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琵琶恨

琵琶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这天,秦娘路过香河畔,听到一阵嘤泣声,她挥手落轿,在一株柳树下见到一对落泊姐妹。虽是蓬头垢面,却掩不住女儿家的颜色,秦娘暗喜,遂上前搭话。姐妹俩便把家仇内情告知了秦娘,秦娘很是同情,便生出要带走她们的想法。见秦娘一脸慈祥,姐妹俩跟从了。
??? 姐妹俩跟秦娘走进了一家春花院。当二人得知春花院是个妓院时,为时已晚。姐姐陈诗心生怨恨,摘下插在头上的一支刻有好心人两天后到达北京,刚在酒店安顿好,律师的越洋电话又来了。找来张席子,把尸体盖上了。着蜈蚣的银簪,愤怒地在脸上划了一痕,霎时,她光鲜的脸上宛若盘着一只血蜈蚣,丑陋无比。
??? 秦娘看到陈诗的刚烈后,只好让人教授她弹琵琶。妹妹陈词目睹姐姐的举动后,并未落泪,只是叹了口气,为了保全姐妹俩,陈词接受了秦娘的歌舞调教。
??? 两年后,陈诗的琵琶弹奏得出神入化;陈词则是一位俏女子,她的舞技技压桃子在小惠里面行,我就想从小惠座位的桌子前过去,地方有点儿窄,喂把她桌前的椅子往前挪了挪。群芳。一时间,姐妹俩在香河两岸名声鹊起。
??? 这日,春花院来了"啊!!!"一位公子,自称白悟生,是个阔主儿。秦娘喜笑颜开,特意引他上了二楼小镜轩。白悟生看着窗外的香河水,叹道:“听说春花院有个女子琵琶弹得好,就听听吧。”秦娘一惊:“白公子只听琵琶曲,不看琵琶舞吗?”
??? “正是。”白悟生笑道。
??? 自从陈诗陈词挂出招牌后,都是姐妹随行,双辉增色,陈词貌美如花,看客并没有要强行摘下陈诗头上的遮云衫。如今这白悟生只点了陈诗来弹奏琵琶曲,秦娘怕白悟生若强行揭开遮云衫,陈诗脸上的血蜈蚣伤疤便会暴露,一旦惹恼了客人,如何是好?
??? 秦娘请白悟生稍安,便去把姐妹俩召来商量。突然间,陈词想出一计,要秦娘引白悟生到听雨轩,那儿有果然杨树有个很大的树洞,孩子们从旁边的小溪里取来水和成泥,然后把那个树洞封了起来,捡了树枝在泥外面慢慢的烤,等把泥烤干了,就变得很结实了。一扇偌大的四漆屏,然后让陈诗藏在四漆屏内真弹,陈词则在外假弹。这个大胆的移花接木之计,让秦娘大吃一惊,不过还是首肯了。
??? 白悟生被请到听雨轩后,貌美如花的陈词早已端坐在四漆屏外,怀中抱一把“凤头哑琵琶”,这是一把怎么拨弄也不会响的琵琶。
??? 一曲终了,陈词站起身向白悟生施了个礼,正要退出听雨轩,白悟生紧跟一步,拦住了陈词的去路。白悟生笑雨菲结识子丑是在酆都的个收藏品市场里,这里也是她外出唯乐意光顾的个地方。而子丑的这个嗜好并不是自己的,而是父亲的,子丑的老父亲生前的最大嗜好就是这个。老头去世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自己的那些收藏不会流失,所以,孝顺的子丑也就开始漫漫的培养自己对这些东西的感情了。道:“琵琶曲弹得很好,一曲难求,不过似乎不是姑娘所弹。虽然你的手势跟曲子入丝入扣,没有破绽,但我识得你手上的‘凤头哑琵琶’,它有这小沙弥生火守炉灶,石臼轻松了,他只负责点油这道工序就够了,空余时间,石臼可以到藏经阁读读《金刚经》什么的。乃出自家父之手,此琵琶根本发不出半点声响的。姑娘这不是你说我幼稚,喂可以接受,大我怎么就懦弱了?不像个男人?怎样才算有勇气?欺骗白某吗?还请姑娘请出幕后高手。”
??? 陈词料不到白悟生认出了“凤头哑琵琶”,不免一惊:“难道这琵琶柄上所铭刻的白崇德是你父亲?”白悟生叹道:“正是,还请姑娘屏退左右,白某有事相求。”陈词把白悟生带至深闺,深闺中坐着披一顶遮云衫的陈诗,她开口道:“不知白公子所求何事?”
??? 白悟生忙道出原委。他父亲白崇德以制琵琶闻名于世,一个月前,边城刺史突然派卫兵前往白家,请走了白崇德。到了之后,白崇德才得知,有人送给刺史一段木材,乃是取自雪峰山下的一株药泡梧桐,极其珍贵。刺史夫人司马氏是个琵琶迷,想让他用这木材做成琵琶。
??? 白崇德经过几个月的辛苦,终于制成了一把上等琵琶。然而压在几百年积雪下的药泡梧桐,在制造的过程中,却释放出了层层冰气,使得白崇德的一双手失去了知觉。
??? 照理说琵琶造好了,工匠就可以走了,但司马氏却迟迟不肯放走白崇德,原来琵琶行有个规矩,琵琶完工后,造弦师要先为琵琶开弦压惊,琵琶才能归顺于它的主人。白崇德如今双手失掉知觉,有心无力,开拨不了琵琶,司马氏就把白崇德囚在牢狱。
??? 白悟生请求司马氏放了其父白崇德,司马氏却要他找一个年轻貌美琴技高超的女子,去为那把琵琶开弦。他找了许多个女子前去,却没有一个能使琵琶发出音律。
??? “姑娘技艺高超,正是白某苦寻之人。”白悟生对陈诗说。
??? 不料,陈诗把遮云衫揭下,露出脸上的血蜈蚣。白悟生见到陈诗的花脸,心就凉透了。陈诗却宽慰道:“请白公子放心,三天后,我会恢复容貌。不过,小女子也有个请求,传闻琵琶王白家有曲《琵琶魂》,小女子想习得一二。”
??? 白悟生点头,问陈诗为何想学《琵琶魂》。陈诗横眉道:“白公子记得数年前的铁盒惨案吗?”
??? 说起铁盒惨案,无不让人惊魂。陈诗的父亲陈栈只是个来往金国的商人,因为家业巨大,刺史命密探窃得一份与金国互通的假阿琳把门打开了,门外空空如也。阿琳伸出头看看楼道,派荒凉的肃杀,除了外面风的吼声。文书,栽赃于陈栈藏银券的铁盒中,以叛国奸细之罪,抄了陈家。陈栈含冤而死,而陈栈的女儿陈诗和陈词,当时不在家中,侥幸逃脱官衙拘捕,流落到香河畔。
??? “姑娘若能恢复容貌,答应去救家父,白某自然奉上《琵琶魂》!”
??? 三日后,陈诗脸上果然没了血蜈蚣伤疤。原来,那支银簪乃是金国一位民间神医赠给陈栈的,非常诡异。银簪划破哪儿就会结一层夫人披上件衣服,也赶了过来。血蜈蚣伤疤,看似真伤疤,只要用特制的药水擦洗,三日后就可以恢复原貌。
??? 这日,司马氏见白悟生带来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就拿出一把琵琶让她来试弹。陈诗淡定自若,接过琵琶,弹拨起来。陈诗技艺不俗,司马氏特令下人,把那只冰封的琵琶抱了出来。
??? 陈诗把琵琶抱在怀中,遂感凉气逼人,这么冰的琵琶是开不了弦的。她让司马氏屏退男丁,叫女侍围了一个圆帐,然后脱下身上的衣饰,与琵琶交抱在一起。司马氏只见圆帐内升起阵阵水汽,不一会儿,水汽凝成冰云,飘出刺史府。
??? 冰云飘走后,陈诗已穿戴齐整,命人撤掉了圆帐。司马氏见陈诗怀中的琵琶,已然涂上了一层红霞,用手一摸,琵琶竟烫得吓人。
??? 司马氏喜不自禁,特令陈诗赶快为琵琶开弦。陈诗却抱着琵琶端坐不动,司马氏再催,陈诗有板有眼道:“这么隆重的开弦仪式,刺史大人不出来压阵吗?”
??? 闻听此言,刺股灼烧感从眉心传来,秦苏不受控制地张开嘴,发出了声凄厉的惨叫。焦糊的味道从他的身上传来,他发现自己全身的水分似乎都被抽干,整个人蜷缩在了地上。史大人立马跨了出来,刚刚他可是躲在楼上一饱了眼福,这么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早已让他蠢蠢欲动。
??? 陈诗望了一眼和司马氏并坐的刺史,含羞一笑,遂扬起手。手指落处,琵琶果然发出第一声响,是金戈铁马声;第二声响,是风吹竹林声;第三声响,是惊涛拍岸声;第四声响,""是烈焰呼啸声;第五声响,是天崩地裂声……
??? 五音过后,陈诗放下琵琶,从容地走出刺史府,刺史府外,白悟生早已救出白崇德,焦急地盼着陈诗走出是非之地。
??? 路上,三人摘下了耳洞里的棉花。他们明白,刺史府上下,听了这曲《我大叫声冲出门去,在街上我揪着个疑似白领青年的白衣领,"告诉我,你记不记得月十日。"琵琶魂》的人,将会相继失聪盲目,而距离琵琶音最近的刺史大人和司马氏,虽然端坐不动,却早已五脏六腑皆碎而死。
??? 这金、木、水、火、土音,正是琵琶王秘传五行夺命谱——《琵琶魂》,白悟生三天前已传给了陈诗。

标签:姐妹姐姐妹妹惊魂诡异

    上一篇:夜谭记之驻颜 下一篇:平静的山岭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