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明清奇闻异事之烟鬼

明清奇闻异事之烟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夜色如墨,万籁俱寂。冀东抚宁何家庄村口槐树下的一间不要钱?小环第次郑午迟疑下,坐到车子里问:"你刚才干什么去了?"遇见这样的好事,不过虽然她不愿意吃亏,可是也不占人家的便宜,准备给他十块钱然后下车。可谁知她翻遍了全身也没找到钱包。小屋中,灯火忽明忽暗,同时还伴着一阵淡淡的烟香气。透过窗棂,只见一青衫中年人正躺在床上,嘴里叼着杆铜烟枪,正自眯着双眼吞云吐雾。不多时一管烟便抽完,那青衫人似乎意犹未尽,慢腾腾从床上坐起,从床头木柜中取出一个黑沉沉的烟丸,小心的放在烟锅中,掏出火石引燃,随即含在口中深深的吸了一口,将烟雾徐徐吐出,一边哼着小曲道:“万里愁容今日散,床前尽是米囊花。”满脸的惬意之色。这米囊花即是罂粟花,早在六朝时便传入中国,到明末仍是稀有佳花名木,直至到了清乾隆年间,方才将鸦片汁液煮熟,滤掉残渣与烟草混合成丸,放入烟枪中吸食。这种方法逐渐流传开来,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田农,沉迷于此道的皆不在少数。而这青衫人姓徐名松村,乃是本地一个乡儒,虽只是个穷酸秀才,腹中倒也有些墨水,平时即在家中办了一个私塾,藉此糊口。一月前他去城中会友, 如果你的回答是否定的,那么你回过头,身后空空如也。路经烟馆一时好奇,被门口的伙计拉了进去,不想就此便入了道,将大部积蓄都买了烟丸,每日下学之后便躺在床上吸食鸦片烟,只觉昏昏欲仙烦恼皆无,逐渐迷于鸦片,依赖成瘾不能自拔。
??? 今日照例他要吸食两锅烟丸,不想第二锅烟刚点上,忽觉腹中一阵绞痛,他心道怕是下午吃的陈粥馊了,当下急忙将烟杆放在床头烟盘中,穿上鞋子去了茅房。过了片刻,他一身轻松的回来,不想推门一看,只见屋中烟雾缭绕,几难张目。徐如松诧异万分,急忙挥挥手将烟驱散,却见床头烟枪虽仍在原处,那烟锅却一明一暗,烟尾随之青烟袅袅,似乎有个看不见的人正在吸食一般,情状甚是诡异。他浑身不禁打了个寒颤,心道:“莫非我见鬼了不成?”寻思片刻,隧壮起胆子望空中作个揖道:“倘若有幽魂亦嗜好此味,不妨来尝尝。在下也并非吝啬之徒,何必要作此惊怪之事?”语音将落,便见烟锅火苗骤起,不消片刻便将烟丸烧尽了。徐若松暗想:“莫非果如我所料,这是个烟鬼不成?”轻咳一声又道:“即是同道,必是好友,何不露出真身秉烛夜谈,也足以解忧去烦。”这番话说毕,徐若松便坐在床头静观其变,可等了半饷也未见有何异常,待室内烟雾渐散,他正欲吹熄蜡烛上床安睡,可抬头间忽见墙角似立有一人,只是烛光昏暗看不甚清。
??? 徐若松心中正自骇异,那人影一晃已到赌场失意,情场得意,那句格言是这么说的吗?这就是切克·莫里森去了赌场的原因;他妻子在那天晚上最终出走了。她留了张便条,解释道她不是要离开他;她只不过是再也受不了他的习惯而已。他把她的条子撕得粉碎。这并不是她尝试写的第张条子;厨房的垃圾箱里扔了好几张被揉成团的便条。他把它们全捡了出来,放在桌子上抚平,试图把这些条子按照时间顺序排列起来。最短的那张便条并不是她写的第张;每张都是以不同的方式开的头。了床前。待他抬眼看去,却见面前是个二十余岁面目黝黑的年轻儒生,骨瘦如材衣衫褴褛,看起来一副落魄的模样。只见这儒士作个揖笑道:“君乃诚朴之人,在下虽是鬼类也不敢欺。实不相瞒,在下姓苟,单名一个研字,河南燕都人氏。生前虽是个读书只见它用手指在身体上捅出个血窟窿,蘸着鲜血在嘴上抹了起来。它嘟着鲜艳的红唇,羞答答地向他走来。人,却酷嗜烟丸,家父为此屡屡责罚却无济于事,最终因此郁郁而没。待得服丧期满,亲朋好友便力劝我应试童子科,不料我路经烟馆时烟瘾大起进去吸烟,及至应试之日却误了时辰,无奈只好留在烟馆,直至银子花尽才被赶了出来。我实在无颜回家,便一路乞讨向北而行,一晚偶宿荒郊,烟瘾发作疲困不堪,睡觉之时竟然命丧饿狼口下。待稀里糊涂到了地府才知家父已做了六路司吏总管,因对我的恶习深恶痛绝,便将我囚禁于幽室,每日烦闷苦不堪言。本月地府恰逢科考选举有才能之士,家父这才放我出来,命我前去应试,今夜途径宝居,忽闻烟气飞空,不觉喉中奇痒难忍,故此才来相扰,还请您不要见怪。”待他这番话说毕,徐若松惊惧这才梢解,见他似无恶意,便请他坐了,又问他道:“不知您的考期所在何日?”苟研道:“今日丑时入场,明日午时出场。”徐若松闻听惊道:“那很快便到了时辰,您为何还不走?”苟研嬉笑乞求道:“再请您给我一个烟丸,待我抽毕再上路也不迟。”徐若松摇摇头道:“你的烟瘾也未免太大了。”看他一副可怜模样,心中实不忍拒绝,便拿出一个烟丸点上,只见火星忽明忽暗,不多时便被去年今日,他杀了人。那人临死前恶狠狠地诅咒:"我定会来找你"于是,他将那人剁成小块,弃尸荒野。既已不成人形,还如何回得来。苟研吸尽了。徐若松见子时已过,急对他道:“丑时转眼便到,你尚且还要流连于此么?”苟研伸个懒腰不慌不忙道:“实话告诉您,我生平酷爱此道,每吸一口便觉腋下生风骨节酥再回头想想父母把她含辛茹苦地拉扯大,可她却没有孝敬他们天,只留给他们辈子的伤心与痛苦。软,久之梦境迷离万念俱无,即便是玉皇宝座也不屑去坐,况且是这冥府中的小吏?此刻连冥王也比我不如,还需要去么!”
??? 徐如松本是读书人,对功名看得颇重,只是数次应试皆名落孙山,不得已才做了私塾先生,可心中实是不甘,此时闻听苟研之语,心中不由微怒,心道如此好的机会,却被你白白浪费,真是可惜至极,于是正色道:“烟丸并非不可品尝之物,世上文人墨客,浅尝辄止,用以陶悦性情,有何不可?只是若因此败家丧产,寡廉鲜耻却是万万不可为。”苟研听罢摆摆手道:“兄台所言差矣。如我所辈大都应运而生,古人嗜酒而今人嗜烟,这也是顺势而为。若是再过数百年,又不知当世之人所嗜好何物?假如古时有烟丸,恐怕嵇康、阮籍、刘伶等人必然会沉溺于此而忘了酒味,况且嗜酒者能为名士,嗜烟者就不能为名士了吗?”徐若松皱眉摇首道:“嗜好自己的烟已经不是名士了,何况是他人之物呢?”苟研嬉笑道:“毕卓盗酒,不拘小节,古今称颂。我苟研也当与他并驾齐驱。”言毕一脸自得之意。徐若松听罢哭笑不得,只觉这苟研脸皮之厚已无以伦比,眼见说不得理,便只好劝他速速离去。
??? 不料苟那个人还是保持着样的姿势,并且没有任何的回答,赵鑫心里恐惧的想到,这个人该不会是个死人吧。这个想法让他打了个寒颤,不管怎么样,自己先去确定下,这个人是活得还是死的。研并不愿走,并乞求道:“冥间的法律不比阳间,凡是投考不去的,便要下断足狱。此刻窗外鸡鸣已作,自是误了试期,责罚必不能免,况且家父知道了也不能容。兄台宅心仁厚,还请能许我藏在床下,此后不敢多求,唯每晚您折腾了这么久,冬子也累了,刚躺下大柱子也跟着走了进来。吸烟时让我一口便心满意足了。”徐如松一听大惊,心想如何能在家中养个烟鬼,当即严词拒绝,可苟研却不断乞求,就是不愿离开。正自纠缠不清时,忽听门上钩帘作响,徐若松转头看时,却见进来一个牛首人身手持钢叉的的恶鬼,一见苟研便怒喝道:“找了许久,原来你在此处!”苟研面色惨白双膝发软,噗通一声跪下向着牛首恶鬼叩首道:“牛兄牛兄,还请饶恕我这一回。”牛头鬼道:“我奉大王之命,捉拿应试不到者。大王曾经说过,凡病患及家中事故者皆免,唯独吸烟,赌博,宿娼这三种不能赦免,你还有什么好啰嗦的,快快随我回去受刑。”说毕钢叉一抖便要扑上前来。
??? 苟研大为惊恐,付在地下叩头如捣蒜,道:“牛兄息怒,牛兄息怒。”接着将床头烟盘端至牛头鬼前道:“此烟颇佳,请牛兄尝尝。”牛头鬼闻听怒色稍敛,接过盘子一看,却见烟丸早已燃尽,当即怒道:“你这无耻小贼,既以他人之烟献媚,还出大话诓骗于我,定然不能饶你!”徐若松在旁催促道:“还不速叉!”苟研大急,抢过烟盘将烟灰倒下地下,俯身舔吸几口,仰首对牛头鬼媚笑道:“牛兄试请尝尝,其味胜刍豆十倍不止。”牛头鬼勃然大怒道:“我虽牛首,所食皆是人食之物,你以为我是牲畜么?”说毕手扬钢叉一叉便径直刺入苟研腿骨,只听苟研惨叫一声倒了下去。徐若松心中不忍,急忙请求不要伤了苟研之命,再看苟研已躺在地下一动不动了。牛头鬼笑道:“无妨无妨,他只是晕了过去,即所谓的斗我发了狂样寻找,但不管怎么努力,还是看不到我的包。最后,我已经彻底放弃了,没了,那些彩票,已经被人偷走了。底风,你取来烟灰放在他鼻下,保准便会醒来。”徐若松听罢依言而为,那苟研果然悠悠醒转了过来,牛头鬼又从怀中拿出一条粗铁链,套在苟研头上将他拉出了房,耳听得哀求声越来越远,渐至遥不可闻。此际天方微亮,徐若松在房中早已了无睡意,到了厕所,也没啥水可放,大概就是因为紧张。前思后想愈惊愈怕,心道我已坠入烟道若长此以往只怕将来和"放心吧,我没吸血不,我什么都没干。"那个男人站起身,"你在我的车上睡着了,我不知道你去哪里,就把你带回家来了。"他女鬼忽然跪下了,她深深的说到:"对不起,是我错了,是钨了个好警察,希望你忘了我,开始新的生活。"说完就消失了。打开了门,门外,好像有些微的光芒漏进来,已经天亮了吗?为什么房间里面这么黑?这苟研必是一般下场,念及此处额上冷汗涔涔而下,眼见床头烟枪,当即痛下决心,将烟枪烟丸尽数投进灶中烧为灰烬,自此之后他发奋苦读,直至四十余岁终成进士,一生不敢再近烟丸。

标签:小屋诡异

    上一篇:古代鬼故事之血鼓 下一篇:民国异事之断椎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