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吃人客栈

吃人客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雾林客栈
??? 弥漫的雾气中,裴云成背着包裹步履维艰,不久前他得知关北军队招兵,因为待遇很好所以去应召,谁承想刚走到这里,便被雾气所困迷失了方向。
??? 裴云成浑身酸痛地在雾里摸索了许久,朦胧中看到几家灯火,他快速地向那里走去,可是当他开口问附近哪里有旅店时,众人纷纷像见鬼一般地关上门。
??? 最后还是一个路过的小孩子告诉他,前面左拐有个雾林客栈。
??? “你可以带我去吗?”裴云成拿出一颗糖给他。
??? 小孩子接过糖却一溜烟儿跑了,只有声音远远地传来:“……我娘说那个客栈会吃人,去了就回不来了!”
??? 原来凉山有一片林子天材地宝繁多,只可惜每当有人靠近这个林子,原本还是阳光照耀的林子就会突然弥漫大雾。
??? 世代在这里居住的村民都说那是山神庇佑的地方,轻易不能靠近。
??? 对于这种说法有人却嗤之以鼻,这人是村里的孤儿,从小就在凉山林子里生活,村民所说的大雾弥漫他一点儿都不怕,常常在林子里猎来许多难得的野味。
??? 后来他娶了妻,妻子和他商量了一下后,觉得山林里的野物是个不错的卖点,于是两人就在凉山山脚下开了家客栈。
??? 十几年间,两口子的客栈开得风生水起,甚至还有不少达官贵人来此地专吃野味。可凉山附近的雾气日渐加深,惹得村民直呼这两个人得罪了山神。
??? 裴云成独自在寒风雾气中又走了许久,才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山脚下,一栋简陋的小客栈。
??? 客栈门前挂着的两个红灯笼,在雾中透着那么一丝诡异,外面围着的栅栏,因年久失修而极其的破旧。
??? 裴云成快步地走向客栈,只见暗红的灯光里,古旧的院落残败不堪,仿佛多年没有人住。
??? 裴云成推开门时,只觉得眼前一阵白雾,四下看去竟无一人。朦胧中,一片血红让他心里一惊,他急忙伸手去揉眼。
??? “客人?客人,您是吃饭还是住店啊?”
??? 裴云成放下手,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张大脸骇得连退两步。待看清是店里的老板后,才暗笑自己一定是眼花了,他随即说道:“先给我上几个热菜,再来一壶热酒。”
??? “好嘞,您请坐吧!”说着便匆匆跑向了后厨。
??? 裴云成找了张无人的桌子坐了下来,没一会儿工夫,酒菜全都上了桌,裴云成看着桌子上四道香味浓郁的菜皱了皱眉:“老板,这都是些什么?”
??? “这都是本店的特色野味,我昨天冒着雾气刚在后山的林子里捉到的。”
??? 裴云成一听脸色微变,他并非不食荤,只是对于那些非同寻常的山野之物抱有一些怜悯,所以他从来只吃平常容易吃到的肉类。
??? “这些菜你给我撤了吧,换些素菜来。”说着,裴云成倒了杯热酒一口饮下,想要冲掉鼻尖淡淡的味道。
??? 老板悻悻地准备将菜端下去时,旁边那桌有人说道:“这么好的菜都不知道好好享受,看来不是傻子就是穷光蛋。”那人摇摇晃晃地向他走来,“老板,这些菜都给我们那桌上了,别糟蹋了这么好的东西。”
??? 裴云成看了眼说话的人,是旁边那一桌的年轻食客。随着这个年轻人的话音落下,几声哄笑响起。裴云成皱了皱眉,对站在一边想要劝和的老板说了几句,就让他带自己去房间休息。
??? 裴云成跟着老板,绕过客栈中间的楼梯向后院走去,门一开,细凉的雨丝就飘洒在脸上。
??? “客人,我们客栈楼层都住满了,只好委屈您在后院住几天,这个院子除了我家婆娘和我会来拿些东西外,一般不会有人进,您可以好好休息。”老板的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
??? 后院和前院一般的萧索破旧,在充满雾气的夜色中格外凄凉,好在房间还比较干净。
??? “客人您今晚就先在这里休息,如果觉得冷,隔壁房间放有厚被子可以自行取来。明早的饭菜我会给您做好端来,如果您不喜荤,我就端些后山特有的山野菜来让您尝尝。”
??? 老板说完便笑着离开了房间,空留疲惫不堪的裴云成躺在床上准备休息。
??? 2.老道
??? 这一夜,裴云成早早便胡乱地洗漱了一下躺着休息了。可不知怎的,他翻来覆去,大半夜都没睡着,好不容易即将睡去时,突然“咚”的一声将他惊醒,顿时睡意全无!
??? 过了一会儿,就在这个时候,有手快的室友已经给莉莉拍了张照片存在了手机里。大家都劝莉莉:"你就留着吧,虽然是菊花,但是也不错啊。"一股淡淡的,说不上来的味道传来,同时还伴着奇怪的声响,像是涓涓细流流淌着的声音。
??? 不是外面要发山洪了吧!裴云成看了眼对面那扇半遮半掩的窗子,隐隐有了一丝担忧。
??? 就在这时,本应空无一人的对面厢房却突然闪烁了几下亮光。裴云成揉了揉眼睛,再去看时亮光却熄灭了。
??? “真的要休息了,眼睛都花了。”他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一句,躺下翻了个身便沉沉睡去。
??? 第二天,裴云成早早地起身走出了院子。雨已经停了,窗外面的雾气也消散了。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这个略显萧条的院子里,一切看起来都有了生机。
??? “裴先生您醒了啊,我这就招呼我那婆娘给您准备饭菜去。”
??? “哟,穷先生起床了。真是可惜,只能在这里闻着香味吃野菜!哈哈哈!”昨天的男子看到他嘲讽道。
??? 老板连忙在一旁小声地劝和道:“齐少爷,这裴先生看上去并不像个缺钱的,只是个人口味不同,想来是个不喜荤的人,您别伤了彼此的和气……”
??? “哼,谁要跟这种人和气。老板,你只管拿着我的钱安生做你的生意,其他的你少管。”
??? 裴云成没有说话,他深知这个所谓的齐少爷就是个不谙世事的傻子,而那老板却是个处事圆滑,又会隐藏情绪的人精。裴云成无言地笑了笑,并向老板点头道了谢。
??? 饭才吃到一半,原本已经晴朗的天突然变了脸,雨再一次“哗哗”落下,雾气也卷土重来,这让原本打算吃完早饭就离开的裴云成不得不继续留了下来,齐少爷一这样啊,青衣本来悬着的心放下来,说道,那人是谁?我想这问题不大。行也被这雨给困住。
??? 客栈的帘子被人掀开,裴云成看过去,只见一个瘦小的白胡子老头儿举着把破油伞缓步走了进来。他先是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径直朝裴云成走来。
??? “老板,给老道我加一副碗筷,我要跟这位先生一起用饭。”说着便在裴云成面前坐了下来,“这菜不错,老板再给我来一壶热酒。”
??? 面对眼前这位道士,裴云成心里多少有些不悦。他面上并未表现,只是示意老板再上些酒菜。
??? 这时已经下手去抓菜的道士又一次看向裴云成,眼睛眯着:“小伙子不错,比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要不错。”
??? 裴云成笑了笑,动手给这老道倒了杯酒。道士笑着将酒一饮而尽,再次上下打量着裴云成,道:“小兄弟,这间客栈近日怕是要招惹大麻烦,这种地方还是不要住的好。”
??? 说完老道起身,再次看了下客栈,然后叹了口气:“这都是因果报应,有因就有果啊……”然后就离开了。
??? 3.怪事
??? 雨又是下了一天,客栈大厅内的光线暗了下去。老板和老板娘匆匆把每桌的油灯挑亮,齐少爷一行也没有下来用饭。
??? 这天半夜,裴云成又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吵醒。
??? 随着一股淡淡的味道伴着雨气飘进房间,外面传来几声惊呼,裴云成眉目一蹙起身推开了我见是他,立马匆匆的下楼了,却碰到了刚好回到家的奶奶。窗,这一眼竟叫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 有人浑身是血地倒在了后院的泥地里,黑发凌乱,雨水糊在他脸上,根本看不出是客栈里的谁!
??? 裴云成急忙看向旁边的二楼,大开的窗户里,有人已经在对着窗外作呕,有的满脸惊恐,还有人已经冲下楼来到了院子里。
??? 突然,一阵“嘭嘭嘭”的敲门声响起,裴云成猛地睁开了眼睛,他有些昏昏沉沉的,目光下意识穿过窗户看向院子,却被老板挡住了视线。
??? 第二天一早,裴云成起床后,老板送来了饭菜。
??? “老板,昨晚可有什么事情发生?”裴云成状似无意地问道。
??? “没有啊,裴先生,可是昨夜没睡好吗?”老板轻笑着询问,裴云成摇了摇头,他站起身来到门口,发现昨晚所看见的尸体鲜血全都消失不见,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 他惊疑不定地吃完饭,走向冷冷清清的大厅。
??? “今天怎么没看见齐少爷那群人啊?店里的客人好像也少了很多。”裴云成疑惑地看着空荡的客栈。
?我感觉海水的颜色变了。我举着鱼竿手僵硬地发抖,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儿子又跑到我身边来,手里提着他的小偷:"看!这个是不是很漂亮。"?? 老板娘放下手中的账本笑着道:“齐少爷天未亮就带着他的人往关北去了,说是收到了父亲的家书催他快回。好在当时雨已经停了,也不会多艰难。”
??? 裴云成的脑子有些混乱,昨晚的事难道是自己做梦?可是那梦也太真实了!
??? 裴云成决定早点离开,只可惜他刚收拾好行李,就听店老板说前面的官路因为接连几天大雨的缘故,被从山上冲下来的山石挡住了,怕是要等上几天才能走。
??? 没有办法,裴云成只能再次住了下来。
??? 4.黑店与活命
??? 这一夜,裴云成如往常一般,早早准备休息,突然一阵大风把窗子吹了开来,打在墙上“啪啪”作响。
??? 裴云成忙上前去关,一阵白雾突然被吹了过来,裴云成的视线变得一片模糊。
??? “穷鬼!喂!穷鬼!”裴云成猛地打了一个冷战,这不是那已经走了的齐少爷的声音吗?
??? 裴云成揉了揉眼,就见那齐少爷满脸狼狈地向他跑了过身为家小公司的很普通的小职员的他,怎敢在自己的老板面前有什么怨言?他只能忍气吞声,然后默默地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再迟到了。来:“穷鬼,快跑!这里是个黑店!”
??? 他衣衫褴褛,上面还沾有许多血迹。裴云成看得心里一惊,还未说话就听齐少爷又说道:“穷鬼!不,裴先生!快点走吧!那老板现在已经在磨刀,准备取你性命夺你钱财了!”
??? 不会是做梦吧!裴云成用力地掐了下自己腿上的肉,疼痛感一下子袭来了,可面前的人还依然存在。
??? 这下子裴云成有些蒙了,他走出房间问道:“你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怎么会当我整个人清醒过来时,天色已晚,我已经不知不觉地又走到那个樱桃小摊的面前了。又出现在这里?”
??? “裴先生,那老板和老板娘都是黑心的人。他们昨晚给我做了带有迷药的饭菜,然后趁机夺了我的银钱,还把我关了起来,我的那些朋友也被他们毒死了。”
??? “还好我留了个心眼,刚刚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偷跑了出来,裴先生,我之前多有得罪,可现在大难临头,我们一定要一心啊!”齐少爷紧张地道,裴云成却皱了眉。
??? “裴先生,你要是不信就跟我去厨房,那黑心的老板和老板娘正磨着刀呢!”说完他抓着裴云成的手就往客栈的厨房走去。
??? 两人小心翼翼地摸到厨房边上,果然看见有两个人正在“咔嚓咔嚓”磨着什么东西。
??? 昏黄的光线折射在那东西上,反射出的光线照得裴云成眼睛都是疼的。那果真是一把刀子!
??? “当家的,你说这裴先生是不是真如那齐少爷说的是个穷鬼?我看他这几天住在咱们这里,一口荤菜都没点,净吃些那劳什子山野菜。”老板娘边磨着刀边看向老板,语气中颇有些不满。
??? “你懂什么!我今天跟他说山路被堵让他住下也没见他有什么意见,要真是个穷鬼就算天塌了照样也要上路。而且你见哪个穷鬼会请一个不相干的老道士喝酒?好好磨你的刀,等会儿杀起来会快一些。”
??? 这话一出,裴云成惊出一身冷汗。他刚想跟齐少爷商量两人逃跑的事情,就见齐少爷“嘭”的一声将厨房的门踹了开来。
??? 里面的两人猛地回头!
??? “你们两个黑心的店家,杀了我的人,还想绑了我勒索银钱。现在还想杀裴先生,我跟你们拼了!”齐少爷说着就扑了上去。
??? 三人顿时扭作一团,裴云成也急忙冲了进去。裴云成又一次闻到了那淡淡的味道,眼前也变得有些模糊。
??? 等他清醒过来时,齐少爷和老板娘都已经倒在了地上,而老板正举着刀,恶狠狠地看着他!
??? 不行,自己不能死在这里!
??? 裴云成不甘心地朝一旁的柜台摸我本来心情就不大好,语气自然带些敌意地道:"对不起,这是我的位置,请你让开。"去,刚一把抓住刀柄就见老板扑了过来,两人顿时滚作一团!
??? 几个回合之后,老板躺在血泊中不动了,裴云成慌张地扔掉手里的刀,摇摇晃晃地跑出了客栈。
??? 5.真相
??? 就这样逃跑了半个多月,裴云成总算是到了关北。他入了军队,还有了官职。
??? 一日,裴云成坐在一家酒楼里喝酒,旁边一桌人说的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第天的大早,隔壁店家围了群人议论纷纷。而老板是沮丧着脸惊魂未定的嘟哝着! “你们听说了没?凉山那边有个客栈半个月前出了命案,那边的官府派了几个老总去查,说是店里的老板和老板娘被刀砍死,但是客栈没有一个客人,所以找不出凶手。真是奇了怪!”
??? 裴云成听到这话,心里一惊!
??? “咦?这不是裴先生吗?”一个声音突然打乱了裴云成的思绪,他抬起头,只见对方笑了笑,“想来裴先生也不会记得我,我是齐少爷身边的人,来关北参军的,没想到在这里也能见到裴先生。”
??? 裴云成心里的疑我看王那奔跑的背影,我心中也立刻变得十分害怕。我随即追着王跑去,我边跑边叫王:"王,怎么了?!你跑什么啊?等会我啊。"跑了差不多十几分钟,王终于跑不动了,在哪儿杵着膝盖的喘气。我好不容易追上的王,我也累得在王身边大喘粗气;"呼呼,"我喘着气道:"怎么了?王?你看到什么了吓成这样?"惑更大了,齐少爷身边的人不是被杀了吗?
??? “唉,齐少爷的命也真是不好,居然被滑落的山石给压死了。”来人边说边摇摇头叹息着。
??? 这句话简直就如同晴天霹雳,激得裴云成坐立不安。
??? 那晚他看到的齐少爷是谁?说是被绑票的是谁?杀了老板娘又被老板砍死的又是谁?一连串的疑问狠狠地拍打在他的心上。
??? 裴云成告别那人,慌乱中走到了一个巷子口。
??? “小友终究是逃不过命数啊,这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啊。”那日的道长突然出现在裴云成面前。
??? “道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裴云成脑子混沌一片,此时看见道长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
??? “那间客栈里充满了怨气,而那老板周身更是充斥着死气,这老板怕是生前杀了不少有灵气的动物才会变成这样。那浓雾都是凉山地仙散出来的恨但是喂不知道她的姓名,是哪个系的;甚至不知她在看什么书。每天都想问她,但总是被她把话题岔开。而最后,我总要从冰冷的水泥地上爬起来,翻窗户回宿舍。最后终于开始咳嗽,流鼻涕,终于理直气壮的去买新康泰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哪!唉……因果报应啊!”
??? “那我看到的齐少爷又是怎么回事?”裴云成不死心地问道。
??? “你看到的所云从龙风从虎,从而成为降服鬼物的最佳拍挡。风水师探察墓地时在地形前方左右两边突起的地形可以当作墓穴的地方都有独特的称号。谓的齐少爷就是那地仙的化身,而那真正的齐少爷也因为杀害生灵不得善终。只是可惜了那地仙,本是想要保护林中之物,却害了人命,最终不得轮回。”老道说着摇了摇头,颇有一番惋惜的样子。
??? 听完这些,裴云成才明白自己杀了人!
??? 老道叹了口气:“那地仙害人害己,你未曾伤害那些灵物,不应该被伤害。可惜你走得太迟,那晚看见有灵物被杀,却毫不理会转身去睡,这才惹得地仙大发雷霆,并且牵连了你……”
??? 裴云成看着老道从石阶上起身要走,急忙叫住了他:“连续几天了,我的精神越来越差,白天时常会犯困,有时前天夜里做了什么都记不得。这是有原因的,几天来我直在下班后跟踪林蓝,想在他身上找出些哆。可结果很令人失望,林蓝每天下班之后就去医院。医院里住的是他的父亲,晚期肺癌。道长,我已经双手沾了血,虽不是本意,可终里面到底是谁?到底是不是丫头?究难逃其咎。所以我想跟着道长走,来洗刷自己的罪恶。”
??? “小友可要想清楚,毕竟你上战场也要沾人命,这一条两条的也没什么区别。”
??? “不!不一样!道长,杀敌和杀人不同。杀敌是必须要做的事,可是杀一个普通人……我……”裴云成说不下去了,他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却觉得满是那浓郁的血腥味。
??? “罢了罢了,前尘往事随他,你就跟着老道我一起云游去吧。”老道说完,起身便走。裴云成看了眼不远处喧哗的大街,也转身跟上了走远的道士。
??? 因果因果,有因才有果……

标签:朋友吃人真实杀人

    上一篇:聊斋之情狐 下一篇:夜谭记之幻影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