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农村诡事之幽灵河

农村诡事之幽灵河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长江中下游地区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叫官云镇。镇子旁边有长江水分流出的一条细长的小河,看上去像上个年代女人的裹脚布,所以镇上的人都叫他小脚河。
??? 相传这条河并不安生,隔个两三年的光阴,河里总会无端地淹死几个人。按理说,靠近长江岸边的人都应该精通水性,可不知怎地,那些被淹死的人掉进河里后,不管使出多大的劲力都不能逃脱命运的噩耗,只能徒劳地挣扎一下,然后沉入幽暗无边的河底里。尸体会在三五天之后浮上岸来。据镇上的居民说,那些浮上岸的尸体检查时都会发现他们的脚踝处无一例外地青筋暴胀,一片青紫,肌肤上还印有一双黑手印。事情发生的多了,镇上的居民都说小脚河里有一个淹死鬼,专门偷袭跳进河里的人。镇上有一户人家叫王二牛,他生的浓眉大眼,厚嘴唇,高鼻梁,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他偏偏不信这个邪,仗着自己胆子大心里想着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去河里尝试一下。
???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当时正值农忙时节,二牛插完秧后回来的很迟,圆盘"好啦,我们继续。"说完,方景又转过头去。似的月亮早已经高高地挂在了树梢头,他边走边哼着民歌,“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往前走啊,莫回呀头.....”声音高亢嘹亮,回荡在寂寂的山野里。
??? 此时的二牛心里灌了蜜样的甜,步子迈的很开,也不管哪个方向,就信步走着,因为母亲刚刚托媒人给自己说了一门亲事,父母双方都挺满意,说好下个月就结婚。这样一来,二牛也有暖被窝的人了,再不用一看到人家大姑娘,心里就猫搔挠似的痒痒难耐。二牛走着走着就到了小脚河边。他发现河里的水可是真清,一汪汪地泛着绿"喂,今晚我不是叫你带钱过来的吗?你当我的话是放屁?"某天夜里,几个红发混混围住了小金,恶狠狠地说道。光,河中生长着的芦苇,露出尖尖的一角,沾着几滴水珠,远远地看去像一颗颗玉珠样晶莹剔透。
??? 二牛脱了鞋坐在河提上。满眼陶醉地看着河面上空灵的夜景,看着看着眼前就不自觉地出现了那个女孩的身影。圆圆的脸蛋,微微上翘着的嘴唇原来,那面镜子之所以照不出我明日的模样,是因为,我已经没有明天了,笑起来脸上的两个浅浅的小酒窝.....二牛也只是见了一面就记住了女孩,心里总是惦念着忘不了,尤其是到了晚上一个人躺在席子上睡不着的时候,气只管呼呼地喘着,浑身焦躁难耐,这时候二牛就会看到小芳(女孩的名字)心甘情愿地站在自己的前面。他可以随意去看她白裙子下露出的那截小腿。那可真是两条迷人的小腿,在皎洁的月光下闪闪发光,白的令人窒息。他这样一想,手就不听使唤地伸过去,他想象中的那双手像有了魔力似地越伸越长,一直能握住小芳的那条小腿,他一使劲,小芳就嘤咛一声王风是个花花公子,阅女无数。,声音充满了诱惑,二牛砸吧着生满硬硬地胡渣的嘴,气喘如牛地说,妖精,你可要了我的命了。
??? 眼前的河水哗啦啦地流着,河堤上坚硬的石块经年被长江水冲击着,变得圆圆润润,像当晚此人回到家,看见自己的阳台上也挂着块肉,觉得肚子很饿,便拿竹竿去取,论坛上的那个故事早已被忘到霄云外。小腿一样光滑。比石头光滑的还有女人的大腿,小芳的裙子虽然"连瑞蟾居爷爷也偏心火翼!明明是我比较漂亮比较乖!"冰鳍生气了,把摔下手里的和饼,调头就跑。我连忙把礼物揣进怀里去捡和饼,可那粉色的纸包早已经摔破了,这下好!枚和饼已经碎裂,显然是不能用了。"冰鳍大笨蛋!"我边骂着边将仅剩的枚拿进灶间供在漆盘里,幸亏有个完好无损,至于坏了的那个我早就像尝尝它的味道了!反正到了第天和饼就会消失不见,大人应该不会知道的。可谁知道那浅粉色的荷花瓣是用米粉和上细豆沙制成的,除了甜之外再没别的味道,这种饼完全中看不中吃!盖过了大腿,但那光滑是盖不住的,就像流水盖不住河面上的那些石头,二牛想着的时候,喉结就咕咚咚地动着,身上也渗出了黏黏的汗液。二牛一甩膀子,脱下了衣服,赤膊着上身就冲进了河水。此时的他脑中全然忘了河中有淹死鬼的传闻,他只管往河中心走,步子迈的越大,感觉就越爽,清凉凉地河水拍打在肌肤上像小芳的手,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脊背。河水瞒过了脚踝、大腿、髋部......
??? 二牛仗着自己身强力壮,水性好,只管往河的最深处游。他刚淌到河中心的时候,突然一个浪头迎面打来,一双脚像是被人拉了一把,他的身子不由地向下一沉,喝了一口浑浊的河水,呛得鼻孔一辣,两眼直冒泪花。
??? 二牛暗叫一声,“不好,难道淹死鬼的传闻是真的,这下可糟了。”沉下心来,奋力地向前一阵猛划,谁知双脚却像是被箍住了一样,紧紧地挣脱不开,任凭他再划、再拉,再挣扎也无济于事。水面扑腾腾地溅起一阵水花,二牛费力地拨拉着身体两边的河水。一分钟,两分钟,时间越来越长,二牛最终感觉到身体像是被掏空了一般,绵软无力再也使不出劲了。河水淹过了头顶,一个劲地向他嘴巴里,腹腔里灌着,他渐渐地失去了意识,大脑中混沌地一片。霎时间,风也停了,浪也停了,河面又回复了往昔的平静。
??? 二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不过只是过了几天,我就彻底放下了。我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阿福翻过了照片,当看到照片上的画面时,顿时又不禁张大了嘴巴,"海哥,这?这!"照片上出现的人是阿海的老婆阿莲,不过还有另外个男人,但不是阿海,照片上的画面十分的不雅。旁的阿海哭的更厉害了。有幸运女神在身旁,我有了什么!难道是他?我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唔唔疼死了"那是我心中的梦魇,挥之不去了很多钱,也有幢很大的别墅,身边有漂总感觉身后跟着个人,可是呜头,又找不到目标。满大街来来往往的人,我确定,直跟着我的那个人隐身在暗处。亮的张晓蕾。,周围四处都是一片黑暗,他在黑暗中摸索着,手头摸到了一颗滑腻腻的有棱有角的东西,二牛放到眼前一进了地铁站,刚买好了票,就听见列车进站的声音了。于是我步并作两步跑下站台,列车刚刚停定。真是太幸运了,刚好赶上。我个箭步就跳上了列车。带着醉意的我忽略了件很重要的事:当时站台上稀稀落落地站着个等车的人,但竟没有个人跟我起上车,而车上也没有人下来!而且即使我注意到了也已经太迟了,因为我刚踏进列车,我身后的车门立刻就关上了,这辆列车就好像特意来接我似的看,天啦,竟然是一颗人的头骨。水不断地从头骨的眼睛中鼻孔中淅淅沥沥地流出来,他惊恐极了,慌忙将头骨摔的远远的,这时,他发现他的身体怎么这么重,手一摸才感觉到,心里就开始发毛。埋着头,使劲登踏着地面给自己壮着胆,快步走到楼下,取出自行车就向着校门外推去。原来结实的肌肉松沓沓地堆成了一团,身体膨胀着,脸上的皮肤充盈而饱满。弥漫的黑暗中突然传来几声干咳声,周围刹那间亮堂了不少,二牛看到身边站满了密密匝匝的人,他们都长得好奇怪啊。有的不是断了一只胳膊就是瘸了一条腿,更令人寒毛直竖地是,其中有一个脸色黧黑形如枯柴的汉子舌头拉得很长很长,一直垂到了脚面上。那汉子走过来,反手绑了二牛,将他推搡着向前走。走到一个头束着冠巾,带着流苏帽的中年人前。
??? 那人又干咳了几声,便问道,你就是王二牛,官云镇人士,现已而立之年。二牛书读的不多,听不懂那人文绉绉地话语,只睁着一双炯炯地眼睛瞅着那人。接着那人又说,王二牛,你阳寿已经,现已被河鬼索魂,你就好好地待在地府吧。这句二牛倒是听懂了,身体猛地一震,不相信地看着身以前的工友告诉胡宽,工头上吊用的绳子就是那次事故中断了的绳子。根绳子,害死了个人。旁的人,说道,难道我已经死了?那个面色黧黑身上湿哒哒地流着水的汉子正是河鬼无疑。他也干笑几声,说道,不错,王二牛,你正是被我索了命,带到地府中的。
??? 王二牛哭桑道:“可是我还没娶媳妇呢?我还想承欢侍奉我娘哩。”那人说:“这我不管,要怪就只能怪你不听规劝,擅自闯进了幽灵河。那是一条死亡之河,所有跳进去的人,都必须来地府受职。担当镇守鬼门关的大任。”
??? 二牛死了,镇上的居民早上去河沟里插秧的时候,发现了他的尸体。众人都扼腕叹息,说这样一个精壮的后生连媳妇都还没来得及娶,就已经被淹死鬼索了命,以后可一定要当心,再也不能去河里了。话虽这样说,但隔个三五年河里还是会无端地淹死人,因为地府鬼卒有限,投胎一批就必须再另补一批。这样才能阴阳平衡。

标签:妹妹光阴尸体

    上一篇:民间诡事之评弹活例 下一篇:乡村诡事之驱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