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三连坟

三连坟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天门和京山交界的地方,有个湾子叫三连坟湾。在湾子的东头,有座三个坟包连在一起的坟墓。每年的清明,全湾的人都要到这座三连坟前烧纸拜祭,据说这个习俗在当地已延续了好几十年。关于三连坟的来历,在那一带曾流传着一个悲壮的故事。
??? 20世纪20年代,竟陵庞家湾有个姓庞的汉子,是远近闻名的杀牛佬。他杀牛一不用帮手,二不用铁锤,拿把牛耳尖刀摸到牛的旁边,冷不丁朝牛的顶门就是一刀。据说那儿是牛的麻穴,再健壮的牛,一刀下去,全身麻木,也会轰然倒地。因此人们都叫他庞一刀。别看这庞一刀是个宰牛的,娶的个媳妇却如花似玉,令周围的人羡慕不已。
??? 然而时隔不久,这一带的土匪头子邹大胯子打劫了庞家湾,当时庞一刀不在。等他回来时,才得知媳妇被邹大胯子抢走,气得当时就抓了把牛耳尖刀要去找邹大胯子拼命,被乡亲们劝住。从此庞一刀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话比以前少了,脾气却比以前大了,动不动就同人动刀子。人们知道他心里不痛快,都让着他。
??? 一天晚上,庞一刀刚忙完手头的活,突然传来一阵急骤的敲门声。庞一刀开门一看,不由吃了一惊,只见门口站的是他的媳妇卢花,手里还提着个包袱。庞一刀没好气地道:“贱货,还有脸回来!”卢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突然双眼一黑昏了过去。庞一刀这才着了忙,赶紧将她抱进屋。喂了几口水,卢花总算醒来,不由号啕大哭,接着说出事情的始末。原来邹大胯子早就对她垂涎三尺,那晚打劫湾子正是冲她来的。昨晚邹大胯子喝多了酒醉得不省人事,她便趁机逃了出来,离开时顺便将他们打劫的金银珠宝带了些回来……担心邹大胯子找来,二人赶紧收拾了一下,连夜离开了庞家湾。
??? 打这之后,卢花便有了身孕。十月怀胎,产下个男婴,可庞一刀横看竖看总觉得不顺眼。那副虎头虎脑的样子,不就活脱脱一个小邹大胯子!他于是趁卢花不注意时,偷偷将孩子扔进树林里打算喂狼。幸亏被卢花发现,从此孩子见他就像老鼠见到猫。他见孩子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干脆叫他“憨憨”。
??? 转眼十几年过去,憨憨也长成个半大的棒小伙子。虽然庞一刀平时对他不冷不热有时还凶巴巴的,憨憨却一点儿也不记恨。每当庞一刀有个头疼脑热的,憨憨便在一旁端茶递水、熬药喂药。时间一长,庞一刀的心也就渐渐地软下来,还把斜坡上突然出现道黑影,"你冷静些。离这儿不远有个深水湖,我们可以把尸体处理掉。看 池塘边有许多耗子,它们打闹,戏水,揍癞蛤蟆。它们的警惕性很高,发现陌生人,立刻跑向燎个穿蓝布大褂的人。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个有身份的人,成是个乞丐或者流浪汉,不会有人找他的。"缓缓向上滑行。自己杀牛的本事传授给了他。
??? 不久,日本鬼子来到庞家湾,到处烧杀掳掠无所不为。
??? 一天夜里,湾外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天亮时,一大队鬼子兵将湾子围了个水泄不通。原来,这一带活动着一支神秘而又奇特的队伍,摸岗哨、拔炮楼、打伏击,弄得鬼子晕头转向,于是鬼子便把气全撒在老百姓身上。他们把全湾子的人赶到东边的晒场上,一个叫龟田的鬼子小队长用半通不通的中国话说道:“杀皇军的人就藏在你们中间,快快地交出来。要是不交,全死了死了地。我数十下,不交人就统统地杀掉!”当他数到“九”时,突然人群中响起一个炸雷般的声音:“别数了,是老子干的!”转眼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分开人群走了出来,正是这一带有名的土匪头子邹大胯子。在昨晚的战斗中,他由于腿受了伤没来得及离开,被困在湾子里。见鬼子要向全湾子的人下手,他于是站了出来。
??? 龟田围着他转了几圈,疑惑地道:“你就是……邹大胯子?”邹大胯子道:“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是你家邹太爷爷。龟孙子,摸岗哨、拔炮楼、打伏击的事全都是你家太爷爷干的,不关大伙的事,你把他们都放了。要杀、要剐,你就冲你太爷爷来!”龟田道:“亚西!你的,中国人的这个。你刚才说什么?剐?这可是你说的!”将邹大胯子绑在树上后,龟田通过汉奸告密,又将庞一刀和憨憨拖了出来。龟田将一把宰牛刀往地上一扔,龇牙咧嘴地道:“你们,剐牛的这个,对不?他的皮,你们的剥。剥得好,大大地有赏!”
??? 在龟田的威逼下,庞一刀不得不将刀捡起来,一步步地挨到邹大胯子跟前。邹大胯子道:“庞一刀,十六年前,我抢过你的媳妇,你也同这帮小鬼子一样地恨我对吧?今天死在你手里,我们也算扯平了。不过在死之前我还透给你一个秘密,憨憨的确是我的种。其实,像我们这号提着脑袋玩的人,哪配留种?可我是单传,我父亲咽气时拉着我的手说我什么也可以不留,可一定要给他留个传香火的。我把种撒到你媳妇肚里后,把她留在山上不放心,所以就又打发她回去了。她带回去的那些金银细软全是我给的。当天下午,小陶老师便从同事的口中得知小钟自杀的经过。据说小钟死得非常惨烈。小钟的书房掀了顶,处溅满了小钟红色的肉糊糊的内脏,像随意泼撒的番茄酱;光秃秃的房梁还挂着嘟噜的人肠。人们在砖头底下分别找到小钟的肢,唯独不见他的脑袋。大家翻动每块砖瓦,仍然找不到,小钟的脑袋真的不见了。她下山也并非是偷跑,而是我故意放她回去的……我的话说完了,你动手吧!”
??太郎以女儿学钢琴的名义与清子暗中来往已经有两年了。他在某公司任经理课长,妻子是董事的女儿,因此,太郎成了颇有发展前途的候补骨干。但他不知着了什么魔,竟涉足股市并遭到重创。? 庞一刀一听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冲邹大胯子道:“这些年来,老子还真恨不得像剐牛一样活剐了你。不过今天看你还是条汉子,就成全了你!”说着一刀朝邹大胯子的胸口捅去。一股热血冲腾而出,溅了庞一刀满脸满身。
??? 一旁的龟田见庞一刀不肯活剐邹大胯子,却一刀将他捅死,不觉暴跳如雷。他随即命人将庞一刀绑了上去,又命憨憨去剐庞一刀。憨憨哪见过这场面?早吓傻了。庞一刀道:“苕儿子,这些年爸待你不好,常打你、骂你、罚你,今天让你来剐爸,爸一点儿也不记恨你。只是有一点儿你要记住,等赶走小鬼子的那天,别忘了告诉爸一声,在爸的坟头放挂大鞭……苕儿子,来吧!”庞一刀催了好几遍,憨憨也没动手,就像痴了傻了一样。一旁的龟田早等得不耐烦了,“唰”地一下抽出刀来架在憨憨的脖子上,歇斯底里地吼道:“快"动物落水,它们是不会伤害的。亏得你心地善良,平时多行善事,是你自己救零自己啊!"外婆说着,紧紧将她搂在怀里。,还不动手,死了死了地!”刀挨着脖子时,憨憨浑身不由一震。可是,不等龟田明白是怎么回事,突然转身的憨憨一声“小鬼子我日你小妈……”一刀扎进龟田的肚里。龟田有气无力地喊道:“杀了他……”手里的东洋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两边的鬼子兵忙乱中端起刺刀朝憨憨一阵猛戳。我知道真理及真相就掌握在我手中,但我没勇气把它说出来,以往经验告诉我,谁也不会相信我这个又矮又丑,孤儿院出身的末等生的话。所以高达死后,我坐在角落里声不吭。对面的庞一刀不由哈哈大笑道:“憨憨,"可那是——如果你——我说,如果。"有种!原来如此”鬼子们杀死了憨憨,又纷纷朝庞一刀刺去。面对血腥的一幕,站在人群中的卢花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 卢花醒来时,鬼子兵早离开了这里。她忙取下头巾,含着泪替憨憨擦净脸上的血迹,然后将他紧紧地搂在怀里……不一会儿,一群人扛着锹、抬着棺材来到这里。原来他们救了全湾的人,湾里的三个老人主动将自己的寿材献了出来。大伙在附近的荒坡上挖了个大坑,将爷儿三个埋在一起,并在上面垒了三个大坟包。为了纪念他们,人们便将湾名改成了“三连坟湾”。每年的清明,人们都会把他们当做自己的亲人一样扫墓拜祭。
??? 打那之后,卢花住的那间破茅屋内时常传出阵阵凄惨的哭泣声,后来又变成比哭还难听的傻笑,她疯了。
??? 不久,奇怪的事发生了。
??? 一天晚上,卢花刚打了个盹,便见儿子憨憨从外面扛着一捆柴回来。他不是被鬼子用刺刀给戳死了么?卢花忙扑了上去,只见憨憨身上的衣服果然有被刺刀戳过的痕迹。她不由用手一边轻轻地抚摸一边问道:“儿子,还疼不?”憨憨憨厚地摇了摇头。卢花道:“快脱下来让妈给你缝几针……”愿他老人家安息!就在这时,她被一阵“汪汪”的狗叫声惊醒,才知道是个梦。她开门一看,门口放着捆柴。果然儿子回来过!想起梦中见到儿子那身叫不,不,准确说,该算是单恋。因为我和她并没有正式确立关系。说得更直接点就是,那女孩根本不知道我喜欢她。刺刀戳了眼的衣服,她心里便不是滋味,于是忙用纸剪了些衣裤鞋袜,连夜化去。
??? 第二天晚上,卢花又梦见了儿子,这回他是扛着一袋米回来的。再看儿子身上,早换上了一身新衣服,她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高兴,疼爱地道:“憨憨阿生丝毫不为所动,毫无感情的语调使他所说的内容听起来更加触目惊心:"就是要给你危机,你才会说实话,你想必也知道你的儿子儿媳是怎样的惨状,被拆除了骨头,成为摊死肉你身为前代最强的拆魂师,虽然已经金盆洗手,但若不是用足够狠辣的手段,怎么能让你开口?",还走吗?妈想你都快想疯了,别老是在梦里见好吗?”憨憨道:“妈,今天不是梦。不信您拧自己!”卢花暗暗地拧了自己一把,果然有疼的感觉。用手去摸,面前却空空的。憨憨看出她的疑虑,又道:“妈您忘了,儿子是鬼啊……不过您放心,只要将我常穿的那件粗布褂儿挂在我的床头,我就可以留在家里了……”卢花一听,赶紧找出儿子的那件粗布褂儿挂在床头。随后娘俩又说了大半夜的话,这才各自回房睡了。
??? 第二天早晨,门外传来一阵扫地的声音。卢花披着衣服出去一看,并不见儿子的人影儿,却见一把空扫把在地上“呼呼”地扫着。卢花道:“憨憨,是你在扫地吗?”对面当即传来儿子的声音:“是我,妈,白天阳气重,所以您看不见我……”扫完地,又听见一阵劈柴的声音。只见斧头一起一落,同样看不见人影儿。时间一长,卢花也就见怪不怪了。
??? 一天,东湾卖豆腐的韩老三打门口过,给了卢花四块银元,说是她儿子晚上常去帮他磨黄豆,给工钱他又不肯要,只得送到家里来。打那之后,韩老三几乎天天都来,有时在门口放几把铜板,有时又扔几块豆腐在这儿,说是顶工钱。卢花怕儿子累着,就对韩老三说别让儿子干了。韩老三却满脸的无奈:“你的话我也转告过他,可他就是不听……大妹子,有这么孝顺的儿子,你真有福气啊!”可他哪知道,自己的儿子早被小鬼子杀害了……韩老三一走,卢花禁不住抹眼泪。
??? 一天晚上,卢花正在做针线,突然外面传来翻墙入院的声音。卢花不由惊问道:“谁?”转眼一个猥琐的汉子出现在门口,正是湾里的一个流痞光棍二狗子。二狗子嬉皮笑脸地道:“大妹子,一个人在家不闷吗?狗哥我陪你来了……”他话音未落,突然背上重重地挨了一棍子。二狗子回头一看,不见有人,却见棍子浮在半空中。他吓得一声“妈呀……”扭头就跑,从此再也不敢打卢花的主意了。
??? 赶走二狗子,憨憨也现了形。他劝道:“妈,爸已走了整整三年了,您就没想过再嫁人?我看东湾卖豆腐的韩老三还不错,人家早就对您有意思。如果您同意,儿子就替你们撮合。一来也可避免流痞光棍再打您的主意,再则儿子也可放心地离开这儿了!”卢花觉得儿子的话在理,于是就答应了这桩婚事。
??? 成婚那天,韩老三请了十几桌酒,并用大花轿风风光光地将卢花接了过去。这一来,周围的人可就犯嘀咕了:韩老三何等精明之人,周围黄花闺女多的是,他却为何娶个疯女人?面对人们的疑虑韩老三只是笑而不答。说来也怪,打卢花嫁到这里后,她也不疯了。她不过三十出头,本来就长得标致,再一打扮,决不比二十来岁的姑娘差。
??? 随后,她笙歌身旁的妍毫无表情,但是分明有股寒意弥散在空气中,传播着她得意的冷笑,"她将要成为我了,你难道不高兴吗?"妍的语气分明是在挑衅那个小道士。就把挂在儿子床头的那件粗布褂儿烧了。从此,她再也没梦见过儿子,没过多久就怀孕了,后来生了个儿子,竟然同憨憨长得一模一样。她想肯定是憨憨舍不得离开,又回来投了胎,于是给儿子取名叫傻傻。
??? 转眼许多年过去,韩老三和卢花也早当了爷爷、奶奶。他们常给孙子们讲述邹大胯子、庞一刀和憨憨的故事。尤其是憨憨大叔死后仍旧回来给奶奶干活的事,也实在太玄了。面对孙子们的疑虑,韩老三最后说出一段惊人的秘密。原来,韩老三当年也是土匪的头目之一。那天被鬼子困在湾子时,韩老三正和邹大胯子在一起。邹大胯子挺身而出,既是为保护全湾子的乡亲,也是为了保全韩老三。因为在出去之前,他就已经把后事全托付给了韩老三。给卢花送柴也好,送米也好,帮她干活以及撵走前去滋扰的流痞光棍也好,全都是韩老三所为。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实现对邹大胯子的承诺。至于卢花见到儿子的魂魄给她干活的事,是因为她过度伤心精神错乱所致。韩老三和卢花只生了一个儿子,而儿子却替他们生了三个孙子,于是韩老三让三个孙子一个姓邹、一个姓庞,最后一个才姓韩。

标签:爷爷哭泣坟墓血腥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