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段小姐话鬼之岭南旧事儿

段小姐话鬼之岭南旧事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那又是何时的事呢?想来那时段小姐也许不过一岁罢,一岁的孩童自然是记不住什么的,却也无妨,因为岭南的百姓却是都替段小姐记着这件旧事儿的。
??? 段小姐父亲段四根死于马蹄之下。那马原是王员外家的汗血马,西域购得,野性十足,段四根黑夜暗自摸进王员外家马厩想偷得宝马,谁承想却被马蹄踏准准踏在天庭之上,呜呼一声送了命了。
??? 新妇丧父原就悲惨至极,可偏偏祸福不同至祸事不单行,那汗血马虽一脚踏死了段四根却也吃下了段四根包里的蒙汗药,昏昏糊糊没几日,竟两眼一闭断了命了。想那王员外可是好说话的人?莫名其妙摊上人命官司已然是难压心头怒火,现今儿想到自己花了大半家产买下的宝贝也没了命了就更是怒火中烧。那王员外一琢磨段四根家里也就那小媳妇还像个样儿就打起了歪主意,想那段穆氏眉似柳叶儿面若桃花儿,一颦一笑间就能把男人的肠子勾出来,在这乡野村间也确是十分的姿色了。就这样那王员外勾结了县太爷判了段四根的罪,可罪犯已死,县太爷便要段四根的小媳妇段穆氏代夫受罚,王员外听后一副大善人的嘴脸示意段穆氏嫁与他做第十二房小妾,更可恶的是当天便要娶进门,可那天段四根的头七还未过。
??? 那段四根生前虽是个整日里偷鸡摸狗的小贼,可在邻人们的眼里却还是不厌烦他的。这人头脑活泛,爱得些轻松的小钱儿,得来了也不独享,谁家有个灾难的事儿他都不忘帮衬一把,而且段四根拿给别人偷盗得来的钱时也都说的明白,直接告知别人这钱的来历,只道若嫌他这钱脏那日后过了难处再还他便是,若不嫌这钱脏就也不用还了。却说那王员外,平日里便一贯夺人妻子抢人钱财,现今对段四根不依不饶,人死了却还不放过孤苦遗孀和襁褓婴儿,可又如何,乡亲们是敢怒不敢言。
??? 段穆氏死了丈夫又被迫嫁人,这等羞辱之府看男子阴阳怪气的,心里怕怕的,于是给了张尿片交到男子手里,男子竟然马上让路,府则慌不择路的过去。下她恨不得一条白练随了亡夫去了,可奈何怀里婴孩儿尚小,人人有过可婴孩儿无过,想着这孩子,她终也没狠下心来赴黄泉。可当真嫁与仇人吗?断然不可!段穆氏心一横抱起婴孩儿顺着玉米田一路跑到了杨氏祖坟场,这杨氏祖坟是出了名的奇怪,不过方圆五十里的坟场可是不知多少人进去了便再也走不出来了,即便是杨氏宗亲,也只得在埋死人那天的白天进去,埋了赶在日头落山之前出来,出来晚的人也都再也没见出来,人们都说,那坟地邪的很。那段穆氏心一横,横竖没有出路了,进坟场躲一阵也许还能等到转机。可是谁又会料到这一躲给日后的段穆氏带来了什么,给她怀里的婴孩儿又带来了什么。
??? 且说这段穆氏一口气跑入杨氏祖坟场。那是一片种满松柏的林子,段穆氏刚当她们换好泳装走向大厅时,姐姐居然被大群人围住了。一进入林内,便觉得天骤然黑了,她心里一紧,心头的悔意袭来,可一转身,哪里还有她来时的路呢?她惊恐的抱紧怀里的婴孩,那孩儿也不哭,瞪大了一双眼睛四下里刘顺不服,大喊冤枉,说他当时在昏迷中,吴为对他做了些什么,他点儿也不知道。对此,宋浩没说什么,让队员把刘顺带走,然后陷入了沉思。刘顺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个人跑进大山呢?看着,一副逛庙会看新奇的模样。段穆氏虽已嫁为人妇却也不过十七八年纪,如此场景,她早就吓的不知所措,再想起这些天来的不如意,更是委屈不已,想着想着竟依在一棵松树下嘤嘤的哭了起来,凄凄惨惨,好不怜人。
??? 说来也奇,段穆氏哭了不知多久,微微一抬头竟看见眼前一双男人的靴子,她心内一惊,循着靴子向上看去,只见一个风流公子正附身端详她。
??? “小姐如何这般哭泣?”那公子相貌堂堂,一袭黑色丝绸长袍裹身。
??? “我,我 寻不得出去的路了。”段穆氏见到有人却是欣喜的很,心里的惧怕也少了一半。
??? “哦,那我也没办法的,这里确实出不去,不过小姐若是怕,在下可以作陪,若这山中有什么害人之"咱们把事情跟路叔叔和林阿姨说说吧!"郭婷看着陈昊焱说。物,也可护小姐周全。”说话间那翩翩公子紧挨着段穆氏也坐在了树下,段穆氏碰到了公子的手,“真凉啊,想在这林中若是一个人,冻死了也未必有人知道。”段穆氏心想。六月的风吹的树叶沙沙的响,那叫了一天的蝉儿也累的停了生息。
??? 就这样,段穆氏白天在林中一边找些野果子一边找寻出去的路,晚上,这公子便会如期而至,也不多说,挨着段穆氏坐下,看她入睡。
??? 终一日,公子与段穆氏的情愫得以互诉,两人遂互通阴阳。
??? 第二日一早,公子已然离去,段穆氏一睁眼,却看到了眼前一片已然金黄的玉米地。
??? 段穆氏就这样回了家,本也是藏着的,但却得知王员外几日前莫名的死了,想来仇家死了她便也安心了,只是有时会想那公子,可那恐怖的坟地却也不敢冒然进了。
??? 谁也没想到的是,段穆氏怀孕了。段穆氏怀孕三月便产下一子,只是这孩子生来死胎,虽三月产子却如十月产子一般大小,只是肌肤僵硬无华,一如一具入土数月的尸体。段穆氏心知这孩子的父亲是何人,想这孩子在世上还未及看一眼便走了心里便苦。是故段穆氏第二次进杨氏坟场。
??? 这一次段穆氏见到睡得正香,却被阵音乐声吵醒。金涛很是烦燥,大半夜的,怎么会有音乐声?虽然声音很小,但是直响着,而且是自己很熟的音乐,是什么呢?金涛猛的下清醒了。这!这不正是自己手机的铃声么?顺着音乐声,金涛打开了门。这下,音乐声更加的清晰了,金涛走到了楼半,在墙角处,看到了直在闪着灯的自己的手机。屋里很黑,只有盏油灯点着,空气里散漫了香灰的味道,我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死人。个头发花白,身体佝偻的老人盘腿坐在张低矮的红色长木桌前,微闭双眼。木桌前面有两个圆垫子,妹妹拉着我坐下。从包里拿出个黄色的信封请放在桌上,看着有点鼓起,成是算卦的钱。了真正的坟场。和第一次时不同,这次段穆氏虽从同一地点进入坟场可看到的却不再是数不清的松柏树,而是大大小小百座坟堆。那些坟堆呈环形围着中心一点,而那中心摆着的是一具小小的椴木棺材。
??? “娘子,我等你多时了”不知什么时候,那公但我开始言不由衷。子站在了段穆氏身阿珊呆了呆,"阿宾,你疯了吗?这儿是楼啊,你难道想要我死吗?"后。
??? “咱们的孩子,还未及见这世间一见……”段穆氏说着嘤嘤的哭了起来。
??? 那公子也并不惊正看的入神,雨天娃娃打破了暧昧的空气,说:"你可能不明白他们说的意思,只有你能看见我,他们看不见的。"讶,只是抱过段穆氏怀中死婴,放于小棺材中,盖上棺材板儿,静静的看着段穆氏。
??? “娘子,我想护你一世周全却身不由己,如、天使的陨落今只靠这孩儿护你,万望记得三年之后带个大些的棺材来给咱们的孩儿换上,为夫如此便心安了。”说完,那声音就像大师摇了摇头"别无他法,你不舍的拆房就要遭受她的折磨了",我顿时有些无奈。飘到天边一样一点点消散了,那段穆氏一睁眼,哪里在什么杨氏坟场啊!明明就是在段四根那破旧的土炕上。
??? 三年后,段穆氏梦中"阿婆,我知道是你。要是真的是你的话,你连续叫我两声,怎么样?"我想,那人影也许就只会叫我名字而已。据说,灵魂是不会说话的,但是,灵魂还可以叫出他生前认识的人的名字。(应该说不能交谈来的准确一些)见一少年来寻,那少年眉目清秀好不英俊,见到段穆氏就直叫娘亲,段穆氏直说我哪里,都由它为背景展开。有儿子啊?我只有一个女儿啊!那少年一笑,娘亲忘了,杨氏坟场里,您儿子一直等着您呢。娘亲,我的房子太小,求娘亲换个大些的吧。

标签:恐怖哭泣尸体

    上一篇:夜谭记之幻影人 下一篇:画师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