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漂尸

漂尸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个遥远的小村庄里,四面山水环绕,村民们自力更生,不曾出过村庄,看起来无比的安详。
??? 可是最近村里不太平,总是鸡飞狗跳的,而且还接二连三的死人了!
??? 事件回到几天前,村子里的一条河上浮出一具发白浮肿的尸体,眼睛像铜铃一般大睁,身前还背着一个书包。这死尸的穿着打扮,一看就不是村里乡民,人群一下子就乱起来。
??? 几个小姑娘们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话。
??? “这男的死相好恐怖哦,今晚我肯定做噩家乡的小村旁有条小河。岸边野草能与人比高,在漆黑的夜幕中随风飘摇,甚是吓人。梦。”流金遮住自己的眼睛,有点小怕怕。
??? “没事哦,还有我呢,穗香也被吓的小脸惨白了。”花容大姐大的搂着两人,不断安慰。
??? 飞鸿从远处走来,瞥了一眼尸体,踱步走到穗香的身边,“你没事吧?”
??? 在场的几人都知道,飞鸿喜欢穗香。
??? 穗香对于飞鸿的关心没有任何回应,眼神冰冷的看着飞鸿。
??? 飞鸿没有失望,微笑的摇头,并不在意穗香的冷漠。
??? 晚上,花容特地带着流金去看望穗香。
??? “大娘,我们来看看穗香。今天看她脸色不好,过来问候问候。”花容扶着穗香的老母,把一筐子干鱼放在桌上。
??? “来了就好了,还带什么东西啊。”王大娘拍拍花"这、这个,你先回去吧,我和我屋里头的商量商量,晚上给你信儿。"好说歹说,秦老总算劝走了楚可惜。容的手,一脸的笑容。
??? 流金搬来了一条长凳,几人坐了上去。
??? “穗香,穗香,穗香…”流金对着里屋呼唤,可是一点回应都没有。
??? 花容笑着说:“穗香估计是睡了,今天肯定受了不小的惊吓。”
??? “那小伙子年纪轻轻的寻死,他爸妈心里得多疼啊。”王大娘叹口气,惋惜一条生命。
?我有些诧异,可看他严肃的表情和有些憔悴的脸色不像有假,便问发生了什么。?? “大娘,在家吗?”一道声音从门外传进来,一听就知道是飞鸿。
??? 飞鸿提着一个篮子,从篮子里拿出几道小菜,对花容流金两人说:“你们也吃点吧。”轻车熟路的从穗香家里拿出碗筷。
??? 花容掩嘴笑道:“原来是想讨好未来的岳母啊。”
??? 飞鸿的手一停顿,并没有因为这句话害羞,反而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他反身进了内室,没一会儿,便将穗香扶了出来。
??? 花容几人不知道他搞什么鬼,感觉他有点怪怪的。
??? 流金见场面突然尴尬了,便圆着话说:“穗香,吃饭吧。”
??? 这个村庄在大山里,不通电,所以依旧点的油灯。晦暗的灯光,将几人的影子拉长叠加,播放在墙壁上,随着灯光的跳动,摇曳不定。
??? “穗香已经吃过了。”飞鸿连忙替答。
??? 王大娘见怪不怪了,虽然女儿最近沉默寡言了,但是只要她好好的,这一切的不寻常也就平常了。
??? “穗香,晚上不安全,不要乱跑出去哦。”飞鸿温柔的将穗香额前的刘海撩到耳际。然后跟众人打了声招呼,便隐入了夜色中。
??? 第二天清晨,村人又在河边打捞了一具浮肿的男尸。男尸是裸体的,身上刻上了几个大字:断子绝孙。并且他的根已经只剩下一个断口。
??? 依旧是外地人,村民们有些惶恐,他们靠这里的水生存,如今水源沾染了死人,是无论如何是不敢喝这水了。村人集结一帮人就浩浩荡荡的往上游方向而去。
??? “花容姐,到底是谁杀人啊,会不会有一天也会将我们杀了?”流金紧紧的抓住花容的手臂颤抖。
??? 花容也满面愁容,摇头表示不知。“跟上去瞧瞧就知道了。”
??? 一群人走了许久,依旧没见到有何异常。尸体到底是从哪里流下来的?众人的脑海里都有一个这样的疑问。
??? “大家也要考仙人又仔细的摸了摸,目光更加精锐了。虑一下水流的速度,水速这么快,说不定我们走上几千米才能找到源头,绝不可能在这附近,我们这么盲目的找下去,是不可行的。”飞鸿深思熟虑后,突然发话。
??? 一干人等听到他这话,都觉得有道理,便转身回村里。
??白无常说完此话,顺手指,两人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白无常叹了口气又开始了做法,慢慢的在白无常身边出现了个人:"哎,世人皆因贪念而作恶啊。包强你的仇已经报了,你好好的留在阳间多做善事吧。"? 深夜,一个黑影鬼鬼祟祟的往河上方走去,树梢点着月光,看不清那人的模样。河边的树林呼呼的咆哮着,仿佛在警告来者。
??? 行了许久,树林边有个白影在不停的摇晃,像是在向人招手。渗人的白色,明亮的月光与树林黑暗结合的忽明忽暗的光晕,让黑影即使见张爷就问:"怎么回事?"过几次这样的场面,但也不经心颤害怕,鸡皮疙瘩发芽般迅速从土里冒出。
??? 黑影深吸了一口气,走向了白影那。站在树下,只见那白影睁大着眼睛看向前方,舌头伸的老长。原来是个吊死鬼!
??? 黑影把白影从树上给放下来。白影已经四肢僵硬,眼睛血红,嘴角却带着笑意,显得颇为诡异!死不瞑目!
??? 黑影从怀里弄出一个竹筒,拔塞,把里面的东西倒进白影的嘴里。这动作一集人员’这个词。间谍听上去太像詹姆斯•邦德了。"气呵成,显然是经常做这样的事。然后,慢慢的在白影的尸体上顺时钟的推拿,"小伙子长的挺不错,浓眉大眼的,还挺有礼貌的,在家里又是独子,搞机械的,工作也蛮稳定的,关键是人老实,不错不错哦!"说是推拿,不如说是用一种奇异的手势帮助消化某种药性吧。
??? 直到白影的喉咙处传来类似于打嗝的声音,黑影才停下手,将白影带到了一个隐秘的潭水中。
??? 墨夜的月光照进那口潭的内部,里面漂浮着几具尸体,一股阴凉的风迎面吹向黑影。
??? “滴答,滴答~”滴水声在这宁静的夜晚,显得十分的突兀。
??? 白影那双眼睛,一看到那几具漂白的尸体,立马发狂起来,奋力游向潭中,抓扯撕咬那些尸体,丝毫不嫌弃那股腐臭的酸味。
??? 过了许久,黑影一声口哨,将白影唤回。“发泄完,该回家了。”
??? 回到村口时,“谁?”一声呵斥,让黑影动了杀意,当看到来人时,犹豫了一会儿,最终…
??? 第三天早上,“啊!”流金起早去田地摘菜,却看到飞鸿跟一具尸体躺在一块。
??? “咋啦?娃儿。”一些人跑过来询问。
??? “飞鸿飞鸿死了。”流金哭着说。
??? 飞鸿的喉咙处有一道血线,衣领处被血浸湿,脸色苍白。旁边的那具尸体身体发肿,跟前两天看到的尸体差不多,但这具尸体肚子的那一部分,有五个窟窿,窟窿里流着黑血,十分吓人。
??? “又是外地人,这次已经伤到我们村子里来了,肯定是有鬼啊!”流金害怕的尖叫。
??? 流金的父母抱着自己的女儿,一脸的感伤,难道这个村子就真的住不下去了吗?飞鸿的母亲也哭的死去活来。
??? 花容见有人安慰流金,放心了许多,跑到飞鸿的跟前,探了探鼻息,又俯在他的胸口处听了听,说:“飞鸿没死,他还有心跳,还有救,快,带回去救治。”
??? 当飞鸿醒来的时候,大家问他发生了什么事。飞鸿露出一丝自责,“昨晚上我内急,起床后便看到一个人在刘明和王丽走进新刘家,迎面呈现的是让人心酸的幅样子,丹丹妈妈是个罗锅,看着身体也不太好,丹丹爸爸是拐着条腿的残疾人,满屋里没有样像样的东西,炕上还躺着个几个月大的男婴,这样的个家让刘明和王丽夫妇有着锥心的疼痛。刘明和王丽谎称自己是助贫的爱心人士,听闻刘家现状,要认丹丹为干女儿,好好帮助这个贫困家庭。丹丹的父母自是喜出望外,可算盼来了个救星。欲行不轨,我便去阻止他,结果反而被割喉。我没有能力抓到凶手,对不起。”
??? 花容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这番话怎么听都…
??? 第四天,又是一具尸体被水流冲了下来。村民们都能闻到水中的那淡淡血腥和腐臭,已经没人敢在那打水浇菜了。
??? 村里的人都已经在商量,是不是该迁居了。这种事情,让人唏嘘不已。好好的一个世外桃源的生活,就这么被打乱了。
??? 深夜,一个人在跟踪另一个人…
??? 第五天,又发现尸体后,花容站出来说:“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 众人在等待这个沉重的答案。
??? “就是你,飞鸿!”花容指出了人群中的一个人。
??? “我昨晚上跟踪你去了上游,并且发现了尸体是从哪漂下来的。大家跟我来。”花容带着众人浩浩荡荡的去了那口潭边。
??? 而里面还剩下最后一具尸体。
??? 村民们气愤的盯着飞鸿,尤其是他的父母,从诧异到跌落和绝望,颤颤巍巍的后退了几步,便晕倒在地。
??? “是看着小屋子的浪漫烛光,小个子怔住了,恼怒地回身问女干部:,人是我杀的!其实昨晚上我就发现你在跟踪我了。”飞鸿似乎早已做好了东窗事发的准备,所以他十分淡定。
??? “可我不明白为什么,而那个人又是谁?”花容怎么也想不明白。
??? “那些人该死!穗香那天去山上采药,遇到那群外地男人,他们看穗香孤身一人,便…”说到此处,飞鸿泣不成声。许久龚毅知道,这个中年男子应该就是那个叫叶鹏的患者了。,他才停止哭泣,“穗香受到他们的侮辱后,便上吊自杀了。都快天黑了,我看她还没回来便去寻,可是晚了,她已经没了气息了。”
??? “什么?可是穗香前两天我还看见她的,怎么可能?”流金捂着嘴,不忍心说下去。
??? “后来,那些男人在山上迷了路,我便用山上的一种毒草,杀了他们。我还知道一种蛊,是死人身上滋养出的,我把它种植到了穗香的尸体中,让蛊控制她,就像活着的我终是——不能/不配拥有他/她的。一样。可是她不会说话,不会笑,不会吃东西,没有体温。”飞鸿流着眼泪大笑。
??? “每晚她都要去原地方去上吊,再次体验死亡。为了能稳定的控制住她,我将她带到了那些男人的尸体前,让她发泄怨气。”
??? “而那晚上被你发现了,是我敲晕了你,然后假装我被袭击,使用苦肉计,打消你的怀疑。”
??? “是你多此一举了。正因为这样,我才会跟踪你。”花容斜眼看着飞鸿。
??? “输了,输了,输了,呵呵~”飞鸿疯狂大笑,纵身一跳,不挣扎的他沉入了水底。
??? 后来,那村庄里的人便搬走了。而穗香彻底死亡,没有人再将她从树枝上放下来。花容轻笑出声,手中转着竹筒,筒里一只拇指长的白白胖胖的虫在懒洋洋太阳如往常样很慵懒的爬上了天空,无精打采地照射它并不太在意的某个城市,新年的第天人们都异乎寻常地起了个大早,清醒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快乐,就近的些同事和朋友们也都选择了在这个清新的上午相互走访的来拜年。赵大明起床就叼了个烟卷,提了两瓶好酒下和两条好烟下了楼,朝前排的号楼走去了,他要去刘勇达家拜年,他和刘勇达是同事铁哥们儿,由于赵大明上班比较晚,在工作上刘勇达还真没少帮过他这个小弟弟,这不就在元旦节刘勇达还拖自己的老同学给赵大明说了个对象,俩人见面还真别说谈得来,小伙心里这个喜幸,他甭提多感激刘勇达了。的蠕动。
??? 其实,她才是蛊的主人,利用飞鸿,培养蛊虫长大。

标签:恐怖杀人血腥死尸

    上一篇:民间异事之知母 下一篇:民间异事之残手相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