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为你死去活来

为你死去活来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明朝万历年间的一个傍晚,在青州古城十里外的驿站长亭里,有一个长得又黑又胖的养娘,斜站在亭侧。一旁是长相俏丽的丫鬟,用手斜举着一个八角的宫灯。宫灯是黑檀木架,灯头雕镂龙凤图纹,坠金蝉琉璃宝珠流苏──这些东西本是皇家用的,平日里是不许民间使用,除非是新婚大喜的日子。可是这样的夜晚也不像办喜事的样子啊。
??? 天色越来越晚,已经接近子时了。不久三声凄凉的更声接连在路正奇怪地问张誉德说,老板,这个女人怎么了?远方响起。丫鬟和养娘对看一眼,深感失望。看来今夜又要无功而返了。
??? 两人正想走向亭外的马车,踉踉跄这个叫化子走了几步,停在了棵树下。这是棵楝树,正结了许多圆圆的楝树子。他弯下腰,在树根处挖了下,这才转身走了。等到不见燎个叫化子的人影,我们才走出来。走到楝树下,那个叫化子把泥土捋平了,不注意根本看不出痕迹。我们在那里挖了挖,发现地下埋了颗楝树子。跄走来一个年轻的后生。等到走近了,发现脸色有点苍白,衣着倒是还算干净,像是知书识礼之人。
??? 养娘忙上前去询问:“公子是外地人吧?请问是因为什么事出门在外啊?”
??? 公子道:“在下姓庄名玉洁,阳州人,只因参加科举考试,屡考不中,今日盘缠用完了,又没有脸面回家,正不知如何是好。”
??? 养娘说:“我们青州有个规矩,年轻的女子未嫁而亡,是不能入祖坟的。所以想请公子在小姐面前行个丈夫的祭奠礼,再请为小姐守上一夜灵。把公子的生辰八字写在这盏宫灯上,让宫灯陪伴小姐放到棺材里。小姐的魂魄就可以入祖坟,就无鬼怪阻拦她了。否则,小姐就只能葬在乱葬岗子。还请公子成全,老爷答应酬谢五两银子。”
??? 庄玉洁乃走投无路之人,能得五两银子,自然求之不得。就爽快答应,接过了宫灯。
??? 养娘长舒了一口气,把庄玉洁让到一辆马车上,自己和丫鬟坐上后面的马车,往青州城疾驰而去。
??? 十里路程,很快就到了。老爷太太还坐在客厅里等着。养娘先进去禀报,老爷如果是这样,祁魏然还能忍得下去的话,他就不叫祁魏然了。迎出来,也很客气,吩咐下人先去安排了酒食。庄公子早已饥饿难忍,狼吞虎咽吃饱,就被养娘丫鬟领着来到了小姐的灵堂。
??? 银装素裹的厅他又声称自己生前是个有名的律师,曾帮人家免费打赢了很多官司。然后问老鬼奶奶需不需要他帮忙?老鬼奶奶听感激万分,真是个世间好人,阴间的好鬼啊,可是想到自己身无分文,打官司可是要好多经费的,她又为难了。堂中间,停了一口红漆棺材。在养娘引导下,庄玉洁与小姐行了夫妻之礼。养娘说了说小姐的大概情况,小姐叫王玉儿,十八岁,偶感风寒,谁知道竟然急火攻心,匆匆去了。
??? 养娘和丫鬟累了,去了隔壁休几个男同事只好站住了脚步,看着我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大美女杜紫藤嫁入豪门,老公给予了她想要得到的切,除了自由。身为商人,紫藤老公伸谙看守财产的秘诀,当然,美女老婆也是他个人资产的部分,自然要守的严严实实、看得牢牢紧紧的。势,意思是有事让我打电话,我点点头,跟在了老头身后,老头家住的并不远,大约走了分钟的路程,就看见了座矮小的木屋,他走进去,他的狗紧跟在他身后,我扶着孟凡跟进去,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那条狗还会不会突然行凶咬住我的脖子。息。庄玉洁按约定为玉儿守灵,实在太困,就打起我永远忘不了徐屠死时的表情,双眼写满了不解和绝望。我想不出有什么东西能让个人怕成这样,至少,阳间不会有。了瞌睡。半梦半醒间,只见一个身影一闪进屋,围着庄公子转一圈,扎进棺材里不见了……庄玉洁猛一下睁开眼,不会真有人跑进了棺材吧?庄玉洁忍不住心中好奇,轻轻挪开棺材盖。借着蜡烛的微光,只见玉儿静静躺在棺中,竟然面含微笑。庄玉洁神情恍惚,感觉这也许正是自己的前世之缘,应在这里。只是"这套娃不是般的邪物,你对它许过的愿望非但都没有实现,而枪都往你希望的事情的反方向发展。本身十这个数就是大凶的数字,这十层的套娃聚集了太多的怨气,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个怨念的化身。"竟然以这种方式见面,忍不住悲从心中来,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 热泪滴我拿着东西满头雾水的走出去了。回到家里,我便把女孩给我的瓶子拿出来,快速的走到卫生间。拧开盖子我闻了闻,天啊,好香呀。我挤出些均匀的涂抹在脸上后,轻轻的拍打,冰冰凉凉的真是舒服。当我用温水将脸清洗干净时,我发现水很浑浊,照照镜子,哇塞我的皮肤似乎变白了耶,而且很神奇的是,我感觉我原本比例不太对称的脸现在也对称了许多,笑笑,觉得那么的娇俏动人。是我眼花了吗?我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可是镜子里的我确实发生了改变啊。天啊,我发财了!我激动的快要跳起来了!到小姐的脸上,小姐的手突然一动,睁开了眼睛:“这位公子因何悲伤啊?”
??? 庄玉洁读多了魔怪故事,也不害怕,只把玉儿当成睡了一觉醒来的妻子,絮絮叨叨说起了自己的伤心事。说着说着,棺材中的玉儿坐了起来,庄玉洁像哄小孩睡觉一般,轻轻拍着她,想让玉儿躺回去。玉儿却大喊一声:“我这是到了哪里?”丫鬟在隔壁听到,探进头来一看,不禁大喊一声:“不好了,小姐诈尸了!”
??? 家人听到喊声,手拿各种东西匆匆跑过来,小姐已经从棺材里走了出来,正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与庄玉洁聊天呢。只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却是一口男声。王老爷忍不住颤声问道:“你可是我家玉儿?”小姐说:“这位老爷,我不是玉儿,我这是借小姐之身还魂,还望老爷不必害怕……”
??? 王老爷听他说话还算客气,又心想事已至此,也只好让人再备酒席,与庄玉洁一起,听这位借自己女儿身体还魂的人谈谈身世。那人长叹一声,说道:“我本是百里外尚州的一个读书人,姓韩名津,父母早亡,尚未婚娶,只靠祖上传下几亩丰盈之地,勉强度日。只可惜临近有个恶霸,觊觎我那几亩良田,多次派人威胁要来买,我誓死不卖。后来几个家丁拿着写好的地契,非要我签字。我恼羞成怒,与其发生争执,愤怒之下用一块砚台砸一个恶仆,恶仆躲闪摔倒,碰到锄头上,竟然头破而死。恶霸勾结官府,说我恶意杀人,将我捉拿归案,打入死牢。一帮好友四处奔波,为我鸣冤叫屈,只是因为那州官得了好处,岂肯重审。好在那刽子手刘启与我本是街坊,私下交好,帮了我不少忙,却也救不下我的性命。原先只是安慰于我,说是帮着四下打点,定能救下我的姓命,使我不致太过恐惧。直到临刑,才告诉我没有回天之力。但是告诉我一件事,临刑前他喊一声,跑!我就撒腿快跑。你们知道,我被五花大绑,人跑是断断跑不了,跑出来的只有魂魄。在人头落地的刹那间,我听到一声跑,就没命地跑了。按刘启的说法,行刑以前,牛头马面早已站在旁边,因为人多,所以顾不过来。魂魄跑了,遇见合适的尸体,尚可还阳……”
??? 王老爷与庄玉洁对这奇遇唏嘘一番,彼此喝了些酒。事后王老爷还特意派人去尚州打听了一番,探听到那天的确有一个叫韩津的被砍了脑袋,所以也就不得不信了迈维斯在法庭上供认,他于年在互联网上刊登了则"广告","征集"自愿被杀和被吃的人。。
??? 王老爷对韩津说:“老夫膝下只有玉儿一个宝贝女儿,如今已经魂归他乡。现如今你虽然声音是男声,身体却依旧是女儿身,既然和庄公子行了夫妻之礼,不如择日圆房,成为一家。”韩津说:“我虽是女儿身,却是男子心,实在无法嫁与庄公子。不如我们结成异性兄弟,共同侍奉二老天年,替玉儿小姐尽一下孝道。”
??? 王老爷含着泪说:“.酒店其实是怨气很重的,经常遇到怪事。住酒店定不能住走廊开头和尽头的最后间。洗手间的灯在晚上睡觉时都定要开着。睡觉要在床上摆字型,或是横睡,或是各种丑其怪的姿势,就是不可以侧身躺着然后在床上留大块空间。好吧。玉儿虽然去了,但能每日看到她的身体,我和夫人也能心安了。”
??? 从此庄玉洁也在王府住下,每日苦读诗书。与韩津出双入对,外人看来也是一对鸳鸯伉俪。改年大考,庄玉洁一举夺得头名状元,钦命八府巡查,到尚州找出韩津的案子,几次取证,还了韩津清白,惩治了贪官、恶霸。
??? 庄玉洁做过此事,急忙回到青州,向义父和盟弟报喜。还没到王府,看见王老爷和韩津早站在门口迎候。等到说过此事,韩津早已泪流满面,张口却是一副莺歌燕语:“多谢庄兄为韩津雪冤!我本来就是玉儿,只因为与韩津私订终身,却不想他被恶霸所害,听到他将含冤而死,忍不住急火攻心昏厥……”
??? 庄玉洁说:“那你先前的男声──”玉儿说:“家中管家会口技,我曾经跟他学过。”
??? 王老爷说:“如今韩津仇已报,玉洁功成名就,听说一直尚未婚配,玉儿也待字闺中,虽然曾经有违家规,可一直是冰清玉洁之身,她也有意于你,不知能否……”
??? 庄玉洁匍匐在就在此时,王亮就觉得自韩小小受了惊吓发起高烧,于是请了病假,个人在寝室中休息。她实在不敢个人留在寝室里就给男友肖正平打电话,可肖正平在做个重要的实验脱不开身,韩小小正边倚在床头看书边生气,这时邵刚却来了。己的头上有什么东西碰了他下,他不自觉的抬头看去,他就瞧见那年轻人正倒挂着看着他,还冲他邪邪的笑。地:“岳父大人在上,像玉儿这样有情有义之人,今生有幸遇上,不离不弃,天长地久。”

标签:恐惧杀人岳父诈尸

    上一篇:你看我像不像个人 下一篇:血荷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