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历史故事 > 皇帝故事 > 北齐后主高纬:抱着美女上朝议事的荒唐帝王

北齐后主高纬:抱着美女上朝议事的荒唐帝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上朝议事还要把自己宠爱的女人抱在腿上,敌人大兵压境了,考虑的不是国家存亡、社稷安危,而是怀中美女是否高兴。说起南北朝时期北齐后主高纬的荒唐,简直让人哭笑不得。晚唐诗人李商隐有首诗是这样写的:“一笑相倾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说的便是当时的情景。敌军打到京师,高纬却还沉湎于温柔之乡,真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好色到了不要江山社稷,不要身家性命的地步。如此荒唐,在路卫兵看来,其在中国历史上也算是空前绝后了。

  

  高纬(556年---578年),共在位12年。一生干尽荒唐之事,是后世恶君昏帝的“典范”。北齐高氏家族的历代帝王,大都荒淫残暴,高纬更是深得遗传基因,成为家族中无可争议的集大成者,其“尝出见群厉,尽杀之。或杀人,剥面皮而视之”(《北史》),寥寥数语,其残忍暴虐程度便可见一斑。高纬养鹰,“稍割犬肉以饲之,至数日乃死”,每天割活狗的肉喂它,狗好几天才死,相当于凌迟了。高纬是不是有强迫性精神病,我们不得而知,不过他所干的那些事,确实让人匪夷所思。比如,“曾一夜索蝎,及旦,得三升”(《北史》),没事抓一晚上的蝎子,这不吃饱撑的吗。更有意思的,他在豪华的华林园里建了一个穷村子,“自弊衣为乞食儿”,自己扮成叫花子玩,还“为穷儿之市,躬自交易”(《北史》),模拟老百姓的买卖市场,自己亲自去交易,也不知犯的哪路瘾。

  

  高纬不但残暴,而且玩乐无度,被当时的百姓称作“无愁天子”。这要说到他的一个爱好,《北史》记载:“帝幼而令善”,即说他自小便喜欢附庸风雅。他喜欢音乐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常常是自己填词作曲,抱着琵琶,自弹自唱。唱到兴处,还命令上百名太监、奴婢一起给他伴唱,“盛为无愁之曲,帝自弹胡琵琶而唱之,侍和之者以百数”(《北史》)。可以想象当时的场面是多么的宏大,在路卫兵看来,其火爆程度最少不逊于现在的“超男超女”和“我爱记歌词”吧。如此庞大的皇家乐队,主唱还是皇帝本人,假如走噱定是爆棚无疑,门票一定难弄得很。不过别出心裁至此,也算是具有“开拓”精神了,说他是 “乐队组合”的开山鼻祖也不为过吧。这“无愁曲”想必便是他的代表作和成名曲了,于是“人间谓之无愁天子”(《北史》)。

  

  这个“无愁天子”还是个能折腾的主儿。穷奢极欲自不必说了,其“宫女宝衣玉食者五百余人”,每人的待遇都是“一裙直万疋,镜台直千金”,一条裙子就值万匹布钱,梳妆台更是千金之贵,可想其奢华程度。宫女尚且如此,皇帝本人就可想而知了。他还喜欢大兴土木,劳民伤财,“夜则以火照作,寒则以汤为泥”,晚上连轴干不算,到了冬天泥浆冻了,就用汤水代替,以至于“百工困穷,无时休息”,敢情就没个歇工的时候。为了开凿晋阳西山的大佛像,“一夜燃油万盆”(以上均见《北史》),场面之壮观可想而知。

  

  说完高纬,我们该介绍另一个主人公了。李商隐诗中提到的女主角“小怜”,又是什么人呢?高纬总共有过三位皇后:斛律氏、胡氏、穆氏。穆氏本名叫穆邪利,是斛律氏身边的侍俾,被高纬看上立为皇后,等到穆氏年老色衰之后,便向高纬介绍了自己的侍俾冯小怜,“以五月五日进之,号曰‘续命’”(《北史》),其实是想让她来给自己讨个吉利,这便是诗中的女主人公了。这小怜年轻貌美,风情万种,而且“慧黠能弹琵琶,工歌舞”(《北史》),绝对的实力派。冯小怜被封为淑妃,深得高纬宠爱。有个例子很能说明问题,北周大军进攻北齐,高纬逃到邺城(今河北邯郸临漳县境内),随后太后赶到,“帝不出迎”,亲妈来了,理都不理,而淑妃将至,则“凿城北门出十里迎之”(《北史》),瞧人家这作风!与冯小怜一起狩猎,周军打来,高纬想回去,小怜妹妹正在兴头上,“请更杀一围,帝从其言”(《北史》),够百依百顺吧。

  

  高纬整天与她吃喝玩乐,“坐则同席,出则并马,愿得生死一处”(《北史》),腻乎到片刻也离不开的地步。即使偶尔上朝议事,高纬也要把小怜抱在腿上。这还能议的了事?这边大臣上奏前方吃紧,小怜同志在怀里嘤咛一声,说皇帝GG吃个桃子吧,你说荒唐不?好色至此,真是惊爆常人眼球。后来北周大军压境,北齐很快亡国,高氏皇族被押解到长安,高纬做了阶下囚,居然“请周武帝乞淑妃”(《北史》),向人家周武帝宇文邕讨要他的冯淑妃,真是没得救了。后世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壮举,看来只能望其项背了。荒唐了一辈子的高纬最终落得个被辣椒塞口,被活活辣死的死法,年仅23岁便结束了他荒唐的一生。

  

  诗人墨客向来对此事不绝于书,除了李商隐的千古名句外,温庭筠也有一首《达摩支曲》传世:“君不见无愁高纬花漫漫,漳浦宴余清露寒。一旦臣僚共囚虏,欲吹羌管先丸澜”,说的便是高纬纵欲亡国后,成为北周阶下囚的情景,终日忍辱饮恨,偶以羌笛寻乐。晚唐诗人李贺也有诗写道:“湾头见小怜,请上琵琶弦。破得春风恨,今朝值几钱”。对高纬好色亡国也是持大大的批评态度,对冯小怜红颜祸国也是指责有加。(cctop.cn)

  

  不过也有不以为然的,清人蒋文运评价说:“齐高纬宁亡国,终不肯逆拂小怜之意,正所谓生死好友如此”。把高纬的荒唐玩闹,注入了梁祝似的情感浪漫成分,真是千人眼中有千个哈姆雷特,要是再渲染演绎一番,恐怕又是一出流传千古的爱情绝唱了。不过,凡事需一分为二。说小怜祸国也有些避重就轻,总不能将偌大帝国的灭亡,都归罪于一个后宫女子吧。说她与高纬纯粹为了淫乐,一点感情都没有,也太过武断。高纬死后,冯小怜被周武帝赐给了代王宇文达,曾作过一首诗:虽蒙今日宠,犹忆昔时怜。欲知心断绝,应看胶上弦。充分抒发了自己对高纬的想念之情,也足见其感情之深。

标签:北齐上朝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