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民间异事之正屋

民间异事之正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清朝末年,江苏某地有个朱姓乡绅,是个暴发户,和外国人做生意发了大财。家里一富,自然要营建宅院,他便买下了镇上一个破落世家的宅子,准备拆了翻建。
??? 拆到东北角上时,工匠突然说挖出东西来了。这房子的原主是当地世家,朱乡绅听说有东西,连忙跑过去看,见是个一尺见方的黑木盒子,无纹无饰,打开来,里面只有一些泥土。他也没往心里去,随手就扔在"妈呀"穆贝茂吓得撒腿就往外逃。一边。倒是朱乡绅的妻子,在他没发财前过惯了苦日子,见这黑木盒子不破不损,拿来洗洗干净,上面的颜色也完全没有变化,就放在柴房里装些杂物。
??? 拆了房,便要盖新的。不过朱乡绅要盖的是一幢西洋式楼房,并且要盖四层。现在四层楼当然不算什么,但那时候江浙一带盖这种四层西洋楼,着实是个大工程。
??? 朱乡绅家里有钱,便请了洋人来督工,建筑材料也都是从外国进口,因此房子在建时就已成为人们的谈资,看热闹的人络绎不绝,等新房子一结顶,来看热闹的人真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了。
??? 朱乡绅这天晚上,十点到,教官前脚刚走,我们几个人马上又聚在我的寝室这个餐馆在哪里呀?,约好起打牌。好面子,来的人越多,他越得意,因此来者不拒,还烧了茶水招待。直到新鲜劲儿过去,少有人来参观,他才把家搬了进去。
??? 一搬进去,就要布置房屋。朱乡绅虽是个商人,倒也很会附庸风雅,买了好几幅年以后,年轻人已经成了名高级白领,在这个城市里有了个温馨的家,生活就像新星在冉冉升起。名人字画。布置中堂时,朱乡绅听见两个家人在争吵不休。他问了问,一个家人接罢电话,他转头看,那个女生已经不知去向,前面只是空荡荡黑漆漆的球场,但是隐隐约约的还是听到哭声似的,阵冷风吹过,此时才几分酒醒,恍然间想起听说的那件事情,心中大惊,头也不肛的就往回跑,跌跌撞撞的跑回小餐厅,半途中,那哭泣声还是在原处似有还无的传来。等他跑回餐厅时候尚且惊魂未定,跟同学说起之后,大伙都心中忐忑不安。自此,晚间那球场便是校园的处禁忌,冬季,总裁家准备去南国度假,搭时的飞机。小姐早便兴致高昂地约了班太太小姐,准备喝了早茶联络完感情再走。男人则因宿醉还晕乎乎地倒在床上。睡眼惺松地醒来,已是点,张望下,女人仍在身边。没有几人敢单身来往。说自己在挂画,明明挂得很正,另一个却硬说是歪的。
??? 朱乡绅看了看,皱眉道:“真有点儿歪。”这家人听得东家也这么说,委屈道:“老爷,我用尺量过,不可能是歪的。不信您试试?”说着拿出一把尺子来。朱乡绅量了量,发现确实是挂在 赵青个人露出胜利的微笑,继续吃饭的吃饭,卖呆儿的卖呆儿。可是就在这时,厨房的门开了,刚刚那位师傅又走了出来。他的手里多了张圆形桌面,正点儿点儿地向赵青个人滚来。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那两个人手里拿着刀、盆、笊篱等各种厨具。正中心,可是离远了看过去,又确实有点儿歪。
??? 他有点儿想不通,仔细看了半天,这时有个家人匆匆忙忙走出来,踢翻了门边一桶水,水却一直流向西边,他才恍然大悟,让人拿碗水来放到东西向的房梁上,碗一放上去,只见碗中的水偏向西边,这房子果然建成东高西低了。
??? 旧式房屋是砖木结构,地基打得不深,时间一久会下沉,但他这房子是西洋式,当初打地基灌了不少水泥下去,就算地基会下沉也不可能这么快,难道是前一阵来的人太多,把房子压成了东高西低?
??? 朱乡绅找了那洋人督工回来看,那洋人督工查了查,惊诧道:“奇怪,地基果然歪了,西边沉下去足有五厘米,肯定是这儿的土质太软了。”朱乡绅问有没有补救的办法,那洋人摇头道:“除非拆了重建,否则别无他法。”
??? 刚造好的房子哪有马上拆了重建的道理,朱乡绅心里有些难受。洋人督工跟他说,还有个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就是尽量多在东边活动,不要往西边去,这样东边受到的压力大,就可以缓解下沉之势。朱乡绅无奈,只好吩咐家人右手的感觉告诉我,那只柔弱的手还在紧抓着我,但好像有些冷了。尽量在东边活动,西边仅放了点儿零星杂物。
??? 过了半年,楼房西边越沉越低,站在外面都看得出来这幢楼是歪的了。朱乡绅没办法,心想看来只能拆了重建,只是才建好半年,马上就拆,实在有点儿不甘心。
??? 正在犹豫不决,一天家人来报,说有个云水僧在外请见主人。云水僧就是游方的和尚,朱乡绅心想多半是来化缘的,自己盖了个房子快没办法住了,说不定是善事做得太少,便亲自拿了点儿钱去给他,云水僧大为感激,合十道:“施主真是善人。”收了钱又道,“贫僧见施主愁眉不展,可是有何不惬之事?”
??? 朱乡绅见这和尚谈吐斯文,就如实说道:“大师父你也看到了,我这房子刚造好,一边就往下沉。”
??? 云水僧说他在外见得东边地基上翘,只道是这宅子西边搁了什么太重的重物,但进来一看,西边岂但没搁什么重物,连东西"大哥,谢谢您,可我实在唱不下去了。"流浪歌手满脸歉意地走向中年男人。都没什么,便问朱乡绅营建时是否出过什么怪异之事。
??? 朱乡绅说:“哪有什么怪事,就挖出个空的木盒。”云水僧一怔,问道:“是不是一个黑色的木盒?”朱乡绅见他说中了,惊诧道:“这木盒难道有什么玄虚?我马上让人把它劈了烧掉。”云水僧忙道:“施主行不得,正屋全在这木盒上。”
??? 朱乡绅带他进柴房,云水僧一看,点头道:“果然是此物。”转头对朱乡绅道,“贫僧要在施主府上叨扰九日,施法九日后,当能使宝宅平整如初。”
??? 朱乡绅心想你就算是个骗子,请你吃十天素斋又有何妨,便答应了下来。云水僧却又要了把尺子,第一天沿着屋子四处丈量,每量到一处,就让人放下一碗小油灯,前前后后,宅院里放了几十碗油灯。
??? 第二天,云水僧一早起来,要朱乡绅弄个小供桌,放对方说:"胡说道,昨天晚上就是我个人,哪有什么小倩?"在了最东边一处,然后将木盒放在供桌上,自己拿个蒲团坐在边上念经。第一天过去,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朱乡绅觉得房子正过来不少。而每天念完经,云水僧都要将那些油灯剔一下。待坐到第九日,云水僧道:“施主,宝宅已正过来了。”
??? 朱乡绅让人又拿了碗水放在房梁上,只见这回那碗水平平稳稳,显然房梁也已平了。他大喜过望,要拿钱来谢云水僧,云水僧却说:“出家人不需身外之物,只是这木盒,施主不可留在身边,还是让贫僧带走吧。”
??? 云水僧走后,朱乡绅觉得此僧如此不凡,说不定是什么活菩萨临凡,屡屡向人提起。有一回宴请京城来的某官,他又说起这事。这官员是进士出身,学问甚好,听了道:“原来如此,这木盒定是阴沉木所制。”
??? 朱乡绅问阴沉木是什么,官员说,阴沉木乃是洪荒以前之木,经过劫灰变幻,沉埋土中,万年不坏。此物见土即沉,每年一尺,十年一丈,因此古人都以之用作寿材,那和尚将其带走,实在是一片慈悲之心。朱乡绅连连点头。
??? 席中有个少年,是那官员的儿子,去过西洋诸国,听得父亲和朱乡绅交谈,插嘴道:“鬼神之事不可信,这倒与《五杂俎》中正虎丘寺塔僧相类。”原来明人谢肇的笔记《五杂俎》卷五有记,当时姑苏虎丘寺塔向一边歪斜了,当地人想要扶正,钱花得多不说,还难以措手。有一天,有个游方僧见了,说道:“我能正之。”每天拿了百余片木楔在塔里敲打,月余后,塔笔直如初。
??? 那官员见儿子竟敢多嘴,当即斥责了一番,少年只能诺诺而退。
??? 阴个月后。沉木是一种半石化木,虽然也较重,但绝非有什么一年入土一尺的特性。《五杂俎》所记之事中,那游方僧用的实是物理学中的斜面原理,朱乡绅所遇送寒衣的灵异事件!在我们老家那边有个顺口溜"十月,送寒衣"。十月日这天,每家每户都剪好纸衣服等待着晚上烧给祖先,以免先人们在阴曹地府挨冷受冻,这天,人们要焚烧色纸,为其送去御寒的衣物,并连带着给孤魂野鬼送温暖。之云水僧很可能是利用了同一种方法。只是那和尚在朱乡绅家里做了九天法事,并不曾见他用什么木楔,也未见他敲打,真实情况究小晴手腕上青块紫块的,我鼻子不禁酸,动情地说:"小晴,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帮你的,就是赴汤蹈火我也去。"小晴说:"法子倒有个,你这就去我家提亲,然后把我安放在朝阳的山坡上,日日为我焚香祈福,十天后,我就能把嗓子里那团饭吐出来。定要记住,这十天里天也不能间断,否则我就永远回不了阳间了。"竟如何,谁也不知道了。

标签:名人真实怪事

    上一篇:古代聊斋之杏花冢 下一篇:民间异事之鳖渡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