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童年撞鬼记

童年撞鬼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我叫冯毅,生活在山东某地的一个村落里,我们那里特别穷特别闭塞,小时候车都开不进来。这种地方就容易滋生一些很诡异的故事。。

听母亲说,我4岁那年得了重感冒,,打针吃药就是不见好,叔叔婶婶都来看我,我迷迷糊糊的就说在和一个红衣服的小男孩玩耍,玩的好开心。大人们听了你瞪我,我瞪你,都不约而同的意识到了啥,父亲用自行车戴着我去了市里的医院,辗转几次,总算是好利索了,母亲说我哭着找红衣服的小哥哥,说他笑着离我远去了,不再和我玩耍了。

5岁那年,我母亲的奶奶,也就是我的老姥姥病了,很严重,没几天就去世了。老姥爷说去世的当天半夜里他正睡着觉,就感觉屋内床多了个人。嘴里嘟念着老姥姥的名字:秀梅,走吧,秀梅,咱走吧。老姥姥还在床上含糊不清的不知在哼哼哼的什么,然后外面的狗叫了一阵,第二天早晨,老姥姥丧已经断气了。丧事办完后,我外公在此后的几天夜里就听着内屋的衣柜嘎吱嘎吱响,似有若无,断断续续,到了白天外公就把这事跟老姥爷说,老姥爷听了惊讶的说到,他这里天老梦见你母亲说忘了拿东西要回来取。外公打开衣柜翻了翻,果然还有件老姥姥衣服在里面,就在坟前给烧了,以后夜里衣柜就再也没响过。

13岁那年,我在邻村上小学五年级,发生了一件让我至今都毛骨悚然的事。。。

我每天从学校放学回家每天都必经一段路,路两边都是小树林,然后路边有一户很孤立的宅子,我和小伙伴最大的乐趣就是爬进宅子里面去打里面那棵枣树上的枣。宅子的主人是个有点怪异的老太太,她脸上长了几个麻子,平时不好与人交往,村里人给她起了个外号叫麻老太太。她的大门是以前内种用几根木头搭的园门子(农村小孩都应该见过),很容易爬进去。我们每次都爬进去偷枣,一旦被她发现她就嘴里骂着很难听的话来追我们,我们吓的就一哄而散。有一次我们几个又爬进去摘枣,然后麻老太貌似也没发现我们,我们几个就放心的在那拿着竹竿打。我无意间瞄了一眼她的窗户,发现麻老太露着头貌似在直勾勾的看着我们,我赶紧大喊:麻老太来啦!剩下几个吓得竹竿一扔赶紧爬门逃跑,好在麻老太并没有追出来。然后第二天我们又爬进了她的家里,这次还没等下手,就发现窗户上麻老太还是露着头看我们,把我们那个吓啊,心想她这是知道我们要来啊,一哄而散。过了几天,我们心里的恐惧消除,嘴里又开始发馋,小伙伴几个就商量再去麻老太家弄点枣,就不信她能一直呆在窗户边不离开。等我们放了学走到她门口时,却发现围了很多村里的人,几个村里的老太太在那谈论着什么,我们过去在一旁听,才知道有村里个人去上坡,路过麻老太家门口,闻见里面散发出的臭味,便进去看看是什么东西,没想到却发现了麻老太已经死了。

是的,上坡的那个农民发现麻老太已经死了,他赶紧叫来了人。人们才知道麻老太死了好几天了,尸体都臭了。她是自杀的,在自己窗户顶端系了个绳索,然后把脖子套进了里面,上吊自杀了。我这时才感觉脊背阵阵发凉,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们好几次次去她家,都发现她露着头在窗户边瞪着我们,原来。。。

大家可能觉得这件事这不算恐怖吧,我本来也天真的以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直到有一天,下了很大的雨。。。。。。

麻老太死后几天,一直无事再发生。小孩子忘事也快,于是我和军子,志刚还有晓凡几个小伙伴又玩到了一块,天天东奔西窜。直到有一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我玩累了,早早就爬上了床,听着雨声入睡也是一种别样的享受。可是那晚也不知咋的,隐隐就感觉会有事要发生,所以怎么着也睡不好,翻来覆去一整夜,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天灰蒙蒙的,毛毛雨淅沥沥的没停。我索性起床去大门口看看地面泥泞成什么样了。(后来我才知道,当晚不光我,军子,志刚和小凡也是莫名的一夜难眠),我们那当时很穷,没有油漆路,只有土路,所以每当下雨地面就成一锅粥。我站在大门口,眼神呆呆的望着坑坑洼洼的地面,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然就听到有在泥巴里走路的声音,我循声望去,发现了一个佝偻的身影。。。

那个走路的人明显是个老太太,穿着黑色的老式雨衣,把头埋的低低的,穿着破烂的黑色雨鞋,一步一步在向我这边行进,我当时很奇怪,这个时候,哪个老太太会起这么早,不知干啥的。那个佝偻的身影一步步向我走来,不知怎么的。我就感到特别特别的冷,是那种由内而发的冰冷,我下意识的耸了耸肩。很快身影经过了我的面前,经过,,走过,,我发现她抬头盯了我一眼,嘴里貌似还发出咕噜咕噜的类似猫能发出的呼噜声。然后不等我反应过来,身影就继续离我远去。我脑子里瞬间冒出了可怕的影像,刚刚那个身影的脸,给我感觉就是麻老太!!!

不过我很快也就反应过来,我对麻老太一直很害怕,已经见个老太婆就以为是她了。然后去幼儿园,课件,军子跑过来拉我出去,完告诉我一件事。我由于晚上没睡好觉,不想搭理他,军子把嘴凑我耳朵边小声告诉我,他昨晚就迷糊了那么一会,梦见麻老太了,她好像说要来找他的。我无精打采的说:做梦这不正常啊!我特么还梦见麻老太开着飞机在天上飞呢。可是接下来军子所说的话却是让我冷汗直流了。。。

军子说今早晨他起床,发现自己的卧室门口有一双湿湿的鞋印,他问他母亲这是谁的鞋印?母亲却告诉他:哪有什么鞋印?小孩子别天天胡扯。可是军子低头,那双湿湿的鞋印分明就在那里。军子满脸惊恐的说:他感觉那就是麻老太要来找他了。。

听完军子的话,我才想到今早晨碰到的佝偻的身影,是巧合吗?对,一定是巧合,军子一定是昨晚没睡好眼花了,或者是直接就是一个梦而已。我就把这事当玩笑告诉了晓凡和志刚,志刚胆特大脾气也大,说军子真是个胆小鬼。晓凡冷冷的说不能这么快下定论,看看往下会怎么样,才能确定真假。下午放了学,我们几个约着去一个水坝边打水漂(应该有知道的,就是把小石块甩到水里,然后石块会不断的在水里飞起落下飞起落下,跟小石块在冲浪一样,持续时间最长的为胜者),我捡起一块薄的石头片用力一甩,漂了三下。志刚一打,漂了5下。高兴的手舞足蹈,军子笨手笨脚的才漂了两下,引得我们一阵哄笑。只剩晓凡了,他也是挑了个薄石头,凝视着水面,就是不打。我们说你倒是打啊,不行就认输啊。晓凡却是不为所动,他还是呆呆的望着水面,突然他眼中一亮,我们没意识过来,他手中石头已经出手,石头啪啪的从湖的南边一直啪啪啪的漂到最北面,我们直接看的目瞪口呆。志刚一脸丧气,本来以为自己会稳赢的,没想到输得这么彻底。晓凡安慰他说自己的技术和你们都一样,不过他在我们打时仔细观察了在一阵风吹来湖水波动时,打的会比较多。所以他在等一阵较大的风,那样他会打的水漂更多。志刚扎呼说:这晓凡光用损招,把他裤子脱了扔水里,晓凡一听拔腿就跑,我们嘻嘻哈哈的一直追着,好是高兴。然后第二天的早晨,上学的路上,军子又追上我说他卧室那双湿湿的鞋印还在,不过这次好像又行进了一步,离他的床更近了。。。

我感觉再也不能用幻觉来解释军子的看见的湿鞋印了,但是直到现在为止也没发生啥事啊。也许我们都太杞人忧天了。又是连续两天,根据军子的汇报,每天早晨他都会看到那双湿湿的鞋印,而且每天鞋印离他床的距离都会更近一点,感觉就是一个人在逐渐的靠近他的床,每天往前走一步。第五天,军子拿了些栗子来我家,我们一块吃着一块拉呱,他说那脚印已经到他床边了,还差一步就踏上他的床了,但是除此之外啥事也没发生,他就不那么以为然了。这是我和军子的最后一次见面。。。第六天,上课的点都过了好久了,军子却是没来上课,中午。我和志刚和晓凡就去找军子他母亲问是不是生病了,军子母亲一听很惊讶,她说军子今早晨正常上学去了,还说要去约着冯毅一堆。我们心里都隐隐的感到了不安,村里的大人到处找军子,终于在军子和我家的路上的一口破井之中,发现了军子的尸体。。。

军子的尸体打捞上来了。眼睛睁的大大的,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军子的母亲坐在井边哭了一整天,人们都无法解释,为什么军子会落进井里。我非常的难受,昨天还在给我送栗子的好朋友,今天却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恐怖的事情却并未由此结束。。。

军子死后第二天,志刚骂骂咧咧的说昨晚他也不知咋的梦到麻老太了,麻老太手里拿着个绳套,一脸狰狞的看着他,把他都吓醒了。晓凡说这事很诡异,军子的死也太诡异,这其中有些共同点,军子每天看到湿鞋印向他靠近,结果就在踏上他床的那一天死了。而且他也是梦到过麻老太才有这些事的。我说晓凡说的有道理,说不定志刚也会看到湿鞋印的。志刚听了火大,说我俩没句好话。结果,第二天第三天,志刚就动摇了,因为他每晚都会梦到麻老太拿着绳索瞪着他,而且一晚比一晚离的近。我说这可太吓人了,你得给大人说,志刚倒是跟他爸说了,他爸却说他年纪轻轻满脑子乱七八糟的玩意,爸爸的不信任让志刚觉得很无助很孤独。晓凡说军子看到的是湿鞋印,最后淹死了。志刚看到的是慢慢靠近的绳索,时间一到会被嘞死的。志刚说那就容易了,他不会靠近任何的绳索就没事了。可是。志刚还是没能逃脱死神的宣判,就在他梦到麻老太的第七天早晨,志刚的母亲去叫他起来吃饭,发现志刚侧躺床上,脸向内侧,一动不动。他母亲过去翻他,志刚身子已经冰凉了,面色铁青,眼睛瞪的大大的,同样布满了惊恐。他的卧室的灯开关是用拉盒的,拉盒的上的线不知怎么的从中间断了,断掉的那截此刻就缠在志刚的脖子上,而且看动作,是他自己给缠上去的。。又是一个大人们眼中的意外死亡。我和小凡却是感觉到了死神的临近。

我只是没想到。下一个要死的,终于轮到我了。。。。。。

人们总是习惯了面对鲜活的生命,却很少直面对死亡。所以,当身边的人死去之时,自己总会产生很深的恐惧。

我找到了晓凡,对他说:你的话还真应验了,志刚果然被勒死了。晓凡思考了一会说:我很确定志刚死的当晚,在他的梦中,麻老太已经和他的距离达到了最近,所以才会死。

我说:晓凡也是在鞋印渐渐逼近中死的,难道他们两个的死。。。

晓凡说终于说出了在我心里恐惧已久的话:他们两个的死,跟麻老太脱不了干系。我颤抖着说:我们麻老太也没啥大仇啊,她是自杀的,为什么她死了志刚和军子也要死?晓凡说:如果我所料不错,最早见证她上吊死的,就是我们四个人。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但是接下来面临死亡的,会是我们两个了,我们两个会挨个被麻老太的鬼魂杀死。我慌了:那怎么办,大人不会相信我们的,在他们眼里,我们就是胡说八道的小孩子。晓凡倒是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他道:不管麻老太会对我们中哪一个下杀手,都会提前有预兆。军子看到了湿鞋印,他是在井中溺亡。而志刚看到了绳索,他就是被绳索给勒死的。而且从志刚和军子的死法来看,都有一个渐渐杀死的过程,不会第一天就杀死你。所以,我们可以这么认为,麻老太的鬼魂没有能力一次性杀我们两个,也没有能力在我们毫无觉察的情况下杀死,更没有能力在第一时间内杀死我们。我对晓凡的说道十分的敬佩,他虽然和我们同龄,说话却让我觉得很有道理很有依赖性。我说:那接下来我们可怎么办?等死?

晓凡对我的话嗤之以鼻:等死显的我们也太没用了吧,既然我们已经知道麻老太的鬼魂有这么多的能力限制,那就证明鬼魂也没有聊斋电视剧(小时候电视剧里播的最老版的聊斋,原汁原味,剧情很是恐怖,主题曲还是彭麻麻唱的)里说的那么法力无边,有限制就有弱点,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出它致命的弱点,让这个鬼魂灰飞烟灭!我内心的勇气因为晓凡的一番壮语而被暂时引发,就问:那我们又怎么才能知道麻老太会对我们谁先下杀手呢?晓凡说:简单,我们不管谁梦到麻老太,就是将要面临死亡的人。接下来的每一天,我们要眼观六路,注意生活中有什么东西是一天天离我们越来越近的,我们的死就会与那不断靠近我们的东西有关。

和晓凡分别后,我内心的恐惧又再次填充了我的思想。晚上躺在床上,熄了灯,四周一片黑暗,很快夜深人静,只有蛐蛐在低鸣。就在我快要闭眼熟睡时,一阵很小咕噜咕噜的声音出现在我的卧室门口,我对此却是冷汗一冒,想起了雨中那佝偻的身影,那是一切恐惧开始的起点。麻老太的亡灵终于出现了,我的眼皮却突然沉沉的想要睡去,可是我的思想却提醒我危险来了,不能睡。我有意识,全身却动弹不得。进去了半睡半醒的梦魇状态,呼噜声由卧室门口渐渐的飘到了我的耳边,我看到了一双怨毒的眼睛在死死的瞪着我,而她的嘴角却微微上扬,露出诡异的笑容。死神终于向我下发了死亡倒计时通知单,我无助的躺着躺着面对着死去的麻老太,不知何时,我睁开了眼,已经第二天早晨了。我内心想到了晓凡的嘱咐,赶紧仔细观察了我身旁的东西,包括鞋,雨伞,绳索,肥皂。。并无奇怪之处,也许,必须得等到下一天才能观察出离我越来越近的东西吧。。。

死亡令人害怕,而真正恐惧的,并非死亡本身,而是等待死亡的过程。

度日如年的三天过去了,通过我变态似的观察,我很快发现了死亡线索,那个不断靠近我的物品,不是刀也不是雨伞,而是一个不起眼的火柴盒。第一天我根本就没注意到它的存在。当时母亲把它放在我卧室外的窗台上。第二天,一只小猫跳上窗台,把那火柴盒招了下来,向我滑近了一小段距离,我开始留意。而今天,我去上学的路上,路上一处垃圾堆里。也有一个火柴盒,这次它离我更近了,于是我确定,如果7天之后我死了,一定是因火柴。

我心里想:火柴致人死亡的话,那一定是烧死的吧。呵呵,没想到我这么小的孩子,竟然会死的这么惨,我仿佛看到了我被烧的焦黑的尸体。。。我找到了晓凡,告诉他我要死在他的前头了,而且是要被烧死的。晓凡生气的说:事情还没结束,你怎么就说自己会死,太丧气了,狂傲的人可能还有救,自我放弃的人是绝对没救的。我说:你风凉话倒是多,快要死的又不是你,你倒是说,怎么救啊。晓凡说: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麻老太的弱点,但是我们有两个优势:一是冯毅你已经提前看到了死亡的信物,而且四天之内她杀不了你。第二就是有我在一块帮你。相信我们活生生的人不会败给一个死老太婆的。我说:晓凡,你说话简直就像个大人一样,充满了自信。晓凡被我说笑了:我这不还是跟你一块上初一啊。我们两个都笑了,暂时忘却了死亡的压抑。。。然而死亡的脚步从未停歇,步步紧逼。。。

梦到麻老太的第4天,我从上学到放学一直没见过火柴盒,到了晚上,家里停电,母亲拿出火柴盒。用仅有的一根火柴点燃了蜡烛。这次,那东西离我也就两米的距离了。第五天,和母亲一块去水果摊买水果,老伴把水果给我们后,从口袋掏出火柴盒,点燃了一根烟抽了起来,这次离我只有两步的距离了。到了第六天,我终于受不了那种死亡临近的压迫感,我疯狂的翻箱倒柜把我家所有的火柴都找了出来,一根根的划着,然后扔了。心里想着:7天期限未到,你也拿我没辙,我提前把火柴全给弄废了,看你到时候用什么来烧死我。当我在屋里面乱丢燃着的火柴的时候,我竟然听到了麻老太的呼噜声,只是这次有点不正常,还带着低低的哼鸣声,给人感觉像是有人在小声惨叫。原来麻老太的鬼魂从进入我梦境那天起,就一直跟随在我的身边。这动静把我吓的够呛,我火柴盒都没顾着丢就往外跑,麻老太的声音又转为惨惨的阴笑声,令我后背发毛。我赶紧找到了晓凡,告诉他了刚刚的惊险过程。

晓凡听后沉默不语,他接过我那火柴盒,掏出一根火柴把它固定在火柴盒的一面,然后用右手一弹,那根火柴便闪着火光旋转着飞了出去。他一根一根的这么弹着,直到最后一根。。然后他盯着我的眼睛说:冯毅,如果情况是最坏的话,你的死期恐怕要提前了。我张大了嘴巴:啊。。!晓凡接着道:这只是我的猜想,火柴盒本来是被动的离你越来越近,今天你却主动和它接触了,你提前接触到了死亡介质,倒是省了麻老太杀死你一天的时间,不然它的鬼魂不会当时就出现的,如果不是你跑的快,只怕你已经被烧死了现在。我听的触目惊心,为自己的冒失行为感到万分后悔,没想到麻老太没等动手,我竟然自己找死了!!晓凡说:没时间害怕了,天已经黑了,你现在就和我呆一块吧,我把这屋里所有的火柴全给清走了,你现在躲在我家的衣柜里,衣柜里面啥都没有,一旦有火,我会第一时间扑灭的。麻老太的鬼魂我估计该追过来了!你一定要躲开他!我还没等反应过来,晓凡已经打开衣柜把我一把给推了进去。

我躲在黑洞洞的衣柜里,自己的心跳听的一清二楚,没有人比此时的我还要离死亡更近了。我等了好久,啥动静都没有,就问:晓凡,什么情况了?回答我的,却是出奇的寂静。晓凡,在吗?我问了几句,依然是无声,我害怕起来,悄悄打开衣柜的一条缝朝外瞄了一眼,晓凡竟然没在这里,我顿时慌了神,这小子哪去啦,该不会吓的跑了吧。就在此时,呼噜声骤然在我耳边响起,麻老太的那张老脸啥那间出现在衣柜的门缝外面,吓得我赶紧把衣柜给盖的死死的,这时,我却听到了麻老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还有听到衣柜被锁锁住的声音。衣柜背面,晓凡留的两个供我呼吸空气的洞,此时却也被不知名的东西给遮的严严实实。很快,我就被憋的不行了,又热又闷,在一个黑暗的狭小空间里没有空气的感觉,简直比死了还难受。我受不了了,用力敲打着衣柜,锁被我顶的哒哒直响却是纹丝不动。我开始无助的哭泣起来,想到了很多的人,我的好朋友,我的母亲。。。我没有被烧死,但是要被窒息死在这片黑暗里了,我感觉身体越来越凉,渐渐失去了意识。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开锁的声音,咔嚓一声,衣柜门开了,些许的光亮照进来,我顿时清醒了一些,看到的竟然是拿着钥匙的晓凡。晓凡拉住我的手,一把给我拽了出去,我脑子当时有些萌,问:你刚才去哪了!!晓凡做了了嘘的动作:别出声,你仔细听仔细看有没有麻老太的鬼魂!想活命就快点!我来不及想为什么这么做,就按晓凡所说的朝屋里四处看四处听,很快我就看到了我们后方的麻老太,她一脸的怨毒一脸的愤怒。我喊到:天啊!在我们后面!晓凡听到后,迅速转身左手拿了个火柴盒,右手一甩竟然袖中漏出来一根火柴,固定火柴在火柴盒一侧,右手一弹,火柴闪着火光飞向了麻老太的魂魄。这一系列动作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我看到麻老太竟然满脸惊恐的想要避开,可是太晚了,火柴已经飞到了她的身上。顿时,她全身被蓝色的火光给包围,多处冒出了浓浓的绿烟,空气中充满了难闻的气味,我忍不住蹲在地上呕吐起来。麻老太的惨叫声连绵不绝,最后随着火的燃烧殆尽,惨叫声渐渐的微弱,消失。地上只留下了一些红色粉末,不知为何物,是麻老太燃烧留下来的东西。

我一脸枉然的看着晓凡,不知刚才的事到底意味着什么。晓凡微微一笑:我们赢了,你不用死了,麻老太的鬼魂和的诅咒已经消失了。我说: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还留着火柴,你不是为了防止我被引火烧死都丢了吗?晓凡淡淡一笑:我那是做给麻老太看的,不然她怎么会上当。我更加的不解:啊,上当?!晓凡娓娓道来:其实一直以来,我们俩都陷入了麻老太鬼魂的圈套。你看到了火柴盒,就相当然的以为自己的结果是被烧死。那既然如此,让你看到一根火柴就够了,为什么是让你看到火柴盒呢?

我说:我不明白,你快说给我听吧,闷死了。晓凡接着道:因为,你的死亡暗示跟火柴毫无关系,鬼魂给你看到的,是火柴盒本身。你可以想象一下,火柴盒到底跟什么最像!

我突然间明白了:是衣柜,是衣柜,火柴盒和衣柜都是密封的空间,火柴盒只是一个隐喻,我死亡的真正暗示,是被困在火柴盒一样的密封空间内被活活憋死!!晓凡说:恭喜你答对了一次。我不仅十分后怕,没想到我竟然自己钻入衣柜,乖乖的进入了麻老太鬼魂布置的圈套,刚才差点没被闷死,太险了!!!!!!我马上又有了一个疑问,晓凡看来是早就知道了,不然怎么会提前就准备好了拿钥匙来救我呢。他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还有,他怎么知道用火能杀死麻老太的鬼魂。我把这两个疑问表达了出来。晓凡回答说:你今天早晨疯狂的划火柴,虽然让自己的死亡日提前了,但是也无意间帮了你的大忙,算是因祸得福吧。你跑来找我的时候,听完你的叙述,我就对火柴烧死你的推论做出了否定,如果你是被烧死,那你接触火柴盒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所以,我想到你的死因一定没这么简单。

晓凡顿了顿,接着说到:从你的叙述中还提到你弹火柴时有麻老太低低的惨叫,我就有了个大胆的推论——麻老太怕火!既然它怕火,我马上又联想到她给你火柴盒暗示还有个圈套,她就是让你想当然的以为自己会被烧死,那你一定会把与火有关的东西全给扔掉。这恰好又给她清楚了火的威胁。听了晓凡的话,我倒还真佩服这个老太婆的鬼魂了,竟然给我设置了双层圈套,利用我想当然的心理。既能让麻老太远离火,又能让我自己找死,太阴险了!

晓凡又说:所以。意识到这一点,我就知道麻老太一定跟来了,就在你我的身边,我就故意中计,将火柴做样子全部弹毁,其实我暗中是留了一根解决麻老太用的。还有。你进入衣柜的那一刻,我也立刻意识到了你的死亡暗示的真正含义,是窒息而死。我就提前拔掉了锁的钥匙,假装被吓跑。麻老太果然是用锁把衣柜给锁上了。我等她松懈的时候,打开衣柜救了你,然后用最后的火柴把她解决掉了。。听了晓凡的叙述,我终于全部明白了。我只是没想到晓凡的思想竟然强大到这个地步,连鬼魂都能上他的当。震惊之余,我又发出了高兴的呐喊,大人们哪会知道,我经历了从死到生的过程,这是劫后余生的喜悦。然后晓凡说:不早了,你也该回家了。我想到也对啊,就告别了晓凡,这次回家终于可以放心的迟顿饭了。我边走边想着:也许丁晓凡比麻老太更可怕。

麻老太的事情终于结束,也许大家会问:麻老太为什么会杀看到它死状的我们四个小孩。我也是长大以后,才知道,我们碰到的鬼魂叫:恶咤灵。这在以后的故事中还会提到。还有麻老太燃烧后留下的红色粉末,我和晓凡也并未在意,这个小小的疏忽,却在很多年以后,差一点要了全村人的命!这又是别的故事了。。。(全文完)

标签:朋友爸爸哥哥外公

    上一篇:混搭的鬼 下一篇:走投无路的孙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