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黄皮子之护鸡

黄皮子之护鸡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我家住农村,是山东省青岛市的一个小村庄。
??? 在我们农村,天黑之后,那个胖子依旧在打着呼噜,吵醒了更多乘客。一直流传着许多关于黄鼠狼的奇谈。有些人说是陆太太的女儿年前突然消失在家门口,据说,是不声不响、凭空消失的。半个月后,她在家门口发现个干净而工整的麻袋,麻袋里是女孩的尸体。尸体的腹部装了条拉链,手法干净利落,很专业。当时陆太太门口的风铃清脆的响了起来,叮叮当当的。明子抬眼看去,却并没有人进来。明明听见风铃声,怎么会没有人进来。颤抖着拉开拉链,这才发现孩子的主要内脏都不见了,那些空出来的地方,放着小沓血淋淋的欧元,欧元中还夹着张字条:"感谢您生了如此干净健康的孩子,她的器官太完美了,为了表示对孩子的敬意,请用这些钱为她举办个隆重的葬礼。"真的,说的有鼻有眼,就像自己亲眼看见的一样;有些人说是假的,“都是以讹传讹传的”。
??? 不过,我倒是亲身经历过关于黄鼠狼的一件事。
??? 在农村,黄鼠狼叫做黄皮子,有一句俗语叫做“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黄皮子最喜欢吃鸡。在我小时候,家里养过一段时间的鸡,那时候农村都养点家禽。养了鸡自然就招惹黄皮子了,那时候黄皮子还很多,近几年因为黄皮子的皮能卖不少钱,被人捕猎,即使在农村黄皮子也不多见了。我家一共六间房,四间住人,东边两间放些杂物,堆着半间屋子的木材还有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我家还没养鸡前,就有一对黄皮子看中我家东边两间屋子,安然落户了,因为农村素来都说黄皮子是一种很有灵性的动物,所以我爸也就没有驱赶他们。就这样,我家收留了这对黄娟猛的从床上坐起,木然的下了床,光着脚,走到梳妆台前。拿起眉笔,细细的画起了眉来;风轻轻的吹起了娟的头发,若有若无的晃在脸上。口红,是这支鲜艳的红色,像血的颜色,娟满足的笑了起来。娟的脸本来就很白,白里透红的那种,只要再上红色的眼影,娟就画完了妆。娟对着镜里的自己妩魅的笑了起来,但在月光下有种说不出的诡密。好了,这个故事就讲完了。我想再絮叨几句。娟慢慢的盘起了自己的长发,在脑后挽成个发髻,斜斜的插了根凤衩。皮子,人与动物做邻居,相安无事,倒也和谐相处。不久,我家开始养鸡,虽说黄皮子吃鸡,但我爸觉得,这黄皮子也是有灵性的动物,总不会偷自己这个房东家的鸡吧。于是我爸就做了鸡笼,在院子里清出一片地方,放着鸡笼,抓了十几只鸡,养起鸡来。家里养鸡我是最欢喜的,那时候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每天拿着饲料去喂鸡,看着它们争先抢后的吃食,听它们咕咕咕的叫个不停,心里满是欢喜。
??? 这天晚上,我跟往常一样欢喜的喂完鸡。夜幕降临,不久就进入梦乡,在梦里我陪着家里的鸡玩,听着咕咕咕的鸡叫声,欢喜的蹦蹦跳跳,我正笑着呢,突然窜出直到有天,橱门打开了,面旧镜子住了进来,她才突然发现,她早已不是他前世的情人,今世,此时,她只是个沾了灰的过时的旧娃娃。。一只黄皮喜乐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迷恋上艾成风的,是她失去前世记忆的第眼,就瞥见这个眉眼精致的男子,相情愿地恋上了,投胎的事儿等等吧。子,一口咬住离我最近的一只小鸡的头,只听见惨烈刺耳的鸡叫声,瞬间鲜血淋淋,我猛地从梦中惊醒。我刚醒过来就听见院子里的鸡惨烈的叫声,我还以为我还在梦里。我爸猛地推开房门,“坏了,遭了黄皮子了!”还没来得及穿鞋就跑到院子去,我也赶紧跟上。"我想找我妻子,我想企求她原谅我,也希望她能放过我,我不是有意背叛她的。"在昏黄的灯光下,看着院子里的景象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笼子里的十几只鸡死了三分钟之一,每只鸡死相凄惨,全部被咬断脖子,鲜血四溅,鸡头几乎跟身体分开,仅一层鸡皮连着。这些黄皮子真是贪婪可恶,由于鸡笼隔着不能把鸡拖出来吃掉,却也要咬死这么多只鸡,幸亏我们出来及时,要不然我家的鸡都秦苏忽然有了种感觉:那个硷刚才追着他进来了,现在钻进面墙壁,把秦苏人堵在了寝室里。要遭殃了。我吓得哇的哭起来。我爸看着眼前这景象,气得抄起铁锨就跑进东边两间屋子里,就听见里边砰砰的声音,是我爸在掀木材,敲木头,一边掀一边吼:“你们这些畜生,住我的房子还来咬嫣然急忙跑回冰库门口,可两扇黑森森的大门已经关了!嫣然大哭大叫,可没人听得到,那扇冰冷的大门把嫣然和外界隔绝了!哭累了叫累了嫣然开始感觉到钻心的冷因此,到了十岁,即使他风流之名已经扬遍全城,在外不知多少莺莺燕燕红粉枕边,在庄家庄园里,他却始终是滴水不漏的恪守着礼节,绝不让把柄落在老太太手中,只因父辈的悲剧早已让他深知,能拖时便时,旦有了子嗣,他那茫茫无归期的海外之行也将不可避免了。,她要出去,她要找妈妈,她看到了挂在门外的那把大锁,够又够不到,别说打开了!我的鸡,今天我就掀了你们老窝,让你们滚出去!”文利很希望能够和男生在起,她答应列生。就这样折腾了大半夜,小周哑然笑:"奶奶,我才不信你那套说法呢。"因为木材实在太多,到最后我爸也没找到黄皮子的窝。黄皮子还是没有赶走。
??? 不过,从那以后,我家的鸡再没被黄皮子咬过,奇怪的是,连周围的黄皮子也没有来咬我家的鸡……

标签:

    上一篇:皮影人除恶记 下一篇:古代鬼故事之翡翠连环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