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乡村异事之鬼推磨

乡村异事之鬼推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很久以前,大山脚下住着一对老夫妻,老头儿叫马六,老太叫伍妹。他们没儿没女,没田没地,每天靠做点豆腐卖来维持生计。
??? 这天晚上夜深人静时,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阵呼呼呼的声音。老太伍妹惊"班长,你是不是生病了,看你的脸色不太好呀!"醒后细细一听,声音像是从磨房里传来的。她连忙推推老头儿马六,说:“老头子,听,磨房里有响声呢!”
??? 马六不信:“你别疑神疑鬼,磨房里就那几斤泡涨了的黄豆,谁会去偷?你就安心睡你的觉吧!”说完,他翻了个身,又呼噜呼噜地睡了过去。
??? 可问题是,到了后半夜,老两口像往常一样双双起来去磨房磨豆子,走进磨房一看,不由愣住了:浸泡在水里的两桶豆子,已经变成了一缸豆浆。这会是谁干的呢?夫妻俩百思不解。
??? "那么就是说,他昨天就已经回来了,但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日出町的别墅里?"第二天夜里,马六和伍妹又被呼呼呼的响声惊醒了。他们立即起身,轻手轻脚地摸到磨房,一瞧,只见磨盘在转,却看不到人影。直到两桶豆子都被磨成豆浆,磨盘才自己停止了转动。
??? 夫妻俩不禁惊讶万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难道见鬼了不成?第三天,马六使了个心眼,睡觉前把石磨上的木头轴心给拔了。他心想:没了轴心,我看你再怎么磨!可到了半夜,他和伍妹去磨房一看,石磨照样呼呼呼地转个不停,没多久就把豆子磨成了浆。
??? 马六好奇地搬开磨盘一看,石磨中央原本安轴心的窟窿里,插着几根稻草,夫妻俩顿时惊叫起来:“怎么竟有这么奇怪的事情?”他们断定,这推磨的不是神仙就是鬼。可他们与神仙非亲非故,跟鬼也没有什么交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 马六和伍妹猜不透原因,可磨房里的磨盘天天夜里照旧自己转得呼呼"不孝"。响。几天下来,伍妹对马六说:“老头子呀,这推磨是个累活,咱老让人家白干总不是个事,得想点办法才是呀!”
??? 马六说:“可不是嘛!我看这样,晚上你做些白面馒头放到磨房里去,也算是尽我们一点心意。”
??? 别说,马六这一招还真灵!晚上他和伍妹把一大盘馒头放进磨房,等天亮去看,竟一个也不剩了。而放在那里的豆子呢,不但磨成了其实鬼妈妈也不想死,她也惦记着自己的儿子,惦记着自己的丈夫,而且她还那么年轻。她的灵魂也没去酆都报到,只是在她家的小院里面转了圈又圈,最后,她背着那来拘魂的鬼差,偷偷地潜伏在自家的枣树下,她需要留下来,照顾自己的儿子。豆浆,还做成了豆腐,马六只要挑到集上去卖就成蒋晨跟着老头穿过道道阴暗的小巷,麻木地迈开双腿,他不是想通了,是认命了,好死不如赖活,接受老头不公平的交易,总好过服刑枪毙。。
??? 更让人吃惊的是,那些买主吃了马六这豆腐都说味儿特别好。这下马六和伍妹高兴坏了,两口子天天晚上往磨房里放一篮馒头。马六还常常在半夜里悄山村夜半惊魂!各地都有涨鬼的传闻,相传是在晚上或者是深山里,如果见到块石头或是什么东西越长越高,那成就是遇到涨鬼了。悄到磨房门口去听动静,他真想把里面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想看个究竟。个钟头过去了,什么动静也没有,我只好回帐篷睡觉。半夜,我尿急,走出帐篷撒尿。的鬼抓住,哪怕只抓到一个,也好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一次也没抓成。
??? 后来,有个老道给了马六一张符,对他说:“你只要用豆腐渣搓一根三丈三尺长的绳子,再用它在门边下个套,贴上这张符,就准能把鬼抓住。”
??? 马六见鬼心切,把符拿回家后,就开始照着老道教的办法做,卖完豆腐后就用豆腐渣搓绳子。可他接连干了七七四十九天,三丈三尺长的绳子还没搓成。
??? 这天晚上,马六和伍妹正在搓绳,突然进来一个小女子,对老两口说:“大伯,伯母,你们别忙活了,用豆腐渣是搓不成绳子的。”
??? 马六和伍妹愣住了。
??? 伍妹朝小女子看看,觉得有些面熟,便问她:“你是……”
??? 小女子说:“伯母,我是婉儿呀!”
??? 伍妹和马六大吃一惊:“婉儿?你就是村头严家那个婉儿?你不是已经……已经……”
??? 小女子点点头,说:“是呀,我就是村头严家那个婉儿。我已经死了多日,现在成鬼了。”
??? 马六指指磨房,问婉儿:“那……就是你跟他们一起帮我们推的磨?”
??? “是的。”婉儿又点了点头,说,“我受过你们很多帮助,我这也是为了报恩,这些小鬼都是我叫来的。”
??? 听婉儿这么一说,马六和伍妹立刻想起了被下药导致不能动弹的丈夫惊呼:"你在干什么?"妻子喃喃道:"你说得很对,渔夫钓到鱼后还喂它鱼饵吗?我已经钓到了你的爱,还留着你干什么?我要把我的饵取回来。"妻子剖开丈夫的胸膛,扒出了血淋淋的心脏。许多往事。
???爱爱顺着天猫的手势望去,回廊尽头,间紧闭着的房门,微微泄出了道昏黄的光。 婉儿自小父母双亡,七岁时就做了严家的童养媳。可严家根本不把婉儿当人看,他们让婉儿整天不停地干活,给她吃的却是剩菜冷饭,穿的是破衣烂衫,稍不顺心就拳打脚踢。婉儿苦熬了五年,实在无法再忍受下去,在一次被毒打当晚,我辗转难眠,亡妻的影子不断在我眼前。后就逃出了严家。可终究因为长期遭受虐待,身子实在单薄,婉儿跑出没多远就昏死在路旁。多亏马六发现后悄悄将她背回家,像待亲生闺女一样为她治伤,帮她调理身子。可谁知,待婉儿身子刚刚恢复,有一日不知怎么走漏了消息,严家来了一伙人。横眉竖目地硬把婉儿给抓了回去,还将马六痛打一顿。当晚,婉儿就投河自尽了。
??? 鬼推磨的谜到此总算是真相大白了,马六不无感慨道:“原来鬼也这么讲情义呀!”从此后,他和伍妹不但每天夜里送更多的白面馒头到磨房去,而且还常常买些酒、烧些菜放在那里,犒劳婉儿和她的那些小鬼们。
??? 大约过了半年,一天晚上,磨房里突然恢复了早先的平静,磨盘的转动声听不见了。第二天早上,马六和伍妹去磨房看,那些白面馒头竟一个未动,两口子心里不由一颤:莫非婉儿出什么事了?
??? 三天后,马六晚上睡觉时做了个梦,梦见一位白胡子老头儿对他说:“婉儿让我告诉你们,她已经投生去了。她没能报答完你们的恩情,只有等以后再报了。”说完,飘然而去。虽说梦中之话不可全信,但得知婉妈妈听了摇头叹息,眼睛里闪闪发亮。小韵便不再问了,她侧着头看着窗外,风吹着树枝沙沙作响,漫天的乌云像是大团散开的墨迹,压在心里沉甸甸的,就因为这种压力,小韵要比同龄的孩子成熟、懂事。儿已经投生,两口子也就放了心。
??? 时隔三月,那天,马六家来了只狗,马六见它饿得皮包骨头,还被人打得遍体是伤,就留它在家里饱餐了一顿。哪知这狗吃饱以后竟不肯走了,马六和伍妹于是将狗留了下来。不久,这狗渐渐长得壮实起来,身上换了一身油光光的毛,左邻右舍谁见了都喜欢。这狗也很听话,不但会看家护院,还会上山狩猎,而且经常帮马六和伍妹推磨。
??? 后来,马六老死那天萍儿坐着阿斌的摩托,正想好好享受下兜风的感觉,没想到就这样出了车祸。萍儿只记得那辆车的司机是个女的,然后就晕了过去,还昏迷了两天。的时候,这狗跟着伍妹送马六上山入土,趴在坟前流了不少泪。打那以后,它就紧紧跟着伍妹,一步不曾离开,直到有一天伍妹也躺在床上起不来了,这狗就守在伍妹床前。伍妹不吃不喝,它也不吃不喝,伍妹断了气,它也跟着闭了眼。
??? 事后,村里人把伍妹和马六葬在一起,又把那不可能!如果是高教授寄过去的带子,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会被我杀霖?难道——狗埋在他们坟旁,上面还特地立了块碑,上书四个大字:义犬之墓。
??? 可不料,没过两天,碑上的字却变成了“婉儿之墓”……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平静的山岭 下一篇:古代聊斋之倩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