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青花石棺

青花石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复活
??? 衣服已经被眼前这个僵尸抓破了好几处,背来的糯米也撒出去一半了,除了让它行动稍显迟缓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想我和巴爷,要不是偶得一只“九耳龙杯”后,听说还有一只“九耳凤杯”,凑齐一对定能卖个好价钱,也不会下这个斗。
??? “谁说僵尸四肢僵硬、行动不灵的?”巴爷一个闪身,躲过恶鬼扑食般来势凶猛的僵尸,继续说道,“这老粽子是属什么的,这么灵活?”
??? 趁着僵尸的注意力在巴爷身上,我把手伸进背包准备摸出黑驴蹄子,给他一个了结。没想到,僵尸一个转身朝我扑过来,速度之快让我来不及反应,下意识地举红棉是我的朋友,再确切地说,她是我的情人,在白暮还没离开我的时候,我疯狂地迷恋着她,她是位优秀的医生,漂亮,大方,却看上了我这个在屠宰场工作的工人。起手中的背包,就砸了过去,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这个僵尸对背包里的东西有所忌惮。见在我这儿得不到好处,便再次奔向巴爷。
??? “巴爷接住这个,塞进它的嘴里!”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捡起地上的黑驴蹄子,扔给巴爷。
??? 巴爷正扶着石壁喘粗气,没料到僵尸这么快来个回马枪,再听到我跟他喊话,一时间不知是该躲闪僵尸,还是接住我扔来的东西,竟愣在了原地。
??? “跑!”看到巴爷发愣,我大喊一声。
??? 虽然巴爷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回应,但这个僵尸也绝不是善类,动作敏捷地一扑,两只枯手死死地抱住了巴爷的一条大腿,张开腥臭的大嘴,结结实实地咬了下去。
??? “啊!”巴爷一声惨叫。
??? 见事不好,我摸起地上的洛阳铲,冲过去对准僵尸的头就是一通猛砸,绛紫色的脑浆四处飞溅,一阵腐臭的味道扑面而来,令人作呕。
??? “哎呦,雷子可以了!老粽子不动了,再砸下去,你巴爷我的腿就断了。”
??? 听到巴爷的话,我才停下来,抹了一把溅到脸上的粘糊糊的东西,想到一个严肃问题……
??? 巴爷不是粽子,但他被粽子咬了,所以被我捆成了粽子。
??? 我把巴爷抗在肩上,扔进了那个脑袋开花的棕子的石棺里,只不过我已经在底下铺上了一层糯米,用来清除他身上的尸毒。
??? 之所以要把巴爷捆在这里,是因为他刚被僵尸咬伤,尸毒是吸出来了,不过伤口已经呈黑紫色。这说明僵尸毒有一部分已经浸入了血肉里,如果不尽快处理,随时都有可能毒发变成僵尸。我可不想腹背受敌,自已人打自己人,倒不如把他留在这里。一来安全,二来可以清尸毒,两全其美。
??? “雷子,我真没事,你快放开我。”巴爷难得换上一副求人的表情,“你看我这不是挺正常的吗?”
??? “就算现在正常,万一过会儿就不正常了呢?”我又紧了紧捆在巴爷身上的绳子,确定没问题后才转身去收拾散落一地的装备。
??? 重新背好背包,我向墓室深处走去。路过瘪着脑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僵尸时,想起刚才的恶战还有巴爷腿上的伤,我狠踢了两脚出气。
??? “雷子,放我出去——”巴爷的喊声,从石棺里传来,在这墓室里显得格外清晰,我真后悔自己心软,没把黑驴蹄子塞进他的嘴里,按他这个叫法死人都得被叫活了。
??? “雷、雷子,快回来!它、它又动了——”最后几个字,巴爷喊得几乎走了音,能把他吓成这样,肯定是出了大事。
??? 难道是……它复活了?
??? 绿毛僵尸
??? 原本安静地趴在地上的僵尸,像触了电似的抽搐着。
??? 突然,它“吱——”地长叫一声,坐了起来。
??? 由于颈骨被我打断,黑乎乎的骨头森然地露在外面,头仅凭一点儿已经称不上是皮肉的组织勉强地连在脖子上,却因为没有骨头的支撑耷拉在胸前,不时还有脑浆流出。我已经没有勇气再去看它的脸了,僵尸本就恐怖,但现在已经不是“恐怖”这个词可以形容的了。
??? 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它枯树枝一样的手上、身上,竟然长出了灰绿色的长毛。
??? 绿毛僵尸,我在心中暗叫不好。
??? 倒斗的人都知道,僵尸分为几种,其中长毛僵尸最难对付,长毛僵尸又以绿毛为首。看来今天不拿出点儿看家本事,就要凶多吉少了。
??? 忽然,绿毛僵尸“腾”地从地上弹起,伸着长满绿毛的手向我扑来。
??? 我迅速转身闪过,抬脚对准僵尸的屁股就要给它一记重踢。哪曾想,绿毛僵尸正好回过身,伸出爪子就要抓我的小腿。见事不妙,想收腿已经来不及,我只好就势把身体向后仰去,一个后空翻,才躲过它的魔爪。
??? 这时的巴爷在石棺里干着急,都怪我绑得太结实,他自己根本解不开身上的绳索。而我正和绿毛僵尸纠缠不清,哪还有时间理他。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扫到,他正像虫子似的,连爬带骨碌地从石棺里坐起来。因为石棺离地有一定的高度,所以巴爷一个倒栽葱,才从棺材里摔出来,好一会儿没动。
??? “巴爷,没事吧?”
??? 关心巴爷的我不小心一个分神,那高度腐烂的爪子又一次直奔我的脖子,我慌忙伸出双手死命抵抗。可这长了毛的僵尸力气大得不像话,黑紫色的指甲眼看着就要陷进我的肉里。
??? 就在这危急时刻,也不知巴爷我们每天进进出出乘坐的电梯会吃人?的大脑袋从哪冒出来的,喷泉似的把一大口糯米和着口水,全数喷在了长毛僵尸的手上,顿时一股白烟儿冒了出来。长毛僵尸吃疼松开手,又发出“吱吱”的惨叫声,向后退去。
??? 通过这次和绿毛僵尸的近距离接触,我发现声音竟然是从它的胸腔发出的。
??? “快给爷解开,爷可不想玩植物大战僵尸!”见绿毛僵尸后退,巴爷赶紧凑过来,让我给他解开绳子。
??? 我一边解开巴爷身上的绳子,一边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 又是一阵交手,看准时机,巴爷从后面把绿毛僵尸抱个严实,大吼道:“雷子,快点儿,这绿毛怪力气太大,我坚持不了多久!”
??? “巴爷,好样的!”我赞道。
??? 我几步冲向前去,拔出藏在靴子里的匕首,猛地刺进绿毛僵尸的胸口,顺势一剜,感觉剜到了什么,又是一阵哀号,只是比之前叫得更凄惨。
??? “就是你了!”我大喝一声,手上再次用力,把刀拔出。这不是一把普通的刀,刀背被用心地打造成了倒刺的形状,刺入时可能与一般刀无异。但拔出时,那一个个倒刺能生生扯出一大块血肉。
??? 这时也不例外,只见刀上挂着一个拳头大小,血淋淋的东西,叫声就是它发出来的。而此时的绿毛僵尸,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再也威风不起来了。
??? “原来是这个东西在捣鬼。”巴爷推开僵尸,凑近脑袋看了看,忽然叫道,“竟然是只耗子!难怪那僵尸行动敏捷,跟耗子似的。”
??? 我这辈子不怕僵尸就怕老鼠,听巴爷这么说,手一抖,条件反射地把手里的东西扔出去老远。那老鼠的身体撞在石壁上,长叫一声后,就再也没有了声音,应该是死了。
??? 怪石林
??? 巴爷说什么也不肯留在这里,我只好同意,和他一起向墓穴深处探去。
??? “别动。”脚底忽然传来异样,我像被施了定魂术般停住动作,并一把拉住巴爷,示意他不要动。
??? “怎么了?”看到我如此怪异,巴爷不解地问。
??? 我指了指脚下,又打了一个后退的手势,说道:“有机关,后退。”
??? 巴爷不得不一瘸一拐地退回到刚才的墓室里,而我却没有动,因为只要我一动,机关就会开启。
??? 直到确认巴爷安全,我才慢慢地把脚抬起,并竖起耳朵留意周围的动静。
??? 四周安静极了,并没有我预料之中的异动。
??? 巴爷见状,大大咧咧地就要过来。
??? 突然,一个石柱毫无征兆地从地下冒出来,吓得他又缩了回去。形状各异的石柱,接二连三地从不同地方、不同方向冒出,却无一例外,都有着锋利的棱角。若被碰到,必定命丧当场。
??? 凡是能用到的躲避动作,都被我用上了。但随着石柱的数量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快,我有些力不从心,身上划出不少的口子,我却连疼都顾不上。
??? 一个疏忽,我的右臂被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深得可以看到白森森的骨头,血流了一地。我咬着牙按住伤口,艰难地退回到墓室。
??? 而墓室里的巴爷却怔怔地望着不远处,表情复杂。看到我后,他结结巴巴地说:“雷、雷子,那只耗子好像不见了。”
??? 听言我也向那个方向望去,果然,地上只有我的匕首。
??? “这里也不安全,我们得快点儿离开。”我可不想再玩一次猫捉老鼠的游戏,何况还是一只厉害的僵尸老鼠。
??? 外面的怪石也终于安静下来,只是密密麻麻地把去路挡了个严实,只留下一条狭窄的通道。进入通道没多久,面前出现了两个岔路口,像两个吃人的魔窟,在等待着食物自投罗网。
??? 对于走哪条路,我和巴爷都有些犹豫不决。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可是第天早妈妈收拾昨天收到的零钱的时候发现钱夹最外面夹的竟然是张冥币。。。。。。爸爸妈妈都十分的惊惧和费解,都说没注意昨天什么时候收到的这个。妈妈回忆说:"莫非是昨晚最后的那个姑娘给的?就她给我钱的时候我没有仔细验看,莫非她。。。。。。"? 这时,我听到身后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并在逐渐向我们靠近。
??? 巴爷也听到了,说道:“是那老鼠追来了?别犹豫了,快跑吧!”
??? 情急之下慌不择路,巴爷带头钻进了最近的一个路口。“窸窣”声也加快了速度,紧跟在我们的后面。跑了一阵,气喘得肺都要炸开了,我才停下来侧耳倾听,那声音已经被甩开了。小施抹哩头发,对着门轻轻地敲了几下。等了会儿没有点回音。小施加重劲又再敲了几下。"也许自己太荒唐,能保证小梅会在家吗?"小施正鸭,门"吱呀"声被打开了。小施不禁浑身打个冷战,怔在那儿。面前的,是个瞎了只眼,满脸刻着弯弯曲曲的皱纹,两腮因没牙而深陷的驼背老太太。没瞎的那只眼,在月光的照射下放出绿光,死死地盯在小施的脸上。
??? 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墓洞里浑浊的空气,发觉有些不对劲儿:巴爷不见了……
??? 迷魂宫
??? “巴爷?”我小声地叫着,生怕再惊动什么不明生物。
??? “我在这儿。”巴爷简短地回答着我,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跟我走。”
??? 我跟在巴爷身后绕了大半个时辰,也没走出这石头迷宫。
??? “不行了,让我歇会儿。”我一屁股做到地上,体力严重透支,“我说巴爷,你带的这是什么路啊?没走出去不说,还要把人活活累死。”我抱怨道。
??? 巴爷也不讲话,“扑通”一声把肩上的背包扔在地上,然后就埋头在里面翻找起什么东西来。
??? “巴爷,你找什么呢?”看着他阴暗的背影,我问道。
??? 突然,一个黑影从角落里蹿出来,抡起手中的东西就向巴爷的脖子砍去,霎时间,鲜血四溅。
???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我还没来得及阻止,一起出生入死之多年的兄弟,就这样死在了我的面前……
??? “找什么?找家伙要你的命呢!”黑影开口说话了,却是巴爷的声音,“这里是迷魂宫,它是被困在这里迷人心智的魂魄,杀了你之后他就可以解脱了。”说着,他踢了一脚地上的背包,几个骷髅头从里面滚出来,再看趴着的“巴爷”,化成一缕黑烟儿,消失了。
??? “迷魂宫,每一个岔路口都分为‘生门’和‘死门’,它一直带你走的是死门,我知道‘生门’在哪儿了。”巴爷说完,拉起我就走。
??? 看到真的巴爷行动敏捷、步伐轻盈,我不禁问道:“巴爷,你的腿不疼了?”
??? “嘿,你不说我还忘了这腿上有伤呢,一点儿都不疼了,看来是好了。”巴爷抬起腿又伸又踹地试了两下,什么事儿都没有。
??? 我默默地看着巴爷略显发黑的眼框,然后不动声色地把一个东西踹进了怀里。
??? 不愧是“生门”,空气都比“死门”里清爽得多。这回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往前走了,我和巴爷都放松了警惕。
??? 忽然,我的右臂一沉,像是被什么东西抱住,紧接着一个针一样的东西,直直地从伤口处扎进我的血肉里。这突出其来的疼痛让我不由“啊”地一声惨叫。
??? 扭头看去,一只碗口大小的虫子,粗壮如钳的六条腿正死"他!""谁?""王!" 钳住我的胳膊,嘴上长针似的东西一大半已经扎进我的肉里。还没等我弄清楚这是什么,巴爷跑过来,用力一扯,把它拽了下来,摔到地上。可铁青色的虫甲很结实,这一摔并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反而一个跳起落在了我的大腿上,又吸起血来。
??? 我终于想起来了,这是嗜血虫。它们群居而生,本性嗜人血,却只能生存在没有活人的墓室里,所以平时只能靠阴气而活。难得今天有两个大活人出现,它们怎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
??? 抖落腿上的嗜血虫,狠命地一脚踩下次日报纸新闻:我市栋写字楼昨晚发生电梯事故,从楼坠落在地面可每次动这念头,她总像已看穿自己,边把玩着把尖锐的小刀,边盯着他的下体,冷冷地说:"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跟着发出些像被困在瓶子里的怪笑。上,名加班的IT工程师遇难。去,黄绿色的液体立即沾满了鞋子,黏糊糊的让人想吐。仔细看去,竟然还有一些鲜红的血色,那是被他吸去的我的血。虽然被不少嗜血虫吸了血,但它们还是被我和巴爷收拾得一只不剩。地上到处都是虫子流出的液体,说不出的恶心。
??? 说来也怪,嗜血虫只攻击我一个人,对巴爷理都不理。我正想问问巴爷这是怎么回事,却又听见那熟悉的“窸窣”声,这是嗜血虫爪子摩擦石壁的声音。肯定是地上鲜血的味道,引来了大批的嗜血虫。因为从声音判断,这次的数量绝不会少。
??? “你先跑,我断后!”巴爷高喝一声,手起铲落,已经拍死了几只率先爬过来的嗜血虫。
??? 但还是有几只,逃过巴爷的洛阳铲向我爬来。
??? 我只好边跑边甩开跳到身上的嗜血虫,手忙脚乱中,突然觉得脚下一空,身体不禁向下坠去……
??? 灵魂永其实我自己就是个普通而不能再普通的人。存
??? 慌乱中,我抓住一根木头样的东西,总算让身体停了下来,身上的伤口早已裂开,钻心地疼。背上又有针扎的感觉,我才发觉一只嗜血虫正趴在身上跟我一起掉了下来。
??? 可是,由于我现在是悬空状态,使不出力气,只能任凭它吸我的血。林峰微笑着点点头,女孩慢慢的消失了。
??? “雷子,"也不是什么大事,早上那个电话你也知道了,你没去,我只好找你来了。"跳下来。”巴爷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 落地时又震到了疼痛的伤口,身体不稳地向前倾去,我只好借势就地向前翻滚。这一滚,正好把背上的嗜血虫压个粉碎,坚硬的甲壳碎片如数扎进了我的肉里,疼得我直吸气。
??? 巴爷却在一边揉着自己的屁股,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喃喃自语道:“还好‘九耳龙杯’没有摔坏。”
??? 药品和装备都丢了,我只能让巴爷帮我把嗜血虫的碎片拔出来了事。“九耳龙杯”就被他随手放在了地上。这时,一只惨白的鬼手悄悄地从地下伸出来,就在我和巴爷的眼皮子低下,拿走了“九耳龙杯”,然后又一起消失在地下。
??? 我和巴爷被这诡异的一幕惊呆了。
??? “咯咯咯……”一阵阴冷刺骨的笑声骤然响起。
??? 我抬头向上望去,一个白衣女人倒挂在那根木梁上,脸白得像一张白纸,黑洞洞的双眼隐隐地透出血红色的光。更让人恐怖的是她那张咧到耳根的嘴,嘴唇更是鲜红得仿佛刚刚吃过人。
??? 突然,她好像失去了依附,正对着我掉下来。吓得我连连后退,正好撞到巴爷,再看那个女人却不见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 我和巴爷商量了一下,尽快找到东西,离开这阴邪之地。最后,我们在这个地下墓室的一个暗门内,找到一口“青花石棺”。
??? 其实,青花石并不稀奇,或者说算不上名贵。由于这种石材显示不出墓主人的身价,所以有些棺木是以石做椁,以檀香木或是楠木做棺。
??? “这雕的是什么花纹,以前没见过。”巴爷把脸贴在尸棺上,研究起上面的花纹来。
??? 我也走过去,仔细看了看:“这是一种象征着永生的鸟。”我又伸手摸了摸,冰凉的触感下,石面平滑无比,没有人工雕刻的痕迹,花纹完全是自然形成的。能用这样难得的石材做棺椁,我突然对躺在这里面的人充满了好奇。
??? “兄弟别磨蹭了,开棺吧。”巴爷已经开始摩拳擦掌,打算大干一场,
??? 我们二人合力,推开棺盖,却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这里荒无人烟,手机没有信号,也没有电。? 只见棺木中的女尸,从服饰到皮肉都没有一丝腐烂的迹象,反而像富有生气一般,只是刚刚才睡着而已。巴爷眼尖,一下就看到女尸手中握着的“九耳凤杯”,还有她身旁的“九耳龙杯”。
??? 没错,刚刚消失的“九耳龙杯”,此刻出现在这个才被打开的棺木里。
??? 就在巴爷专注地掰开女尸的手指,想要取下“九耳凤杯”时,我不禁偷瞄了女尸一眼,好在它并没有什么异常,依旧安静的像睡着了一样。
??? 忽然,密封的墓室里没来由地刮起一阵凉风。女尸额头上的头发被微微吹起,露出一颗乌黑发亮的木钉。
??? 我的心脏骤然缩紧,让巴爷住手的话还没出口,就发现女尸的眼珠在眼皮底下快速地转动。
??? 不好,要诈尸!
??? “拿到了。”巴爷兴奋地叫道。
??? 与此同时,女尸红润的脸色“唰”地一下变得惨白无比。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向外凸出的眼球里,一片惨白,竟然没有瞳孔。
??? 一直紧闭的嘴,也猛然张开:“还——给——我——”
??? 这犹如地狱传来的声音,从黑洞洞的嘴里发出,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气味刺鼻的黑色烟雾。
??? “是尸气,快捂住口鼻!”说完我屏住呼吸,连忙后退,躲过一劫。
??? 待黑雾散去,我找到了扶着青花石棺、呕吐不止的巴爷,地上是他吐出的一片黑红色的血迹。
??? 九耳龙凤杯
??? 巴爷慢慢地转过头来,咧开嘴角露出一个诡异万分的笑容,紧接着向我猛扑过来,张嘴就要咬我。
??? 就在这时,巴爷的身体像碰到了什么似的,被弹开了。这时,我才记起之前揣进怀里的东西,那是一个巴掌大小的木剑,没想到威力这么大。
??? 巴爷晃悠着从地上站起来,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忽然,一个白衣女人的鬼影在他的身体里一闪就不见了,巴爷昏倒在地上。
??? 我慌忙跑过去抱住巴爷,只见他脸色青黑,需要赶快出去救治。
??? “‘九耳龙凤杯’我们不要了,放我们出去!”我对着白衣女鬼消失的方向大喊道。
??? “咯咯咯……想出去,没那么容易!”女鬼尖利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你以为我想要的是‘九耳龙凤杯’吗?我要的是活人的阳气。”说完,又是一阵毛骨悚然的笑声。
??? 原来,.此地禁止小便,违者没收工具!!它是想要我们死。
??? 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九耳龙凤杯”对它来说并没有什么价值,只是吸引盗墓者进入这个墓穴的幌子。而这个女鬼为了能永存于世,使用邪术在额头上钉入一颗锁魂钉,锁住了魂魄,但为了魂魄不灭,还需要吸取阳气。于是,我们这些心存贪念的人,为此付出了代价,成为了它的牺牲品。
??? 这时,巴爷的身体动了一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 “巴爷,你醒了?”我欣喜地看着他,可是巴爷却木然地盯着我。
??? 这让我想起他刚刚被女鬼附身时的情况,焦急地喊道:“巴爷,你看着我,我是雷子。”
??? 可能是我的喊声起了作用,巴爷的眼睛逐渐恢复一些清明,伸手在怀里掏出“九耳龙凤杯”,虚弱地说:“雷子,拿上……别管我,快走。”
???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此时我的眼睛却被泪水模糊了。
??? “一个都别想走!”女鬼凄厉地大叫一声,猩红的眼睛闪耀着死亡的光芒,伸出利爪向我袭来。
??? 来吧,我在心中大喊一声,紧握住木剑,孤注一掷地迎了上韩老师显然被怔住了——"你,伊依,是不是你?你的手呢?"去……
??? 当神志重新回到我的身体时,肋骨处传来锥心的疼痛,头上的伤口也在血流不止。最要命的是一只胳膊严重骨折,无法动弹。
??? 我艰难地爬起身,看到只剩半截身子的女鬼,龇着锋利的尖牙,正慢慢地向我逼近,口中依旧“咯咯”地阴笑着。
??? 它在笑什么?
??? 它在笑,巴爷正双手张开,动作僵硬地向我扑来……

标签:灵魂吃人诈尸

    上一篇:恐怖的锅底潭 下一篇:真假鬼关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