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短小说两篇

短小说两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题记:当我把剑插进他心脏的那一刻,他是笑着的。

水风轻,蓣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

叩叩!夫人,该用膳了。您要和先生一起用膳吗?

你们都先下去吧。有事我会叫你的。白亦凌清冷的声音传来。

是。奴婢告退。

青丝成髻,柳眉似烟。朱唇点绎,纤腰盈盈。简单梳妆后,白亦凌往书房走去。她知道,他一定又在为画题诗。她的夫君王炜涵,是个极温和的人。说是学富五车也不为过再加上性情和善,常有人求诗或题字。

陌上扶桑,公子如玉。一袭白衣轻胜雪,水墨丹青蹋锦来。他在作画,出奇认真。嘴角含笑,面带温柔。白亦凌放轻了脚步,似是怕惊扰了王炜涵。

凌儿他轻声唤她,来为这幅画题字吧。

白亦凌不语,只是靠近了王炜涵,怎么还是打扰了你?夫君是在为谁作画。

自是为美人一笑而作。王炜涵难得语气轻佻,然白亦凌并不吃味。

仍是淡淡的目光,却是向那画看去:醉卧君怀。画上是她纵情饮酒,醉卧君怀。心中一颤,却是正色道,夫君,该用膳了。妾身去传膳。

白亦凌向厨房走去,王炜涵移步侧厅。书房清风,空闻一盏墨香。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道是枕边人两人之间只有一种不知何物的疏离。桌上摆着几道时令小菜,绿油油的惹人喜。

夫君可是向来只喜吟诗作画?倒是与其他男子不同,快意江湖,剑泯恩仇。

世态炎凉看多了便也不在意那虚的了。

哦?夫君有故事何不与妾身说说。妇道人家,总是喜欢听故事的。

凌儿……他的声音极尽悲凉,罢了,便说与你听听。难得你有兴趣。夹了口菜放入口中慢慢咀嚼,王炜涵似是陷入了回忆。

南越建国以来兵荒马乱,也是连年征战却始终无人能敌。凌儿便是久居深闺也该听过不败战神北慕倾。那便是家母。母亲对我向来严苛,十岁读透《孙子兵法》,十三岁上阵杀敌。我手中的血,根本数不清。

后来呢?白亦凌声音颤抖。

再后来,母亲年岁渐长,兵权尽交吾手。我的第一个任务,覆灭了边疆一个有异心的部落。那一次,我杀了101个女人和97个孩子。

是吗?夫君竟也是如此狠心之人。一个部落,就那样成了夫君的垫脚之石。

是啊!再后来,功高盖主,便落了个兔死狗烹的下场。

夫君可曾后悔?白亦凌淡然开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与这闲云野鹤的生活,定会不甘心吧?

轻笑出声,有何不甘?我倒觉得,每日吟诗作画,比那金戈铁马好上许多。

倒是我俗气了。不过,夫君可还记得青城白家?

记得。三年前,屠城……

是啊白家上下三百余口无一幸免。

白家,无一幸免……王炜涵喃喃自语。

大夫人向来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自尽而亡。

王炜涵沉默。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只有王炜涵布菜的声音。

你都知道了,是吗?

白家嫡长女白亦凌,饱读诗书,也算是青城小有名气的才女。

为什么没有揭穿我?

我说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信吗?王炜涵放下筷子。

白亦凌笑,笑得风情万种,靠近王炜涵,素手轻抬,自是不信的。

王炜涵亦是笑得温柔,看了心脏的短剑。血,在渗出。

为什么不躲?我不信你的身手会躲不过。

傻凌儿,行军十一年,你的那点蒙汗药根本瞒不过我的鼻子。白芷夫人是我母亲的旧交,我亲自对白家所有人动手,众人皆道我杀红了眼,且不知我选了没有动脉的腹下三尺。为了掩人耳目,根本没有人知道,包括你。对不起,骗了你这么久,让你活在仇恨中。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她的情绪崩溃。

王炜涵用尽全身力气,笑,凌儿,我说了啊。愿得一心人,白首不……

夫君!这一声用尽了她毕生泪水,一口血涌出。

后记:史载青城白家有嫡长女名亦凌,年芳十八,饱读诗书。嫁与人妇,两年亡夫,最再不知其踪。

……

很多年以后,白家后人整理祖先遗物,白亦凌只有一幅画留了下来。保存尚好:美人醉卧君怀。题字者必两人:水风轻,蓣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其字劲,风骨鹤立。;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其字淑,清婉鹤啼。

……

史记载,不败战神王炜涵,年二十,有妻一人,无子。两年病卒,再无后续。

……

嗯,他是个诗人,她是他最美的一首诗。

嗯,他是好男儿,她是他的妻。

标签:

    上一篇:打电筒 下一篇:夜楼惊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