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乡村异事之装鬼吃晋糕

乡村异事之装鬼吃晋糕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话说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个冬夜,月黑风高,四野寂静。李三、赵四、王五三个人相聚在中条山一座古庙前。此处山壁陡峭,树高林密。
??? 王五长得五大三粗,平日争强好胜,好吹好擂。他打了个寒颤,搓手跺脚道:“这么晚了,大冷的天,你们把我叫到这荒山野岭来干什么?老婆还在热被窝里等着我呢。”
??? 赵四长相斯文,自称“智多星”。他故作深沉、笑而不语。
??? 李三长得贼眉鼠眼,平时最喜好作弄人。只见他干笑了一声:“王铁胆,你不是经常在村里吹嘘说,你是不信神不信鬼、天不怕地不怕,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吗?”
??? 王五打了个哈欠,无精打采地道:“你们这两个二杆子,这么晚了把我叫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这个鸟事?是不是盐吃多了——咸(闲)得慌?”
??? 听到王五这番话,王伟此时吓的瑟瑟发抖,动也不敢动。赵四搓了搓冻红的耳朵,咳嗽了一声,似笑周助叫道:"你们不是要送呜老家吗,这是干什么?"非笑地对王五道:“冬天农闲夜正长,展示本领好时光。迷恋娇妻不丈夫,敢作敢为真英雄。”
??? 王五原本想回家睡觉,可被赵四这四句酸诗一激,一拍脑袋,对啊,大丈夫怎能贪恋夫妻之乐,而在朋友面前丢人呢?王五便不再提回家之事,只是疑惑地看着他们。
??? 赵四咳嗽了一声:“传说庙里有口棺,你可有胆探一番?”
??? 王五一手叉腰,一手拍胸:“有什么不敢的,火车不是推的,我王铁胆的名声也不是吹的。”
??? 李三四处看了看,阴阳怪气地道:“铁胆哥,我可听人说,那个庙里不知何时,里面竟多了一口棺材!而且听人说棺材里的死人还会吃晋糕呢。你只要敢进庙把一碗晋糕放进棺里,我们就给你二斤猪肉再加五碗晋糕。不过,我奉劝你,不要为了二斤肉和五碗晋糕而送了命。”
、有幸看过集说是有个人死了n次都活过来了。。。最后结论是死的时候是发病(癫痫)。。。为什么能活过来呢。。是因为乡村里的赤脚医生每次在他假死时都偷偷给他输液。。。??? 王五仰天一笑:“你就瞎编胡吹吧,我宁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会相信你这张破嘴。”
??? 李三悻悻地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不听哥们言,吃亏在眼前。你不信就去看看吧。”王五不屑一顾地笑了笑。
??? 赵四推开李三:“王五兄弟想仔细,此时反悔来得及。”
??? 王五一跺脚再睁开眼时,是周后,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妈妈说那天是个帅气的小伙子把我送回来的,她竟然还阴笑着问我那是不是我男朋友!老妈,拜托!那是个鬼魂!可是,每当我想起他那伤心的样子,我好象也很难过。:“大丈夫一口唾沫一颗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 李三像变戏法似地从包里掏出一碗晋糕递给王五:“铁胆大侠,兄弟我都将晋糕为你准备好了。”
??? 赵四故作慷慨之状,拍了拍王五的肩膀:“风萧萧兮汾水寒,壮士一去兮快回还。”
??? 王五拿好晋糕,挺胸抬头,跺脚壮胆,独自走向古庙。
??? 这座古庙已年久失修,荒凉败落,庙门半掩,窗户纸破。王五大声咳嗽一声,去推庙门。庙门“吱呀”地怪叫一声,听得王五心里渗得慌。王五哆嗦地摸出打火机,刚一打着,就被一阵冷风吹灭。他往里边挪了几步,再次打开打火机,四下一看,嘿,还真在庙堂东南角发现了一口没有盖子的棺材。
??? 顿时,王五头发竖起,踌躇不前。但二斤肉和五碗晋糕的诱惑实在太大了,肚子不争气“咕咕”地提出抗议。他吸了口气,稳了稳神,硬着头皮靠近棺材尾部。
??? 王五胆颤心跳地拿着打火机照向棺材,打火机的火光忽明忽暗。他不敢将目光移向死者的头部,扭过头匆匆将晋糕放入死者的脚边。
??? 打火机烫得烧手,王五赶紧吹灭火光。他擦把冷汗,正欲离开,却听见棺材内有动静。他直起耳朵去听,嗨,还真有吃东西咀嚼的声音,那吧唧吧唧的声音在黑暗寂静中十分刺耳。
??? 王五头皮发炸、一身冷汗。可他还是强壮着胆子,重新打开打火机,借着微光走到棺材前。金大元在认识的朋友之中,人人都称他为金大胆,他本人当然也颇为得意,深夜中看著鬼片顾著广东粥的摊子时候,突然的背人拍了下肩膀,当然也被吓了跳,因为人吓人可是会下死人的,嘿,鬼吓人死不死还是其次呢!金大元转过身看了清楚,原来是对年轻男女情人骑著台50CC的速克达来买宵夜,还嘻嘻哈哈的笑闹著,老板手脚利索的煮了两碗鱼片粥交给他们,很快的就交易完成了。远远地,传来几个病友歇斯底里的叫喊声。他果然见到盘子里的晋糕已经吃完,不由得心一慌、手一颤,打火机掉进了棺材里,并迅速燃着了棺材尾部里的衣物。
??? “啊,兰氏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惊恐地指着那身影,口中喃喃道,是你........是你.......说着,双手无力地垂了下去。顿时香消玉殒。着火了!”那死人猛地一下坐起来了,一边拍打着火,一边狂叫着,“哦,就在这时,两个黑人大汉冲进来,像拎小鸡样把女孩拎走了。罗金斯惊得目瞪口呆:"克拉姆,你没认错人吧?她真是你女儿?""我的女儿,怎么会认错?"克拉姆喃喃说,"可她是死了的啊?怎么会到这里?又怎么会成这个样子?"哦,烧死我了,烧死我了。”
??? 王五怎么也没想到死人居然坐起来开口说话了。他兢兢战战地问:“你,你是人是鬼?”
??? 那“死人”一边跳出棺材,一边拍打着裤腿上的火苗道:“废话,要不是人,我会有知觉吗?赶紧救火啊!”
??? 火光驱走黑暗,“死人”说出人话。王五这时感到心正胆壮,一把上前抓住那人脖颈道:“你是谁,藏在这里干什么?”
??? 那人急忙说:“兄弟,水火无情,咱们先救火,棺材里面的衣被还是我的呢。”
??? 这时,李三和赵四也从外面闯进来。大家七手八脚、慌里慌张地扑灭了棺材里的火。
??? 王五像捉小鸡一样把那“死人”揪出庙门,抡起斗大的拳头将其击倒在地,连踢几脚。那“死人”哭爹喊娘、连声求饶,李三和赵四赶忙拦住王五。
??? “你是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到这里装神弄鬼吓唬老子?你不说实话,老子今天让你成为真正的死人。”王五喝道。
??? “我是邻村牛庄的牛二啊!” 那人急忙道,“是别人花钱雇我,让我每晚睡在这棺材里,一次给我2元钱,给我一套新被褥,还让我免费吃晋糕哩。”
???"抱歉,我刚刚走神了。"男子对女服务生露出带着歉意的诚恳微笑。 噢,原来是游手好闲的光棍牛二啊。王五道:“是谁这么无聊雇的你呢?”牛二支吾着不想说。王五又举起了拳头。
??? “我说,我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何况牛二也不是什么好汉。他连忙说,“我也不管什么发誓诅咒了,是你们村的‘张半仙’雇的我。”
??? 哼,又是他。王五愤愤地想。“张半仙”原名这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尽管眼前的情景只是闪下就匆忙地消失了,可我没法开着汽车跑了。我下了车,从车底下把那个女孩拖了出来。那女孩的额头破烂不堪,好在血还在从里面流出来,呼吸虽然十分虚弱,但总算仍在继续着。她还睁着眼睛,那双眼睛又黑又亮,仿佛是十多年前的那双眼睛。张一,平日好逸恶劳,整天神神道道,自称“神仙下凡”。算卦求神、推断前程、阴阳风水、捉鬼驱妖无所不能。尤其是近日,请他看相做法的人越来越多了。有一天,张半仙看见他,说他脸上有妖气,便推断是厉鬼缠身。并讨好他说,厉鬼最怕糯米,多吃晋糕就可以就这样,我赤裸着上身,光着脚,右手连着条白细的,已经不再滴血的手臂,在地震后的废墟上行走着。逢凶化吉。王五对此不屑一顾,嗤之以鼻。但村里人却纷纷吃起了晋糕以求消灾保命,倒使赵四家的晋糕生意一时红火起来。
??? “走,到派出所去。”王五推搡着牛二往乡里走。
??? “兄弟,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牛二装鬼虽有错,岂能见官定他罪。”赵四上前拍拍王五的肩膀说。李三也赶紧点头哈腰地对王五说:“就是就是,大家只是开个玩笑,何必这样撕破脸呢?”
??? "你们确定没有看到吗?"我再次认真问着。不过那几位同学都摇摇头说:"真的没看到,你是不是眼花了。"说着他们也从看窗户找凶手的目光转移到受害者刘宇身上了。王五半推半就地说:“好吧,那你们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三个人你一言我一句、你拍肩我搂腰地给王五解释着、道歉着。
??? 原来,张半仙为了给自己扬名,赵四为了推销自己的晋糕,李三、牛二为了从中得利,就在村里传言破庙棺材里的死人爱吃晋糕,如谁家不爱吃晋糕,死人就会作弄谁家。村里好多人都被糊弄了,纷纷请“张半仙”作法,家家买晋糕祈福。而只有王五不以为然。于是,他们三个“臭皮匠”虽然水凉得喻欣浑身哆嗦,但总算冲掉了皮肤上的粘液。走出小棚子,小毛只手打着雨伞,只手轻轻搂着她的肩,由于皮肤很凉,她可以明显体会到那只手心上的温暖,男人手心的力度也很适中,给人种兄长般的安全感,那瞬,喻欣心底唤起阵感动。便想出了一个计策,就是让王五相信棺里死人吃晋糕。只要王五就范了,“张半仙”和赵四的生意就会更好了。谁能想到王五的胆子虽然比常人大,但也被死人吃晋糕的行为吓得魂飞魄散,打火机失手掉进棺材而失火,让牛二原形毕露,让事情水落石出。
??? 这正是:大千世界本无鬼,皆为人心来作祟。
??? 好逸恶劳骗人财,原形毕露羞先人。

标签:老婆朋友火车杀人

    上一篇:新聊斋之圆梦 下一篇:古代聊斋之蝙蝠女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