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民间异事之留针案

民间异事之留针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神针
??? 明朝末年,江南出了个“神针叶”。神针叶本名叫叶龙先,他少年时便出道行医,博古今之长,胆大心细,往往敢在人的死穴上留针,治疗危重患者,颇有些手段。只是此人年少成名,有些恃才傲物。
??? 叶龙先喜欢游历,这天他来到祈州城,见一群人围着药铺在看热闹。药铺挂着黑底金字招牌,上书“回春堂”三个大字,几个衙役正围着端坐在八仙桌前的一位老者吵闹不今天是周明师父的忌日,周明的师父前面去世了,他是个道士,而周明偏偏学不到他师父的本事的成。休。叶龙先的心一凛,这老者他认识,说起来还算上是冤家对头。
??? 叶龙先十五岁时已经出师坐堂行医,有天来了位怀胎八月的孕妇,她突然流血不止,他把脉后认定是胎死腹中,只有打下死胎才能保全事情发生在大热天,应该是暑假了吧,因为我去游泳的时候有不少中学生。母亲性命。可是就在那家人抓了药想离开时,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上前拦住他们。此人自称是祈州回春堂的坐堂先生柳回春,访友至此,见叶龙先诊治有误,忍不住上前阻止。柳回春名气比叶龙先大,孕妇的家人最后听从了他的意见,抓了他开的药方回去保胎,结果一个月后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叶龙先丢了面子,只好灰溜溜地出门求学了。
??? 叶龙先向看热闹的人一打听,才知道衙役是知府蒋十冲的手下。前些日子,蒋知府的独子蒋虎得了怪病,请柳回春去把过脉,当时柳回春说自己治不了。而蒋知府遍寻名医,可是都没人能救治,眼看着儿子不行了,这才又来请柳回春,没想到他死活就是不肯再去。
??? 叶龙先想了想,分开众人,朗声说道:“还是不劳柳老先生了,就由不才出马吧。”
??? 衙役上下打量一下叶龙先,见他年纪不过而立,细白面皮,文文弱弱的一个书生样,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上前推搡:“哪来的野小子,别耽误差爷办事。”
??? 叶龙先微微一笑:“不才正是神针叶龙先!”平日里叶龙先很少自己提到神针的名号,可是今天一来是不提名号就难服众人;二来也是说给柳回春听。叶龙先在这事上是有取巧的心,如果他医不好蒋虎,是正常的事;如果他医好蒋虎,正出了当年的恶气。
??? 一听叶龙先三个字,柳回春马上睁开双目,眼中精光闪闪,射向叶龙先。看着看着,柳回春的眉头越拧越紧。
??? 那些衙役一听神针的名头,马上换了嘴脸,弯腰弓背地请叶龙先上轿。叶龙先正要上轿,却听身后有人断喝一声:“慢!”
??? 叶龙先回头一看,见是柳回春疾步追了上来,他拦住叶龙先,低声道:“叶兄弟,借一步说话。我看你眉心发暗,只怕身染暗疾,还是及早医治吧。”叶龙先哈哈大笑:“柳老先生不想让我去府衙救人,也不必出此下策吧?”说完上轿扬长而去。
??? 二、神针出手
??? 叶龙先刚进府衙后院,已听得哭声一片,进到屋里,只见床上躺着一个男子,此人脸色发紫,正拼命地挣扎着,显然就是蒋虎了。
??? 叶龙先上前搭过蒋虎的脉,然后挥手一拳,将蒋虎击倒在床。众人不及惊呼,又见叶龙先屏气凝神,口中默念针咒:“天灵节荣,愿保长生,太玄之一,守其真形,五脏神君,各保安宁,神针一下,万毒潜形,急急如律令。”两根银针稳稳地刺入蒋虎两眉中间的眉心穴,和脐上三寸正中的建里穴。再见蒋虎虽然仍是不省人事,呼吸却平稳下来。
??? 蒋知府已听衙役报上神针的大名,上前就叫恩人。叶龙先道:“贵公子的性命只是暂时无忧矣。我还要在蒋公子的眉心穴和建里穴两处留针。这两处都是死穴,因此要非常小心,一个时辰进针不过毫微,进针过多,则命在旦夕。进针过少,则延误病情。这些天我就守在这里,如无意外,数日后公子应该脱险。”
??? 眼看着蒋虎果然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这一天,叶龙先收到柳回春的一封信,上书叶龙先的病况危在旦夕,让他速到回春堂一叙。叶龙先看罢不觉冷笑,想来这柳回春已知蒋虎无大碍,怕脸面上圆不过去,想让他过去借坡下驴,自己岂能上他的当。
??用铁锹的啊。但还是叫人带着铁锹来了。? 叶龙先开出一个药方交给管家说:“去回春堂拿药,今天少爷就能痊愈了,成败就在子时。一定不要出差错。”叶龙先相信,柳回春看到这个药方,一定会知道蒋虎的病况,也一定会输得心服口服。
??? 入夜,叶龙先听着更声,又进了两次针,很快就到了午夜时分。这时房门一开,走进一位少妇,只见她不过二十出头年纪,形容美好,身段婀娜,只是脸色苍白,好像大病初愈。她的手中拎着一个竹餐盒,见到叶龙先就款款拜下:“妾身惦记着我家相公病体,见先生日夜劳顿,特做些薄菜送来。”说完少妇就在桌上摆下酒菜。
??? 别说叶龙先还真有点饿了,他抬箸就吃,少妇举纤手把一盅酒递到叶龙先的嘴边,他哪里还由得自己,一仰脖饮下去,只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三、节外生枝
??? 不知过了多久,叶龙先突然脸上一凉,原来是被水给泼醒的,再看那边床上的蒋虎,身子都硬了。蒋知府见他醒来,怒道:“今天我要你给我儿抵命!”叶龙先冷笑一声:“若是别人,可能就救不回来了,可你别忘了,我是神针叶龙先。”
??? 蒋知府一听,忙又是作辑又是央求。叶龙先大步来到床边,只见蒋虎眉心和建里两处的银针已是尽没肉中,他不由得叹道:“最毒妇人心,真真不假。”说完运气起针,先刺涌泉,蒋虎的双足微动,继扎人中,蒋虎偏了偏头,再加针合谷,蒋虎已是双眼睁开了,神志逐渐清醒,并针中脘,蒋虎喉中咯咯作响,终于吁出一口长气。
??? 蒋知府这才放下心来,可忍不住还是埋怨叶龙先:“先生怎么就睡着了?吓死本官了。”
??? 叶龙先哼了一声:“蒋公子得的不是病,是中毒,下毒的就是你家少奶奶!”叶龙先的一句话,可是吓坏了屋中众人,霎时都变了脸色。管家乍着胆子上前道:“先生,我家少奶奶已经过世三个多月了,不会是她吧?”
??? 叶龙先闻言也是大吃一惊,但他是习医之人,人的呼吸脉象一看即知,死人活人怎会分不清楚。他把昨夜所见细细说来,管家脸上直冒冷汗,说道:“总有下人说在后院看到少奶奶的鬼魂,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 叶龙先沉吟一番,说:“不管是人是鬼,你们且在府中搜一下。昨夜我发现情形不对时,已经趁她劝酒之时把银针刺入穴位,她走不远。”
??? 蒋知府半信半疑,可还是命人下去阖府搜查。没过一会儿,几个家人拖着一女子走进来,正是昨夜叶龙先见到的少奶奶,只是此时全身瘫软动弹不得。少奶奶目眦欲裂,高"班长,小张,抢我的红枣,你管不管。""别闹了,都过来吃蛋糕,小吴你先许个愿吧!""我希望我们大家永远都是好兄弟,干杯!""小吴,给我们讲个笑话吧。""没问题,我的笑话保准让你们乐辈子,哎呦,不好意思先上个厕所,等呜来。"小吴抄起张报纸飞般地朝厕所跑去,从厕所出来,小吴手里还剩下半张报纸,借着厕所微弱的灯光条新闻让小吴魂飞魄散。声叫道:“那个禽兽,死一千次一万次不足惜,只可恨我没能得手,不能为妹妹报仇!”
??? “原来你没死,而是藏在府中,竟然谋害亲夫,我看你是找死!”蒋知府怒道。
??? 原来这个蒋虎仗着父亲是知府,在朝廷又有后台,平日里欺男霸女,坏事做尽。少奶奶月容本是好人家的女儿,被他抢回府中后,受尽折磨。三月前,蒋虎出门数日,正好月容十五岁的妹妹月凤进府来看她,月容想着蒋虎不在家,就留她住下。
??? 谁知蒋虎半夜回来了,见到月凤起了歹心。可怜两个女流,哪里打得过蒋虎,月容被打晕在地,月凤惨遭蹂躏。蒋虎走后,月凤见月容躺在血泊中似已气绝身亡,就一段白绫把自己吊在了树上。
??? 蒋府无人深究,芦席一卷把两姐妹抛尸荒野。其时月容还有一口气在,被路人救醒,她一心想为妹妹报仇,偷得药物“五步逍遥散”后,就找机会潜进蒋府的后花园中。月容只在晚上出入,披头散发脸上抹得红红白白的做鬼状。被人遇到她也不躲避,倒把人吓得惊慌逃散。蒋知府父子作恶多端,府中下人也多是怨声载道,所以也无人为他们尽心,这样一来倒方便了月容行动。那日月容小李微笑着走到男子跟前,说:"有什么话坐下来说,先歇歇嘛。"说着,他搀扶着男子的只胳膊,来到了桌子前,坐在了中年府的旁边。男子对中年府是充满恐惧的,他不想在这个小店里停留,更不想挨着中年府,但是当小李的手扶上他的胳膊后,他竟然没有点儿反抗的余力,身子仿佛不是他自己的样趁蒋虎房里无人,把五步逍遥散倒入西洋红酒瓶中。
??? 蒋虎毒发后月容本想离开,可后来杀出个叶龙先,月容听说不日蒋虎就能痊愈,索性铤而走险,继续留在蒋府中。这天晚上,月容待众人睡下后,从厨房中盗得些酒菜,迷倒了叶龙先。再看蒋虎,睡梦正酣。可她一介女流,杀人谈何容易,横竖下不去手。月容忽然想起,蒋府家人谈论叶龙先医术神奇,在死穴留针,针多刺一分,则人即毙命。再看蒋虎的眉心和脐上三寸各有一枚银针,月容咬牙把针刺了进去,蒋虎猛然向在条宽广的大马路上,那个女孩走了过来,与他擦肩而过,他问着女孩的发现,时沉醉下去。突然,身后响起了刹车声,他转过身,见辆卡车向女孩驶来,他急忙大步上前,把将女孩拉了回来,揽在怀中。前一蹿,又向后一倒,已是双眼上翻,气绝身亡。月容这才匆匆向后院门逃去桌子上摆着幅画像,那支本该在锦盒里的画笔竟然放在旁边。画像上的人,安详地微笑着。是爷爷。。可是没想到才走到后花园时就腿麻脚软,寸步行不得了。
??? 蒋知府听罢早已经暴跳如雷:“来人,乱棒打死这个贱人!”
??? 四、真相背后
??? “且慢!”叶龙先上前阻止道,“大人,现在蒋公子已无性命之虞,就放过少奶奶吧。”
??? “她本来就是一个死人,本官这是成全她!”蒋知府冷笑数声,几个如狼似虎的衙役冲上来就是一顿乱棍,月容的叫骂声越来越弱,可怜就这样被活活打死在阶下。
??? 那蒋虎眼见这一幕,口角颤抖,可是说不清楚,就手指桌上笔墨。管家忙上前摆好小桌,放上笔墨。蒋虎这才歪歪扭扭写下一个字。叶龙先上前一看,不由得心头一惊,那字正是:“好”。
??? 结发妻子惨死,这贼子竟然还叫好,其凶残可见一斑。叶龙先此时心乱如麻,事情到此,已非他所愿。
??? 原来那日叶龙先一搭蒋虎的脉,就怀疑他是中毒,后来细细诊断,更让他坚信自己的判断了。蒋虎不仅是中毒,而且中的正是回春堂老东家柳回春的五步逍遥散。
??? 五步逍遥散是柳家祖传治五步蛇毒的药,从不外传,有人被蛇咬伤,不是抬到回春堂救治,就是柳家派人亲自上门。原因很简单,五步蛇毒性很强,咬伤人后,蛇理发店里,小琴正给客人洗头,位长相猥琐的男人,睡在沙发上,小琴给客人冲着头。毒随血液流动,破坏伤者的凝血系统,使人流血不止,以至身亡。五步逍遥散是凝血类药,正是化解了五步蛇的抗血凝毒素,所以说对于被蛇咬伤的人来说,五步逍遥散是救命仙丹,可是对身体内没有蛇毒的人来说,这就是一味致命的毒药。现在看来,蒋虎就是着人暗算,误食了五步逍遥散,以至全身血液流通不畅,气血凝滞,有性命之忧。
??? 叶龙先一边给蒋虎服药降低血液浓度,一边针灸通经络,蒋虎就这样捡回一条命来。可是中毒这种事,口说无凭,怎么能借此打击柳回春,报当年羞辱之仇,让叶龙先着实费了些心思。只是,他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是为虎作伥,连累月容丢了性命。
??? 叶龙先闭目养神,半晌才工工整整写下一个药方,交给管家,命他去回春堂取药。
??? 药很快就送来了,叶龙先命放在一边,自己先给蒋虎施针。他打开针包,挑出两根毫针,屏气凝神对准穴位反复施针。
??? 正在这时,却听得身后有人大喝一声:“针下留人!”叶龙先转头一看,来人竟是柳回春,不由得一惊。
??? 只见柳回春上前对蒋知府深施一礼道:“大人,贵公子的药方一直是在回春堂拿药,今日的药方和往日的不同,往日以活血为主,今日却为凝血。只怕府中有异,所以小人赶来相救,幸好还来得及。”说罢抢事情还要从我的家里走进来这个当红的歌星那天说起,我是个阴阳师,我只接明星的活,不是为别的,只是因为我爱财,俗坏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明星的钱来的容易,所以多要点就当是劫富济贫了吧。过叶龙先手中银针,递到蒋知府面前。蒋知府一看,毫针的针尖已经不见了。
??? 柳回春运气在掌,在穴位上用力一吸,两段细小的针芒从皮下跳了出来,他长舒一口气,道:“这针芒留在体内,会随血液流到脑中,人便会发狂而死。叶先生,你为何要害自己的病人?”
??? 叶龙先咬牙切齿地说:“这样无恶不作,伤天害理的人留在世上也是祸害,我是为民除害!”
??? 柳回春怒道:“杀人之前你首先要想到,你是的梦境。起初只感有重物压身,认定是鬼压床。第天除了仍感有异物压身,在梦境中,似乎有只发光的眼睛,狠狠的瞪着我。第天梦中便浮现出个老者,只有头颅,没有肌体,不发言,依然瞪着我,吓得我再也睡不着觉。个治病救人医生,不是惩恶扬善的侠客!”
??? 蒋知府早气得暴跳如雷,命人把叶龙先拉下台阶,乱棍打死。柳回春忙上前阻止最后时刻终于来了,正如王铁所预料的那样,这天迟早会来到的。道:“叶龙先不比月容,他乃一代名医,名扬天下,难免结交一些权贵,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只怕日后大人平添是非口舌。”
??? “可他害我儿在先,是犯了杀人罪,罪已当死!”
??? “叶龙先害人,自有国法惩治,大人不若将他押进大牢,上报朝廷再治罪。”柳回春说得有理有据,蒋知府本不欲再听,可转念一想蒋虎还要他救治,不能得罪了柳回春,这才让人把叶龙先押解下去。
??? 见左右无人,柳回春这才上前附到蒋知府耳边道:“大人,叶龙先押至牢中,这求情的人想来不会少了,想置他于死地也难。不若让老夫去劝劝,也好让他自己认罪伏诛。”
??? 蒋知府略作沉吟,他已经听明白柳回春话里有话,想想也确是如此,再说叶龙先在自己的手中,也不怕他搞鬼。不若送柳回春一个人情,让他好生给蒋虎治病。
??? 蒋知府平了一下气,才向柳回春道:“老先生肯出马是再好不过了,犬子就交给你了。”
??? 柳回春摆手道:“公子已无大妨碍,只要饮食调理即可,不过从此要戒酒色,方可保平安。”
??? 蒋知府听说儿子没事了,心花怒放,也不再留柳回春。
??? 五、善恶有报
??? 且说这叶龙先,坐在牢中正埋怨柳回春坏事王杰报了警,他想着与其让别人发现,不如自己先报警,然后他又捏造事实,警方的最终判定结果是失足落崖。然而在崖底,警方并没有找到蔺磊的尸首,只是在崖下找到了他残破的鞋子和滩血迹。但是从那么高的山崖摔下,他又岂会不死,警方在把整个山崖周围翻了个底朝天的情况下,也没有发现蔺磊,于是警方认为蔺磊极有可能是被山崖下的猛兽拖走了。,让自己白白送死,还便宜了贼子。忽听牢子叫他:“叶龙先,有人来看你。”叶龙先抬头一看,登时气得跳将起来,来人正是柳回春。
??? 柳回春用手向墙上的各色刑具一指:“你看看这是到了什么地方?由得你张狂?这是夹棍、这是脑箍、这是拦马棍、这是钉指……”
??? 叶龙先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 “我知叶老弟的朋友遍天下,可是能来得及相救吗?只怕叶老弟就是有机会重见天日,也是肢体不全,耳聋目盲,那个风流洒脱的神针叶,再也不会有人见到了。”柳回春说着在叶龙先的手上轻轻拍了一下,就在那一瞬间,叶龙先觉出手心里多了一个小瓶子,他突然明白了,柳回春留下的是毒药。蒋知府一定会对他百般折磨,让他生不如死的,不如服下毒药死个痛快。
??? 再说蒋知府,听衙役通报,叶龙先不知为何突然死在牢中,就知是柳回春做的。可是他生性多疑,怕柳回春从中做手脚,于是亲自去查看。
??? 进得牢中,就见叶龙先直挺挺躺在地上,双眼紧闭。蒋知府命仵作上前检验,仵作很快来回复:“犯人确已身亡。”蒋知府又让衙役把叶龙先拉到外面,暴尸三天,并贴出告示,说叶龙先欲用针害人不成,畏罪自尽。
??? 三天后,叶龙先的堂弟才被准许收尸。
??? 叶龙先晃晃悠悠就像做了一场梦,忽地睁开眼睛,只见灯大如豆,人影晃动,不由得惊问:“我这是在阴曹地府?”
??? “叶老弟,你是在我的老宅中。”再看说话之人,正是柳回春,只是不知为何他苍老了许多。
??? 原来那日柳回春递给叶龙先的毒药本是末藜花根治成。这末藜花根磨成粉和酒服下后可致人假死,一寸死一日,三寸就是死三日,服七寸则无救,七寸以内施救就能醒转回来。叶龙先服下四寸花根,假死四日。给叶龙先收尸的堂弟,实为柳回春的乡下亲戚,收得尸体后就急送到柳家乡下老宅。柳回春早等在那里紧急施救,这才抢回叶龙先一条性命。
??? “你?你既然不肯杀那贼子,又何必假惺惺来救我?”叶龙先却不领情。
??? 柳回春正色道:“医者父母心,当你拿起银针时,就是面对自己的杀父仇人,此时你也只是医生,职责就是救人,这才是医德。如果你心里有恨,就不要接这个病人,就像当初我不肯去救治蒋虎。”
??? “可是,他们是恶人,这样的人不除后患无穷,不知要有多少无辜送命。这样不是说恶人不会有报应?”叶龙先犹自不服。
??? “恶人作恶,是伤受害人的心。但如果医者为恶,则是伤天下人的心。至于恶者是否有报,那则在天。”说罢,柳回春叹了一口气,又道,“当日月容也是我救下的,可惜她不肯听我劝说,在听说五步逍遥散也能置人死地的话后,竟然盗药去杀蒋虎,最后还是白送一条性命。望老弟能听我一句,从此隐姓瞒名,江南再无神针叶,你看可好?”
??? 叶龙先心里一百个不服,可终是被人救下性命,只盼着调养好身体早日脱身。不想柳回春一留再留,而且不顾他反对,坚持每日给他施针,最后见实在留他不得了,才同意过完中秋节就让他回家。
??? 中秋这天,柳回春早早来到老宅,带了些酒菜,两人坐到后院的小亭,推杯换盏,聊着些草药医案,倒也开心。
??? 正说得高兴,突然回春堂的老掌柜闯了进来,报说:“老爷,蒋知府到处找您。本来蒋知府大摆酒宴,说是给蒋公子饯行进京谋官。可是不知怎的,那蒋公子在酒席上突然大口吐血,随后就人事不省了。”
??? “好!从此他就不会醒来,不能再伤天害理了。”柳回春大笑,又回头对老掌柜微笑道,“你今天看到我了?”
??? 老掌柜一愣,忽然明白过来了,点头道:“我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找过了,就是没找到柳先生的影儿,估计是下乡了,没个十天半月回不来。”
??? 见老掌柜走远,叶龙先还没回过神来,柳回春又给他满上一杯酒道:“恶有恶报,你见到了吧。”
??? “这?难道当日你给他下了毒?”叶龙先忙问道。
??? “非也,当日我已经警告过蒋虎,从此戒酒色方可保平安,他不能遵守,怪不得别人,一切都是天意,医者只求有医心,莫问生死事。”柳回春举起酒杯。
??? “先生,我还有一事不明,望先生明示。先生为何要先让蒋知府把我下到大牢中,才救我出来,不是多此一举吗?”叶龙先此时对柳回春已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也不想心中再存芥蒂,索性挑明了问道。
??? “叶老弟,当日我见你眉心发暗,已知你穴位涌塞过久,应该是你平日里在自己的死穴试针的缘故。要知道,那些重患本身有病,在死穴留针是治病,你本身无病,在死穴刺激多了只能添病。只因你身体强健,又有一口真气顶住,所以没有察觉,只怕病发时你自己陷入危急,到时悔之晚矣。无奈那时的你气盛得紧,呵呵,我又如何劝得?”柳回春说着捻须一笑。
??? 叶龙先不由得面上一红:“先生说得是,其实这病根我也略有察觉,只是没想到后果的严重性。”
??? “这病想除根,要你死一次才行,当日若让你出了蒋府,我哪里寻你?只好出此下策了,叶老弟勿怪啊,这杯酒当我赔礼的。”柳回春又把酒杯一举。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丽突然发现林儿怎么这长时间还没回来,再说也没跑远啊。处看看,居然没人!月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云里去了。周围更加昏暗!自己刚才难道睡着了?居然什么也没注意到。??? 叶龙先却把酒杯向桌上一掷,站起身走到柳回春的面前,长揖到地,诚恳地说:“先生受学生一拜,从此跟先生学医,请先生教诲。”
??? 柳回春哈哈大笑,扶起叶龙先。从此江南再无神针叶,倒是多了一位悬壶济世的叶神医。

标签:姐妹朋友妹妹堂弟

    上一篇:民间异事之屁惩 下一篇:地府奇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