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我是你的替身

我是你的替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奶奶,奶奶!”岳雪身着一身淡紫色的连衣裙,抱着一捧牵牛花,奔向了坐落在一片花海中的小屋。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妇人应声出来,岳雪挑出一朵牵牛花,举到奶奶面前,邀功似得说:“这是小雪采到的牵牛花中最漂亮的一朵,送给奶奶!”

奶奶慈祥地笑了笑,揉了揉岳雪的头:“小雪最乖了。”说着变魔术似地掏出一个鸡蛋饼,岳雪欢呼了一声,立马捧着鸡蛋饼大块朵硕起来。

岳雪刚出生没多久就被送了过来,原因是父母正处于事业关键期,没有时间照顾她,就连她父母发现怀了她的时候都差点被打掉,要不是奶奶极力阻拦,现在都没有岳雪。奶奶对岳雪恩同再造,岳雪甚至想一辈子待在奶奶身边都没有关系。

一天,岳雪无意间看见花圃的角落里有一棵树孤零零地盘踞在庭院的一角,树上开的花像极了牵牛花,但比牵牛花更加妖艳。牵牛花是清纯的浅紫色,而那棵树上的花则是浓郁的近乎黑色的深紫色,若将牵牛花比作刚出校园涉世不深的少女的话,而那棵树上的花则是久经社会磨砺的女魔头,岳雪情不自禁地想靠近那棵树。

突然,奶奶紧紧拽住了岳雪,用从未有过的严肃语气警告道:“岳雪,不许靠近那棵树!”

岳雪委屈道:“为什么呀?”奶奶语气缓和道:“那是曼陀罗,漂亮是漂亮,但它的香气可是有毒啊。”

岳雪吓得缩了缩:“曼陀罗长得好像牵牛花呀,是不是牵牛花的替身呀?”

奶奶笑了笑:“怎么可能呢?世界上无论什么花,牵牛花也好,曼陀罗也好,甚至是女人花也好,都是独一无二的呀,谁也不是谁的替身。”岳雪似懂非懂地看着奶奶,并不能完全理解奶奶的意思。

光阴似箭,天真烂漫的时光还未持续太久便要迫不及待地长大。岳雪六岁了,该上小学了。小村里虽然也有小学,但教学质量不高,她父母终于良心大发决定接她去上小学。奶奶纵有千般不舍,也要为了岳雪的前程狠下心来。

刚开始,岳雪还哭闹不止,但华丽的衣裳,新奇的玩具,精致的饰品,将奶奶一点点从心中剥离了出去。岳雪不在想念,甚至开始厌恶起了那破旧的老屋。奶奶也感觉岳雪的变化,不在轻易打扰,岳雪也懒得去看望一下曾经最重要的人。

但这也让岳雪大半生都活在愧疚里。

一天,岳雪和朋友玩地正嗨,突然被父母叫了回去,带着极度的不耐烦和怒火,气冲冲地回了家。

一进门,岳雪便不耐烦地说:“干什么啊!和朋友玩的好好的,真是的!”

“你奶奶病了。”父亲不带一丝感情地说,像是陈述一个毫不相干的事情。

岳雪怔了一下,毕竟是曾经视为最重要的亲人,赶紧问道:“那为什么不把奶奶接来养病?”

父亲神态自若地喝了口水,慢悠悠地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病,身体很健康,生活也能自理,就是会对空气‘小雪,小雪’地喊着,也真是够烦人。小雪明明在这好好的,既然你奶奶都这样了,那小雪你回去一趟,看看你奶奶的病能不能好点,能好点就省得让我耗费精力在这件事上了。”说完,便转身参加商谈了。

岳雪知道父亲决定的事从来没有商量的余地,不由地攥紧了拳头,但心里却没有太多对奶奶的关心。

很快,岳雪便动身到了奶奶家,远远地,便看见了那片熟悉的花海,但却没有多少亲切感,只有对那老旧的房子的嫌弃。刚进门,便看见奶奶坐在牵牛花旁的摇椅,轻轻摇着扇,不停地给摇椅空出的那个位置送风,还笑着问:“小雪,还热不热?”。

岳雪强压着怒火:“奶奶我回来了。”奶奶像是从某种状态惊醒过来了一般,赶紧起身,语气中带着强烈的惊喜;岳雪确冷冷地一瞥,拎着行李箱径直走向自己曾经的房间,只留下奶奶僵硬地伸着手,不知是伸给现在的小雪,还是伸给之前口中唤着的小雪。

岳雪刚收拾好行李,便又看见奶奶对着空气“小雪,小雪”地喊着,心中不知道是妒火还是其他的什么,冷哼一声:“看来我来了也没什么用,赶紧让父亲送奶奶去医院看看吧。”说着,便准备睡一觉来缓解一下坐车的疲劳。

不知睡了多久,岳雪睁开眼,已经是晚上了,一个稚嫩的童音在黑暗中响起:“牵牛花,牵牛花,摘下最美的一朵,送给送给奶奶。”

一遍又一遍,反复唱着这一句,在漆黑的夜幕中格外的瘆人。原来还迷糊的岳雪顿时清醒不少,背后吓出一身冷汗,像是一条冰凉的蛇缓缓地顺着脊背爬了上去,让人感觉汗毛倒竖。


岳雪微睁着眼看向窗外,只见一个穿着深紫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坐在栅栏上,望着月亮一遍又一遍地唱着这首歌。岳雪只觉得这首歌很耳熟,却始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看见小女孩映射在地上的影子,才放下心来,披衣走了出去,摆出大小姐的样子:“小丫头这时候应该回去睡觉了,没事坐在人家的栅栏上干什么?”。

小女孩没有回答,只是缓慢地转过头,由于背光,看不清面容,只看见一双眼睛亮的骇人。

“大姐姐,你还记得这首歌吗?”

岳雪怔了一下,随即又强硬起来:“谁会记得这种幼稚的歌?现在你赶紧回你的家,三更半夜的扰人清梦!”

小女孩从栅栏上跳了下来,一步步走来,眼神空洞地吓人,带着魅惑的声线说道:“你真的不记得了吗?”随着小女孩的靠近,岳雪才发现小女孩和幼时的自己长得一摸一样!

岳雪尖叫了一声,赶紧躲回了房屋,锁紧了门,却仍止不住地哆嗦,然而,一双冰冷的手穿过门,覆在了岳雪的肩上,在她耳边呢喃道:“你还记得这首歌吗?”

岳雪尖叫一声:“滚开!”死命甩开这双手,将头蒙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然而那个小女孩确没有就此放过她,发出一阵阵像指甲刮过黑板的笑声,又幽幽的飘来,抓住岳雪的脚踝,还是重复着那句:“你还记得这首歌吗?”

岳雪再次尖叫了一声,脚踝狠命一甩,摆脱了小女孩的束缚,缩到了床的一角,紧紧地盯着那双手伸出的地方,但那个小女孩却又不知所踪。突然,又倒悬在岳雪的面前,直勾勾地盯着岳雪,依旧重复着那句话:“你还记得这首歌吗?”

岳雪此时大脑被抽空了一般,只剩下恐惧,下意识地拿起枕头抽向那个小女孩,趁这个空档狼狈地逃向门外。不幸的是,被牵牛花藤绊倒在地。

岳雪闭上眼等死,不知过了多久,仿若几个世纪,但好像也只有几分钟,传来了奶奶焦急的声音:“小雪你趴在地上干什么,地上多凉!”

岳雪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刚才的惊吓转为了一腔怒火:“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突然发神经,我怎么会来到这个破地方!老了还不安分!还……”话还没说完,奶奶突然捂住了心口,脸色煞白,岳雪顿时慌乱了起来:“奶奶!奶奶!你没事吧!来人啊!快来人啊!”

邻里七手八脚地把奶奶送到医院,去医院的路上,奶奶虚弱地对岳雪说:“岳雪……对不起……奶奶老了……拖累你们了……但是……奶奶太想你了……所以……所以……”

岳雪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奶奶……不要说了……都是我的错……求你不要睡……不要睡……好不好……”。

最终,奶奶还是睡了。

岳雪像失了魂一样愣愣地坐在病房门口,直勾勾地看着病房里刚盖上白布的奶奶的遗体,竟哭都哭不出来。恍然间,那个让她恐惧的音调又响了起来,一抬头,发现是《名侦探柯南》里出现的皮球歌。

她才想起来,那个让她恐惧一夜的歌是她小时候根据这首歌的旋律改的歌词而自编的歌曲,采花时一直唱的,然而,自己早已将它遗忘在了心灵最深处。

她想,夜晚那个和自己相像的诡异女孩,一定是神灵派来照顾奶奶惩罚自己的。她记得奶奶说过,女人花是独一无二的,可她宁愿是自己不在的那段时间的小雪的替身,至少,能让奶奶开心……岳雪狠狠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恨不得将自己撕碎。

暗处,一个穿着深紫色连衣裙的小女孩看着已经没了温度的奶奶,泪水连连:奶奶,无论如何,我都只是岳雪的一个替身吧,她这样对你,你依旧不怪她……我还是太弱小了,只能同一时间让一个人看见我,不然,你也不会被说成是神经病了吧……。如果不是我想教训一下岳雪,你也不会死了吧……不过,你都不在了,谁还需要我这种剧毒的花呢?

奶奶下葬的那一天,花圃角落里的那株曼陀罗落下了最后一片花瓣。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我在泰国玩尸》

《冥煤正娶》


标签:朋友姐姐恐惧光阴

    上一篇:在家里照相 下一篇:死亡村规之复仇(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