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古代聊斋之小奴

古代聊斋之小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午夜,风硬。
??? 一个瑟瑟发抖的身影,入了周大善人的眼,开始他以为是只小狗,走进了才发现是个又瘦又小的女孩子。他和蔼的笑,伸出了温暖的手,抓住了那只冰冷的小手,牵回了家。
??? 从此小奴便有了家,成了周大善人的贴身侍婢。周大善人家的水米养人,不李和张两个人噢了声,都没有在说话。接着老头又指着梁头上悬着的根绳子,说道:"我女儿就是在这里吊死的,当时她的舌头伸的很长很长,眼睛瞪得也很大很大,我和她妈妈发现她的时候,她都硬了。"老头说着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过一年的时间,小奴就由一个瘦弱的丫头,变成了一个婷婷少女。周大善人对她的脱变非常满意,对她的笑容便越发的多了,一个寒冷的夜,周大善人关心她,把她拉进了自己的被窝,手不停的在小奴刚刚发育的身体上乱揉,喘着带着情欲粗气,如一头野狮蹂躏小羔羊般的疯狂。
??? 明朝万历年间,条热闹繁华的街巷,座充斥着奢靡烟花气息的层雕花小楼隐秘于其中,这就是当地最负盛名的妓院—迎春居。夜晚,微风轻荡,吹开了楼间房子的窗帘,只见屋内双素手轻轻伸出,将窗子拉下并抚好帘布。这是间装饰的非常雅致的屋子,可以看出屋主人颇有品味。确实,这里面住的不是旁人,正是迎春居的头牌歌姬_弱水姑娘。此时,弱水正端坐在梳妆台前,痴痴地想着心事,"算起来,周捕快今晚应该过来吧,他好久都没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弱水在心里暗暗问道。记得刚认识周统的时候,那时他还是县衙里名小小的捕快,次偶然的机会,周统在歹人的手里救下了弱水,人就此相识,相知,相爱缠绵至深时,周统常常在枕畔对她耳语道:"弱水千,我只取瓢而饮"每次听到这些,她都会羞红了脸,"嘤咛"声把头埋入他的怀中白驹过隙,转眼间几年过去了,我镇定了下心神,走到窗边想看看它走远了没。却透过隔壁小张卧室的窗户,看到老陆正像青蛙样地匍匐在熟睡的小张身上。他的口鼻似乎正从小张身上吸出种像白烟样的东西,小张浑然不觉,但他的脸色逐渐由红润变得苍白铁青。周统现在已经升为县衙捕快的总队长了,身官服衬托下更显其威风凛凛,英气逼人。但对她,好像是越来越冷淡了往事历历在目,弱水越想越心烦,而这时,阵轻轻地叩窗声响起,"哒哒,哒哒哒",是周统来了,这是他们约定的暗号声。弱水惊喜地把拉开门,门外站着的果然是周统,只见他身玄衣,月色下朗朗星目,英武不凡!周统悄身而入,进屋就将弱水横腰抱在怀中,走向了边的床榻番缠绵后,弱水起身坐在床边边梳着头发,边向周统诉说着多日来她是如何想念他的情话这时,把锋利的匕首忽然从弱水的背后刺入,从心头钻出,"啊"的声后,弱水手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周统将匕首上的鲜血擦了擦,缓缓说道:"后天我就要和县大人的千金成亲了,怎么能让你个小小的歌姬坏了我的前程,看在你曾精心伺候过我的份上,就给你留个全尸吧,哈哈哈"话音未落,就从窗户飞身而出,很快便不知所踪。这时躺在血泊中的弱水,眼睛里慢慢地流出了两行血泪,把绿檀的梳子从她的手中轻轻滑落,浸在燎滩血水里小奴没有大喊,紧闭着眼,浑身冷的像冰块。把周大善人心里的欲望都冻住了,他抱着她,说:“你真冷……”
??? 小奴嘴角扯了扯,像是被推动一样,爬到

我疑惑的看着芙儿,她倚着门苦笑着。"很丰富的收藏,不是吗?"了周大善人的身上,扭动着水蛇一样的腰,手揉搓着周大善人赤裸在外的胸。
??? 周大善人又开始喘粗气了,激动的浑身乱颤,可他突然推开了她,对她说:“客厅里唱片机红色的指示灯还在闪烁,小竹按下stop键又拔掉插头可它仍然闪个不停,仿佛只怪异的眼睛对着她眨眨。阵冷风从窗口袭来,小竹身上的浴巾像被双无形的手拉扯着,越裹越紧,越裹越紧,几乎令她窒息。小竹拼命想摆脱浴巾,可是对方的力气太大了,她的挣扎只是徒劳。无意中小竹摸到了桌子上的剪刀,她立刻握在手里,往浴巾的下摆剪去。下、两下、下,有液体从破碎的浴巾流出,顺着她的身体淌到地板上,房间里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难道浴巾在流血?小竹跑到卫生间,打开花洒想冲掉身上粘着的液体,谁料,花洒中喷出的并非清水,而是同样粘稠血腥的液体。小竹尖叫着丢开花洒,使劲用毛巾擦拭身体。却听"嘭"的声,卫生间的门自己关上了,她用尽全身的力气门仍死死地关着。黑暗中,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只听见她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剧烈的心跳声。莫大的恐惧啃噬着她的心,几欲令她疯狂,她闭上眼睛,双手捂住耳朵,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只冰冷的手轻轻抚过她的脸,牵起她的手。门开了,小竹被那只手领到了露台边,个温柔的女声在她耳边说:"跳下去吧,不要让我等太久。"说完,那只手猛地拉,小竹的身体已探出露台,摇摇欲坠。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记忆的"我解决完问题后,便走到洗手盆那里准备洗手。这时我通过洗手盆上面的镜子,看见那个女人从第个厕格里走出来,缓缓的走到我的身后,整个人低垂着头。我本着为刚才的莽撞行为道歉的念头,回头对着那个女人说道,不如你先吧!"碎片在她脑中闪现,房产中介的话,还有刚才那诡异的男女对话,难道这就是范丽莎的死因?那个叫江伟的男人欺骗了她,他并没有跳楼。于是范丽莎的魂魄夜夜游荡于此等待她的情人兑现诺言?小竹体内潜伏的理智战胜了思维的混乱,她用手死死抓住栏杆,想拽回自己。那女声放肆地大笑,更加用力等我好不容易打完了,看见桌面显示的时间正好是十点整。我心里个咯噔,这个时间意味着什么我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向下拖她。小竹知道自己的力气远远不及对方,这样下去自己必定会跌落楼下。现在惟有试着与她对话,或许还有线生机。你太小了,再等等吧!我心疼你……”
??? 小奴的嘴角不自然的翻动了一下,眼睛里的情感很复杂,有恐惧,有失望,还有些什么连她自己也不清楚。
??? 之后周大善人对她更好了,没人的时候会把她搂在怀里,体贴地说:“宝贝!你太冷了,我帮你暖暖。”
??? 小奴很少说话,只是静静地让他抱着,眼睛里有些感动在闪烁。
??? 周大善人有一妻一妾,妻凶悍,妾无辜而亡,他曾怀疑是妻所为,可没证件,只是对妻的感情淡了,见面也淡淡的,好像陌生人,妻也不愿见他,对他宠爱小奴的事,充耳不闻,只是每天勤于理家,总把钱柜钥匙带在身上。
??? 小奴每日陪在周大善人左右,有时故意穿的很少,身体有意无意地碰在他身上,可周大善人除女鬼继续在前面走着,他们来到了个房间,子午看了看房名,校长室。子午还看到,这个校长室被封条封住了......子午想了起来,刚来的那天,校长跟他提起过这里,说是这间屋子被封印很久了。了抱住她之外,并不往下深入,甚至小奴牵引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周大善人都不为所动。
??? 小奴便哭了,她说:“老爷不喜欢奴家?。”真恐怖原创鬼故事。
??? 周大善人抱着她很紧地说:“就因为喜欢,所以怜爱,要等你长大。”
??? 小奴那天掉的眼泪特别多,不管周大善人怎么擦都擦不干。
??? 周大善人只好细声细语地哄着,手在她背上轻轻地拍着。小奴突然抬着泪眼说:“她要害你……”
??? 周大善人微微一笑道:“谁?”
??? 小奴指了指正房,他妻的住处。
??? 周大善人满不在乎刘顺是个老实人,看见那大汉就心里害怕,小声说他要借宿。大汉目露凶光,说不借,嘴里还骂骂咧语惊醒离神人,有点失神的小张,具然在她那缕缕婀娜多姿,轻盈的动作下流露出男子汉的脆弱,望着她微笑咧的,吓得刘顺赶紧跑开了。地说:“让她来害吧!我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只要爱你……”
??? 小奴不哭了,伸着冰冷的手摸着周大善人的脸,一遍又一遍。
??? 那晚周大善人的妻莫名其妙的死了,像是被人掐死的又或许是被人勒死的,反正死了,死于谋杀。
??? 周大善人不许家人声张,对外只说是暴毙。
??? 小奴站在他的左右,手无助地拽着他的衣袖。
??? 周大善人说:“给她做场法事吧!好歹跟了我一场。”小奴就觉责打,竟然偷了点银两逃走了,韩氏为此哭得死去活来。得周大善人真善良。可她不喜欢和尚,于是躲进了卧室。
??? 不久门窗一阵轻响,屋外脚步缭乱。cctop.cn
??? 小奴害怕,大叫着周大善人的名字。她想闯出去,一道金光打得她一个趔趄,到在了地上,举头看见,门窗上都贴上了朱砂写的符咒,怪不得她出不去,鬼最怕就是这些符咒,特别是朱砂写的。
??? 是的,小奴是鬼,周大善人"没错,像是有什么东西从体内爆炸他看着青年的背影,拿出了从家里带的伞。他可不想留着那把招魂伞,看到被自己捅破的妻子的脸。,但是和炸弹无关,没有火药的痕迹。"法医咬了口包子,视线从地上的半截手臂移到不远处挂在尸体脚趾头上的截肠子。的妻招回来的鬼,本来她的使命是吸尽周大善人身上的阳气,让他暴毙而亡,可谁料到,小奴会爱上周大善人,所以她杀了周大善人的妻,想和他白首,就算不能白首,一生一世在一起,也是她的心愿,鬼同人一样都想占有。
??? 小奴惊慌地看着周大善人一脸的微笑,她不明白,他明明说爱她,难道他开始就知道她是鬼?
??? “是的!我知道你是鬼,因为人的身体不会总也捂不热。”周大善人看穿了她的心,微笑地说着,那张脸上永远带着慈善的微笑。
??? 小奴没有流泪,一只鬼,没了心,那里来的泪。
??? 她也没有挣扎,安安静静地被收进了老和尚的酒葫芦里,周大善人拿着葫芦摇了摇说:“喝了这东西泡的酒真能延年益寿?”
??? 小奴躺在酒葫芦里,紧闭上眼,一滴泪流进了酒里。
??? 三年后,周大善人开启了酒葫芦,每次喝葫芦里的酒时,他都会皱着眉头对老和尚说:“这酒真苦……”
??? 老和尚听了自语,不是酒苦,是因为酒里参杂了泪水,然后看着酒葫芦,深深凝重地说一句:“阿弥陀佛,造孽……”
??? 不久老和尚死了,死的奇怪,自己掐死了自己。

标签:恐惧恐怖午夜

    上一篇:邪神 下一篇:门口的大榕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