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历史故事 > 皇帝故事 > 双碑冢

双碑冢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朝乾隆年间,兖州城内有两家大药堂,一家是普生堂,一家是聚仁堂,都是前堂看病,后堂经营药材生意。普生堂掌柜叫窦孝慈,天生一副菩萨心肠,只要是无钱购药的穷人,窦孝慈便叫一声:“小徒,包药送客!”一来二去,病人都愿到这里看病,可病人越多,前堂的亏空就越多。好在药商看中了普生堂的诚信招牌,争相与其做生意,普生堂的生意反倒越做越大。

  聚仁堂的掌柜陈聚才是一个精于算计之人,喜欢给病人开大方、贵方,对贫苦之人更是直言:“有病没钱莫进来。”就这样,求医者渐渐流向普生堂。陈聚才不但不自省改过,反而视普生堂为眼中钉,肉中刺,发誓要以毒计挤垮普生堂。

  一日深夜,聚仁堂的伙计抓住一个入室窃贼。陈聚才眼珠一转,喝退左右,从嘴里挤出一句话:“你是天地会的人!”窃贼浑身筛糠:“大老爷,小的窦三只是偷东西,可不敢说是天地会的!”陈聚才招呼窃贼上前:“照我说的行事,我不但保你无牢狱之灾,还会送银子让你远走高飞!”窃贼点头应允。

  县令张云鹤刚刚起床,管家禀报聚仁堂掌柜陈聚才求见。陈聚才战战兢兢进来,张云鹤心中不悦。陈聚才连忙掏出一张银票递过去,张云鹤一把揣进了衣袖,然后客气道:“陈兄!何必如此破费,有事但讲无妨!”陈聚才答:“昨晚抓住一入室窃贼,竟是天地会的人,还供出普生堂掌柜窦孝慈是天地会青木堂堂主!”张云鹤立刻会意,陈聚才这是借刀杀人,但他委实舍不得袖中的银票,便吩咐下去:“把窦孝慈给我抓来审问!”

  捕快将窦孝慈擒来,窃贼“扑通”跪在窦孝慈面前,声泪俱下:“堂主!窦三对不起您,已经全都招了。为免皮肉之苦,您就把天地会的事都说了吧!”窦孝慈一头雾水,见陈聚才跪在堂下,恍然大悟,这是被人诬告了,于是咬紧牙关不说半个字。

  张云鹤无奈,对捕快耳语道:“乱党是株连之罪,窦孝慈全家皆是罪人,将他的孙子擒来!”捕快很快就将窦孝慈十岁的孙子扔在堂下。孙子凄厉地大叫“爷爷”,叫得窦孝慈心如刀绞。他大叫一声:“罢了!罢了!天要绝我全家!认了天命吧!”遂签字画押。张云鹤下令将窦孝慈全家押入死牢,全家一十三口人,唯有长子窦子硕到外地进药,幸免被捉。张云鹤伪造卷宗,上报至刑部,结果令窦家被判全家抄斩。可怜窦孝慈一生积德行善,最后竟不得善终。窃贼窦三被灌哑药,并案被斩。

  这年,兖州大旱,饿殍遍地,县令张云鹤仍整日花天酒地,弄得民怨鼎沸。一日,张云鹤长子爬树捉鸟,结果跌落树下,顿时丧命。张云鹤内心有鬼,葬了长子,对夫人李氏道:“我要到乌龙山陀螺寺吃斋念佛一月,为长子超度,为次子祈福!”

  很快,张云鹤吃斋期满,回到衙门就拉住师爷哭诉道:“师爷!我鬼迷心窍,做下许多恶事,以至殃及后代。佛家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从今我要痛改前非,还望帮我将以往冤假错案一一理出!”

  错案一一记在师爷脑中,他以往敢怒不敢言,此时见张云鹤说得真切,便道:“小人理当效力!”

  见师爷点头,张云鹤转身对捕快说:“将聚仁堂掌柜陈聚才捉来,我要为窦孝慈翻案!”师爷吓得脸色蜡黄,在一旁拽拽张云鹤,悄声道:“老爷!此案可是惊动朝廷的大案,万万不可翻,倘若翻案,朝廷定会斩你!”张云鹤不听规劝,硬是将陈聚才绑上了大堂。陈聚才也不害怕,翻翻白眼,右手拇指、食指来回捻动,说:“大老爷!冤枉!这可是刑部定了的铁案啊!”张云鹤厉声训斥:“行贿朝廷命官,罪加一等!你行贿我的银两,我自有交代!老爷我先赏你五十大棍!”木棍飞舞,打得陈聚才哭爹叫娘,只好将如何诬陷窦孝慈、如何向张云鹤行贿一一招供。

  张云鹤扔下令牌:“将陈聚才推出去斩首!”师爷吓得连忙叫道:“大老爷!使不得!按照大清例律,死刑案一律得上报刑部核准!”张云鹤大嘴一咧:“上报不上报都该杀,如此麻烦,这等猪狗之人,杀了痛快!上面怪罪下来,有我顶着!”说着将陈聚才押往刑场就地斩首,师爷急得一筹莫展,不住念叨:“老爷疯了,全然没有了法度!”

  师爷将错案卷宗搬出,张云鹤询问应如何改判,师爷一一禀报。一日,改审完一案,张云鹤正欲退堂,一美貌妇人携幼童上堂,张云鹤道:“小妇人,有何冤情尽管道来!”师爷哑然失笑:“老爷!您审案审迷糊了!这是尊夫人!”幼童上前叫爹,张云鹤把他揽在怀里,爱怜抚摸。夫人脸红如霞:“老爷!自陀螺寺归来已近十日,为何住在衙门而不回家?”张云鹤神色黯然:“夫人!睹物思人,我不忍回家,还望夫人宽限几日!我书橱下有一地窖,内有我收受的诸多宝物,街上灾民甚多,夫人可用于购粮开设粥场,赈济灾民!”夫人柳眉倒竖:“老爷啊!贱妾多次叮嘱,为官不可贪赃枉法,以免害己害人!”张云鹤羞愧难当,跪倒谢罪:“张云鹤辜负了夫人的教诲!”夫人将张云鹤搀起:“迷途知返,善莫大焉!”夫人央求一干灾民帮忙,兑粮、垒灶、生火煮粥,救了许多灾民的性命。

  且说陈聚才被斩后,陈聚才家人进京告御状,花了许多银两疏通关节,将折子送到乾隆皇帝手中。乾隆龙颜大怒,命钦差、御林军前往兖州捉拿张云鹤归案。不几日,一干人抵达兖州县衙,张云鹤跪接圣旨。钦差宣读完圣旨,一御林军来摘张云鹤官帽,另一御林军手拿枷板来捉张云鹤,张云鹤猛地腾空跳起丈余,将官帽抛向空中:“哈哈!老子不稀罕这身皮囊,要想擒我,再学十年武艺!”说话间,从腰带里抽出一把软剑。同来的六个御林军拔刀围攻,张云鹤一把剑舞得令人眼花缭乱,滴水不透。为首的御林军打个呼哨,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张云鹤收于网中,张云鹤大骂:“以暗器算计,算不得英雄!”

  乾隆得到张云鹤被押解进京的奏报,对大学士和坤道:“张云鹤是和爱卿的门生,由你主审!”和珅跪倒接旨:“奴才一定秉公执法!”晚上,和坤在府中召见钦差和为首的御林军,了解捉拿张云鹤的情形。钦差道:“和中堂,张云鹤言语粗俗,蔑视朝廷,以武力对抗抓捕!”

  和坤大惊失色:“你说张云鹤会武功?”御林军道:“惭愧!张云鹤武艺高强,我们六人竟不是他的对手!”和珅一挥手:“与我进宫面见皇上!”

  三人跪请圣安,和珅道:“皇上!张云鹤是奴才的门生,奴才对他了如指掌,他根本不会武功,捕他的御林军说,他武艺十分高强!恐怕此人有假!”乾隆抬起头:“爱卿平身!竟有如此怪事?朕要亲眼看看这人间怪事!”说完,命人移驾刑部大牢。

  张云鹤此时正戴着锁链酣睡,太监叫道:“皇上驾到!”张云鹤翻身又睡,太监猛踢一脚,张云鹤怒骂:“阉狗!皇上驾到,与我何干?”两个御林军将张云鹤架起,按头踹膝,要他跪拜,张云鹤纹丝不动。

  乾隆坐在凳子上说道:“罢了!张云鹤,朕问你,你是哪年的进士?可还记得考题?”张云鹤一扭脖子,不屑回答。乾隆对狱卒说:“去掉锁链!你等暂且回避!”和王申慌忙劝阻:“皇上,此人武功了得!万万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双碑冢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