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古代鬼故事之翡翠连环

古代鬼故事之翡翠连环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 引子
??? 一个夕阳我笑了,笑地很美,我知道。昏昏的傍晚,一个草台戏班子搭了起来。
??? 简单的舞台上搭着紫红色的布幔,颜色已经有些陈旧了。布幔当中一张匾,写着戏班子的名字。自然不是什么名班,可是对于这经济落后的小镇子来说,如此的戏班子足以怡情了。
??? 时值明末,正是中国古代戏曲的繁荣时期,除了昆曲这样的正统腔调之外,一些地方小戏也开始发展。于是,经常有简单的戏班子到小城镇去,架起不大的草台,置办简单的行头,咿咿呀呀地倾吐着才子佳人的传奇故事。
??? 夕阳完全沉入西山,台下已经坐满了看客。这个时候,一男一女走上了舞台,男人坐在台侧拉起了胡琴。女的已经抹了淡淡的胭脂,脸上贴了简单的片子,她道一个万福,和着琴声开始唱戏。
??? 一字一句,都是珠圆玉润的声音,台下便有人赞叹:“这个叫凤蕊的唱得真好!能来我们这样的小地方唱,真是不容易啊。”
??? 也有人说起她的身世,“身边拉琴的是她丈夫,据说两个人的感情好得很呢。”
??? 然而,议论声很快就低下去了,大家望向戏台的目光开始充满了诧异。在灯光下,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么一丝丝不对劲──凤蕊身上的行头很简单,可是她头上有一枝发簪,翡翠的,却幽幽地闪着夺人心魄的光。
??? “她头上的发簪是真的!是上等的翡翠!”台下终于有个人叫道。
??? 顿时,台下的人都开始议论开了。要知道,戏子的头面是非常重要的,在这样薄利的戏班子里居然出现了用真翡翠装饰的头面,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豪举!
??? 众人开始喝彩了,不仅仅赞她的唱腔,还赞她的头面。
??? 凤蕊有些得意了,没有哪个女人会对称赞无动于衷。她身边的男人也更卖力地拉着琴。只是,没有人注意到男人脸上闪过的那一丝冷笑。
??? 突然,凤蕊不唱了,她向前不知道有又什么东西破碎了,先听到了这声,接着是巨大的震动。走了几步,像是被一第天早晨,人们在楼下发现燎男生,虽然还活着,但已经疯掉了,人们从此就只听到他说句话:十点半、十点半、十点半......根无形的线牵引一样。然后她停在了台中央,脸上的表情有些茫然。
??? 恰在这个时候,台上传来了一声巨响。那块悬在布幔当中的匾额突然落了下来,不偏不倚地砸到了凤蕊的脖子上。
??? 凤蕊应声倒地,血从匾额下流了出来。紧接着,她头上的发簪一晃,整个头颅从脖子上齐齐地断了下来。
??? “天啊!”台下的人都被这一幕吓住了,四散而逃。
??? 混乱当中,断了头的凤蕊并没有死透。她那没了头的身体还在挣扎着,一只手在地上拼命地摸索,像是在寻找什么。
??? 终于,她的手摸到了那滚落在地的发簪,身体一阵抽搐,随后归于平静。
??? 二 不能收的翡翠
暑假要回家了,我和几个同学在候车大厅里等车。??? 目光拉回到现代,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 孟溪雪正无聊地站在柜台前。大学毕业后,孟溪雪继承了家里的翡翠店,店里不仅加工玉料,还回收和出售翡翠。现在翡翠的市价涨得很厉害,孟溪雪的收入比一般的大学毕业生都要高很多,她很满足。
??? 不过,翡翠这东西有灵性,孟溪雪在收翡翠的过程当中也总是遇见诡异的事情。
??? 对于孟溪雪这样的年轻女孩来说,这些诡异的事情总会成为一些抹不去的阴影,让她时时心里不好受。
??? 比如,前不久孟溪雪收了一个翡翠的手镯,手镯一看就是老坑老货。孟溪雪当时很开心,丝毫没有在意对方的售价为何如此便宜。然而,就在收了翡翠的那个晚上,孟溪雪睡着之后听到有一个女人在自己的耳边说:“还给我……还给我……”这声音幽幽的,似乎还裹着一丝凉风。
??? 孟溪雪好不容易从梦中醒来,她不敢睁眼,便伸手推了推在自己旁边的男朋友李晓磊。李晓磊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那个诡异的女声就不见了。
???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孟溪雪实在是睡不着了,于是她把李晓磊弄醒,唠唠叨叨地说着话:“收这些翡翠真是危险啊,谁知道每件翡翠上有没有什么邪门的事呢?更重要的是,我不能死,我还没和你结婚呢。”
??? 李晓磊听了这话之后突然开心起来,他一把拉住孟溪雪的手说道:“可不是嘛!我们还没有结婚呢!既然你对收翡翠这件事如此忌惮,那么结婚之后我来接手这个店吧,你可以安心地做老板娘。接手这店以后,我准备扩大规模,然后开始几个新的项目。现在翡翠的行市这么好,我相信咱们一定能够抓住时机,发一笔大财……”
??? 黑暗中,孟溪雪听着李晓磊那兴奋得发抖的声音,从中她不仅听到了一个男人的雄心壮志,同时她也听出了一丝不对劲儿的东西──对于李晓磊来说,结婚更多的是想拥有那个潜力无限的翡翠店,而不是孟溪雪本人。
?他害怕的将手放在女孩的鼻子下面停留了会,女孩已经没有了气息,她已经死了,赵鑫下了大跳,着该怎么办,在自己父亲的墓碑上,竟然有个死去的女孩,自己怎么都说不清了。?? 孟溪雪叹了一口气。她和李晓磊的爱情从大学时期就开始了,现在即使发现了什么不可靠的地方,她也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务之急,是把那个诡异的手镯卖出去。
??? 几天后,孟溪雪终于把那个翡翠手镯卖给了一个不信邪的老外,可是那件事情的阴影还在心里。
??? 孟溪雪相信翡翠会记录其主人前世的事情,如果是好事也就罢了,怕就怕记录的是一些血光之灾!
??? 三 染血的故事
??? “这样东西……我要出手。”突然,一个红色的布包放上了柜台。
??? 孟溪雪吃了一惊。她面前立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披肩长发,脸色有点苍白,像是营养不良的样子,最重要的是,刚刚这人进来的时候,孟溪雪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
??? 长发女人并没有在意孟溪雪的诧异,她缓缓地打开了那个红色的布包,一枝美仑美奂的翡翠发簪立即出现在孟溪雪的视线里。
??? 孟溪雪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她跟随父母收翡翠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完美的东西,这翡翠美得甚至有些邪性了!
??? “你……你开价多少?”孟溪雪试探着问道。
??? “一千。”面前的女人冷冷地说。
??? 才一千块钱就出手这么好的东西?孟溪雪不禁要怀疑这个女人神经有问题,同时孟溪雪还担心这个女白天里阳子精神恍惚,心里总想着这件奇怪的事。她是个天生好胜的人,遇到难题,定要弄个明白,所以她思考再,决定今晚亲自去弄个水落石出。人的翡翠来路不正,于是她索要了女人的身份证。
??? 身份证上的名字是:泉霜。
??? “泉霜小姐,这个东西很不错。不过,我们这一行是有规矩的,我们得知道东西的来历。”孟溪雪解释道。
??? “哈哈哈……”泉霜突然大笑起来,“不瞒你说,这东西的来历不正,很多家都不敢收!如果你有胆子,我就给你这个发大财的机会。”
??? 然后,泉霜讲了一个关于这枝翡翠发簪的故事。
??? 明末,一对夫妻创办了一个小地方戏班子。女的叫凤蕊,唱得很好。男的叫欧阳生,拉琴有功力。
??? 两个人配合得天衣无缝,生意一向很好。然而,他们的日子过得并不殷实,每一次出戏过后,凤蕊都把钱如数交给欧阳生,可是过不了几天,欧阳生就把钱花光了,也说不清是怎么花的。
??? 凤蕊心里自然不愿意,可是她是一个保守的女人,严格地遵守着三从四德,欧阳生乱花钱她也不敢责怪。终于有一天,凤蕊心里委屈,她对欧阳生说:“你多花了钱我并不怪你,可是我唱戏这么多年,连个漂亮的首饰都没有,你能不能给我买一件?就一件!”
??? 这个要求男人无法拒绝,可是欧阳生心里很不舒服。原来,欧阳生早就变了心,在外面用妻子唱戏的钱养了另外一个女人。他只是舍不得凤蕊这棵摇钱树,所以才—直瞒着她。现在,男人手里的钱都已经用来养另外那个家,哪里还有闲款呢?
??? 于是男人想出了一个“绝招”,他花钱租了一枝发簪,送给了毫不知情的凤蕊。同时,他已经下了决心:凤蕊即将年老色衰,倒不如搞一次大一些的演出,收到钱之后杀死凤蕊。然后,把租的发簪还回去,重新开始生活!
??? 说做就做,收到发簪的凤蕊很配合欧阳生扩大演出的计划。演出当天,凤蕊喜孜孜地佩着簪上台,博得了满堂彩。然而就在这一天,戏台在欧阳生的操纵下发生了“意外”,匾额突然砸了下来,生生地砸断了凤蕊的脖子,也砸下了这枝发簪。
??? 台下观众散尽,良心尽失的欧阳生到台中央捡回发簪。然而他吃惊地发现那枝发簪被断了头的凤蕊狠狠地抓在手里,上面全都是血,欧阳生无论如何用力也拔不出来。
??? “恐怖吗?这枝发簪可是沾满了女人的怨念,所以它才会那么美。”泉霜冷笑着说,“据我所知,收到这个东西的人,都会得到和凤蕊一样的命运,你敢吗?”
??? 孟溪雪有些犹豫了。然而,一直坐在店堂深处的李晓磊突然走了出来,他一把抓住了这枝发簪,坚定地说:“我们收了!一千块,现金!”
??? “晓磊,我不想要。”孟溪雪争抢着。
??? 李晓磊脸上现出了焦急的神色,他伏在孟溪雪的耳边说:“你怎么这么傻?这样的货色才要一千块,这辈子恐怕都不会有这样的好机会了。那些传说都见鬼去吧,发财是正经!”
??? “可是,如果收了这东西之后,我出了危险呢?”孟溪雪哀哀地问道。
??? 李晓磊漫不经心地说:“不会的!”
??? 于是,孟溪雪呆呆地看着李晓磊点钱、收货,送走泉霜,此时孟溪雪觉得踏上社会的李晓磊,和大学时候那个纯洁的男孩一点也不像了,人心是多么的善变啊。
??? 孟溪雪注意到,当泉霜脱手了这件东西之后,脸色苍白的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而且孟溪雪还注意到泉霜似乎和李晓磊的目光交流了一下,意味深长。
??? 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爬上了孟溪雪的心头。然而,她没有办法。
??? 四 断头人回来了
??? 午夜,如此安静。
??? 迷蒙中,孟溪雪感觉到有一只手正在摸着自己的脸蛋,她困得厉害,于是责怪道:“晓磊,你别闹,我要睡觉。”
??? 然而,那只手并没有停下来,它向着孟溪雪的额头继续"不用了、你赶紧离开这、走的越远越好"摸下去。
??? 突然,孟溪雪反应过来了,李晓磊的手不会这么凉!她猛地眼开眼睛,只看到一只苍白的手从黑暗中伸出来,指尖正试探地放在孟溪雪的脸上。
??? “妈啊!”孟溪雪大叫起来,她一伸手打开了台灯。
??? 顿时,光芒充满了整个房间,孟溪雪定睛一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手。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本打算继续睡,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台灯下有个东西在闪闪发光,正是白天收来的翡翠发簪。
??? 这枝发簪,她不是已经锁进了保险柜里吗,怎么会无故地出现在卧室里呢?
??? 顿时,孟溪雪的背上渗出了冷汗,她伸手去摸李晓磊,却摸了一个空──李晓磊不在床上。
??? 孟溪雪一个人实在是有些承受不住了,她大叫起来,却根本没有人答应。就在这个时候,孟溪雪听到了隐隐的二胡声,她仔细一分辨──居然是唱戏的声音!这声音软软地飘了过来,在宁静的午夜里显得如此诡异。
??? 想到白天泉霜讲过的那个故事,孟溪雪更加害怕。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向自己靠近。
??? 果然,唱戏的声音越来越近。突然,卧室的门缓缓地打开了,客厅里一片漆黑,但是孟溪雪能够看到,有一个华丽的身影正蹲在地上。那是一个女人,身穿着粉色的戏装,上面的绣花闪着异样的光。
??? 那女人的身体蹲得很低,一只手正在地上摸索着,摸着摸着,她突然直起身来了。
??? 这女人没有头!
??? 孟溪雪两眼一黑,顿时晕了过去。
??? 次日醒来的时候,孟溪雪还好好地躺在床上,她回想起昨晚那恐怖的一幕,简直不能够相信那是真的。
??? “吱呀──”门突然推开了,吓得孟溪雪一下子坐了起来。不过还好,进来的人是李晓磊──穿着睡衣的李晓磊。李晓磊诧异地说:“真是出怪事儿了!昨晚我好好地睡在床上,可是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睡在客厅里了!谁把我弄到那里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还有,昨晚我做梦的时候总是听到一个女人在唱戏,我烦得很,总想从这个梦里走出来。可是奇怪的是,我无论如何也醒不过来,真是要命!”
??? 听了这话,孟溪雪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她前言袁克来自美国的袁氏家族,同时也是美国军方反生化武器调查小组的成员。不搭后语地把自己的惊魂一夜告诉了李晓磊,换来了李晓磊的一脸诧异。
??? “我觉得那个翡翠发簪太有问题了,我们还是把这个发簪退回去吧。”孟溪雪哭着说。
??? 然而李晓磊并不同意,虽然他也觉得昨晚的事灯下有影。情很奇怪,但是他不愿意放弃这样一个发财的好机会,人心一向是贪婪的。
??? 见到李晓磊这般态度,孟溪雪终于急了起来:“你不是从小收翡翠,虽是大山大岭,但由于村里人经常出没,也走出了不少捷径小道。溪沿着条曲折的山路,很快的跨过了几个岭。不过这时前面已经没路可走了。没路走就自己开路,只要方向不错就行了。就这样在树木草林之间钻进钻出,兜兜转转之中好像听到有人在哭泣,哭声断断续续的,隐约之中听出是把女声。溪向来胆大,况且林子大了,什么鸟有。也许是什么怪鸟的啼叫声也不奇怪。溪继续赶路,哭声却越来越清晰。溪心里有点茅,忍不住叫道:"谁在哭呀?"没有人回应,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山谷中回响。那哭声停了,不觉间溪来到座坟前。坟头长满了草,坟头稍后撑着有把雨伞,那伞破烂不堪,只剩下伞的骨架,间中有几条破伞布缀着。坟正中挂着面镜,有点陈旧。看整座坟不新不旧,约莫有两年时间。蓦然,哭声又响了起来,这次听起来仿佛就在身边,而且明显感觉到是从地下冒出来的。溪虽然胆大,但此情此境也不免使他心神慌乱,感觉后背凉丝丝的。无意中溪眼看见了坟头挂着的那面镜子,镜中突然出现了个女子,十岁左右,披头长发,脸色苍白,在伤心地抽泣着。溪下子脸都青了。那声音分明是从坟墓里传出来的,哭者正是镜里的女子。怪不得刚才无人回答他的叫问,鬼咋能与人对话呢?这情景太可怕了,镜中的女子还在不断地哭看着他。张溪怕得心都在打颤,不敢再逗留片刻,跌跌撞撞地慌不择路地跑,可哭声还在背后远远地传来。。。。。。所以你并不了解情况。其实收翡翠真的很危险的,我有个妹妹,就是收玉导致了死亡!”
??? 原来,孟溪雪还有个妹妹,她是学习考古专业的,人很聪明,家里原本是把妹妹作为翡翠店的一号接班人。
??? 可是有一次,妹妹在古城里看到了一块带着红色的美玉。这块美玉的血都集中在玉的右上角,红得诡异。
??? 当时有专家说,这是一个陪葬品,陪葬的女人的血沾到了这块玉上,收了之后恐怕不会有好的命运,甚至可能会被操控着用自身的血祭玉。
??? 然而妹妹是个无神论者,她为了获得巨大的利润,冒险收了这块玉。
??? 结果,从古城回来的路上,妹妹意外地遇见了“白马王子”,她像中了邪般一下子投入了爱河,根本没有深究那个男人的来历。结果,那个男人见了妹妹的血玉起了杀心,把妹妹骗到了树林里,狠心地杀了她。男人是用利器砸到妹妹头上的,所以妹妹死了之后,头部右上角也集中了一块血痕,和收来的那块血玉一模一样。
??? 这一切,正好应了那个专家的话。
??? 李晓磊听了却不为所动,相反他笑了起来:“溪雪,你是不是骗我的?你大学学的就是考古专业,而且我听同学说过,你在和我谈恋爱之前曾经疯狂地爱上过一个男人。”
??? 见李晓磊不相信自己,孟溪雪生气了,她扭头要走。还是李晓磊一把拉住了她:“亲爱的,你再忍几天,我已经找到这发簪的买主了,很快我们就可以脱手了。”
??? 就在这拉扯当中,孟溪雪的刘海被掀起来了,她的额头右上角有一块红色的痕迹,像是血痕。
??? 不过,这一幕并没有引起李晓磊的注意。他现在关心的只是如何去挣钱。
??? 五 是谁在唱戏
??? “亲爱的,买主一会儿就到店里来!”这天傍晚,李晓磊打来了电话,兴冲冲地向孟溪雪报告着。
??? 孟溪雪心里有些乱,晚上翡翠店都是不开业的,因为不安全。到了晚上,也许会遇见前来抢店的盗贼,更重要的是,到了晚上,店里这么多的老玉可能会作怪。那其中可能埋藏了许多几百年的灵魂啊!
??? 可是今天,她要不要等下去呢?
??? 正在犹豫的时候,话筒里传来了女人唱戏的声音,那声音幽幽地,快到卡尔博格神峰时大家在个像世外桃源的小寨休息了几天准备夜里上路,点时出发赶着在清晨睹神峰面貌。但是分外清晰。孟溪雪很害怕,她急忙问道:“晓磊,你那里是不是有人唱戏?”
??? 然而,话筒里没有了李晓磊的声音,相反的是一个女人幽幽的声音:“是的,你看看背后。”
??? 一股浓重的寒意顿时压到了孟溪雪的身上,孟溪雪颤抖地回头,只见身后一个无头的女人正在摇摇摆摆比比划划,像是在唱一出戏。女人的一只手向前伸着,手背发青指尖发黑,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 “啊!”见此诡事,孟溪雪拔腿就跑。她冲到屋外,却发现门不知道何时已经关上了。孟溪雪猛地用手一推,一种热热麻麻的感觉顿时从指尖传了过来,之后,她全身抽搐起来。
??? “这门上通了电!”孟溪雪意识到了,可是已经晚了。
??? 孟溪雪缓缓地倒了下去,在闭上眼睛的瞬间,她看到天花板上有一个小红点,一闪一闪的。这是什么呢?
??? 六 她真的死了吗
??? 孟溪雪死了。
??? 很快就有两个人来到了她的尸体前,一男一女。
??? 男的,是李晓磊,他是从那个“无头”女鬼的戏服里钻出来的。而女的,是泉霜,她刚刚处理好店里的电闸。
??? 李晓磊小心地看了看孟溪雪的尸体,确定孟溪雪已经没有呼吸了,然后他指着天花板说:“刚刚的一切全都录下来了,很顺利。可以看成是孟溪雪在翡翠店里遇见了离奇的事情,然后她逃跑的时候中电而死了。灵异事件警察是不会管的,我们是不是很聪明?”
??? 泉霜点点头,并没有多说话。
??? 李晓磊兴奋地接着说道:“其实我早就想弄到孟溪雪的翡翠店,然后和你结婚。咱们真是天生的一对儿,你到店里来卖玉的时候,故事讲得很真实。而我夜里装鬼,也是奥斯卡级的啊!据我所知,溪雪的父母全都死了,没有人再来插手。从此以后,我们一起经营这店,一起发大财!”
??? 泉霜没有理李晓磊,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店面,并没有动孟溪雪的尸体。让李晓磊诧异的是,泉霜这是第二次来到这个店,却对这店里的一切都非常熟悉,简直就好像是店主人一般。
??? 泉霜似乎看出了李晓磊心里的疑问,她缓慢地说:“其实,早在和你恋爱之前,我就来过这个店。而且,我讲的那个关于翡翠发簪的故事也不是假的,那是个真实的故事,只不过后面有结局。”
??? 于是,泉霜继续讲了下去。
??? 为什么凤蕊死后会把发簪死死地握在手里呢?原因其实很简单——凤蕊并没有被砸死。她早就是一个女鬼了,又怎么会再死一次呢?
??? 原来,凤蕊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意外身亡了,她死了之后,家里还有个小妹妹,让凤蕊放心不下。凤蕊看上了一个叫欧阳生的男人,希望可以把妹妹托付给这个男人,于是凤蕊先嫁给了欧阳生,之后就让妹妹接近欧阳生。
??? 欧阳生果然没有经受住诱惑,背着凤蕊偷偷地和凤蕊的妹妹住在了一起。
??? 即使是这样,凤蕊对欧阳生还是抱有幻想的。她认为如果欧阳生心地善良,"哦?死的是什么人?"那么即使花心一点也没有关系。她只希望妹妹有个好归宿。
??? 然而,欧阳生无情地策划了凤蕊的死亡,让凤蕊彻底失去了对欧阳生的信心。于是,那天戏散之后,失了头的凤蕊从地上爬了起来,杀死了欧阳生。而这枝美丽的发簪流传了下来,成为了一个女人悲情的见证。
??? 听了这个故事之后,李晓磊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他隐隐地觉得这个故事并不简单,泉霜像是在向自己暗示着什么。
??? 突然,一阵唱戏的声音从李晓磊的背后传了过来,李晓磊一回头,只见背后那已经死去了的孟溪雪居然摇摇晃晃地爬起来了,孟溪雪丝毫没有中电之后的损伤,她和往常一样!
??? 李晓磊大惊失色,想叫都叫不出来了。然而孟溪雪并没有理会李晓磊,她在地上不停地摸索,摸啊摸啊,像是在寻找什么重要的东西。
??? 李晓磊不停地向后退着,可是孟溪雪一步步地逼了过来,她冰冷的手摸到了李晓磊的脸上。
??? 李晓磊猛然想起来,刚刚和孟溪雪恋爱的时候,自己曾经疑心孟溪雪身子怎么会那么冷。当时孟溪雪解释说是低血压,李晓磊并没有在意,因为他在意的只是这个翡翠店。
??? 现在,他得到报应了!
??? 七 下一个男人在哪里
??? 李晓磊的身体以扭曲的姿态倒在了地上,已经停止了呼吸。
??? 泉霜和孟溪雪两个女人默默相对。如果仔细看的话,你也许会发现,泉霜和孟溪雪长得有些相像。
??? 果然,孟溪雪淡淡地说:“几年前,我收了一块血玉。结果遇见了一个猪狗不如的男人,死在了他的手上。从那之后,我怀疑男人的可靠性,便更加放心不下你。我本想用这几年的时间为你找一个可靠的男人,让你的人生可以平安一些,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叫李晓磊的男人如此不经考验。对不起啊,妹妹。”
??? 孟泉霜温柔地笑:“姐姐,没有关系的。你还记得那个关于翡翠发簪的传说吗?在那个故事里,姐姐也是经过了千辛万苦才为回到家,疲惫了天的我准备休息。哎呀,幸亏老婆出差了,要不我在家能这么的安逸吗。妹妹找到了可靠的男人,好事多磨。更重要的是,你现在还可以陪着我,我很开心。”
??? 孟溪雪点点头:“等找到了可靠的男人,你就放手这个店吧。收翡翠并不是什么好行业,不好……”
??? 说到这里,孟溪雪停顿了一下,她用脚踢了一下李晓磊的尸体:“前不久,我逛古玩市场的时候遇见了一个挺不错的男人,明天我就联系他。”
??? “嗯。”孟泉霜平静地点点头。
??? 幽幽的灯光下,姐妹二人的脸上都泛着一种异样的惨白。
??? 而那只绝世的翡翠发簪,在柔光里兀自闪着寒光。

标签:朋友爱情姐姐妹妹

    上一篇:黄皮子之护鸡 下一篇:还记得那个城隍庙吗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