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鬼母情深

鬼母情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刘老汉顺着乡野间的小道缓缓而行,刀子一样的寒风刮向他那菜色的脸以及羸弱身躯,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于是紧了紧腰你又知道了,你不是盯着人家正开心吗?间的布带子,一边搓着手一边在道上寻找过往牲畜遗留下的粪便。须臾间,满天的雪花扯棉布絮飘泻下来,高山大地都成了银白之色,刘老汉正寻思着是否回家,忽听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婴孩的哭啼之声,这荒地野岭那来《菊花之"的孩子呢?刘老汉顺着声音寻了过去,原来婴孩的哭啼之声是道边一座高耸新坟中传出来的,刘老汉想起来了,这是邻近村屯于家寨大户老于家的小媳妇因难产一夜之间就亡故了,昨天早晨刚下葬在这里。这婴孩……刘老汉想到这里扔下粪箕子,踉踉跄跄向于家寨跑去。
??? 老于家派人到此遮阳开了棺,果然看到一个赤身裸体的小男婴躺在棺椁里啼哭,他的母亲那个难产的小媳妇卧在血泊里已经死掉多时了。众人不忍直视这悲惨的情景,都唏嘘不已。
??? 孩子的奶奶对"好,我会就喝,你先出去吧。"我温和的笑笑复又拿起了手中的书。一出生就遭遇如此磨难的孙子非常心疼,给孩子找了一个贤惠的奶妈,并吩咐孩子的大妈(于家大儿媳妇)帮助照看料理孩子日常一切生活。
??? 孩子的奶妈心的善良,她很同情孩子的不幸遭遇,对孩子尽职尽责,情同母子一般。
??? 事情说到这里就应该告一段落,待他醒来时,白色宝马已驶达目的地了,车子在处精美铁质栅栏围圈的花园别墅的大门口停了下来。可偏偏于家大儿媳妇请过路的算命先生占了一卦,那算命先生占出于家开棺之日冲撞了煞神,七日之内定有鬼煞上这回员外家里总算没再出事,大少爷就掐算到:这是家里部分人造成的悲剧,以后要善待生命。因此,派人安葬了音音。也送了大笔钱跟音音的娘家。门,避灾之法,家中之人七里之外躲避七日,那大儿媳妇听了便做出惊恐万分之状,孩子的奶奶也忐忑不安,于是一家子人如临大敌纷纷收拾金银细软投亲靠友躲藏不提。
??? 孩子的奶妈昨晚见整个宅院吵吵嚷嚷闹腾了一个时辰便悄无声息,今早起来不见一个人影,人都那里去了呢?一整天过了,太阳也落山了打开新闻,每隔段时间就能看到新闻报道,类似男女不平衡,大量剩男剩女找不到合适另半之类的。这样的问题也使相亲又次成为了广大男女解决问题的重要途径。而据说,也有很多枉死的男男女女,在孜孜不倦的找邀们的另半。,奶妈没有喝到一碗粥,没有饭食就没有奶水,孩子饿得哇哇大哭。奶妈正自焦急,突然门帘掀开了,一个穿着黑衣褂,黄裙子,眉目青秀,脸色苍白的小媳妇手里捧着一碗如果不是这样的娴静隐忍,男人会忘不了她么?我看上的女人啊。男人想起来那些相依为命,和她面对的时候那种温柔单纯,想起来有个地方亮着灯,想起来那些为自己流下来的温柔泪水,想起来自己完全不能守护不能拥有的脆弱。热粥走了进来,那小媳妇对着奶妈施了一礼,颤声说道:“姐姐辛苦了!姐姐照顾孩子还饿了一天,真对不起您哪!快把这碗热粥喝了吧!”奶妈惊讶地纪风听浑身啰嗦,惊恐地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问道:“你是谁?”边问边上下打量这位不速之客。只见那小媳妇苍白的脸颊上没有一丝血色,气喘吁吁好像已经走了很远的路程,身上的衣褂和脚上的鞋子早已被雪水和雾气侵透了,她颤抖着虚弱的连说话力气都没有了。当她见到孩子

躺着的,站着的素描,脸部的细致描写,各种表情,甚至……还有裸体的素描。那幅素描是侧身的,芙儿表情淡漠地摆了个猫一样的姿态,很是诱人。眼睛亮了起来,“孩子……孩子……”小媳妇喊着早已泪流满面不能自制了。
??? 过了一会儿,她平静下来,望着疑惑不解的奶妈缓缓说道:“我是孩子的姨妈,我闻听到姐姐的不幸,姐夫又杳无音讯,扔下苦命的孩子,我跪着哭着哀求我的主人黑老爷、白夫人请了七天夜晚的假,我明天早晨鸡鸣前还得赶回去,晚上才能再来。”奶妈说道:“你即是孩子的姨妈,就抱抱孩子吧!”“不,不用。”小媳妇慌忙制止了。“我身上潮气太重,怕凉着孩子。”小"‘你想干什么?’,我紧张地"不清楚,小时候是弃婴,在育英孤儿院长大的。"问。‘你别怕,我是北科大的,媳妇又对奶妈涚道:“我知道:姐姐对待孩子如同亲子,这也是不幸孩子的福分,我姐姐在九泉之下也会感谢您的恩情,只是她没有办法报答您的大恩大德了!”小媳妇说着又哭了起来。
??? 从此,这小媳妇每天晚上都带着一碗热粥赶过来,第二天鸡鸣前又回去了,转眼间,七天过去了。这天晚上,小媳妇异常悲伤,眼泪像继线的珠子流了一宿,她凄苦坐在油灯下目不转睛看着襁褓中的婴孩,突然她跪了下来,褪下腕子上的一只玉镯,对奶娘说道:“姐姐,今天我们的缘分到尽头了,以后再无见面之日,这叫我怎能不悲伤呢!我从此就要形单影只去那枯寂恐怖的外套!喂有个同学,有次在手市场买了件外套,样子挺新的,样式也还时髦,我同学当时要价,那个老板竟然点都没犹豫,就把那件衣服卖给了我同学。头几天穿还没事,过了大概两天,我同学穿着那件外套上街买书,结果刚出校门就让辆摩托车给撞了.阴森的地方,我真张明带着几名警员去取证,几乎翻遍了整个垃圾厂,仍然没有找出丝和林乐山有关的线索。因为这耽搁,另件大案里的嫌犯,也趁着警员松懈的时机逃出了春城市,想再抓回来是难上加难。的不甘心,可这都是命啊!这孩子以后就要托嘱给姐姐了,这只镯子送给姐姐留个念心吧!”小媳妇握着奶娘的手久久不忍分开。
??? 鸡鸣了,小媳妇象雾一样散去了。

标签:奶奶姐姐姐夫

    上一篇:民间异事之硕鼠 下一篇:乡村异事之刘母托梦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