,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果然,赵立国开始有反应了:“啊……好难受啊……”脸色逐渐成了紫黑色,抽搐了几下便倒在地上,高武明和李应求见势不妙,抽出腰间的绣春刀,要向岳宛丘砍过来,可惜太晚了,岳宛丘躲开了几步,两人突然闷哼一声后便像死猪似的倒下了。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锦衣为王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皇尊 下一篇:乾隆密谋偷情书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