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借魂还尸

借魂还尸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烈日炎炎,五个带着沉重枷锁衣衫褴褛的犯人,被绳子绑缚成一串,在两个身穿官衣的衙役的驱赶下,步履蹒跚的向前一步一步的行走着。
??? 其中有个犯人叫长喜,原本是个杀猪卖肉的,因与人发生争执失手打死了人,所以才吃上人命官司。
??? 县老爷倒也是一个清官,念长喜是误伤人命,判了个发配边疆留了他一条小命。
??? 连日来的高温天气,在加上身上戴着的沉重枷锁,这长喜和几个人犯身体可就有点吃不消了卫生间的水是从浴盆流出来的,水已积满了整整浴盆。还不停的有水在流出,流出的水很怪,是红色的。流入浴盆以后就变成丝丝的红色在浴盆内慢慢的洇开去。"不——"我吓的惊叫声,并开始哭。我拼命去关浴盆的水管。。
??? 天气燥热,押送他们的衙役心中也是很烦闷,所以一路上对他们几个连踢代打一路的摧残。
??? 几个犯人裸露的肌肤都被烈日晒得快熟透了,嘴唇干瘪,几次的哀求衙役给口水喝歇歇脚,可是换来你的确是一顿暴打。
??? 长喜仰天长啸,想想自己如今竟落得这个下场,这样下去,就是自己侥幸不死也得扒层皮。
??? 眼见着旁边有条小河,饥渴难耐的长喜趁着押解的衙役叔说,他那天晚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部队的医院了,原来是连长见准时的他们迟迟没有回来,于是早上派人进林子寻找,才找到他。不注意,给前后的人一声召唤,一串的人齐齐的跳进了小河里。
??? 等衙役醒过腔来的时候,五个人齐齐的没入水中没了踪影。在水边等候了好久也没看见这几个犯人的踪影,衙役只好悻悻的离开,打道回府了。
??? 也不知过了多久,长喜悠悠的转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水粉色帷帐的大床上,床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女人水粉的香气。
??? 长喜不禁感叹了一句“早知道死了以后地府里这么舒服,何苦进了我的那间出租屋,我把黑猫扔在了沙发上。它好乖巧,就趴在沙发上动不动,前腿伸在前面,可爱的小脑袋就搁在它的前爪上,很无辜地望着我。呵呵,不要这样看着我嘛,我不会心软的。白白的遭受了那么多的折磨。”
??? 长喜的话引来了一阵清脆的笑声“哥哥可真会说笑,你明明在奴家的床上,怎么说起地府来了!”
??? 长喜一惊,赶忙的光着脚跳到了地上,慌乱的不知该怎么样才好。一个女孩走了过来,吃吃笑着扔过来一双男人的鞋子“这是我父亲的,穿上鞋请跟我来。”
??? 长喜没有敢抬头,用眼睛的余光看出来了女孩右腿是个跛脚。赶紧的穿上鞋跟着女孩来到了外屋厅堂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闭目依靠在一把藤条椅子上,悠然的小睡。
??? 女孩来到老者身边,轻轻的摇晃着老者的胳膊“爹爹,蝉儿把他带来了。”老者微微的睁开了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长喜,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 长喜不明白自己这是到了何处?只是知道自己还活着,一定是眼前的父女两个救了自己的性命!
??? 想到这里不敢怠慢,双膝跪倒拜谢救命大恩!老者身子没动,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恩人不必 那个师傅突然伸出手,就像是武林高手样闪电般抓住冯唐的衣领子,把他扔在了桌板上。冯唐还没来得及挣扎,旁拿着菜刀的那个师傅突然菜刀砍了下去。言谢!说起来你也是我的恩人,今日我救你也只是还你当日救命之恩。”
??? 看着长喜不解的神情,老者抚摸着胡须乐了“恩人也许忘记了,十几年前,我遭受天谴,被雷公追杀,慌不择路之下我躲藏到了恩人的杀猪案子下面。恩公看见不但没对我不利,反而用身躯遮挡,这才使我躲过了天劫。”
??? “此恩情我一直记挂不陆:黄×出现了忘,一直想着有朝一日来报恩公当年护佑之情。今日得知恩公有难,这才使小女玉蝉前去搭救恩公回来。”
??? 长喜一听,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那眼前的老者和这个跛脚的女孩就是狐类了!
??? 想到这里心里很是感触,不禁落下泪来“想我失手害死人命,又被衙役一路虐待,不行今日得老丈父女相救,想来也是缘分。”
??? 老者一听哈哈大笑“我身边只此一女,生来脚有残疾,不过容貌倒还是说得过去。如若小哥不嫌弃,就收在身边做个枕边人阿正也不是不喜欢小娜,毕竟相处也有年了,可他总觉得在小娜身上少了点什么。或许是她太过善良和纯洁了吧,阿正不止次地想道,如果她能更野性点,更有活力点,这样或许会更好吧!”
??? 长喜一听,心中暗喜“想我一落魄之人,能得到老丈父女抬爱,心中以是感激不而几十天后,他们为埋葬亲人再次打开墓穴,赫然发现,墓穴内的情景比前次还要糟糕,不仅棺材被移动了位置,些棺木还遭到严重毁坏,有个棺材还破裂开来,尸体的手从棺材里直愣愣地伸了出来。柴斯家被折腾得心力交瘁,他们不敢深究棺材移位的原因。而其家族棺材会"走路"的事则很快成为巴巴多斯岛上的恐怖传说。尽了,哪里还有资格嫌弃不嫌弃!”
??? 长喜暗暗抬起头偷偷的瞄了喵跛脚的玉蝉,不禁大喜过望。原来这玉蝉生的粉肌玉唇,瑶腮悬鼻,目如清水,眉眼如画,身材婀娜,要不是跛脚,还真是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坯子。
??? 就这样在老者的主持下,当天晚上长喜就沐浴熏香和那跛脚的玉蝉成就了美好姻缘。
??? 一黑一白两个戴着高高的尖尖的白帽子的人,押着四个衣衫褴褛的用锁链锁住的人,摇头晃脑的四处寻摸着“我说奇了怪了!明明是五个一起的,怎么的就少了一个呢?”
??? 原来这一黑一白的两个人是地府里的黑白无常两个活宝。今个明明的有五个一起的人寿禄已尽,可是到了这里一勾魂却发现少了一个。
??? 平白的少了一个,这两个活宝不敢回去交差,只好押着那四个被勾了魂的家伙,到处的在寻找那个叫长喜的人。
??? 找来找去还真被他们找到了,黑白无常一看明白了,感情是被这山间的狐狸精给救了。
??? 黑白无常两个人一商量,这要是打起来,两个人也不一定是那狐狸精父女两的对手,还不如偷偷的把长喜的魂魄勾走就是了。
??? 这天夜里,熟睡中的长喜做了一个梦。梦中长喜依然被衙役押着走到了那条小河边,见到小河,长喜毫不犹豫的飞身跳了下去,慢慢的沉入了水底。
??? 等候在屋外的黑白无常,挤眉弄眼的看着长喜的魂魄在睡梦里飘出了体外,高高兴兴的上前用锁链锁住,打道回地府向阎君复命去了。
??? 清早一觉醒来,玉蝉发现身旁的丈夫竟然没有了气息。掐指一算,玉蝉明白了,自己当初从死神手里把长喜抢了回来,现如今长喜的魂魄又被小鬼给勾了回去。
??? 玉蝉把长喜的身体托付给父亲保管,别让蚊虫鼠蚁给咬坏了,自己之身一人来到了地府。
??? 果然在阎王爷的大殿上,长喜正跪在那里惊惧的大声呼喊着玉蝉的名字,连着声的喊着冤"我用零的保鲜膜,这冰箱里都长虫子了,你还敢说你的东西没问题?"顾客愤怒地说道。枉。
月光的清辉照亮燎张脸,苏聪看清后,紧绷的神经如弹开的皮筋般瞬间松弛下来。??? 玉蝉来到殿前也不答话,直接上前拽着长喜就往出跑。阎君一看这还了得,一个小小的狐狸精竟敢前来地府索取生魂。
??? 一声令下,地府里霎时阴风阵阵,一群群的小鬼就把玉蝉,里三层外三成为了个水泄不通。
??? 玉蝉一见只好松开长喜的手,分身全力的对付这些个拦路的小鬼。无奈寡不敌众,不一会就累得香汗淋漓,被阎君扔出来的捆仙绳捆了个结结实实。
??? 玉蝉心里又气又急,无助的眼看着长喜被押上了往生路,喝了那孟婆的忘情水。阎君哈哈大笑“小狐狸精你回去吧!这个人应经忘记了前生的一切,你已经没有再救他的必要了。看在你修行一场的份上,今日放你回去吧!”
??? 玉蝉怎能甘心刚刚新婚的丈夫就这样永世离自己而去,不死心的跛脚来到长喜的面前。端详了良久,玉蝉知道一切都无望了,从长喜那木讷的表情和陌生的眼神里,玉蝉知道长喜真的不认识自己了。
??? “长喜你记住!我等着你轮回转世长大的那一天,我等你,绝不言悔!”玉蝉悲戚的留第天夜里,婶又出来闹腾了,她去了我妈妈的好朋友,费阿姨家!竟然能模仿我妈妈的声音敲门:"费炳华开门啊,我是巨勤子啊!"费阿姨正要答应,突然想想不对劲!我妈那几天不在家,赶到淮南奔丧去了!费阿姨心里想,这不会是我妈妈,再说了我妈怎么可能半夜去敲她家门!她又想起白天全村,都在议论婶昨夜去敲大林家窗户。她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害怕!吓得蒙在被窝里直到天亮!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了地府回到了家中。
??? 事情已经这样了,父女两把长喜的尸身安放在了后山的山洞里。这个山洞中年冰冷异常,长喜的尸身放到这里可保终年不腐。
??? 时间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玉蝉掐算着时日,算来长喜的轮回今年也到了弱冠之年了,于是辞别父亲,之身一人来到千里之外的德正县一户大宅院里,寻找丈夫的今世。
??? 长喜的今世是一个大户人家正妻所生的长子,姓李名字唤作官儿。这官儿生来不但样貌出众,而且聪明异常,四书五经一学就会,所以深得老爷的独宠。
??? 又加上是长子,将是李家的未来府邸的掌门人。这马上到了该娶亲的年龄了,上门提亲的络绎不绝,但挑来选去的一直就没有中意的。
??? 这一日府门口来了一个跛脚的姑娘,她言说有要事求见府里的大少爷官儿。姑娘穿着华她好奇微弯着腰看,却看不见脚。贵,脸上带着面纱,一副风宫奕明进了屋,接过小娘子递过来的毛巾擦拭身上的雨水,他看见屋里只有小娘子人,就问她家里还有什么人?小娘子叹了口气说:"只有个丈夫,怕是在别人家赌钱。"尘仆仆的样子。
??? 下人不敢怠慢,通报了进去,官儿一听心中很是奇怪。自己并莫有认识过什么跛脚的姑娘啊!况且男女授受不亲,怎可前去见一个姑娘,所以告诉下人一口回绝了。
??? 听了下人的回禀,玉蝉也不答话,幻化身形像一阵风一样来到了官儿的面前。伸手摘下面纱,露出满头的青丝和姣好的容颜“相公,可还认识玉蝉吗?”
??? 官儿吓得倒退了好几步“你是人是鬼?怎么看着一溜烟的就到了跟前了?”玉蝉上前一把拉住官儿就要把官儿带回去。官儿拼命的一边挣脱一边大声的呼喊救命。
??? 玉蝉一听,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个滋味“相公莫叫,我真是你的结发妻子玉蝉,我已经等了你一个轮回了。”
??? 官儿一听,叫的更欢了“有鬼啊!快来捉鬼,救命啊!”趁着玉蝉不注意,从靴子里偷偷的拽出一把尖刀,照着玉蝉的咽喉就割了下去。
??? 血喷溅染红了地面,玉蝉圆睁着杏眼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苦心等了一个轮回的丈夫的手里…
??? 松开了拉着的官儿的手,玉蝉痛苦的蜷缩在了地上,化作一只火红的小狐狸死不瞑目!
??? 官儿上前用脚狠狠的踢了两脚“原来是只妖狐,来人啊,把她的皮给我剥下来,我要做一件披风。”
??? 谁也没看见,一颗闪着光晕的白色的珠子,从小狐狸的尸身里徐徐的升了起来,飞到了官儿的身边,缓缓的从官儿的头顶心没入到了官儿的身体里。
??? 官儿倒下了,一个跛脚的女人带领着官儿的魂魄,影影绰绰的飘离了这里。狐狸的尸体没有了,地面上只留下了官儿冰冷的尸身。
???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面前摆放着一人一狐两具尸身。老者笑了笑“魂魄都回来了,还不快快起来,更待何时?”
??? 玉蝉,长喜翻身扑通跪倒在地,叩谢爹爹再生之恩!
??? 老者哈哈大笑“人家都是借尸还魂,我们这个就叫借魂还尸…我听到阵涌潮般的声音,哗啦啦哗啦啦,不刻就感到有水不住地朝我的脚上涌,慢慢没过膝盖。我于是没命地往回跑,可是脚下空,原先的阶梯竟全消失了,我下摔倒在水里。我大声呼救,可潮水湮没了我的声音。”

标签:哥哥尸体

    上一篇:地府奇缘 下一篇:荒村怪谈之宝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