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嗜血长剑

嗜血长剑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屈氏稳住身躯后,扯扯华宰相的衣袍道:“老爷,你说句话呀,怡儿跟太子都已拜过天地,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若现在被弃之,你让怡儿还怎么活!”

华宰相哀声叹气,两个都是他的女儿,一个自小在身边长大,为了华家的荣华富贵,这些年他在华秀怡身上花了不少心血;另一个,虽有亏欠,但自小在外长大,脾性不和,未必能适应后宫生活。

两害相权,华宰相决定暂且保住华秀怡的太子妃位。

他见夜阑溱立在一旁不语,想到,十年前,夜阑溱可是亲自来华府送退亲帖子的,可见夜阑溱有多么的不喜欢华兮虞。

他决定拿夜阑溱退婚的事说话:“老臣记得十年前,太子殿下已向老臣递了他与兮虞的退婚帖子。老臣以为,婚姻不是儿戏,既然殿下已向兮虞退婚,那兮虞就跟殿下没有任何关系!”

郦红柳没想到,自己这薄情寡义的爹,又在自己尚未痊愈的心口处插了把刀。她本无心相争太子妃之位,可如今听华宰相这般说话,觉得身为父亲的他明显在偏心,根本不值得自己原谅。

贝齿紧咬,这十年来,蕴藏在心底的恨意,如同火山喷发。

夜静尘立在一旁,骚包地轻摇着折扇,他此时唇角微启,一脸似笑非笑地,眸光全落在郦红柳处,众人说什么,他压根不在意,但现在,他见郦红柳面色有变,心潮不时作涌,抢在郦红柳开口前道:“你不会真想当什么太子妃吧!”

郦红柳没睬他,她现在只想宣泄一下满腔的恨意。

“太子殿下都没发话,宰相大人何必这般心急!”郦红柳唇角带着丝冷嘲。

夜阑溱原本娶华秀怡不过是因为想凝补对华兮虞的亏欠,如今知华兮虞还活着,这婚事,自然不想继续将就。

只是华秀怡已与自己拜过天地,若现在弃之,定然被撂下口舌,说他堂堂太子是个不重情义之人,他想了想,冲座上三人抱拳行礼道:“溱儿回禀,皇祖母、父皇和母后,溱儿当年年轻气盛,对婚姻之事不甚了解,冒然退了与兮虞的婚事,害兮虞痛苦不堪。如今兮虞已回来,溱儿想凝补对她的亏欠!”

皇帝望着重情重义的儿子微微颔首,“那太子说怎么办?”

“回父皇,儿臣以为,太子妃是皇祖母与仙逝的华夫人当初所定,为表对亡者的尊敬,婚事自然不能当是儿戏!至于华家长女,儿臣认为,改立她为太子侧妃较为合适!”

屈氏闻之,心口作痛。

华秀怡纤指紧攥,望着一旁淡漠如尘的郦红柳,极有冲上去撕掉她的冲动。

忽然华秀怡想到了什么,指着郦红柳道:“她是勾栏院的妈妈,难不成堂堂太子爷要娶一位老鸨当太子妃!”

郦红柳没想到华秀怡会这般恶毒,这个时候不忘揭自己的短,轻笑道:“姐姐说的甚是,妈妈我阅男无数,哪里配得上太子爷!”

华宰相没想到素来温柔识大体的大女儿,居然会为了一个太子妃之位,不惜中伤自己的妹妹,他这张老脸早没地方搁了。只怕不用他开口,以太后和皇后整治后宫的慧眼,他这大女儿已失了太子妃之位。

反倒是,华兮虞至始至终不卑不亢的,倒是识得大体,虽然不巧流落风尘中,但是铮铮傲骨尚在,倒是有点戏子。

夜静尘忍不住发话起:“妓院老鸨怎么了,她就不是人了么,你们不要的人,本王要了!虞儿,咱们走!”

说时收了折扇叠在掌中,将郦红柳直往太子府外攥。

太后见之,直扶额头。

静王,虽不是她生的,但却是她一手带大的,想想他早到了婚娶年龄,可惜一直没有中意的姑娘,如今见他对华兮虞拉拉扯扯,暧昧不情的,不禁叹息,或许这就是兮虞的命吧!

出了太子府郦红柳忙挣脱夜静尘,“多谢王爷出手相助,妈妈我,还没到没人要的时候!”

说时脚尖一踮,来到她娘亲坟前,冲着她娘亲的墓碑,哽咽道:“娘,女儿该怎么办?”

想到那薄情的父亲,和那得礼不饶人的姐姐,郦红柳满心的委屈。

回答她的自然只有风声,她哭了会,扶着墓碑竟睡着了。

一道白光闪现,月如练望着温舒妤的墓碑,心生歉意,继而打横抱起郦红柳,望着熟睡中的郦红柳轻叹。

“夕虞!本座不知你记起多少,但本座所做的一切,全然只是为了你!这一世你命带情劫,原本本座不该插手,可本座又妒忌那人,所以擅自改了你的命数,旦愿你不要恨本座!”

恍惚中,郦红柳听得有人在唤自己,可那声音飘渺的紧,她寻声望去。见是个美得如同九天仙子的女人,细看下,那女人同她竟有几分相像。

那女人冲她摇头叹气道:“为什么你要忆起啊,忘记了不是更好!他不适合你的,离开他吧,如若不然,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郦红柳不知女人口中的他是谁,也不知这女人是谁,喃喃开口道:“你是谁?”

女人又是一声轻叹,继而身影如同云雾般离散渐而消失。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这么重的血腥味连身为杀手的郦红柳都为之骇然。

放眼望去皆是腥红色,血水浸染了片片云朵。

郦红柳望着一袭红衣作舞的夕虞顿时明白,自己又回到了梦里。

眼前的情景,大约是夕虞来找月如练,却被月如练的手下阻拦,于是与月如练的手下交起手。

夕虞不想杀人,可是月如练的手下皆是上神,见她是个魔,好话说尽又不肯走,一怒之下,出手半丝不留情。

夕虞,被他们伤得满身是伤,却仍不想动手杀人。他们攻来,她只是躲,只是他们有心伤她,她即便躲的在快,也难逃被伤。

大约是那些上神见她好欺负,心下杀念,想速战速决灭了她的魂魄。

夕虞适才意识到,自己好不容易修回的真身,不能这么快毁去。手腕一转,一把嗜血长剑在手。

标签:妈妈姐姐妹妹杀人

    上一篇:白粉婆婆 下一篇:上吊的女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