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夜谭记之驻颜

夜谭记之驻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楔子
??? 朱颜哭得肝肠寸断之时,看到了私塾的陈先生,他站在自己身后,面无表情,如鬼魅一般,吓了朱颜一跳。
??? “哭完了?回去吧。”陈先生的语气跟他的表情一样,死气沉沉。
??? 朱颜恨恨地说:“回去做什么?我不回去。”
??? “那你想做什么?”陈先生问。
??? 朱颜愣住了,是啊,她能做什么?
??? 她没有小满美丽,清明不喜欢她,她也没有办法逼着他呀。
??? 朱颜忽然怒了:“我想要变得好看,我想要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可我做不到!”
??? 陈先生说:“如果你能变得好看,如果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你就会开心吗?”
??? “是!”朱颜斩钉截铁地回答。
??? “我有法子,只要你愿意。”陈先生说。
??? “什么?”朱颜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地看着陈先生。
??? 陈先生说:“世上有一种换颜的法子,可以将别人的容貌转移到自己身上。不过,被夺取容颜的人会死,而换了容颜的人必须除去肌肤,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你,愿意吗?”
??? 朱颜的脑中忽然闪现出小满和清明相视而笑的画面,心头一阵剧痛,恨意和怒意如滔天巨浪排山倒海而来。
??? 她点点头,决绝中带着狠戾:“我愿意,帮我换脸吧,我要成为这世间最美丽的女人。”
??? 陈先生微微颔首。
??的事有个叔叔傍晚骑摩托车回家,路边站着个红衣服的女子要搭车,那个叔叔心好送她程。然后开了段路那叔叔觉得身后空空的,转身看,什么也没有了,只是摩托车的踏板上摆着双红鞋子那个叔叔吓得摩托车都没要了:朋友的姐姐有次捡到了点钱,然后回家直很不好。***妈信迷信就带她去看,结果法师说是她捡钱的时候还捡到了根死人的头发所以(未完待续)? 此时,清冷的夜风中传来熟悉的声音:“姐姐,你在哪里啊?姐姐——”
??? 朱颜看了陈先生一眼,陈先生仍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她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黄土,缓缓循声而去。月色惨白,如下霜一般,一层层铺在地上,铺在朱颜的脸上,铺在小满的身上。
??? 一、嫉妒
??? 朱颜原是青州大富的嫡女,因生逢乱世,惨遭家破人亡,幸亏侍女小满机灵,两人才逃了出来。
??? 一路上,主仆二人相依为命,风餐露宿,躲躲藏藏。在南京时,虽然遮住了相貌,但两人还是被两个色眯眯的流军给拦住了。
??? 就在那两个肮脏的大汉扒开两人的衣服之际,一袭青衫的乐清明救了她们。
??? 乐清明是附近村子里的私塾先生,得知朱颜二人无处可去后,便邀两人去村里落脚。
??? “村子里多是无处可去之人,二位姑娘大可放心。”乐清明细心地道。
??? 就这般,朱颜和小满便住了下来。私塾便在村子隔壁,私塾中,除了乐清明,还有一位陈先生。
??? 小满说:“陈先生也是意外流落到村子里的,乐先生心善,请他来私塾帮忙,混口饭吃。”
??? 朱颜奇怪“:你怎么知道的?”
??? 小满将饭菜放到竹篮里,嫣然一笑:“乐先生说的呀。姐姐,我去给乐先生送饭啦。”一边说着,一边欢欢喜喜地出了门。
??? 小满生得好看,年纪小还未完全长开,过个两三年,那容颜绝对是惊世绝艳。朱颜望着她的背影,淡淡的柳眉不自觉地拧了起来,心头似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 转眼十天过去,终于找到堂叔了。在叔公摔断腿的开石区。找到他的人就是叔公。可是,当大家把堂叔抬回来后,接着居然就是给他办后事。到了乞巧节,青州的习他掏出张照片,是个年轻女子,依照很过时,十多年前流行的款式,长相很古典,官如同被古典小说描写出来的样,眉似远黛,眼含秋水。俗中,乞巧送糕点,也是一个女子对一个男子表达情意的意思。是的,朱颜留在平安村,不仅是因战乱,更多的是因乐清明。
??? 可是,当她提着自己烫伤手做好的点心时,看到的,却是乐清明接过小满做的点心,笑得满目温暖……
??? 二、烈火烹油
??? 地狱有十八层,朱颜只觉得她不断地往下掉,从最初的痛入骨髓、生不如死,慢慢变成了麻木,变成了无知无觉,唯有心头的一丝热意,支撑着她活生生剥掉小满的皮,眼看着她一点点死去,然后她自己浑身的皮也被剥掉,贴上小满的皮,缠满纱布躺在一缸药水中,从剧痛到火炙到奇痒到再无知觉,最后坠入虚空的混沌之中。
??? 待朱颜再看到阳光的时候,已是一个月后了。朱颜呆呆地望着铜镜里比小满还要艳丽的容颜,惊愕过后,是疯狂一般的喜悦。她真的成为了这世间最美丽的女子!清明一定会喜欢她了!
??? 穿好衣服,她朝村子飞奔而去。
??? 可是,在她面前的,却不是曾经平和安详的小村庄,而是一片焦黑的废墟。
??? “前些日子,乱军来了,抢了一轮,杀了一轮,放火烧了一轮。”陈先生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无波无澜地说。
??? “清明呢?”朱颜颤着声问。
??? “死了。”陈先生指着不远处的一个个坟茔,“我把他们都葬了,里面也有清明。”
??? “不会的,我不信……”朱颜跌坐在地上,面色惨白,“我不信!他不能就这么死了,呜呜呜……”
??? 杀了小满,忍受坠入地狱的痛苦,拥有人间绝色,就为了倾心的男子,可到头来,那个男子却死了,老天这是惩罚她吗?
??? 朱颜茫茫然望着陈先生,可他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无喜无悲,眼中古井无澜。
??? 如果让一切重来,她会不会不要这张脸,只要和清明在一起,同生共死呢?她不知道答案。
??? 既然活着,日子还是要过。
??? 这日,朱颜正在河边洗衣服,听到身后有人问:“姑娘,这里可住有一位姓陈的先生,三十来岁,高高瘦瘦的。”
??? 朱颜回头,正对上锦衣男子惊艳的目光。她微微一怔,摇摇头。锦衣男子似没见到她的表情,只是痴痴地望着她,眼神炙热。朱颜却仿佛不觉,将剩下的衣服一一洗完。
??? 她提着竹篮转身,却见那男子还是呆呆看着她,眸中终于有了些恼怒。这时候,陈先生过来了,她一惊,用眼神示意他。
??? 陈先生一愣,瞧见了锦衣男子,神情一凛,快步走到男子面前单膝跪下:“微臣见过三皇子!”
??? 锦衣男子我苦笑了下:"师父,你看我爸就在那病床上躺着呢,别人或许还有选择的权利,但我肯定是没有了。"扶起陈先生:“先生快起!”陈先生带着锦衣男子和侍卫们回屋细聊了。
??? 待到下午,陈先生唤来朱颜,对她说:“我要走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 朱颜不傻,三皇子不遮不掩的目光,她自是明白怎么回事。如果说,得知清明死的时候,她悔恨、迷茫,那么经过这些日子,她已经很清楚坚定了。
??? 从青州到金陵,她几次死里逃生,这条命她得留着,且还要活得比别人更好,才不辜负她这一番如凤凰一般的烈火重生!
??? 朱颜抬起头,背脊挺得笔直,语气如当初决定换脸时一般决绝:“先生,我跟您一起走。”"是她!"露西点点头,"这是十年前神秘失踪连警察都没有解开的谜,现在摩尔长大了。我们认为要是您和我们大家起去,她会告诉我们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这一走,就到了帝都。
??? 五年韶光匆匆而过,朱颜站在三皇子的身后,看着他收复失地,君临天下。而她,也从一名普通的侍妾,成为后宫四妃之一。
??? 以色侍人,总是害怕容颜老去,恩宠转淡。可这些在朱颜身上,却未曾发生。五年了,皇帝身边的美女换了一拨又一拨,但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的事,每日都在后宫发生。但是,朱颜的地位却牢不可动。
??? 更诡异的是,朱颜的容貌,一年比一年艳丽,仿佛世间最华贵的牡丹,不败不落,在后宫之中迎日怒放。
??? 宫里细心的老人也曾发现,有那么一两次见到朱颜时,她的脸是有几分颓色的,可下一次再见的时候,朱颜又是一副不可方物的绝世之姿,甚至比上一次更美了。
??? 只是,再美的容颜,再高的地位,总还有不顺心的事。在子嗣方面,朱颜的肚子始终不见大起来,皇帝也不止一次地抱着她感叹:“要是我们有个孩子,就更好了。”
??? 朱颜听在心里,思忖了一番,对皇帝说:“臣妾想办个育婴堂,收养那些无父无母的孩子,积攒福气。若上天垂怜,兴许念我虔诚便赐我孩儿,若不能,也是积善积德的一件好事。”
??? 皇帝觉得朱颜人美心又善,不但准了,对她的恩宠又多了几分。
??? 育婴堂很快就办了起来,各地遭抛弃的婴孩,不停地往堂里送。孩子越来越多,育婴堂也越建越大,朱颜费了大笔的钱财和心血在育婴堂上。每年她总要出宫两三次,去看看育婴堂里的孩子们。
??? 许是上天{mso-style-name:普通表格;感她心诚,朱颜终于怀上了龙种!皇帝龙心大悦,对朱颜的恩宠达到了顶峰,朱颜的人生已近圆满。
??? 三、失踪的婴儿
??? 可是,水满则溢,月满则亏。
??? 朱颜怀着孩子的时候,西域向皇帝进贡了两名绝色美人,皇帝的眼睛就跟当年初遇朱颜时一般,再也移不开了,什么妃子什么朱颜再也想不起来了。
??? 朱颜脸上仍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心中却是怒火中烧。
??? 这天,她借口肚子疼,请了这双眼睛凝视着我,哀求着这陌生的生物~~~这眼神好似?槐掏戳宋伊榛甑哪掣霾课唬迥诳荚甓?hellip;那是称之为"人性"的东西在复苏,这比起花香的刺激更为强烈,在快速的生长,发芽它与体内另股同样强大的力量,种"本质",又次开始了抗争。我无法控制,无法压抑,只有任由他们交战,任由心脏被撕裂,任由神经被扯断,任由血液被冲击,任由战火燃烧每个细胞御医,又去请皇帝。皇帝正看西域美人跳舞,被拂了兴致,脸上有几分不悦,可终究担心龙嗣,匆匆赶到朱颜宫中。
??? 御医将朱颜的病情说得很是严重,开了一堆补方,又劝说定要少思少虑。朱颜垂泪:“药臣妾定会好好吃,可对皇上的思念却不知如何减少。”
??? 皇帝听了大受感动,当晚便留宿朱颜宫中。次日早朝,朱颜替他着衣,皇帝却看着朱颜的脸说:“爱妃,你……似乎老了些,怎么还有白发了?”皇帝眉头微锁,穿好衣服连早膳都没用便离开了,仿佛朱包在办公室放着,谁要拿个东诬什么的,碰到了在所难免嘛,张执远强作镇定地说道。颜是猛兽一般。
??? 皇帝一走,朱颜脸上的假笑再也支撑不住,她冲到镜子前,镜中的容颜确有几分颓败之色,仿佛被日光晒了许久的牡丹,有些打蔫。朱颜吓得魂飞魄散,强自镇定一番,才唤人来给她更衣梳妆,带着亲信出了宫。
??? 第二日再出现在宫人面前的时候,她仿佛被浇了水的牡丹,又是一副倾城倾国的绝色姿容,连皇帝黏在西域美人身上的目光,也落到了她身上。
??? 皇帝又一次留宿在了朱颜宫中,惊呆了一群妃子和宫女。他们明白,除了朱颜,宫中再也无人可与西域美人争宠,而等朱颜诞下龙嗣,西域美人怕是要靠边站了。
??? 在众人或嫉妒或羡慕的眼中,朱颜的肚子越来越大,渐渐连行动也有些不便了。可不管如何,每个月她都要出宫,甚至在即将临盆的时候,出宫的次数愈来愈频繁,不要说宫中有异议,连皇帝都有些不悦了,怕朱颜伤着龙嗣。
??? 这时,育婴堂发生了一件公案。一位妇人在门口哭诉,说她一时鬼迷心窍遗弃了刚出生不久的孩儿,后来发现育婴堂收养了她的孩儿,悔悟之后想要回孩子,可堂中却再也没有她孩子的踪影了。
??? 妇人还说,为了看到她的孩儿,她在育婴堂打杂,发现不但是她的孩儿,还有好些刚收养不久的婴孩也都莫明不见了。妇人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骂育婴堂是个贼窝。
??? 这还了得,育婴堂是朱妃娘娘办的,骂育婴堂贼窝不仅是骂朱妃,更是骂皇帝!京兆尹当即把妇人拿下了,不声不响地处理了这事。
??? 四、喝血
??? 育婴堂的小风波发生后不久,朱颜便临盆了。
??? 整整三天三夜,朱颜也不知昏死过去多少次,孩子才终于落了地。是个男孩,眉清目秀甚是可爱,朱颜舒了口气,皇帝也高兴得跟个孩子似的,当场册封朱颜为贵妃。
??? 朱颜激动之余,终于能安心休息了。也不知睡了多久,恍恍惚惚中听到孩子的哭声,她睁开惺忪的睡眼,唤奶娘把孩子抱进来。
??? 奶娘抱了孩子进来,小心翼翼地放到朱颜身边,一抬头,顿时惊叫一声,跌坐地上。
??? 朱颜面色发沉,那奶娘却不住地磕头。朱颜隐隐有了预感,冲到镜子面前。“啊!”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镜中沧桑如老妇的容颜,满头青丝一夜竟成了白发!
??? “滚!”她狠狠地将镜子扫在地上。奶娘见状连滚带爬地逃出了寝宫,宫内传来各怪物,上天注定是不能留在这个世上的。种物件落地的声音,以及婴孩撕心裂肺的哭声。
??? 朱颜害怕到了极点,疯了一般把能摔的东西摔了个遍。再也没东西可摔了,屋内只剩下她的喘息声和孩子的哭声。孩子!朱颜的目光落在了床上,那是一个刚出生不久、鲜嫩的男孩。陈先生说,换皮之后的容颜比常人更容易衰老,而要维持容颜的长驻,唯有在容颜出现苍老迹象的时候立刻进食男婴的鲜血。
??? 朱颜的眼中冒出了血色的光,她扑到床上,抱起哭叫的男孩,一口咬上了他的脖子。
??? 伏清的眼睛这时忽然睁大,我看见了她向我摇着头。个劲的摇着头。我知道她劝我不要去。但是,这样让人好奇的事情,我怎么可以止步不前?温热的血一入咽喉,朱颜只觉得有股莫明的力量从心口慢慢朝四肢蔓延。她吸食的速度越来越快,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弱,很快便没了声音。
??? 朱颜终于满足了,她的容貌又变得那么美,皇帝会宠爱她,很快她会成为皇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 突然,她耳边传来震耳欲聋的怒吼“:把这个妖孽给我抓起来!”
??? 朱颜睁开眼,对上的是皇帝盛怒之下扭曲的面容,而她的手上抱着一个被吸干了鲜血的男婴,正是她刚诞下不久的龙嗣。
??? 五、重来的一切
??? 朱颜被关了起来,等候皇帝处置。育婴堂的案子重新开审,朱颜的心腹受不住严刑坦白了真相,那些消失的男婴确实是被朱颜吸干血而死了。衙役根据心腹所说,在城外的坟茔中找到了那些男婴的遗骨,一数之下竟有二十一具!
??? 一时间,朱颜吸血驻颜的故巫术的神秘面纱。事传遍了整个帝都。宫中真假难辨的各种污水也都朝朱颜泼来,说五皇子的早夭也是因她之故,王美人的死是她一手造成诸如此类。
??? 朱颜俨然成了黑心黑肺的妖怪。皇帝一道圣旨,也不留一丝情分,直接凌迟处死。
??? 朱颜死之前,许久不见的陈先生来看她,请她喝酒。
??? 陈先生问:“如果让你再选择一次,你还会选择换脸吗?”
??? 朱颜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惨笑一声:“这些年,我最想念的,反而是和小满逃亡的日子。那时候很苦,可小满待我是掏心掏肺的好。你说,我怎么会猪油蒙了心,为了一个男人,为了一张脸,活生生杀了她呢?
??? ”我真是没脸去地下见她,要是一切能够重来,那该多好啊……“朱颜失声痛哭,陈先生在一边喝着酒,面色平静。
??? 两日后,朱颜被凌迟处死,她明白了,人在做天在看,自己造的孽总是要偿还的。
??? ”姐姐!姐姐……“是小满焦急的声音。
??? 朱颜睁开眼,却看见小满一边抹着泪,一边说:”吓死我了,姐姐你跑出去一天一夜,幸好有陈先生在。你别误会,我知道你的心思,乐先生也跟你一样,只是他眼睛看不见,怕连累着你……“
??? 朱颜打断小满的话:”你说什么,乐先生眼睛看不见?“
??? 小满奇怪地看着她:”姐姐还不知道吗?“
??? 朱颜问:”这怎么可能,他看不见怎么能从流军手中救下我们?“
??? 小满说:”那个地问道。"我想他再也不没有机会和你起踢足球了。现在,你最好关心下你自己吧。""那我们该怎么办?""当然是反击了,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王曦这才知道,眼前的这具枯骨,竟然就是赫赫有名,掌管生死薄的判官大人。朴东植说得对,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那么我们第步该怎么做?"我问道。"当然是从这个‘p凯瑟琳’入手!"箭术是陈先生教的,我还以为姐姐你知道呢……“小满忽然记起了什么,一拍脑门解释道,”那个糕点,你千万别误会,我见你做不好在一边生闷气,就偷偷做了送给乐先生,本想放下就走,再把你叫过去的,谁知被乐先生发现了,我只能直接告诉他,是你让我送过来的,还说了乞巧节送糕点的意思,你,不会怪我吧?“小满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 朱颜摇摇头,鼻子酸酸的,感觉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蒙眬间,她看到开着的窗边站了一个人,高高瘦瘦的,一向古井无澜的眼中,不知为何此时却带了一丝浅浅的笑意。
??? 朱颜抹去眼中的泪水,朝陈先生感激一笑。

标签:姐姐意外诡异预感

    上一篇:棺中鬼手 下一篇:琵琶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