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诡语薄之与鬼同住

诡语薄之与鬼同住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都说人生百态,戏里戏外!说得一点也不过!这是老爹曾说过的,他总喜欢跟我哥俩讲起以前所发生的一些琐碎的往事,我们哥俩儿则是拿个凳子坐在旁边,安静的做为一个忠实的倾听者,慢慢的听他讲述……

2003年那时候家里太穷,住的地方太小,加上我跟我哥也慢慢的长大了,还有一个年迈的爷爷,房间不够住不下了。所以,老爹决定带着我哥俩跟爷爷一起搬家,那间房子是同村的老乡借的,本来老爹说是要租的,每个月给租金,不然白住也过意不去。

可是人家看我们困难愿意给我们住,但是就是不收租金,说是给租金的话就别说了.他说是同一个村的,本该相互帮忙的!这一来二去推脱老爹也答应了,不过私底下老爹跟我们哥俩说要记住人家的恩情,以后有机会去报答人家!

隔几天我们也搬进那间所谓的房子!

其实当我看到这叫屋子的第一印象除了破旧还是破旧,但是有住的地方总比风餐露宿的好,做人还是要懂得满足的。

那是两层楼,楼上楼下窗户的玻璃都破碎了几块,有的都甚至用铁皮钉死在木框边来代替那些破碎的玻璃来挡风。窗框是木制的,绿油油的油漆都快掉光了,只留下一星半点颜色,只是证明着这些油漆存在过的痕迹。大门也是木门,门上的油漆都掉的差不多,露出了光秃秃木屑,甚至有几只白蚁在门边爬着,看起来有些都些年头了!

幸好让我满意的是这大门前的院子还挺大,外围用些石头歪歪斜斜砌起来,都有一米五的高度,院子东边有一颗大树,都比这个两层楼的房子要高些,一些树叶和树枝都延伸到屋顶了,甚至有的穿过屋顶的瓦片伸进里面的隔层里!

老爹让我们进去里面看看,去选自己满意的房间。推开大门一看,尽管里面都是厚厚的灰尘,但是却很宽敞,至少比原来住的空间大多了,美中不足的是西面的墙壁刷的白灰都掉落了,露出了里面的黄土,有些还鼓起来挂在墙上要掉不掉的样子。

不过相对来说,我也很满意了,能有个地方遮风挡雨的,该满足了!

爷爷说他就住一楼吧,因为年纪大了,不想爬楼梯!于是我跟老爹老哥三人去二楼看看,楼梯也是木制的,有些木板都塌了,走起来总是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个不小心,脚下没个轻重,把楼梯板踩塌了,就惨了!

我倒不是怕掉下去,而是怕踩坏了,以后上下楼很麻烦。不过,看是我多心了,因为直到建新房搬家后,也没出现过我担心的场面。

二楼只有四个房间,三个房间很大,一个比较小点,那个小点的房间放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书籍啦,鞋子啦,药瓶子啦,几个大缸啦,还有一些碗盆等等,抬头看去有一个通风口,里面黑乎乎的也不知道上面有什么东西?

四个房门的油漆虽然快掉光了,但是还是看得出来是蓝色的,因为在屋里,不同于外面掉漆那么严重。

老爹选了一间最大的房间,我和老哥两人住同一间,因为那时候小,不习惯一个人住陌生的地方,剩下的一间房间空着,这两间房间平常都是把门关紧,很少进去。

一楼其实也有四个房间,爷爷选一间有向阳的房间当做自己的卧室,老爹选一个房间放农具,剩下的两个房间是位于东面的,而且都是连贯互通着的由于有树挡着,都比较暗,甚至可以看到树叶树枝都有伸进来所以平时门也都是禁闭着不用。

打扫完后便住进来,一开始没什么,可是过段时间后总是觉得怪怪的。这种感觉说不上来,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感觉,总是明明察觉到什么,可是又说不出所以然来。

那时候以为是住不惯,就没往深处去想,再说那时候我年纪才14岁左右,不会想太多的。

其实,在居住的那段时间里,一到晚上我总是很害怕。因为我总是感觉这个楼梯很怪,却说不上来哪里怪。

刚开始搬进来因为楼上没装灯照明,所以不敢独自一个人上楼,即使自己有些困了,我也等老哥一起上去。有几次独自上楼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头皮发麻,只能安慰自己是想太多。

可是很奇怪,因为我不管在屋子那个地方我都不会这样的感觉,就是在楼梯这个阶段我总会头皮发麻。虽然不常有这样的感觉,但是一出现,总是很不舒服。住久了,慢慢就习惯了。

可是有一次,我在二楼看书,结果嘭的一声巨响,我被狠狠的吓了一跳,连书本都被我吓得甩地上了。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我的房门关上了,地板掉了满地的木屑和脱落的油漆屑。我以为是风吹的,可是一想又不对,走廊的窗口没开,哪里来的风?

我以为老哥在玩我,我就大声喊:你别在外面玩了,门会坏的!

可是四周一片死寂,外面没人回应我。于是,我就这样坐着没动,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心里有些打鼓了。

许久我赶紧起来打开门,在二楼四处看看,老哥不在,于是我下楼。老爹白天出去打工,晚上才回来,爷爷去找庙里的老人聚会玩,那老哥也不在家,刚才又是怎么回事?

我不敢多想,就不敢上楼,乖乖的在楼下自己看电视,我都不敢跟家里说,第一是怕他们乱想,第二也怕他们不相信,想准备烂在肚子里算了!

好几次,老爹会跟我说:你们晚上看完电视,要睡觉也要关灯啊,我有几次快天亮下楼都发现灯没关。

我一听就愣了,心里想着或许有过这么一两次,但是没那么多次啊?

因为老爹是继承了爷爷的两大特点,一个是脾气,一个是早起的习惯。他们爷俩儿总是天没亮,差不多4点多就起来烧水泡茶了,有时候我问:你们这样不困啊?

可是他们总是巴不得我们哥俩儿也像他们这样好习惯,他们的理由是早起空气比较好,多呼吸对人有好处!真是可惜了,我跟老哥就没有继承他们爷俩的优良传统。

也因为这个习惯,所以很早起来他们有几次都看到大厅灯都是开着的。

有次三姑回来看望爷爷,因为她人胖,从岛内回来还要走一段小路,看起来总是很累的样子,所以就跟我说要个房间休息一下。于是我让她上二楼,到我的房间休息一下。

可是上去不到几分钟,她整个人神情慌张的匆忙的跑下来,没说几句话就回去了,直到新房子建的差不多了,我们搬出来了,住进新家。

过几年,去三姑家做客。闲聊的时候三姑说当时在二楼发生的事情,她说当时她躺在床上眯着眼睛休息,没多久她感觉有人站在床边,一睁开眼就看到一个白影在床边看着她,当时把她给吓的赶紧爬起来,匆匆下楼,这就是为什么每次来看望爷爷的时候再累也不肯上楼休息,总是聊不了两句就走。

有天晚上我跟老爹说以前那个房子住的感觉很怪,他一听就斜眼看着跟我说:你感觉到了?然后他就说反正都搬出来了,说了也无所谓,于是他说起事情的原因。

以前的那个房子是文革时期公家办公用的,那时候,只要一有什么风声就会被批斗,甚至不幸的也会有人死亡。那间屋子就有个人在那里出事的。

老爹听他们上辈的人在说,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吊死在了楼梯边的。我一听不禁浑身颤抖了一下,难怪我总觉得上楼梯会头皮发麻。

老爹还说,因为早起来烧水泡茶的习惯,他也看过那个年轻人几次,他不想跟我们说,怕吓到我们。老爹说那时候文革时期,很多人批斗有的出了事,那个年轻人就是其中之一,听说是吊死在楼梯上的,估计是想不开吧。

后来那间屋子一直发生诡异的事情也没人肯待了,文革结束,有些人看那屋子大,就申请进去安家。可是邪门的是,那些住过房子的人下场大都很悲惨,不是生意不好不赚钱,就是家人出事,后来村里的人再也没人去住。

直到过了好些年,才有人去住,他就是开头说的,哪个村里的老乡 。

他说他住进那间屋子的时候也看到过那个年轻人,只不过那也没办法,因为他那时候也是很穷没地方住了,只能住这里,等以后赚钱能盖房子再搬,老爹说后来都是每个月老乡都会让他老婆给他买些吃的烧纸钱祭拜。直到我们住进去也跟着这样做,才会相安无事的同住一个屋檐下的。

我听完就好奇的问:如果真有灵魂,时间都过去这么久的事儿了,为什么他还留在那间屋子不去投胎?

老爹说:他不是正常死亡,再来也不知道他是哪里人,听说是外地人,尸骨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家里人收走,所以他只能这样游荡着。

听完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我都在想,人真有灵魂吗?这有些动摇了我在学校里所学的知识,甚至我不想承认这是一个事实!

更甚的是每当我路过那间屋子的时候,我总会抬头看几眼,突然心里莫名的冒出一个念头:是否我在看这屋子的同时,里面的那位也正透过窗户的缝隙看着我呢?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阴银匠》

《敲尸人》

标签:老婆灵魂邪门诡异

    上一篇:惊悚死亡噩梦 下一篇:第三章 老婆是女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