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古代异事之井怪

古代异事之井怪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怪事
??? 明末,因边关重镇隆城常闹匪患,朝廷就派了文武双全的刘德正到隆城出任知府。刘德正刚一上任还没来得及制定剿匪计划,城中就出了怪事。
??? 这天,城中突然谣言四起,说城北的刘家庄出了妖怪。刘家庄是个不过百户人家的小村子,村民们用水只能到村东头唯一的一口百年老井里去取水。当天早上,村民刘壮挑着水桶刚走到距离水井五六丈的地方,突然半空中响起的一声怪叫把他吓了一大跳。他抬头一看,一只孤雁正还好,这种野外急救应急措施城垣已经在文字上操练过无数次,他沉着的把手掌贴在冰面片刻,待掌心凉透时,开始揉捏红肿处,充满关爱的冷手揉捏,效果比用冷水毛巾或冰袋冷敷还管用,不会儿疼痛就减轻了许多,城垣再将云南白药用酒精调成糊状,抹在患处。说:"姐,别担心,明早再用热水毛巾热敷次就没事了。哀鸣着朝井中落去。
??? 刘壮心生好奇,便扔下水桶紧跑几步来到井边,只见他低头朝井里一看,人就晃了几下后,头朝下栽进了井里。这一幕正好被同去打水的另一村民看到。那村民天性胆小,忙丢下水桶跑回村里喊来了村民们。村民们虽个个救人心切,但未知的恐惧却让他们谁也不敢靠近水井。
??? 就在众人无计可施时,村中靠卖肉为生的邓屠从城里回来了。邓屠天生胆大,听罢众人的诉说,就挽起袖子打算下井去一看究竟。有人担心邓屠再遭不测,就提议去找一根又粗又长的绳子系住吊篮把他送到井下。很快,村民们就在距井口中心约有两丈远的两边各支起一个木架,又在木架上放上一根长木后才让邓屠下井。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拉紧绳子一点点地把吊篮向井下送去。绳子放下去约有三丈,突然吊篮那边一下子轻了许多,几人一不留神就都摔倒在地。等把绳子拉上来一看,哪还有吊篮的影子?
??? 面对此等怪事,村民们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于是就一起跑到府衙里来报案。刘德正不敢怠慢,忙吩咐捕头孙威带着几个捕我喜欢用手抚摸他们油腻腻的身体,那是冰冷的、柔软的触感,就像白暮的身体。快去办案。孙威带人赶到现场,同样不敢靠近水井,只好与村民们一起远远地围在水井四周商讨对策。
??殡仪馆摆放尸体的床位在房间的正中央,这样就可以让前来参加葬礼的人从各个角度方位看死者最后眼,也是为了工作人员工作方便,这样不管在哪里方向工作都是最大空间。? 孙威算算井下二人落井时辰不短,断难生还,便想把井填了以免再生意外。但他一人不敢做主,就派了一名捕快回到府衙向刘德正请示。
??? 捕快回到府衙,刘德正与本城首富康旺财在闲谈。康旺财与刘德正是同乡,这些年他也没少受城外蛇腰山上以马驼子为首的最大匪帮的害。自刘德正到任以来,康旺财就毛遂自荐跑来帮刘德正出了不少剿匪的主意。他还十分慷慨地向刘德正承诺,一旦官府出兵剿匪,他就要钱出钱,要粮出粮。
??? 听了捕快的禀报,刘德正思来想去也拿不定主意。如果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自己这个父母官在百姓中还有何威信可言?但如果硬着头皮查下去,连孙威这样经验丰富的老捕头都没办法,自己又该派谁去呢?
??? 康旺财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大人,国运不兴,妖魔现世。我看唯有请个道士做法,方能平息此事。”
??? 见刘德正点了点头,康旺财便吩咐管家康二快去取来千两纹银,用做张榜招贤之用。康二苦着个脸,叹了口气后这才离去。
??? 2.恐慌
??? 第二天一早,康旺财就带着一鹤发童颜的老道来到井边。老道拿着个罗盘测了半天,这才对众人说:“井下住着一只百年蟾蜍,如今它已修炼成精,凡从井口过往生物,都会被它摄入井中吸去元神,助其练成毒魔大法。如不及早封住井口,再用灵符镇住,一旦蟾蜍精练成大法,必将给全城之人带来灭顶之灾。”
??? 村民们听罢,忙跪在地上求法师赶快施法。老道指挥村民们用贴了灵符的石头把井填了,又在井边做了场法事,这才离去。
??? 一连两日,刘家庄倒平安无事,距刘家庄十余里的陈家沟却又出事了。当天早上,有几个村民到一口井里打水,还没走到井边,村民们就看见几十只老鼠不知从哪儿蹿了出来,一个个疯了一般跑到井边就争先恐后地跳了井。联想到前两日刘家庄出的事,村民们扔下水桶就都跑回家去,扶老携幼逃出了村子。全村人无处可去,一商量大家就都跑到府衙里来找刘德正了。
??? 刘德正也想不出办法,只好派人找来康旺财让他快去请上次的法师。有了法师壮胆,刘德正才在孙威、康旺财的陪同下率领一班衙役与村民们来到陈家沟。众人来到井边,老道背上背的那口桃木剑就突然离奇地自己在剑鞘里来回出入。老道拔出剑,掐指一算面现惊惧之色:“看来,我低估了怪物,它已练成大法,现在我只有凭死一战,或许能降伏它。”老道以井为中心画出一个大圈后,告诫众人千万不可进入圈中,就一个人手持桃木剑缓缓地向井口挪去。来到井口,老道就挥舞着剑朝井底砍了起来。每次剑落下后,井底就会传来一声声比哭还难听的怪叫。突然,老道的剑似乎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强拖着他的身体随剑而动。老道忙用双手握住剑柄,仍是无法控制住剑,只听“啊─”的一声大叫,老道就被剑拽着跌进了井里。
??? 刘德正也顾不得乘轿子,率众跑出很远,才敢停下脚步歇息。康旺财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到地上把管家叫到身边:“康二,快回府上去取些银两到城中多买些大缸,然后把缸送到边关守备马将军那里。”
??? 看着康二一脸疑惑的表情,康旺财回过头来对同样表情疑惑的刘德正道:“大人,当务之急是确保边关守军军心稳定。”接着他就分析起了当下形势。他认为,井怪虽厉害,但从目前来看,它还不会出井伤人。从井怪能在陈家沟出现,说明它可在井下移动。城中之人对怪物心生恐惧,必会在怪物未出现在自家井里时,多存井水。最后,他还分析城中人早有准备,怪物捞不到好处,说不夏辉看见了,车内挤满列男女女身穿白衣的鬼,确切的说是飘忽的没有身形的鬼,他们飘荡在车里散发着阵阵恶臭,血那天下午,国华正在教室里上最后节课,突然听到有个声音在呼唤:"国华——来呀!国华——来呀!"迹斑斑,残缺不全的脸上蛆虫还在不断的团团掉落。也看不清哪里是哪里,大大小小的脑袋挤在起伸出猩红的舌头在看着夏辉发笑。定就会移到城外,如果井怪移到蛇腰山附近,山上群匪说不定会不攻自破逃下山来。到时,只要请马将军调一部分边关守军守住群匪必经之路,就可全歼之。余下的匪帮我惊得目瞪口呆,脸红耳赤,奇怪的是,那家人居然视若无睹,仿佛什么也没看见。势单力薄,官兵只要使用各个击破的办法,不出几个月,就能将隆城境内的土匪全部荡平。
??? 刘德正边听边频频点头。康二却一脸不满地冲康旺财嚷嚷道:“老爷,都这时候了,你不为自己着想,还管什么守军不守军的"怎么不会?就在我们队上,要不我把那个司机约出来,给你讲讲?"旁边位队长忙插话,其他作陪人员也点头附和。?”
??? 康旺财一巴掌打在康二脸上,怒斥道:“大胆奴才休要在此胡言,还不滚回去办事!”康二捂着被打红的脸,忙一溜小跑跑远了。
??? 形势果然如康旺财所料,谣言传到哪里,只要那里的人还能远距离打上一桶水,人们就开始拼命抢水,存水。有几个村子还因抢水发生了械斗。刘德正怕出乱子,忙跑到马将军那里求援。马将军也担心发生内乱,只好抽调了一部分守军分散到各地维持秩序。白天井边是最热闹的地方,到了夜里,井边就成了最恐怖的角落。
??? 3.高人
??? 人们的担心并不多余,接下来的几天,多口水井都出了怪事:有的井无故冒出了白烟;有的井打出的水五颜六色。有几个村子打出的水倒无色无味,村民们饮后却都得了怪病。隆城的郎中们忙坏了,但折腾了半天,也没治好一个病人。随着情况越来越严重,许多人都举家搬迁逃荒去了;那些故土难离的人就都把怨气撒到了刘德正身上,说他是不祥之人。刘德正虽倍感委屈,却也无可奈何。
??? 这天,突然有一其貌不扬自称叫方玉颂的中年人,还领着一条相貌极其丑陋的狗跑到府衙里自称可医好怪病。刘德正忙请他出面快去施救。方玉颂却要求刘德正,先给他与那条狗各打造一副铠甲,再派出几名顶尖高手随行护卫,他才敢出力。
??? 很快,刘德正照办了。从那以后,穿着铠甲的一人、一狗就在几个衙役的护卫下出现在了患病的村民中间。方玉颂来到一个村子,替几个病人诊过脉后,就离开村子说是要去取药。他带着几名护卫来到一口曾打出过“血水”的井旁,命人打了桶“血水”就带回了那个村子。面对这样的“药”,村民们谁也不敢喝。方玉颂无奈,只好先饮了些村中的水后,又饮下了“血水”。患病村民见他敢喝,这才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饮下了“血水”。奇迹出现了,半日不到,村民们居然都大病初愈了。很快,消息传开,方玉颂取得了人们的信任。他再用那些或蓝、或绿,甚至散发着怪味的井水给人治病,病人们就都欣然接受了。当然,更多的时候,他还是用自己配制的草药来给人治病。
??? 不几日的工夫,那些得了怪病的村民们就都痊愈了。为表彰方玉颂,刘德正专门设了家宴来款待他。方玉颂也不客气,抱着他那条丑狗就入了席。为让狗吃起来方便,方玉颂还要求刘德正为狗设把椅子。刘德正虽心中不快,但碍于面子,还是命人搬来把椅子。丑狗一下子就蹦到了椅子上,吃起了方玉颂喂给它的哦。没事,没事,你进去吧肉。
??? 刘德正强颜欢笑那个在大锅里被炒的男生汪富帅认识,正是室友陈俊。陪着方玉颂用过饭。方玉颂用袖子擦了擦油嘴,站起来冲刘德正深施一礼:“大人,能与小民的一只狗同席用饭,足见大人礼贤下士的诚意。”然后,他就附在刘德正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刘德正听后大吃一惊,紧接着就命人快把孙威找来。
??? 4.? 擒贼
??? 当天夜里,孙威就带着手下的捕快们,与从马将军那里借来的一些兵,突然出现在了康旺财府中。他们一进入府中逢人就抓,很快就把府中人都捉来后,押到了康府后院的一口井边。府中人大呼冤枉,要求到刘德正那里讨个说法。
??? 突然,有一站在井边的人冲那些被押的人喊道:“本官在此,休得喧哗!你们到底冤不冤?老爷我自有公断。”接着,刘德正就一使眼色,身披重甲的方玉颂就带着他那条穿了铠甲的狗来到井边。衙役们押着府中人轮流来到井边,丑狗就开始在押到它身边的人身上嗅了起来。时不时地,它会挑出一人叫上几声。每当此时,方玉颂就会把一小块肉喂给它。很快,那些被狗吠过的庄丁就都被五花大绑后押到了康府的一间大会客厅里。这其中居然还有曾令人无比敬服的康旺财。孙威留下一部分捕快,继续看管那些没被押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附身这回事呢?我没有亲眼见过,但我身边的人亲眼见过,他和我说他看见鬼附身时的情景,至今都觉得背上冒凉气。我当时和他说,肯定是这个人精神衰弱,加上又胆小,见到死人后处于的种精神恍惚状态。入会客厅里的府中人后,就跟随刘德正进了会客厅。
??? 刘德正命人简单地把会客厅布置成了大堂模样后,开始问案。直到此时,那些被五花大绑的人还是一个劲儿地扯着嗓子大喊冤枉。刘德正一掌拍在桌上怒道:“不动大刑,谅你们不肯招供!来呀!大刑伺候。”
??? 衙役们正要动刑,方玉颂忙冲衙役们喊道:“官爷们无需动刑,小人自有办法让他们招供。”见刘德正挥手喝退了衙役,方玉颂就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然后从瓶中倒出了一些小药丸。他手捧着药丸让被绑的人挨个嗅了嗅后,就冷哼一声道:“谁先说出实情,我不但会给他服下一粒解药,还会向大人求情,免他一死。”
??? 此言一出,除康旺财外,被绑的人就都两眼放光紧盯住那些小药丸争抢着要说出实情。刘德正看到时机成熟,便扫视了一下被绑的人问:“杀害刘壮、邓屠的人是谁?快站出来回话。”
??? 有六个庄丁跪着向前挪了几步说出了真相。一天,康旺财把这六个庄丁叫到内室请他们共进晚餐。庄丁们受宠若惊客气了一番后就吃了起来,谁知饭后六人就腹痛难忍躺在地上直打滚。康旺财取出六粒药丸让六人服下后,六人疼痛才缓慢减轻。康旺财阴险地看着六人:“此药只能治标却不能治本,如不服此药你六人终会腹痛而死。如想得到治本之药,你六人唯有帮我办成一件事,我不但会给你们此药,还会赏你们每人千两纹银。”
??? 六人都是贪财畏死之人,一商量就同意了。接下来的两天,六人就趁夜间刘家庄村民们都在熟睡之机,偷偷地从井边的小树林里挖了条地道直通到水井。为掩人耳目,他们还把泥土运出很远,然后又把树林里的地道口隐蔽好。地道挖好后,他们就藏进了地道里。刘壮跌入井中,正是几人在井下地道口中释放一种无色无味的毒气所致─当日无风,毒气没有马上扩散;邓屠坐在吊篮里刚下到地道口,就有一庄丁手起刀落砍断了绳子。
??? 当刘德正问起道士一事,六个庄丁中的一人说,道士是他乔装改扮的,他愚弄众人的话也是康旺财教他说的。那天,他背上背的那把桃木剑之所以会在鞘里来回出入,那不过是剑鞘内部装了个机关。他跌入井中,是故意所为,陈家沟的那口井下,同样有地道,在他落下时,地道里的人便用一张大网接住了他。
??? 见方玉颂给说出真相的六人服下了药丸,其余的人也争抢着说出了真相。从各地开始抢水那天起,康旺财就故伎重演,逼着庄丁们趁着夜间无人敢到井边活动的时机,疯狂地向井中投毒。
??? 刘德正迟疑了片刻问庄丁们:“孤雁落井,群鼠自尽又是怎么回事?”
??? 庄丁们你瞅瞅我,我看看你,却谁也不说话,最李学究看那狐女言词间百媚横生,眼波流转,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搀扶,那狐女格格笑,也伸出手来。两人指尖相触,李学究只觉她只手柔若无骨,肌肤滑腻,不由神魂飞荡,忍不住把握住,再也舍不得放开。后他们的目光就都落在康旺财身上不动了。
??? 刘德正怒视着康旺财:“大胆狗贼,快说出所有实情,免受皮肉之苦。”
??? 见康旺财别过脸去半天一句话也不说,刘德正就吩咐孙威过去一刀结果了他。孙威提着把刀一步步逼近了康旺财。众人都以为康旺财定会吓得供出实情。谁知孙威一刀刺进了康旺财的胸中,康旺财居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更让人意外的是,康旺财的胸口居然一点血也没流出来。当孙威拔出刀来,众人才看清,他手里握的不过是把可伸缩的假刀。
??? 见康旺财并不怕死,刘德正也没了主意。孙威沉默片刻:“大人,据我所知,康旺财三代单传,他年过不惑,第五房小妾才替他生了一子。”
??? 刘德正忙命人快去把康旺财的幼子抱来,谁知捕快们搜遍了康府每个角落,也没找到孩子的影子。就在刘德正一脸无奈不知所措时,方玉颂指了指他的丑狗后就走了。方玉颂领着狗在康府里转了半天,最后进了康府管家康二的卧室里。突"你们这个畜牲,"方菲恨恨地瞪着他们骂道,"我回镇就去报案,你们等着坐牢吧!"然丑狗在一块地板上乱抓乱挠,狂吠了起来。方玉颂命随行的两个捕快撬开地板一看,下面居然藏着一条暗道。方玉颂趴在地道口听了听,地道里隐隐约约传来了孩子的哭声。过了一会儿,有个灰头土脸的小孩儿从地道口里钻了出来。有个捕快曾到过康府,他认出孩子正是康旺财的独子小虎。
??? 小虎被带到刘德正的面前,刘德正给了他几块糖,小虎就说出了真相。前几天,他被康二骗进屋里把他关进了地道里的一间小屋子里。每天,康二的妻子都会下到地道给他送些吃的。不知为何,当天夜里,康二夫妇来到小屋子后,也没给他送饭,就匆忙收拾了一下东西,连门都没顾上关就逃走了。
??? 小虎说出真相,不等刘德正下令,方玉颂就一拉孙威朝门外走去。孙威会意,马上带上捕快们跟了出去。丑狗从地道口开始嗅起,引领众人来到康府外的一片小树林里,就对着一处草丛的方向叫了起来。狗刚叫了没有几声,突然莫名其妙地晃了下身子就再也不敢叫了。方玉颂拿来火把俯下身一看,有一根阿玛和额娘惊惶不已。阿玛更是着人连夜请来几名京城里有名的术士。寸许长的钢针正捅在狗的铠甲上。孙威看到钢针被激怒了,他弯弓搭箭冲着草丛喊道:“狗贼,再不出来,我就让你尝尝万箭穿心的滋味。”他的话刚一出口,草丛里就钻出两人,正是康二夫妇。
??? 经审问,康二供出他是马驼子派往城中的一名奸细。几年前,他化名康二进入康府后,便干起了替马驼子收集情报的勾当。为防不测,他偷偷地在树林里挖了条地道直通自己的卧室。刘德正到任后,他接到马驼子的密令在城中制造混乱,目的就是激起众怒,联名要求朝廷使不贪财,不好色,又疾恶如仇的刘德正换个地方为官。他知道康旺财的致命弱点就是小虎,便绑了小虎。康旺财受制后,他就按计划开始行动。他供述说,孤雁落井,是他藏在刘家庄井边的隐蔽处,用一个能发毒针的弓弩射中了孤雁;群鼠自尽,是他自养的一群老鼠被他喂了一种能上瘾的毒药后,陷害所致。他在地下密室里弄了个井型的容器喂老鼠毒药。那天,他命人将毒品挂在陈家沟那口井的井口处,群鼠就糊里糊涂地自尽了。刘德正命人进到密室里,果然见到了井型容器。同时,在密室里,捕快们还发现了许多坛坛罐罐,里面装着的全是各种毒药。
??? 5.善后
??? 真相大白,刘德正就命人把马将军请来共商处置人犯一事。马将军大怒,要求将所有人犯都推出去斩了。方玉颂忙跑到马将军跟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马将军对方玉颂这个名字早有耳闻,耐心地听起了他的诉说。
??? 方玉颂自称他是蜀中名医,因其善于以毒攻毒,便四处云游誓要找到各种毒药的克星。为采药方便,他专门训练了一只可辨识多种毒药的狗。他云游到隆城,正碰上城中出了井怪。为给城中中毒之人治病,他就找到了刘德正。他能用有毒的井水给病人治病,用的正是以毒攻毒的办法。为找到更多“灵药”,他到多口有毒的水井里去取水,每次狗都会发出几声怪叫。一天,他配制出了一种人服食后可成瘾的毒药,那狗竟拽着他朝一口水井走去。狗的这一反常表现,一下子让他找到了投毒人的线索。他带着狗四处闲转,终于发现康府里的人嫌疑最大。
??? 马将军听到这里,明白了他说这段话的深意。马将军笑着拍了拍方玉颂的肩膀:“今晚我就把这些狗贼放出城去,麻烦先生再给这些狗贼们下一味让他们听话的毒药。”
??? 当天夜里,化名为康二的奸细就带着一伙人偷偷地出了城。因他身上带着马驼子发的护身腰牌,很顺利地就上到了蛇腰山。“康二”谎称,康府有一家丁泄密,引起了官府注意,他是连夜带着众人从地道里出来后,才逃出城的。马驼子对“康二”的话也没起疑,就吩咐下去要设宴给众人压惊。
??? 席间,就在康旺财端着杯酒反复琢磨怎样投毒才能不被发现时,突然有人拿着封信递到了马驼子手中。马驼子拆开信一看,脸色骤然大变。只听他朝着帐外不知喊了声什么,忽然进来许多土匪就手举刀剑冲向了康府众人。
??? 康旺财一声怒吼之后,就跳到了马驼子跟前。忙乱中,马驼子拔出佩剑就砍掉了康旺财拿着匕首的右臂。康旺财虽疼痛难忍,但脚步却没停下,他突然跃起扑到马驼子的身上一口咬中了马驼子的耳朵。马驼子奋力推开康旺财后,才忙着去包他那只还在流着血的耳朵。
??? 几日后,马驼子中毒身亡,他的几个儿子刚刚替父办完了丧事,就为争夺头领之位发生了内讧。马将军与刘德正各率官兵趁此良机杀上了蛇腰山,全歼了群匪。
??? 众人下山后,刘德正先派人慰问了那些戴罪立功的康府众人后,就亲自设宴为方玉颂、马将军庆功。方玉颂也不推辞,依旧带上狗入了席,并让狗坐到了紧挨着马将军的那把椅子上。马将军不但没生气,反而在众人没动筷子的情况下,就夹起一大块带肉的骨头扔到了狗的面前。那狗嗅了嗅骨头居然不吃,还冲着方玉颂发出几声低吼。刘德正派人一查才知,有个厨子居然也是马驼子派到他身边的奸细。马驼子接到的那封密信,正是此人发的。此人曾受过马驼子的救命之恩,他是在得知恩人被毒死后,才冒险投的毒。

标签:小屋恐惧怪事恐怖

    上一篇:病·画皮 下一篇:民间怪谈之书虫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