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古代聊斋之入画

古代聊斋之入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詹景藤孑然一身,靠砍柴卖柴勉强养活自己。常言道凄境生异思,为解孤寂,他喜欢上了画画。上山砍柴手中没笔纸,就折根树枝蹲在地上,见啥画啥。如此多年过去,他的画功已初露端倪了。
??? 这天,詹景藤挑柴到市上卖,好半天没人来买柴薪。他也不急,捡了一根枝棍,蹲下身勾画起来,乐此不疲。
??? “后生的画,很有些眉目呀!”忽听一声称赞,詹景藤抬头一看,面前站着个中年男人:身着长衫,一派先生模样。他蹲下身又看了一眼画,突然问:“后生可愿意入学堂识字学画,日后以此举业登坛?”
??? 原来,长衫男人姓胡,开了有家,因为父母同外出,所以唯的女儿单独留在家过夜。一家“随园画苑”,平日里极爱惜人才,刚才詹景藤几笔涂鸦被他看到,立刻认定他是棵好苗子,要收他当学生。胡先生了解了詹景藤的家境后,连学资都打了折扣,说只要他每日以一些干柴抵学费就行,詹景藤喜不自禁,连连道谢。
??? 詹景藤来到“随园画苑”,第一课就聆听了胡先生一番别出心裁的话:“都说画马难画走,画人难画手,可我说画物难画狗。狗多有灵性呀,好动敏捷,行为丰富,心有灵性,是学画的最佳参物,能将狗画得出神入化,别的就没有啥画不成的了。”
??? 詹景藤受到启发,回去后找到一户人家,用柴薪换回一只刚满月的狗崽,起名幺幺。从此,他天天与其吃睡玩耍在一起,很快将狗的模样和动作烂熟于心,可是落于笔端的狗儿,却始终呆板,没啥灵气!他这才有所感悟,画狗真的是难啊!
??? 日日厮守,詹景藤与幺幺有了很深的感情。它似乎知道主人抱回它的目的,詹景藤作画时,它或卧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主人画多久,它就于是男人走近点又问:"小姐,你跳绳怎么只数个数呀?"站多久,一点也不赖工。更让詹景藤感动的是,幺幺好像还知道主人家不富裕,吃得较少,偶尔给它吃回肉荤,它也极珍惜,像孩子那样先当玩具玩耍,再当点心一点点吃掉。
??? 这天,詹景藤带着幺幺来到街上,正玩耍着,忽听一声惊叫,只见一个姑娘正被一个无德小子拉扯着。那姑娘唇红齿白,袅袅婷婷,这时已是又羞又气:“我不认识你,你要做啥?”无德小子嘻皮笑脸道:“我堂上女人有的是,没想和你白头偕老,只想玩耍。”
??? 詹景藤被这混账的话气着了,不由上前喝住他:“别欺辱人!”这时他才看清,无德小子竟是人称“马阎王”家的公子马魁。马阎王乃城中独霸,据传京城宫里都有搭得上关系的亲友,所以,连荀县令都要让马家三分。马魁见有人挡横,立刻怒了:“你要管我闲事?”身边随从闻声扑上前来。
??? 就在这时,突然“汪”一声吼,幺幺竟拦在了那里,面向歹人,龇牙咧嘴目露凶光。说也奇怪,两个大汉竟被一条狗惊得定在那里不能动弹!马魁家珍宝无数,啥没见过?可这时,他怔了一下,突然就稀罕上这条不起眼的狗了,不由脱口道:“将这畜生卖与我吧,多少银两都行。”
??? 詹景藤一听,断然拒绝。
??? 马魁没想到还有人敢驳他的面子,当即放下一句话:“这世上还没有我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说完带着随从扬长而去。
??? 时过不久,城里就发生了两件事情:一是一天夜里幺幺被毒死在詹景藤家门口;二是那个被马魁当众纠缠的姑娘苗湘亭,失踪了。
??? 詹景藤知道幺幺是马魁毒死的,可他没有当场抓个现行,又能把他怎么样?詹景藤更怀疑湘亭姑娘的失踪也与马魁有关,便跑去县衙击鼓鸣冤,告发了马魁。
??? “你有何证据?”威严的荀县令只一句话,就问得詹景藤哑了口。荀看这话,我顿时气得坐了起来。佳慧是我的女朋友,阿海怎么可以这么做?我气愤的看向此时昏睡的阿海。就在我要过去的时候,寝室的门突然开了。县令见这穷"我是来滑雪,不小心弄伤了脚。"后生神情真切,缓缓又道:“若是真有其事,本官定不姑息。然凡事都要讲个证据,你空口一张,如何能定他人之罪?你且回去,本官自会查清此案!”
??? 詹景藤只得垂头丧气地离开了衙门。
??? 詹景藤失去幺幺,就如失去亲人,却又无法为幺幺报仇,他撕心裂肺般地难受,连作画都没了心思,勉强作的画也是大失水准,惹得胡先生对其很是失望。
??? 这天晚上,詹景藤刚入梦乡,忽然被门外一股香气撩醒。他起身出去,却见一个身影俏丽的姑娘,正伏案勾勒着什么。他上前去,姑娘回头冲他一笑:唇红齿白,袅袅婷婷。他一眼认出,这不是那个被马魁纠缠后又失踪的姑娘吗?
??? 姑娘正手执画笔,蘸墨挥毫,他目光再落在画纸上,又是一惊:“你画的这不是我的幺幺吗?”
??? 只见画上的幺幺,黑油油的皮毛,炯炯鬼对我们个都有感应。很可能我们个也走不脱。有神的眼睛,就和活着的时候一样。睹画思情,詹景藤不禁悲声泣道:“可幺幺已经死了!”湘亭姑娘忽然说:“幺幺虽然死了,可你把它画出来,它就永久留在你心里了。”
??? 说着,湘亭姑娘递过一支画笔,身贴身,手把手,教詹景藤作起画来。她一勾一勒,细雨润物;他跟着也一勾一勒,屏气凝神,温馨的夜里更是飘满了墨香。突然,詹景藤感到一道白光闪过,蓦地睁眼,窗外的阳光早已照满茅屋:原来是一场梦!
??? 从这天开始,詹景藤便跟湘亭姑娘学起画来。姑娘呢,似乎与詹景藤前世有约,也夜夜入梦而来,风雨无阻。时光荏苒,转眼数月过去,詹景藤的幺幺图已画满999张,可与湘亭姑娘的画一比,仍是呆板无神,缺灵无彩,竟没有一张是合格的。姑娘生气了,说:“你是一根朽木吗?你画的这是啥?一丝灵性都没有!再这样下去,我没时间陪着你了!”
??? 见姑娘欲去,詹景藤慌了,突然上前拉住她:“我不做朽木头!你别走……”姑娘脚步一滞,顿了顿又转过身来,冲他软软一笑,道:“是我急迫,画没作好,其实不怨你,怨我。”
??? “我没画好,怎能怨你?”送走儿媳腊梅,王下子蔫巴了,像失了魂,成天在腊梅坟地边瞎转着,好几个月都没还过阳。王是真不舍得那副梓木寿材,恨不得跟腊梅睡到块儿。
??? “怨我教画中间,没有加入应该加入的精魂。”说着,姑娘手中的画笔忽然变作一把尖刀,在詹景藤手背一划,血“汩汩”淌入墨砚;又一刀刺上她自己的手,鲜血流出也淌入墨砚,张云帮它们解决,作为回报,个个银色皮箱堆满了房间。再一抖刀又变回画笔,在墨砚中一搅,血与墨便融为一体。
??? 接着,湘亭姑娘再次凝神教詹景藤作画。而詹景藤心里,也不禁神圣起来,在姑娘的指点下一勾一勒,当落罢最后一笔,奇迹出现,画纸上的幺幺竟“忽”地跳在地上,冲詹景藤摇首摆尾……詹景藤从梦中惊醒,下地跑去后屋,一眼看到他作的画就在画纸上面,和梦中的画一模一样,简直出神入化!且画名也有了,就叫《幺幺》,写在上面的墨迹还未干透!
??? 天亮后,詹景藤就拿着这幅画到“随园画苑”,看得胡先生睁大了眼睛,不由叹道当初陆太太当天就报了警,警方对此十分重视,因为她的女儿并不是第个受害者。个月后,个贩卖人体器官的犯罪团伙被抓获,主要罪犯都已经被绳之以法。真没看错这棵苗子。学子们也都交口称赞。再听过湘亭姑娘冥冥中授画一节,他就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就觉得周围的空气不对了,大家的呼吸都重了,忽然他旁边个男的叫了起来:"我靠,刚才那个女的咋会动呢?"流传得便更为奇异,附庸风雅者趋之若骛,纷纷慕名前来观摩,有人还出重金要购买这画。詹景藤想想幺幺和湘亭姑娘,坚定道:“这画出多少银两,我也不卖。”他将画挂在自家茅屋墙壁,日日看见,永久留存。
??? 就在詹景藤的《幺幺》获成功时,荀县令查案也有了起色。
??? 这天,荀县令正在为苗湘亭失踪案苦思冥想,忽听门外有躁动声响。他起身出门一看,一个人跌跌撞撞朝他走来筱莲笑:"他回家了么?",正是马魁,还边走边朝身后惊恐窥望!
??? “我说!我都说,那苗湘亭是被我……”马魁“扑通”一声跪在荀县令脚前,竹筒倒豆般供出他杀害苗湘亭的过程。更让荀县令短叹长吁对锁窗,舞鸾孤影寸伤心。惊讶的是,马魁身后还站着一条黑狗,马魁供述中稍有避重就轻,黑狗就一口咬在马魁腿上,咬得血肉横飞,马魁痛叫,便改口实话实说。
??? 原来,马魁多次纠缠苗湘亭不果,一天夜里拦劫强暴并杀了她,埋尸荒野。当仵作押着马魁来到现场,挖出含冤而死的苗湘亭尸身后,荀县令再也忍不住,上前一记耳光打过去:“人狗共愤的畜生!难怪连狗也不放过你!”两人转身出门,把我反锁在病房里。回味着这两位所说的话,再环顾周,我糊涂了,究竟谁是病人?
??? 荀县令将马魁押回堂前,列数罪状,签字画押,最后打入大牢。
??? 身旁师爷拍手叫好,却又疑惑地问荀县令:“荀大人说他人狗共愤,狗也不放过他,大人怎会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
??? 荀县令说:“你们没看见押解马魁来自首的那条狗吗?”
??? 师爷更疑惑起来,问:“哪里有狗,我们怎没看见?”
??? “你真的没看见?”这回是荀县令疑惑了,“狗还咬马魁腿,咬得他血肉横飞啊!”
??? 师爷真的看不见狗,当时押解马魁来的那条狗,只有荀吃饭的时候,爷爷和奶奶在起聊天,奶奶说:"张家新进门的媳妇可真苦啊,嫁过来就受罪,现在弄得要喝农药自杀的地步啊!"县令一个人能看见。荀县令还专门跑去囚牢查看,马魁腿上也是完好无损,一丝狗咬过的痕迹都没有!
??? 然而,马魁口供属实,证据确凿,连马阎王的宫中亲友也没敢出面,这起恶性凶杀案终于告破。荀县令忽然想起詹景藤,是詹景藤来揭发马魁,才使案件有了些许头绪,他也是功不可没。
??? 略经打听,荀县令找到詹景藤家,这日微服走进詹景藤的茅屋,一眼就看见挂在墙壁上的那幅《幺幺》,那画上的幺幺,不正是押解马魁来县衙自首的狗儿吗?
??? 于是,荀县令激动地坐下来,跟詹景藤细细讲起查破苗湘亭凶杀案的过程,讲起幺幺是如何帮助县衙破案的。
??? 须臾,再去看詹景藤,他早已泪流满面……

标签:

    上一篇:古代聊斋之郑元桥 下一篇:染血的碧玉蟾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