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古代鬼故事之鬼奴

古代鬼故事之鬼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鬼奴之卖身
??? 民国时期。
??? 榆树屯是个大村庄。
??? 三、六、九是市集,人群熙攘,附近百里的小生意人都会来赶集做生意……
??? 王老六逢集必赶,他的摊位就摆在村头那棵歪脖柳树下。可是今儿好像来晚了,一个一身白衣的人占了他的位置。他气冲冲地走进一看,竟然是个女人。一身孝服,头上扎着白色的孝带。孝服很肥大,女人却很娇小。肥大的孝服衬得她娇怯怯的。她披散着满头乌发。一张雪白雪白的瓜子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媚眼如丝,生得十分的好看。她的面前,放着一张白卷,上书四个大字:卖身葬夫。
??? 咦,古时候戏文里才有的故事竟然真的发生了。王老六感觉十分的稀罕和兴奋。
??? 此时女子面前已经围了一大帮人,都是好事的乡亲。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有叹息的、有鄙视的、也有的干脆认为是个骗子。女子身边停放着一具尸体,盖着白布单,只露出浓密乌黑的头发,看样子是个年轻人。
??? 有好事的询问女子卖身原因。女子哭啼啼的说丈夫姓张,家乡遇灾,两人不得已出外谋生。不料想,丈夫突发重病身亡。自己身无分文,又不忍心见丈夫抛尸荒野,只有出此下策,卖身葬夫。
??? “小女子甘愿为妾为奴,只愿各方仁人志士,赐我夫薄棺一副。”说完,跪在地上叩起头来。围观的人指点嬉笑,却无人出钱。女子急得哭起来,哭声凄惨,很让人怜惜。
??? “小娘子,你自己能活就不错了,管那死人做什么!”
??? 一个大汉*笑着凑了上去。黑乎乎的大手捏住了女子的脸。
??? “大爷!大爷!”女子天,我去卖樱桃的水果摊上买点樱桃,那水果摊的老板是个黑老粗,身的紧致肌肉,国字脸,脸上还横着道歪歪扭扭的疤。急得不行,泪在眼里打转,却不敢留下来,那小模样显得愈发俊俏可怜了。
??? 王老六定睛一看,那个大汉竟是榆树屯三霸之一的黑虎。这黑虎平日里欺男霸女,无人敢惹。如今他一出来,大部分的人都躲了,剩下几个也乖乖地不敢出声。那女子叫嚷了半天救命,也没人搭理。黑虎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把那个女子捉走了,他手下的人把那个尸体扔到了村外的荒野上。
??? 王老六生意也不做了,慌慌张张的尾随黑虎来到黑宅。王老六三十多岁,光棍一条,唯一的嗜好就是爱偷窥。并且他会些轻功,很有助于他的偷窥工作。
??? 黑宅位于榆树屯的正西。是个很大的园子,高高的气派的大门,门旁是两个张牙舞爪的大狮子。宅子里面是两栋小洋楼,西边是个花园,有假山、流水、果树和鲜花。黑虎已经也十三个姨太太了。但他好色的欲望永无止境。平时看惯了花枝招展的女眷,今个看到这个全身素孝的女子,立刻感觉别有滋味。
??? 他让"妈妈妈妈妈妈下来陪我们吧!妈妈"蔷花红莲的声音直在許氏耳边徘徊。丫环春桃、夏喜给她洗了澡,然后把她带到卧室。
??? 女子已经不在哭哭啼啼了。
??? 黑虎借着灯光一看,比白天看到的还美十分。
??? 王老六躲在房檐上向屋里偷窥。
??? 他看到白天那个女子只穿着一件鲜红鲜红的肚兜,长长的头发,衬着雪白的肌肤,让人几乎喷血。王老六一边吞口水,一边替她那个死鬼丈夫不值。看那个女子满面春风,风情万种站在屋子中央,黑虎像头发情的猪一样扑上去。女子一边咯咯的笑,一边灵巧的躲闪。黑虎气喘嘘嘘的追了半天,还没碰到那个女子。忽然,一股阴森森的冷风刮过,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从王老六的身边刮过。他打了个冷战,看见一股白烟钻进了黑虎的体内。黑虎浑身乱颤了一阵,神情和声音都变了。那个女人呆了一下,立刻变得毕恭毕敬的样子。黑虎再摸她,她不敢躲了。黑虎很粗暴,她却忍着不敢发出呻吟声。王老六看得更来劲了,他好像在看一幅香艳的春宫图,激动而战栗。
??? 当屋里安静下来,并且熄了灯,王老六才不甘心的溜了出来。他施展轻功想越过围墙,却怎么也过不去。四周静得可怕,他想起传说中的鬼打墙,冷汗不由流了下来。嘶、嘶、嘶,脖子后面传过来阵阵冷风,脖子一阵比一阵发紧。王老六几经努力也跳不出去,索性靠在墙根睡着了。
??? 梦中他梦到那具盖着白布单的尸体停在那。他忽然很想知道那具尸体长什么模样。他正想着,白布单被风吹开了一角,露出了死人的脸,那张脸竟然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王老六吓醒了。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自己家的小破床上。天已经亮"我勒个去!"空欢喜,大个刘连甩了两甩手,没舍得把前天刚买的智能手机摔水里。了,明媚的阳光暖洋洋的。
??? 月娘是黑虎的原配夫人。
??? 她听说黑虎又纳了一房姨太太,据说还是什么卖身葬夫的女人。对丈夫鬼迷心窍娶了个来历不明的小寡妇,她很生气。板着脸,召了那女人来见。
??? “你叫什么名呀?”她居高临下的问她。
??? “叫小凤。”女子低着头回答。
??? “抬头我看看。”
??? 她抬起头,妩媚娇怯的一张小脸。
??? “果然是个狐狸精相!”她在心里暗骂,表面却笑*的称赞,好一个美人!
??? 其他十三个姨太太都恶狠狠的瞪着小凤,不过她们是敢怒不敢言。
??? 黑虎把小凤安排到楼上的上房,每晚他都留宿在她那里。夜夜春宵。
??? 王老六夜夜被噩梦缠身。他不愿千里到金山寺找住持化解。住持摇头叹息:“榆树屯将有大浩劫一场!也怪你们村子的人慈悲心太少!”说完不再言语。
??? 黑虎的十三姨太太死了。就死在她的卧室里。手脚都被砍断了,从脖子一直被开膛到肚子,内脏不翼而飞。血、乌黑的血一直流到楼下。她的头被砍掉了,身首异处。服侍她的丫环第一眼看到就吓晕了。警局派来的警官也未查到任何线索。榆树屯的人都视黑宅为凶宅,老远绕着走。只有小凤不害怕,她还是那付娇滴滴很无辜的样子。黑虎似乎也吓坏了,他听从月娘的主意把小凤轰了出去。
??? 2、鬼奴之韩宅
??? 榆树屯有钱的大户不少,最有钱的要数韩府。韩老太爷原来官居五品,辛亥革命后,为避战乱,回乡居住。但韩府势力很大,乡里官宦,均礼让三分。韩老太爷已故去,现在的韩府由韩老夫人主事。
??? 韩小宝是韩府唯一的男丁。韩老夫人的命根子。韩小宝今个和新婚妻子燕子拌了几句嘴,赌气到书房住。那燕子也是个官家小姐,人虽漂亮,脾气却大得很。她见韩小宝气嘟嘟地离开卧室,也不阻止。
??? 韩小宝让下人在书房里铺了床,衣服也不脱,倒头就睡。朦胧中半睡半醒之间,忽然听到一阵幽咽的笛声,在这静夜无人万籁俱寂中非常清晰。韩小宝有些诧异,如此深夜,难道还有人不睡吹笛?这榆树屯中好像并无此风雅之人,他心里好奇,便不由自主地起身出门,去寻那笛声。等到出门,却见天上人间,白茫茫的一片。想必先前早下了一场大雪,只见玉树琼花,分外妖娆。韩小宝不由精神一阵,耳边那笛声更加响亮,好像就在前面不远。
??? 韩小宝漫步去寻,却见皑皑白雪中一行脚印,断断续续。顺了那脚印望去,便看见一个人一边走一边吹笛!
??? 韩小宝心里想着要走进前去攀谈。不料心里越急,脚下越慢,眼见着那人缓缓前行,自己就是追不上。好不容易近了,见那人背对着自己,低头小步慢行,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 那人一袭雪白雪白的斗篷,绣满牡丹花的丝绸面,领子上蓬松白皮毛翻着,一眼可知是上好的白狐狸皮,一般人纵有千金也难买到。斗篷下摆拖在雪地上。那人身材娇小玲珑,好像是个女子。韩小宝更加诧异,他紧走了几步,那人突然站住了,并且回过头来。实在是个好看的女子,细眉秀目,雪白的小脸,带着点娇怯怯的神情,不知为何满脸泪痕。她看见韩小宝眼睛亮了一下,好像见到了救星一样。
??? 韩小宝半抱半扶的拉着女子往回走。他发现女子斗篷里几乎没穿衣服,光着雪白的手臂和小腿。红色的内衣十分妖娆耀眼,让他心里直发痒。女子白皙的双手吊在韩小宝黑粗的胳膊上,映衬得那双手好看得惊人。
??? 韩老夫人听说昨晚孙子带回来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立刻命人带过来见她。韩老夫人的正屋在那个男的听说跑上来,拔出把匕首,揪着我的领子,喝道:"你是不是警察?"韩府深处。院子里种着血红血红的石榴树,养着各种五颜六色叫声清脆子婉的脑子下子蒙住了。她想往回走,可是她刚准备回去,向上的楼梯......不见了!她的面前只有堵肮脏的石灰墙......的小鸟。不过前几天,禽鸟笼子都被扔出去了,听说是老夫人嫌鸟叫心烦。老夫人的脾气很大,并且没人能猜测,全府上下只有听命的份。
??? 韩小宝带着女子(昨晚他就知道她叫小凤了)迈过高高的门槛。迈门槛的时候,小凤撩了一下袍子的下摆,露出一小截雪白的小腿,足部戴着两个足环,纯银的,花纹繁杂。小凤进了门,发现屋里黑乎乎的,很阴森。过了一会儿,她才适应了光线。她看到房间正中是一把檀香木的太师椅,椅子上端坐着一个老太太。一身黑衣,双目紧闭,好像是个盲人。但她两眼中间长着一个椭圆形的胎记。不细看,好像长着一只眼睛,吓人一跳。韩小宝拉拉她,两人一齐跪下来。
??? “咚!”拐杖重重地落地声。老太太中间的眼睛好像一下睁开了,发出蓝色的幽光。小风吓得一声惊叫。但马上蓝光就消失了。老太太重重叹了口气,好像十分疲倦的样子。她摆摆手,让小风先走了,把韩小宝留下来。
??? 韩小宝对奶奶一直又怕又爱。他跪在地上,见奶奶半天不说话,不由忐忑起来。
??? 忽然,奶奶从椅子上站起来,呜呜哭起来。她的声音十分尖利,很怕人。
??? “小宝啊,你赶紧赶那女人走!赶紧赶她走!她是妖精啊!她会吃了你的!”老太太拽住韩小宝的袖子。
??? “奶奶!你没发烧吧?她一个娇滴滴的女人,是什么妖啊!”小宝感觉奶奶太奇怪了,竟然胡言乱语起来。就算不喜欢他又纳妾,也不应该编鬼故事来骗他吧。
??? 老太太自从见过小凤就病倒了。发高烧、说胡话,群医无策。“放过我孙子吧!我们韩家就剩着一根独苗了!”她翻来覆去的哀求,有时还跪在地上磕头,神思混乱。韩小宝很担忧。小凤很懂事、经常到老太太房里照顾。可是每次老太太一见她,就吓得够呛,病情好像更加重了。
??? 一个月后的一个深夜,老太太暴毙身亡。她死的时候全身浮肿,两眼中间的痔好像被什么东西挖掉了,只剩下一个血窟窿。
??? 韩小宝哀痛之余又有些轻松。他整日整夜地和小凤腻在一起。
??? 快到黄昏了。手里拿着一个大蝴蝶风筝,韩小宝兴冲冲地来找小风。这是他刚做完的风筝,他急着找小凤。吱呀,他推开门,没有人。“小凤,小凤!”没人回答。明明听到屋里有声音的。再向里走。一个女人靠窗站着,好像正在梳头。头发打结了,梳不顺。嘎嘣,她用力把头扭了下来,血流了一地。她一手托着头,一手慢慢的梳着头发。韩小宝吓得心神俱裂。
??? 这是一幅奇诡的画面。一个洒满鲜花的大木桶,一个美人在沐浴。丰乳、细腰、肥臀,香艳养眼。木桶旁边倒着一具男尸。死者瞪着大大的眼睛,死不瞑目。
??? 美人在慢慢的洗浴,十分享受的样子,配着狰狞的男尸,非常地恐怖怪异。
??? 她梳洗完毕。穿衣、束发、戴配饰,浑然一个娇媚可怜的小女人模样。她拿出一把锋利的刀,砍下男人的头颅,装进一个黑色的大布袋里。一转身,融入到苍茫的夜色中。她走得很快,几乎脚不沾地。一身白衣,跟鬼影一样。而屋里那个无头男尸一会就消失了。地上只有一滩淡黄色的水。韩小宝和那个叫小凤的女人一起失踪了,韩府上下乱成了一锅粥。
??? 3、鬼奴之破庙
??? 小凤又出现在榆树屯的市集上。还是老地方,那个歪脖柳树下。一身肥大的孝服,黑发上扎着孝带,低想到这里,小山鬼不由得有些恨族长,她明明早已成年,但却因为他又变成了幼生态。但想想,又不是那么恨了——若不是族长,她也不会遇到即墨。垂着头。傍边停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只是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市集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个女人古怪,都躲得远远地。偶尔有几个不知情又心善的扔几个铜板给她,她就跪在地上磕头拜谢,但离一付棺材钱差远了。
??? 日近中午,铜板还是不见多。小凤以孝布掩面,抽抽搭搭地哭起来。有几个闲汉,看她长得太好看,故意装作关心,问长问短。有胆大的,乘机摸摸她的小手,沾点便宜。小凤也不恼,反拿眼睛勾他。太阳已然西下,小凤止住哭声,展开手帕,把铜钱一枚枚地捡起来,放在手帕里紧紧裹住,再放进怀里。几个闲汉舍不得她走,各怀鬼胎的远远跟着她。
??? 这时天已黑了,几个稀疏的星星在天上眨着眼。小凤一路向西走。她的白衣在黑夜中如鬼影一般,令人从心里发怵。不过但凡好色的男人都是胆大包天的,尤其刚才摸了她手的两个闲汉王五和张六,更在那想入非非,欲再亲芳泽。
??? 大家一直跟了很久。到了村外那个废弃已久的破庙旁,小凤吱扭推门走了进去。只见白影一闪,庙门就紧紧关住了。
??? 众人面面相觑。这个破庙在当地很有名气,供的不是神也不是佛。反倒是一个很凶煞的大汉,据传是个恶鬼。他经常吃人,村民为消灾,把他当神供奉起来。这本是人性中丑陋的欺软怕硬的思想。但是很奇怪,香火鼎盛时,村里没人再被吃掉。居然很灵验。最近几年,香火稀了,庙里灰尘密布,里里外外放满了农户的柴草,是小孩子捉迷藏的好地方,也是盗贼暂藏赃物、伺机分配的好去处。
??? 那庙门关得很紧。
??? 众人在门前一齐止了脚步,彼此对视,都不知道是该进去,还是留在外面。等了一会,里面悄无声息。夜色渐渐深了,有几个沉不住气的,就回去了。王五也提出要走,张六未置可否。
??? 等所有人都走了,张六溜到破庙的后面,他知道破庙后墙有一个破洞,可以偷窥。
??? 洞口有乒乓球大小,张六把眼睛凑到洞口,往里看,小凤正在里面脱衣。她脱下孝袍,里面竟然穿着红色的内衣!她的头发很黑很长,散了下来,非常柔顺。白皙的皮肤,让红色内衣映衬着,更显得妖媚。张六感觉口干舌燥、几乎流出鼻血来。
??? 忽然,小凤笑起来,声如银铃。“张家哥哥,你在外偷看累不累呀?进来吧。”
??? 张六受宠若惊。他迷迷瞪瞪的飘了进去。
??? 他进去后,看见小凤倚在柴草堆上,媚眼如丝。
??? “张哥哥,一看你就是知疼知热的人。这么大的榆树屯,就你一个心善的人。”
??? “哎呀,妹妹,你怎么这么了解哥哥。”张六捏住小凤的手,滑如凝脂。他像个疯狂的野兽一样扑上去,把小凤压在身下。小凤咯咯笑起来,并不躲闪,一室春光。
??? 王老六收摊回来往回走。他有些迷糊。走了半天,好像不是回家的路。走着、走着,居然来到村外那个破庙旁。庙门开着,他不知不觉的走了进去。
??? 庙中央放着一具尸体,蒙着白布单。王老六想起那个噩梦,腿有些发抖。但一股巨大的力量吸引他一步步向前走。走近了,他颤抖着手掀开布单,是个陌生的男子,脸色发青,双眼紧闭。他松了口气,放松了下来。
??? 忽然,尸体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瞪得大大的,闪着绿光。王老六的头嗡地一声,疼了起来。他感到尸体的眼睛有一股吸力,把他吸往尸体里吸。他吓坏了,拼命挣扎,但那股力量太强大了,他根本抗拒不了。一步、两步、三步,他感到灵魂就要出窍了。他大急,忽然想到金山寺求来的佛珠,猛地掏出来,佛珠发出耀眼的金光,那个死尸立刻跟受到重击一样,绿光没了,眼睛也闭上了。
??? 王老六身上立刻轻松了,他连滚带爬地跑出破庙。他刚出去,小凤便从暗处走了出来。她看着王老六离去的方向,恨恨地跺跺脚。“你活不了多久的!”她美丽的脸上一片狰狞。少顷,她回身进到庙中间,闭上双眼,好像念咒一样念念叨叨起来。一会儿,一股阴风刮起,七八个男人的人头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人头在空中飞舞起来,好像跳着怪异的舞蹈。小凤又挥了挥手,所有的人头转了个圈,发出恐怖地怪笑,又像哭又像笑。笑了一会儿,噌地一声不见了。小凤摆摆手,发出愉快的笑声。
??? 王老六晚上又做了个噩梦,他梦见一大群人,木着脸,行尸走肉似的往前走。他也在人群里。走着、走着,一个蒙面大汉冲过来,抡着一把大刀卡卡地把每个人的人头砍下来。轮到王老六了,他的头也被砍下来了,很痛很痛,血一直流,一大群人的血汇成河了。
??? 他吓醒了。良久睡不着觉。
??? 破庙变成小凤的据点了。她常住在那里,经常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引诱男人。有村里的、有过路的、甚至有个小和尚。但所有进去的人都没有出来过。
??? 榆树屯的村长叫孙福禄,是个圆圆滚滚的大胖子。破庙闹鬼的事他听得多了,很头痛。也曾重金请法师去收妖降鬼。但法师到了庙门连门都不敢进,只说杀气冲天、杀气冲天,退了钱走人。
??? 有失踪人口的村民都上村长家哭闹。村长也束手无策。
??? 破庙变成真正的凶地。一群群的乌鸦在庙的上空徘徊,呱呱乱叫。
??? 很奇怪的,庙里除了小凤,又来了几个漂亮姑娘,画眉描眼,搔首弄姿的,好像妓院一样。
??? 半夜里,庙里发出恐怖地尖叫声、鞭打声、求饶声,非常怪异。
??? 孙福禄有个独生儿子,非常好色。不知怎的,他居然也跑到破庙去了。第二天,大卸八块的尸体被扔了出来。孙福禄痛失爱子,几乎疯了。他请示政府,派来军队,冲进破庙,但搜了半天,人迹皆无。那些美人好像凭空消失了。就连常驻破庙的小凤也不见了。庙里面多了几堆白骨,七八个残缺的手臂、小腿。到处都是刺鼻的血腥味,其间又夹杂着女人脂粉的香气。
??? 军队驻扎了几天,没有任何异常,也没有凶犯的线索,就离开了。可是军队一走,小凤和那些女人就又回来了。再来,就又没人了。如此折腾了几次,也没人敢管了。而次日,村长的老婆死在自家卧室,头不翼而飞。
??? 4、鬼奴之金山寺
??? 孙福禄正在发愁之际,王老六找他来了。提出上金山寺请方丈静海除妖。金山寺的降妖伏魔的名气一直很响,孙福禄认为王老六的建议蛮靠谱的,就立刻同意了。
??? 金山寺依山而筑,始建于东晋明帝时。初时为泽心寺,唐时相传因开山得金,改名金山寺。到了宋代,又因真宗梦游金山寺,赐名龙游寺。清康熙南巡时寺名再改,呼为江天禅寺,并被佛门“注册”一直沿用至今。
??? 可百姓们仍叫它金山寺。一寺二名,两块牌子,一僧一俗,一官一民,倒也相映成趣。不过孙福禄和王老六无心赏景。沿途的美丽的西湖风光以及妖娆的江南美女都没能吸引他们的视线。风餐露宿,日夜兼程,终于到了金山寺。
??? “当当当!”寺钟敲响,和尚们刚刚下了早课。王老六苏会计穿着水蓝色的运动衣跑过号别墅门口。号别墅的马太太就会马上把儿子从床上拎起来:"点分了,该起床背英语了!"来过这里,熟门熟路的到了方丈的禅房。静海年逾半百,丰神慈和,一看就是得道的高僧。
??? 两人说明了来意,静海只是摇头,旁边一个年轻的和尚马上就要赶他们走。孙福禄急了,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王老六也连忙跪下哀求。
??? 静海叹了口气,说:“出家人慈悲为怀。我并非不想救你们,只是那鬼物咒怨太重,加上道行高深,我也制服不了他。”
??? 说完,他领着他们进入一个非常隐秘的内室。关好门,拿出一个水缸大小的瓷钵来。他用手一划,钵口立刻现出图像来。两个人凑近一看,里面是另一个世界。
??? 瓷钵里好像是有人在娶亲,锣鼓喧天,唢呐声声。一顶花轿落下来,喜娘扶出了一个身材特别矮小的新娘。新娘子蒙着盖头,看不清模样,不过感觉人又瘦又小。
??? 喜娘搀着新娘来到大堂。新郎已经等在那里了,居然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大鼻子、小眼睛、阔嘴巴,要多丑有多丑。他张着大嘴,正在呵呵傻笑。看样子这个新郎我被她的双眼睛所吸引,凑近了看个仔细,因为贴得太近,她的眼瞳看起来都有硬币大,因为是灯箱,灯光从她身上滥出,把她照得通体透明。是个傻子。这时新娘已经扶上来了,一个喜娘替她挑下红盖头,原来是个小女孩。大约七八岁的光景。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非常的漂亮。年龄虽然不大,但已经现出了女孩的媚气。傻新郎看见女孩,像看到了喜欢的玩具一样,哇哇怪叫着揪住她的辫子。他拽得太用力了,那个小新娘的眼泪立刻流了出来。但她不敢哭,眼泪汪汪的非常可怜。
??? “咳咳!”一个男人的声音想起来,非常威严。画面一转,看到一个男人端坐在父母的位置上。那个人长得很有特点,笑眯眯的眼睛、笑眯眯的嘴,看起来非常和善。
??? “呀,是我们村的钱大善人!”孙福禄叫起来。
??? 瓷钵里好像经过了几年,小新娘已经长成了一个少女。齿白唇红,国色天香。不过她好像过得并不好,愁眉微锁、心事重重的。也可料到,如此美人整日陪着一个傻子,料谁也难开颜。听丫环叫她,好像名字叫青云。
??? 青云一天比一天美丽。她的公公好像很关心她,经常嘘寒问暖的。青云好像有些怕他,经常躲着他。一个夏日的深夜,青云的睡房潜进了一个男人,她被奸污了。那个人堵住了她的嘴巴,她喊不出来。并且那人蒙着脸,看不出是谁。青云是个烈性的女子,拼命挣扎,厮打中她撕下了那人的面具,竟然是她的公公钱善人!
??? 钱善人立刻眼露凶光,狠狠掐住青云的脖子。一会儿,青云不动了。钱善人拿来一个麻绳栓在梁上,然后把青云吊了上去。青云临死前眼睛大睁着,充满了怨恨与不甘!
??? 她的鬼魂飘出体外,四处游荡。当她游荡到秦淮河畔,一个模样酷似她的妓女小凤正在凭栏远眺。青云的鬼魂化成一缕青烟钻进了小凤的体内。小凤呆愣了一下,然后风情万种的笑了。
??? 武夷山。人杰地灵。真恐怖原创故事。
??? 曲折萦回的九曲溪贯穿于丹崖群峰之间,如玉带串珍珠,将36峰、99岩连为一体。山临水而立,水绕山而行。
??? 登山可览碧水清溪,涉水能看奇峰异石,乘一叶古朴竹筏顺溪而下,可赏奇拔秀伟、千姿百态、争奇斗妍的形象美;可品泉歌鸟鸣、浪击轻舟、篙点褐石、绿树红花的色彩美;可看流水游鱼、浮云飞鸟、艄公游人的动态美;可睹云绕山嶂、雾锁峰腰、雨罩群峰的朦胧美。
??? 武夷山一直多精怪。
??? 在这山水美景之间有一条黑色的小蛇。通体乌黑发亮,两只小眼睛闪闪发光,看上去十分顽皮可爱。这条蛇与其它的蛇不太一样,别的蛇在悠闲玩耍时,它却到处乱窜,好像在找什么东西。终于,它找到了一株神奇的花树,上面接着胖乎乎的果实,红红的、好像小孩子的脸,发出甜蜜的果香。黑蛇跳起来吃了一颗果,然后趴着睡觉了。等它醒过来,就大了一圈。
??? 好像经过了大约五百年。黑蛇已经长成了一个大蟒。忽然,雷雨交加,黑蛇潜进了湖底。大约过了一个小时,黑蛇从湖底窜了上来,绕着一颗大树转起圈来。它的速度越来越快,蛇尾巴变没了,一会变成了一个男人的模样。不过他的脸上蒙着黑纱,看不清模样。但看他的眼睛长得十分好看。男人快乐地在青青的草地上打起滚来。绿草、蓝天、红花、白云,非常美丽的画面。
??? 这是一个小姐的闺房。很温馨很漂亮。小姐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正在快乐地哼歌。一个黑影出现在她的身后,捂住了她的嘴。小姐被奸杀。
??? 接连近十起未出阁女子被神秘人奸杀,警方束手无策。一个女孩自愿做诱饵。特警队、捉妖大师一并潜伏。凶手被桃木剑穿透,现出原形,竟是一条黑蛇。
??? 黑蛇的魂魄不肯甘休,拼命修炼。吃人头、吃人心、吃内脏,杀人无数。每吃一人,功力更高一层。
??? 无意间,被恶魂附体的小凤被黑蛇捉到。她自愿做了黑蛇的奴隶。黑蛇手段高明、心狠手辣,小凤非常臣服。她本是勾栏女子,最擅惑人,无数男人死于她手。她与榆树屯人有仇,故扎营榆树屯涂炭生灵。
??? “那她为什么不去杀钱善人?”王老六有些不解。
??? “钱家已遭灭门。”静海沉重的说。
??? 榆树屯。破庙中。
??? 庙里非常洁净。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懒散的坐在太师椅上。他长着一双勾人的桃花眼。非常英俊。他的旁边伴着十多个美人。红衣绿裙,非常妖媚。小凤跪在他面前。还是一身白衣,更显娇俏。她的旁边堆着七八个人头。人头还在淌血,应该是刚刚割下来的。
??? 5、鬼奴之小凤
??? 七月六,瓜果设庭中,乞巧穿针儿女技,在天在地誓深宫,银汉自空空。七月七,驾鹊拆离衰,尽管绸缪今夜里,情魔难障太阳红,分手各西东。
??? 秦淮河畔,青楼胜地。
??? 在妓女的住宅周围有许多做衣裳的、做头发的、做丝绸软缎鞋子的、绣花的店铺,全仗她们的光顾,生意很好。卖珠宝的女商贩每隔一阵就登门妓院,首饰盒里装满了昂贵的玉簪、金钗、珍珠和珊瑚头饰,都做成茉莉花的形状。
??? 红牌妓女从前用鲜花打扮自己:春天戴菊花,夏天戴香甜的桂花,秋天戴李子花,冬天戴兰花;到了民国后期,鲜花都换成珍珠做的花了,虽说要花好几百元,但好处是形状色泽保持不变。
??? 秦淮最大的妓院是万芳楼。
??? 万芳楼新近买来了一个九岁的小女孩。这个女孩可是个百年难遇的美人坯子,皮肤水嫩柔滑,眼睛大大的,眼梢微微上挑,十分地媚气。经过十年的调教,老鸨把她培养成能歌善舞、文彩非凡的女子,艳帜一树,小女孩就成了秦淮名妓。因她不论走到哪儿,都使房屋蓬蔽出辉,因此一位客人送给她一个艺名——满堂春。而她父母为她娶的名字叫小凤。
??? 当时秦淮河妓女盛行一时。
??? 有个迷恋妓女的人看着妓女们在酒宴上唱曲,他注意到“她们满身珠光宝气,耳朵、手指、颈项、衣服上无不佩戴着各种各样的饰物:如榛子大小的钻石,形状和大小不一的珍珠,还有说不出名堂的神奇玉石”。妓女手里拿的、用的也都是贵重的物件,如装着镜子和给客人醒酒用的肉豆蔻的银匣子,象牙扇骨、金粉画饰面的折扇等等。纤手轻摇下的折扇成为表达妓女婀娜体态的手段,更增添了她们的妩媚。
??? 小凤原本是个纯洁的女孩,有些像鱼玄机当年的纯净如水。但是,随着环境的改变,她被深深污染了。打情骂俏、卖弄风情。不过,她长得实在好看,客人捧她的非常多。
??? 她喜欢俊俏的男人,凡是有些姿色的人,她都请他留宿。
??? 男人们面相丑的,沾不到她的便宜,都很生气,便到老鸨那告她的状。老鸨很厉害,痛骂了她几次。然而,她还是不喜欢接丑男人。
??? 自从被青云附体后,她变得更加邪恶了。受着青云鬼魂的驱使,她逃出万芳楼,直奔榆树屯,她复仇和放纵的欲望非常强烈。
??? 路上她的盘缠花完了。幸好碰上一个张姓公子,对她很痴缠。张公子有妻室,但他还是把小凤迎娶回家。老婆不高兴,老娘也不高兴,整天给小凤脸子看。小凤虽说从小挨打受气,但自从成为红牌后,没怎么受过委屈,她天天对着张公子哭闹。张公子一狠心,带了一大堆金银细软,带着小凤私奔了。
??? 他们去上海,体验了几天纸醉金迷的日子;又转到杭州游览了西湖十景,断桥长桥,非常的浪漫悠闲。再加上小凤的狐媚功夫,让张公子快乐得似神仙一样。
??? 人常说乐极生悲。张公子正重点:头发定要干燥的,那样才可以将你头发的静电梳出来。在得意之时,却离大劫不远了。断桥上曾经发生过许仙与白娘子的传奇故事马君是张伟的上任助理,在被上司盗用设计图后愤慨难当,从办公楼的顶层跳了下去。他说的最后句话就是:"张伟,我迟早会回来报仇的!",小凤也没料到她命中的劫数已到。
??? 那时正是三月。桃花烂漫。张公子搂着小凤正漫步断桥。小凤那天穿了一件明黄色的旗袍,腰肢纤细;乌发高耸,明眸皓齿。回头率几乎百分百。不远处桃树下站了一个人,他好像正在等人,一付漫不经心的样子。他的容貌非常出众。一双勾人的桃花眼,高鼻梁,薄薄的性感的嘴唇,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神秘而优雅的气息,并且他身上有一种贵气。小凤只看了一眼,心就怦怦跳个不停,恨不得马上过去扑近他的怀里。
??? 巧的很,他们居然住同一间客栈。半夜,小凤只穿了一件白色透明的睡衣就偷偷跑到那个男人的房间。门没锁,似乎在等什么人。
??? 里面很黑。但似乎有浓重的喘息声,夹杂着女人的叫声。小凤呆了一下,没想到他身边有女人。她正在犹豫,一只大手伸过来把她按倒在地上。
??? 小凤完全被陌生男人征服了。她甚至很畏惧他。以前,她可没有怕过谁的。青凤告诉小凤他是个蛇妖,小凤还是非常迷恋他。男人让她做他的奴隶,小凤立刻遵命。
??? 男人要吃人头,小凤毫不犹豫的溜回去把张公子的人头砍了下来。可怜的张公子在睡梦中就一命呜呼了。
??? 可是不久小凤发现男人有一大票女奴隶,她们也很美丽也很痴心。可是男人很*,他经常出去采花,采花后不留活口。
??? 小凤占据榆树屯破庙后,男人也驻扎了下来。她们每天勾引不同的男人,让他杀戮。他的道行很深了,能够杀人于无形。
??? 小凤出了破庙,她打算再物色几个健壮的男人。她刚刚走到村口,被被人拦住了去路。孙福禄、王老六、静海禅师,还有静海的大弟子悟远。
??? 静海禅师一身佛光,满面圣辉。
??? 小凤妖妖一笑,万福了一下。先礼后兵嘛。
??? 悟远祭出降妖宝剑,小凤纹丝不动。
??? 剑光愈盛。小凤头上冒出万丈青光。
??? 悟远吐了一大口鲜血。
??? 小凤纹丝不动。静海大惊,连忙护住悟远。
??? 小凤忽然解开了外衣,露出白嫩诱人的肌肤。静海正在诧异,只见肌肤上赫然布满了眼睛,密密麻麻,非常渗人。
??? “百目怪!”静海大惊。看到小凤身上已经有了98只眼睛,还剩两只就修成极致了。当然这最后的两只眼一定得是得到高僧的眼睛!比如静海禅师的眼睛!
??? 98只眼睛发出耀眼的光芒。静海感觉自己的两只眼睛正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往吸,剧痛难当。静海大叫一声,忽然用双手食指插进了自己的眼中!眼球当场破裂!鲜血泉涌般流出!小凤大怒,她怪叫一声,双手十指如钢爪般插进了静海的内脏。双手一拽,肠子、心、肝、肺一起拉出体外。静海当场毙命。
??? 剩下的悟远等人怪叫着四散奔逃。
??? 6、鬼奴之毁灭
??? 这是一间郊外别墅。假山、流水、花树。花园里是个很隐蔽的处所。很远就能听到女人的惨叫声、哀求声、以及皮鞭抽打人体发出的恐怖的声音。花园正中坐着一个健壮的男人,很英俊很冷酷。他的面前吊着一个美人,*着身体,可爱可怜。一头乌发如瀑布般飞泻直下,遮住了面孔。两个一身戎装的少女,正举着鞭子用力抽打她。地下呼啦啦跪了一大片美人,个个在瑟瑟发抖。
??? 男人长着一双桃花眼,非常勾人。他曾经奸杀过近百名良家女子。他的身后跟着一大群女鬼,都是被他害死的女人。开始她们中有的鬼还想报仇,要卡他的脖子、挖他的心、咬他的肉,在他的身体里徒劳的钻来钻去。但她们在他面前简直如儿童般无用。他是谁?千年蛇妖加咒怨厉鬼。他只须挥挥衣袖,她们便会魂飞湮灭,永世不得超生。
??? 他勾勾手指,灭了一个嚣张的女鬼,其他的女鬼就吓傻了。逃跑了一堆,臣服了一堆。臣服的女鬼都做了他的女奴,听候他的调遣。
??? 他的本性非常冷血。并且他喜欢虐待女人,喜欢听她们哭叫、求饶。
??? 可是女鬼们不太好玩,她们没有血,没有肉体,感受不到人类的痛。而人类又太脆弱,经不起一点折腾,稍微用力一下,就会死掉。
??? 小凤的出现让他感觉到有些乐趣了。被鬼附体的女人,那么好看,又那么迷恋他。并且勾栏女子非常有情趣,她甘于被他欺压,不但没有怨言,而且好似很享受。
??? 他每次都先毒打她一顿,然后再奸污她。她非常乖巧,非常柔顺,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总是对他含情脉脉的。她经常出去替他狩猎,骗来一"老大妈,没关系的,俺是孤儿,不在乎,但总得让俺见了面,看着合适了才行。"个又一个健壮的男人让他吃掉。
??? 但他不知道小凤什么时候炼成了百目怪。他感到隐隐的威胁和不痛快。他命令女侍拼命鞭打她,惩罚她。她一直哀求、一直哀求,他毫不心软。
??? 他又命人拿来一把尖刀,把她身上的眼睛一个一个挖了出来。鲜血一直流,一直流,她已经没有力气叫了,整整98只眼睛。小凤痛昏了,功力全无。
??? 她被人扔到一间破屋子里面。浑身的伤已经溃烂。青风的鬼魂不断抱怨她,她想逃脱,但却被黑蛇封存在了小凤的体内,动弹不得。小凤却没有抱怨,命中的劫数,岂是能够躲得过的?
??? 一天、两天、三天、七天。小凤的气息几乎没有了。她梦到了小时候,爸爸牵着她的小手去放风筝,妈妈在一旁很开心的样子。绿草地、桃花林,笑语宴宴。
??? 她梦到青楼岁月,自己挂红牌时的风光得意。鬼大爺鬼故事。
??? 她梦到与黑蛇初遇时的心动与无奈。
??? 第八夜的晚上,一个黑影走了进来。他轻轻叹了口气。张开手掌,手掌发出耀眼的红光。红光射到小凤身上,她身上的伤立即愈合了。她睁开眼睛,看到那双熟悉的桃花眼,有情又似无情。
??? 小凤大伤初愈,身子娇怯怯的。黑蛇反倒很宠她了,让她有些受宠若惊。
??? 他带她漫游云端,赏月观花。有些像热恋的情侣,浓情似火。其他的女鬼都很嫉妒小凤,但是敢怒不敢言。
??? 榆树屯越来越萧条,年轻力壮的男子都逃走了,村子里很少见到人。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也一律远嫁他乡。不过破庙里仍不断的扔出年轻男子的被肢解的肢体,附近村镇的女孩仍会莫名的被杀死于闺房之中。
??? 这是一个夜晚。一个风尘仆仆的女子来到榆树屯。女子长得非常美丽,一付大家闺秀的摸样,气质优雅。身边跟着一个穿红衣的小丫鬟,一双大眼睛,骨碌碌乱转,很聪明机敏的样子。村里人很怕事,所有的人都不敢留她住宿。她两人无奈,只有到处乱找,终于找到一件废旧的房子。很陈旧了,但还算干净。
??? 丫鬟整理了行囊,打扫了内室,拿出一把古筝来。女子开始弹奏古筝,非常的婉转清越。
??? “啪啪!”想起一阵掌声。一个男子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大帮莺莺燕燕。环肥燕瘦,各有所长。尤其男子旁边有一个非常好看的女子,一身白衣,娇弱俊俏。
??? 他很轻佻的过来搂她。不料搂了个空。再一看,不是女子,竟然是个白衣男子,比他还英俊几分。白衣男子的身旁放着一个影青瓷钵,钵内横放着一个影青点彩净瓶。净瓶内发现数十粒舍利。另有鎏金大拇指和凤首龙身银坐龙等宝物。这些舍利五彩斑斓,以白色为主,晶莹发亮,外表圆润光滑。小丫鬟变成了一个小童子,清新朝气。
??? 黑蛇大惊,转这天不知道从谁那里得知,邻村有这样个人,可以给年轻去世的人结阴婚,可以让人在阴间不会孤单,这让张阿婆好像看到了希望,现在唯能做的就是给大儿子在阴间找个伴了,家里人虽然觉得这事很荒唐,但看到阿婆是个心思的想做,也不好多加拦着。身要逃,数十粒舍利子向他飞射过来。一个白衣女子冲过来抱住黑蛇,舍利子尽数射进她的体内。她立刻变得透明,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 “小凤!”黑蛇大怒,双指对准太阳穴,两股三味真火喷了出去。火势很大,来势汹汹。小童子举起净瓶,火灭烟消。白衣人微微一笑,手指"你不是说现在买舒芳的人越来越少了吗?"轻弹,凭空落下一朵白莲花,颜色皎洁如月,白莲花射出万丈光芒,天地同辉。
??? 黑蛇大叫一声,摔倒在地上,他不断的翻滚,挣扎。过了一会,他现出了原形,一条通体黑色的小蛇,两眼哀求的看着白衣人。
??? 白衣人慈悲的摇了摇头。小蛇立刻飞进莲花中。白衣人现出真身,原来是观世音菩萨。
??? 榆树屯的村民们都跪在地上,目送菩萨驾云离去。
??? 从此,榆树屯家家供奉观世音菩萨,凡供奉者家宅安宁,生意兴隆。
??? 西湖。断桥上。一个白衣女子在观水。她的眼睛很大,微微上挑,十分媚气。一会儿,一个长着桃花眼的男子向她走来。他牵住她的手,笑得很幸福。一条小黑蛇在湖底游过,它瞪着圆圆的小眼睛嫉妒的看着桃花眼男子,湖里激起千层浪花。

标签:老婆吃人妹妹死尸

    上一篇:古代聊斋之谋皮 下一篇:山村鬼事之水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