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都灵会之民间鬼事

都灵会之民间鬼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一)

荒郊白骨卧枯莎,有鬼衔冤苦奈何。

我国民间有个传说:人若想和鬼交谈,那么需要人口中含泥,这种说发就叫“鬼吃泥”。

然而在非洲的撒哈拉以南、西起几内亚湾、东到印度洋的广大地区,许多非洲人都有吃土的传统。当然不是什么土都能吃,必须要取土层下面数米的土壤,用水和成软硬适中的泥团,然后用火烤干来杀死病菌。

找土、掺土的方式不是每个人都懂,那是许多家庭与部落的祖传的秘方。真正能制作泥饼的人,在当地都很受尊敬。这些泥饼深受非洲小孩的疼爱,他们都说味道像曲奇饼,甚至比巧克力还好吃,可以说,在非洲小孩的美好记忆里,泥饼是他们不可或缺的珍贵美食。

今天这个故事是五爸讲给我们他年轻时候亲身经历的一件吃鬼泥的真实故事。时间是在我国农业合作化时期,劳作吃饭都是一起,每个人劳作分工各不相同,主要是记工分获取实物和工钱,五爸是被分为农耕,耕地需要管理牛马匹,如果牛马第二天要耕地,五爸就会在半夜给牛马上草料,所以他随身带着一大串钥匙。

我们老家有定娃娃亲的习惯,所以男娃和女娃在很小的时候都会有娃娃对象,等长到婚嫁年龄,直接迎娶就算是结婚了,结婚年龄都偏小。五爸18岁时候就结婚了,他媳妇也就16岁。

我们那有风俗,就是新媳妇3天后必须要回门,要在娘待3天再接回来。新媳妇到家第四天就是要送她到娘家,到第四天的时候村长分了工分下来,那个时候工分就是粮食,大家都很珍惜的,所以五爸打算耕完地了再送她媳妇回家,结果等五爸回来时候天就麻麻黑了,简单是洗漱一下吃了点东西就走。

五妈家到我们这里有20里的路程,那个时候去哪里都是走着去的,西北山区路太崎岖,不好使用其他交通工具,那个时候也没有自行车这些工具,只能用人类最原始的11来徒步。

五妈家里和我们村之间有一个必经之地叫荒芜岭,荒芜岭是我们这里最阴森恐怖的地方之一,因为这个地方是夭折孩子的坟场,小孩子夭折死后不能正常下葬的,这个地方就是他们的息息场所,也可以说成是另一个世界小孩子的游乐园吧。

小时候过年的时候我们见过这个地方有红灯笼在演社火。我们这里的社火就是用舞狮,长龙,灯笼等组合而成,晚上18点会出动到邻村去演出,一般会在晚上12点左右回本村。

一般晚是不会有人去这个地方的,但是新媳妇必须回门,五爸年轻气壮,也不相信有鬼神之说,所以大奶奶(五爸的妈妈)让五爸带铁锹(据说可以震慑鬼魂),他也不带,就这样送五妈回去的路上相安无事,两个年轻人说话拉大的就到五妈家里了,到五妈家时已经快11点了。

五爸送五妈到回家后,就想回家,呦不过他岳父岳母劝,只好在岳父家睡觉,他睡着突然听到耳边他妈(大奶奶)在叫他回家,五爸醒来后看表是十二点多,本来五爸从小到大没有离开过大奶奶身边,想想刚刚大奶奶在叫他回家,他也很想大奶奶,这样一来回家的念头更坚决了。

岳父岳母也没办法,只好让他回家,五爸岳父让他带铁锹路上也好壮个胆,五爸不想带铁锹,一个是觉得铁锹太重,一个是觉得没什么事情,但是岳父岳母非让他带着,他就走到厨房,随收拿了一根捣火棍(那个时候用材烧饭,没有现在煤气,照明都用煤油,也没有电)就往我们村子走。

一路上边哼哼哒哒的走,边骂骂咧咧的说,世间哪有什么狗屁鬼神,我还是好好的,就这样走到荒芜岭了。五爸说当他走到荒芜岭的时候,头皮突然一麻,感觉自己的脑袋响瞬间长大了一样,很沉,脊背后面冷汗渗了出来,当他再次抬头看的时候,前面有个人影出现在距20米左右的样子,五爸一看有伴了,赶紧叫那个人影(五爸以为是村里人)。

那个人影不搭理五爸,一直往前面走,五爸见不搭理,心想走快点赶到他,结果五爸加快脚步,那个影子也加快脚步,五爸跑他也跑,总是能保持一段距离。

这个时候五爸感觉不对劲,也想起了这个的个地方是荒芜岭,想起了听过的各种鬼故事,心里难免有点害怕了。然后把手里的捣火棍拿出来拍打着旁边的土凹来壮胆,殊不知他拿的那个捣火棍正是引魂招鬼之物。

五爸壮着胆走着走着,看到前面的路宽了许多,以为是村里人把这条路修宽了,也没多想,径直走去。当他走上那条加宽的路时,突然感觉脚下踏空,结果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隐隐约约听到有一个声音喊着五爸平时耕地时候唤牛马的声音:“犊儿逮(唤牛马的惯用喊声,就像让马停下来时候喊“吁”是一个道理)”。

五爸以为是要出工了,想起来但是起不来,下意识的从腰间摸大串钥匙,当他碰到一大串钥匙时候,感觉自己突然有点力气,就这样摇着钥匙串(铁器响动鬼最害怕),慢慢的往家里走去,五爸说他这个时候是迷迷糊糊的,只是平时那路太熟了,就是自己用脚摸着走到家门口,五爸敲了一下门后就倒在门口了。

我们北方的屋里是有围墙的,院子外面还有个门。大奶奶也一直惦记着儿子,也没有睡踏实,听到门响了一声,大奶奶起来开门一看,不看还好,一看吓坏了。

五爸这个时候耳朵被红泥巴塞住了,两个鼻孔也塞满了红泥巴,最里面是是很多红泥巴,人倒了右手还一个劲的用捣火棍捣口里的泥巴。大奶奶赶紧叫我二爸和三爸,还有村里的宗亲。

大奶奶在驱鬼这方面经验是很丰富的,我们村里一般的疑难杂症没有她解决不了的,驱鬼这些都能解决,村里人遇到这种事情找她肯定能解决掉,以后会专门讲大奶奶的传奇事情。

咱们言归正传,当大奶奶看到五爸五窍都是红泥巴时,吩咐二爸三爸(是唐家孩子,两个年龄都小)去邻村请阴阳先生,她吩咐我爷爷,三爷找柳枝短接,燕子窝草,红绳,隔夜鸡,朱砂,十珍宝,焚香明烛,孔明灯,吩咐其他村里人沿路找五爸经过的路线,是掉到那个地方了,看路上有什么异常,大家分头做事。

我们家是住西北农村,西北地区常年干旱,主要靠天吃饭,风调雨顺,家家吃饱,如果遇到旱情,那只能挨饿了,所以我们这里人有种习惯,就是喜欢存储粮食和水。

邻村和我们村之间有一个泉水滩,泉水滩以前本来是沟,因为气候原因,村里人把这条沟从半截了下了,那时候也家里也没有钱每家都打井,下雨水就存储在泉水滩供人畜用水,儿时候我记得这水清澈见底,清凉可口。

泉水滩也是我们村里的恐怖地之一,在这个地方淹死过3个年轻小伙,年轻小伙跑到泉水洗澡,结果一头扎下去就上不来了,头朝底,被下面的泥土抓着头,淹死。

二爸和三爸走到这个地方的时候,都怕的发抖起来,但是两个都知道请阴阳先生是关乎五爸的性命,所以硬着头皮前往邻村,经过泉水滩的时候,一个比一个步块,都不想落在后面,干脆就跑了起来。

二爸说当他们跑过去的时候,听到有身后有个声音,叫他俩到泉水中玩,这个声音他俩都听到了,犹豫害怕也没敢多问,跑过这段泉水滩往前1000米的地方有一条很深的沟,成东西方向延伸,这条沟正东有一座山神庙,这座庙时间太久远,没有人能说清楚是什么时候建造的。听老人们说是因为这个沟延伸的另一头是一个乱风岗(以后再讲),所以建造庙宇以祈求平安。

我们村和邻村是南北方向,这条沟是东西方向,经过这条沟是先是下坡,中间有个桥,再上坡才到对面,二爸说他们俩走下坡的时候看到中间那有正好和桥一样宽的身形,手里拿着一条长棍,看着像拐杖一样。

二爸很害怕,给三爸说不要下去了,三爸胆子稍微大一点,让二爸不要怕,两个人就在很走到桥底下,那个身型体还在原地,三爸就对着那个拐杖一样东西一脚踩下去,就听到一个声音说道:“哎呀,我的脚断了,我的脚断了。”

三爸和二爸吓坏了,赶紧从沟底往邻村方向跑,当他们跑到路上面时,二爸偷瞄了一眼,看到那个体低着头在弄脚,可能是三爸踩断了那个体型的脚。后来因为这个事情,三爸昏迷了7天,家里做法事请神上身处理后才好。

村里人找到五爸踩空的地方,原来是荒芜岭5米高左右的一个沟,在那个地方找到了五爸结婚时候的戒指,旁边有有抓红土的手印,在这个周围有很多小孩子的脚印,村里人看到这个后赶紧跑回家告诉大奶奶,大奶奶让村里人找100个鸡蛋,全部煮熟,说是用来安抚童灵婴儿的。

安抚方法:把煮熟的鸡蛋拿到事件发生地点,先把发生地铺平整,划圈,圈内烧纸钱和撒祭水,在烧纸钱7公分地把每个鸡蛋插到平铺好的低面,插九九八十一个鸡蛋,东放青龙位放置7个鸡蛋,西面白虎位置放7个鸡蛋,剩余鸡蛋全部由当事人化隔夜鸡血吃掉鸡蛋,方能化解童灵婴儿的侵扰。

阴阳先生到大奶奶家里看了五爸的状况,说需要起坛做法,五爸三魂五魄已走一魂一魄,魂好叫,魄难寻,需要看机缘,应该是一魄被藏匿起来了。

阴阳先生叫弟子在大奶奶家里持掌莲花七星灯。阴阳先生让刚探查地处位置村里人带头,吩咐其他几个村里年轻人拿着柳枝短接,红绳,朱砂,十珍宝,焚香明烛,红绳一头绑在五爸中指第二节手指,另一头绑在隔夜鸡鸡头上,灵灯引路,脚踏天罡,带着纸钱上路了。

孔明灵灯引路,鸡头寻魂,阴阳先生左手镇魂铃,右手桃木剑,腰里束这捆仙绳,脚踏天罡步,众人上山引魂,走到目的地,设置了仙坛,铺好95颗鸡蛋,柳枝短接装朱砂,十珍宝摆坛桌,焚香明烛桌两边,画地烧纸寻魂魄,柳叶开眼,祭水开坛。

顿时旋风好几股旋风从左至右旋转到坛桌和纸钱,鸡蛋旁边,乱做一团。突然阴阳先生拿着隔夜鸡跑向沟向西五米的位置,摸了鸡三把后那鸡就像睡着一样,原本活泼的鸡瞬间想死了一样,不动了,据阴阳先生说这是把五爸的魂拘到这只鸡身上。

后来阴阳先生说他看遍四周找不到五爸的魄所在之地,然后启用事先准备好的纸人寻找,寻找五爸的魄,魄一般来说是很活泼的,走的地方也比较远,所以先生用纸人引路来见他,魄被纸人引过来后阴阳先生流用柳枝短接装朱砂定住魄,然后依照刚的法子也引入鸡挺体内,然后把鸡交给村民,大家一起回大奶奶家里。

对于这么神奇的法子我是很好奇的,然后问当时去过的村里人,村里一起去的人说确实看到阴阳先生拿出了纸人,但是具体做什么也不知道。

回到家里阴阳先生的大徒弟告诉他师傅说莲花七星灯差点灭了,吓坏他了。阴阳先生把隔夜鸡拿过来,拿了一张符在鸡头上边烧边念,然后那到割破了鸡的脖子,脖子上流了一点鸡血,阴阳先生把鸡血对着红绳滴血,直到血流挨着中指才停止,那鸡突然清醒了一样,打了个鸣,阴阳先生把鸡放到院子里了,那鸡和正常的鸡一样,像没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走开了。

处理完这些事情后,五爸家里念了七天七夜的大经,来了很多阴阳先生,连续不断的念了七天,七天之后,五爸才能出门。现在的五爸很正常,也是个很幽默的人,我们都挺喜欢他的,只是他们家里每到晚上19点后就不会出门,门一定是关的紧紧的,谁去晚上他家串门,他们屋里人是不会送客人的。

本故事独家授权【真恐怖】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真恐怖】

【真实】我死后在地府当阴差遇到的灵异诡事…

【血祭】每年家里都要给我做一副棺材,直到…

标签:妈妈真实岳父

    上一篇:电梯灵异经历 下一篇:僵尸游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