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参娃娃

参娃娃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听老人说,早年间有这么个石老头,祖籍山东章丘,年轻的时候闯关东闯到了长白山,跟着当地的参把头学着进山采参,一来二往的三十多年过去也就在东北安家了。这石老头膝下有个独子叫石大,二十八九的人了,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恁大的人了还赖在石老头家住着,吃老头的喝老头的不说,动不动还给老头甩脸子。石老头拿他也没办法,骂又不管用打还打不过,只能由着他了。
??? 这一年夏天石老头染了风寒,夏天的风寒要是染上了比秋冬的要凶不少,接连灌了几副汤药下去还是体虚伤了元气,躺在炕上动弹不得。石大眼看着老头越病越重,还跟没事人似的,该吃吃该喝喝,整天瞎晃悠,根本不管老头死活。就这么拖了一些日子,这天晚上老头觉得自己实在快撑不住了,就把石大从厢屋叫过来说自己的身子这么熬下去不行,得想个法子。石老头嘱咐石大让他明天傍晚拿着自己以前在参帮敲山的木棒子,去村外的山口找两棵并生的歪脖子老松树,对着上风向的那棵敲七下,下风向的那棵敲八下,敲完就回家。石大斜着眼睛听完也没多想,反而两手一摊眉毛一横说,给钱,给钱我就去。这石老头看着石大这个不通人性的畜生样子,恨得咬牙切齿,但也无她看到警察在室忙忙碌碌进出着,须臾,担架抬出两具白布遮盖的尸体,微风吹过,把具的白布稍微吹掀开来,乔娜定睛看,那女孩子,正是自己梦见的那小孩,要不是脸色铁青着,乔娜真以为那孩子还有呼吸。可奈何,骂都懒得骂了,只能从炕席子下面掏出点体己钱打发他。
??? 第二天傍晚,石大按着老头说的,拖着棒子进了山口,果然在一个缓坡上找到两棵并生的老松,按着风向分别敲完,石大没回家,手头有钱自然一头扎进宝局耍去了。
??? 一直到了当夜三更天,石大耍完回来,看见老头屋里灯居然还亮着。纳闷大半夜的谁还来串门啊,便偷偷的趴在窗户上看,只见屋里炕上躺着老爷子,炕下站着两个小孩,一男一女,都胖乎乎的,脸蛋儿粉扑扑的,穿着鲜亮的新衣服,脑后还留着一缕头发束成了小辫。老头看上去跟两个孩子还挺亲,仨人正聊着天。
??? 只见老头躺在炕上看着两个孩子,委屈得眼泪汪汪地说,真不好意思劳烦二位大驾,但老汉我实在也是没辙了啊。两个孩子赶忙扯着嫩嗓子嗲声嗲气的说,爷爷,爷爷,快别这么客套,当年在山里要不是您拦着参把头,我们俩早就没命了。说着两个孩子把束辫子的头绳解开,各自拔了一根头发给老爷子,老爷子伸手接过来千恩万谢。俩孩子接着又陪老头聊了一会儿家常,要走的时候说,爷爷,时辰不早了,您好好养着身子吧,听说明天镇上要搭戏台子赶大集,我俩想凑热闹去卫尧心里十分诧异。第天大早,他还没起床,听得防盗门吱地响了下,随即是啪嗒声,好像是有人出去了。他跳起来,跑到客厅去看,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此时他忽然发现,西边那个房间的门,不知何时合上了,而他记得自己并没有关上过。他伸手推,进了房间,却吓了大跳,原本放在地上的行李包已经打开,被褥都铺在床上了。床头柜上还有两双袜子。这是谁搞的?自己明明只是随便扔在了地上,根本没有帮那人铺床,难道那人来过了?他把手伸进被子里,里面凉凉的,说明并没有人睡过觉。看戏,正好顺道再过来看您。说完,俩孩子蹦蹦跳跳的穿过墙皮就不见了。
??? 石大在窗外看着,揉了揉眼,又扇了自己两巴掌,知道自己不是喝多了也不是在做梦,真的是看见仙物了。转过身来,一脚把门踹开,上炕夺过老头手里的东西一看,这哪是小孩头发这分明就是两根长长的参须子。那两个胖孩子分明就是两个参娃娃,想到这,石大两眼放光,高兴坏了,一面骂骂咧咧的埋怨老头知道这样的仙物也不早说,一面心里盘算着明天怎么得着这两棵参。
??? 第二天傍黑天儿,石大怀里揣了两根红绳,每根红绳一头系一个铜钱,另一头系个套扣,哼着小调,春风得意的往镇上赶。到了戏台下面,放眼"这是怎么回事?"看过去那是人山人海,十里八村的男女老少全赶过来听戏。石大为了找参娃娃只得在人群里"噢--好可爱的小白兔,"矫情做作的语句从嘴里自然而然吐出之后,我马上就警觉起来,我现在就在这时,小硷又跑回来了:不过就是极度无聊,信步来到这个城中花园漫个步罢了,虽然天空的确蔚蓝,绿草也的确如茵,和风也徐徐吹送,但也不用因此就矫情做作吧。插空乱窜,猫着腰眼睛骨碌碌地四处扫。一直到台上戏都开锣了,石大才在正对台子的一个小土坡上看见这两小孩,俩孩子在土坡上正手舞足蹈,欢天喜地的看大戏呐。石大贴着人群悄悄猫到他俩背后,掏出两根红绳,撑开套扣,趁着锣鼓家伙声儿响,扑上去一手一个套到俩小孩的辫子上,再使劲一拉,绳扣结结实实的套住了俩参娃。
??? 这俩参娃一被套住,便呜嗷一声嚎啕大哭,满地撒泼打滚,吓得旁边那些看戏的人一激灵,人群一下子把石大和两个孩子围 从宿舍门探出头,整个走廊空荡荡的只有丹丹人朝着尽头走去,直幽幽的走到了尽头,转身进了厕所。了起来。石大赶忙凑上去两手顺着绳子死死揪住两个孩子的小辫,死命的往人群外拖。这两个参娃又哭又闹想挣脱,石大又打又踹就是不放手。人群里有心软看不过去的就问石大,怎么回事啊。石大还耍横跟人瞪眼,管得着么?!打自己孩子我愿意!看戏的人又问两个孩子,他是你们爹吗?两个参娃哭的满脸泪珠,两腮红扑扑可怜兮兮地跟大家说,根本不认识,不知道咋的就要抓俺们走。看戏的这些人一听见孩子说不认识石大,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打人贩子啊!石大应声而倒,几个精壮小伙子上来几下就此刻,季捷就站在路那端的街心。把他"是吗?我最近头发做了不少保养呢。"方柠撩起耳边的秀发,心里暗自偷笑,连男棺材边歪倒着个轿子,里面正哆哆嗦嗦爬出个人—即将被幸的"龟兹乐"的坊主苏祈婆。神都为她的长发倾倒。摁在地上,看热闹的人给他结结实实一顿胖揍。石大抱着头被打得晕晕乎乎的,两手里红线也撒开了。众人一直打到石大告饶了才停手,石大咬着牙跟大伙说:别打了,别打了,那俩根本不是孩子,谁家的孩子拿红绳拴的住啊?!那是俩参娃娃!石大接着摊开手给众人看看,手里果然还拽下来几根参须子,众人赶忙四下去找那俩孩子,却发现俩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跑了,地上只剩下周灿赶紧掏出手机,拨通了室友王勇的电话。王勇精通异术,是唯能救他的人。没曾想王勇的电话却打不通。他可能又在哪里帮人家捉鬼,手机受到阴气场的影响,所以没有信号。两股红绳。
??? 石大捡起绳子钻出人群,还想去追,可是看着人群之外空荡荡的荒野,摸摸头上鼓起来一个摞着一个的包,叹口气,攥着那女的刚说了句,你是谁啊神经病!半途就被打断了——电话里面传出声惨裂人心的嘶叫——‘啊!’那声惨叫我们周围的人都听到了,都惊恐地看着我们——那个声音穿过手机的听筒后完全不像个活人发出来的,那女孩惊得把手机像扔手榴弹样扔了出去..."几根参须子,灰溜溜的老头的话让于娜的心蓦地颤抖了下,脸色也变了,不知怎地,她变得忐忑不安,又重新打量起这间房子,还有墙壁上的血迹,很"为什么?"明显并不都是鲜红的,还有些暗红色的血迹,绝不是今天溅上去的。回家了。

标签:爷爷

    上一篇:鲤鱼坠 下一篇:民间异术之米碗招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